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等人
    彷小南有些后悔。

    早知道该早些告知黄家给直接安排一架飞机送他回东原,虽说有些这个要求或许有些夸张,但黄觉应当会很愿意卖这么一个人情。

    但现在,虽然拿着机票,却上不了飞机,实在是郁闷。

    “唉唉…让让,让让…这里头等舱通道,怎么什么人都往这边跑?”一个一身靓丽的年轻女子,满脸厌恶地看着前边形象颇有些狼狈的彷小南,嘲声道:“快让开,我的飞机要起飞了!”

    彷小南挑了挑眉,瞄了一眼女子手中的机票,也不多言语,缓缓让到一边。

    “哼…”见得彷小南让开,这女子才一脸厌恶地捂着鼻子,不屑地看了彷小南一眼,昂着头走到台前,将自己票和证件递了过去。

    看着这女子踩着高跟一脸傲然地走进安检通道,彷小南无语地叹了口气。

    “抱歉,先生…如果您无法提供孩子的身份证明,我们无法让您登机!”

    安检前台态度依然客气,刚才那女子以为对方是走错了通道,但她却是很清楚,虽然对方这形象确实有些狼狈,但手里的可也是头等舱机票。

    彷小南笑了笑,想了想,然后便伸手取下背包,从背包里翻出一本证件,递了过去:“抱歉,执行公务…”

    黑省飞东原的航班,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的时间了,但机舱门依然没有关闭,更没有起飞的迹象。

    “怎么回事?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起飞?”坐在头等舱的靓丽女子推了推脸上的墨镜,一脸不满地对着空姐质问道。

    空姐为难地看了一眼女子身边的空座位,歉意地鞠身低声微笑解释道:“抱歉,小姐…我们还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没有上机,一旦他赶到,我们立刻就可以起飞!”

    “等人?飞机竟然还要等人?怎么回事?”靓丽女子恼怒地道:“上次我就晚了一刻钟,也没见你们等我,现在都过了快半个小时了,还等人?小心我投诉你们!”

    面对靓丽女子的逼问,空姐脸上闪过一抹为难之色,无奈苦笑再次鞠身致歉道:“对不起,小姐…那位客人现在已经进来机场了,最多还有几分钟就到,我们马上就能起飞!”

    “呵呵…美女,就再等几分钟,估计是个领导…她们空姐也是没办法,只能听安排!”旁边一个一身年轻男子看着空姐那无奈的模样,便笑着劝道。

    “领导?什么领导还能让飞机等?还以为是他们的专机不成?”

    看着那年轻男子一身的古驰,气度不凡,靓丽女子这才娇滴滴地轻哼了一声,伸手取下墨镜,一双美目翩然而转。

    年轻男子看着这取下墨镜的女子,眼睛也是微微一亮;眼前这女子长得倒是也有七、八分,这样无聊的旅程若是有个美女聊聊,倒也算是一个好调剂。

    当下便笑着解释道:“一般领导到了副部以上的级别,若是晚个半个小时,飞机等,是很正常的,有时候一个小时也要等的!”

    “你怎么这么清楚???”靓丽女子眨巴着眼睛,娇滴滴地道。

    听得女子问起,年轻男子微露得色地道:“飞机也经常等我爸的,所以我知道!”

    “哎呀…真的呀!你爸竟然也是高级领导?”靓丽女子的眼睛也是一亮,这言语声却是愈发地娇滴滴了起来。

    年轻男子得意一笑道:“当然…上回我跟我爸去京城,刚好路上堵车,飞机就等了大半个小时,等我们赶上了才起飞!”

    “不过,这样的事,一般若是别人问起,她们都会说是机场流量控制的原因;不过咱们都是头等舱,就在门口,她们瞒不过,所以才会直接说!”

    说到这处,年轻男子看了看周围,只有靓丽女子身边有个空座位,旁边的位置都已经满了,却是突然有些疑惑地道:“咦…有些奇怪,什么领导会一个人坐飞机?”

    正在疑惑间,却见得一人怀抱着一个婴孩,正缓步地从机舱口处走了进来。

    而后边的空姐,这时正客气地微笑着走在前边,引导这人在那座位上坐下。

    “咦?”看着这人,靓丽女子眼露愕然之色,脸色一僵。

    而旁边隔着一个位置的年轻人,看着这人,一愣之后,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惊疑之色。

    靓丽女子又仔细看了这人两眼,突然看向那空姐,怒声道:“你们什么意思?一个这样要饭的,也是你们的重要客人?那我们是什么?还安排坐在我旁边!”

    空姐脸色一僵,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抱歉,这位小姐…彷先生确实是我们的重要客人,根据规定,我们机组必须配合!另外,还请您尊重他人!”

    “尊重他?一个要饭的,让我们等了这么久,你还让我尊重他?”见得空姐竟然还维护对方,靓丽女子再次羞怒地叫了起来:“叫你们领导来,我要投诉你们!”

    这一边说着,一边还看向首先的年轻人,寻求支持,娇声怒哼道:“这位帅哥,你说是不是?这样一个要饭的,怎么配跟我们比,还跟我们坐在一起!”

    那边的年轻人,原本就一直死死地盯着抱着婴孩的这人,听得空姐叫对方彷先生之后,这会早已经是眼露热切之色。

    但这刻听得那靓丽女子叫自己,这当下脸色便是一变,沉声怒喝道:“闭嘴,什么我们,我认识你吗?你这个贱@货…竟然敢冒犯小南哥,再不闭嘴,等到了东原老子弄死你!”

    这一边说罢,便一边赶紧起身,鞠着身子凑过去,一脸讨好的紧张解释道:“小南哥,对不对,对不起,我实在是不认识这个疯婆子…”

    “你认识我?”彷小南一边将怀中刚换了一身新衣服的胖儿子挪了一个姿势,让他睡得舒服一些,一边淡声地道。

    “是的,是的…我是明强的朋友,在一次宴会上见过您,那个…我父亲是黎向东…我叫黎华铭!”见得彷小南似乎并没有发怒的意思,年轻人心底暗暗松了口气,赶紧笑道。

    这位爷前阵子在京城闹出来的那件霸气事儿,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他却是刚好从袁明强处略微听得一些。

    连那位老爷子都如此忌惮的人物,他还一直巴望着能够靠着袁明强,能够攀上一些关系才好。这回差点就被那女子殃及池鱼,这简直连魂都要吓掉了。

    “哦…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儿子睡着了,莫要吵着他!”彷小南淡声地道。

    “是是是…”听这彷小南这话,黎华铭这赶紧压低了声音,连连应了两声,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

    而那旁边的那靓丽女子,这时早已经是一脸惊骇;她也是南省人,自然知晓这黎向东是谁?

    连这位的儿子,都这般小心翼翼巴结的人物,她偏偏还骂人家要饭的,这真是不要别人动手,单这个黎华铭说要弄死她,还真就会被弄个半死…

    想起这个,这女子却是连脸色都煞白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