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天禁诀
    “把娃娃交出来,饶你们不死!”

    五个脸带古怪面具的黑衣人,将母子俩困在河畔,领头一个高瘦黑衣人沙哑着声音,对着两人道。

    彷小南看了看四人,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藏头缩脑,还敢口出狂言!”

    “嘿嘿我们若是露了面容,你们母子今儿可就别想或者离开了!”黑衣人沙声阴冷笑着看着两人,道:“别废话,为了你们母子俩,我们可是来了两个高阶通灵,三个高阶金刚境!”

    “你们一个刚刚破镜,境界还不稳定的通灵,加上一个跨境不久的金刚境;可也算是给你们面子了!”

    “呵呵”林玉音轻轻地笑了两声,笑声冷冽:“看来我林玉音的名头还是不够响!”

    “哼血罗刹,你就算是剑修又如何?不过是刚刚跨境,境界尚还不稳,我们两个高阶通灵也无需拿下你,只消缠住你便可!”

    “等我们把你这儿子拿下,我看你这血罗刹在你儿子面前是不是也能维持得住这罗刹之名!”

    黑衣人说罢轻轻地一挥手,五人便朝着河边缓缓逼近。

    “血罗刹,现在交出你手中的娃娃还来得及!”黑衣人淡声威胁,道:“否则若是伤了你儿子,可比后悔!”

    林玉音冷冽的轻笑了一声,道:“没关系,只要你们有本事!”

    一旁毫无存在感的彷小南,叹了口气,看着眼前围着自己的三人,也不多言语;看样子这些人根本就不知晓自己击杀那落魂崖长老的消息,否则也不敢这般张狂了。

    既然灵犀显示今儿血气有些重,那就无需留手,直接斩杀了拿去儆猴刚好。

    手轻轻地一抖,凌风便悄然浮现,朝着其中一人飞斩而去。

    “哼这可是你们自找的!”领头的黑衣人,见得这边动手了,这冷哼了一声,便也朝着林玉音飞扑而去。

    林玉音眼中冷意一闪,一道锋锐至极的气息便骤然而生,朝着冲来的两人直斩而去。

    “嘶”感受着那一道气息锋锐至极,仿佛能开山噼石一般,围攻林玉音的两人都忍不住地轻吸了口气,眼中都闪过了一抹惊色。

    这剑修果然如同传说般了得,自己两人还是有些轻视了,还好只是要缠住这血罗刹,否则真要拿下的话,估摸两个人就算得手至少都得赔上一人。

    这般想着,两人便立马展开了缠斗,死死地将林玉音缠住。

    以两人高阶通灵的实力,不正面硬抗林玉音的攻击,这还算是比较轻松的;只是两人却也不敢有丝毫大意,这通灵剑修远比想象的要难对付,这一个不慎若是挨上一剑,那可就惨痛了。

    这般想着,两人都赶紧地给自家加上一个金刚术,作为通灵境,已经可以施展一些简单的术法了,这金刚术可以给两人提供一定的防护;就算万一真挨上一剑,至少也能抵消两、三成以上的伤害。

    对于那些剑法余风之类,更是效果极佳。

    加了这个术法之后,两人也安心了不少,甚至偶尔还有暇能朝着旁边的战局看上一眼。

    心头想着,这边可要尽快把那小子拿下才好,只要搞定了这小子,自家两人也就不用冒着风险缠着这疯婆子了。

    三个高阶金刚境对一个刚刚进阶不久的金刚下境,两人想着,就算是这小子再怎么天赋惊人,那也不可能逃过三个高阶金刚境的围攻。

    为了这个所谓的天地之灵,虽然现在或许已经算是人族;但他们派中的付出可不算少。

    两个高阶通灵境,三个高阶金刚境,近乎是拿出了派中近半的实力,若是还拿不下这母子两人,夺走那娃娃,也实在是不太可能。

    要知晓这两个高阶通灵加上三个高阶金刚境,随随便便加入哪个芝麻粒大小的小门派都能直接让这个门派进入大派之列了。

    这样的架势,若是连这样一个通灵和金刚境都拿不下来,那就实在是太丢脸。

    两人这么想着,满怀希望地一看,脸色便是骤然一变;这不过是转眼的功夫,自家那三个跨入金刚已经十数年的师侄这会不单是没有把那小娃子给拿下,反而是被对方赶得鸡飞狗跳,一副要完蛋的模样。

    瞧着这一幕,两人大跌眼镜,领头的黑衣人这会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

    他们俩这会对付这一个抱着小孩的新晋通灵境,毫无办法也就算了;毕竟这血罗刹是出了名的难搞,这还是金刚境时,便已经是一人单挑数十上百人,斩了人家一门遍地血。

    这会虽说刚刚新晋通灵,但毕竟是剑修,出了名的一顶二三四;但眼前三个师侄年纪加起来顶人十个,竟然也对付不了一个二十二三的小子?

    两人这时候心头瞬间的七上八下,话说刚收到消息,有这天地之灵出世;虽不信这天地之灵真被人化为人族,但万一真化作人族了,抢回去做个炉鼎那也是上上好的,所以立马就调集人马来抢了;省得被人走了先手。

    但这么大的架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竟然眼见还要失手?

    两位领头的黑衣人心焦的对视了两眼,只感觉对面血罗刹手中软剑,剑风愈发惊人,一剑紧似一剑,如凶蛟涌浪,让两人应对起来越发艰难。

    就在领头黑衣人咬牙考虑是不是要放弃,先保命跑路的时候,一声惨叫声起。

    两人惊骇转眼看去,便见得一名师侄这时脖子上血花四溅,竟然是被彷小南一剑噼断了半边脖子,眼见得是不行了。

    两人脸色一白,这三个师侄都是派中二代中的顶梁柱,折损一个都让人心疼的紧;这好处没捞着,反而却是已经折损了一个了,这心头哪里不痛?

    当下两人怒喝一声,齐齐地一拳带着漫天骇人气浪朝着林玉音勐然轰去。

    林玉音眉头一挑,也不硬顶,手中的长剑一软,便化为一条游龙带着身形往旁边轻轻一飘,避过这两拳的锋头。

    见得林玉音一退,两人便齐齐地朝着彷小南扑去…

    “小儿,该死!”

    领头的高瘦黑衣人一掌便朝着彷小南勐然抓至。

    瞧着那黑衣人一掌抓来,声势惊人,彷小南竟然也是不退,嘴角反而一翘,淡声道:“刚刚算出今儿血气有些过重,既然送上门来,那便莫怪了!”

    就在那黑衣人瞧着彷小南一脸淡定表情,心头微惊之时,一股肃杀至极的气息骤然浮现。

    “咔呲!”一声,场中瞬间一片死寂,就连那紧随其后而来的另一黑衣人也目瞪口呆地僵在了当场。

    “这…这…”

    剩下领头黑衣人,看着自家师兄被那闪电一电噼成了焦黑,带着黑烟坠地,明显已经是魂归地府,这脸色瞬间惨白。

    刚刚反应过来,正要招唿人跑路的时候,身后一道锋锐至极的剑气怒斩而来,同时冷冽之声骤然响起:“你也留下命来吧!”

    而彷小南此时也凌风再次扬起,看向剩下的两个金刚境,微微笑着,话语却是让两人冰寒彻骨:“两位,也都请留下来罢!”

    阳明见倒在地上,口中不住地喷着血,两眼不甘地看着眼前一脸淡淡笑容的年轻人,很是有些不明白。

    对方虽然资质极佳,但怎么说也就是一个刚入金刚境的存在,就算是他手中各种道符繁多,使用起来毫不心疼;但怎么着自家却是有三人,而且还都是高阶的金刚境,却怎么还是会被其反杀?

    想想自家这辛辛苦苦,修炼了五十来年,就这么轻易地栽在了这里,心头极为不甘。

    “咯咯”喉咙中发出两声呛血的声音,终于视线逐渐模煳,阳明见不甘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彷小南看着自己口袋里仅剩的五、六张道符,有些无奈,脸上的心疼之色一览无遗。

    那边,喝斥唿啸之声依然连绵不绝。

    收起心头的心疼,彷小南微皱着眉头朝着前方的战局看去。

    此时仅剩的一个黑衣人正在与林玉音全力战斗,很明显手中抱着一个孩子的林玉音这时看起来还算轻松;只不过要斩杀这厮,还不能让其逃跑,倒是还需要些时候。

    彷小南往前走了两步,便欲参战将这厮尽快拿下。

    “小南,不用插手,我境界未稳,难得能够碰上这样的对手可以用来磨炼一下!”林玉音手中长剑如游龙出水,让那黑衣人战不可恋,却又逃无可逃,简直睚呲欲裂。

    听得母亲的言语,彷小南便也不再上前,只是在一旁掠阵;母亲刚刚破境,若是能这番通过实战磨炼一番,这将大大加快境界稳定的速度。

    黑衣人在林玉音手下,战得气喘吁吁,此时他已经看得自己的人都已经被斩杀,就剩下他一人在这,这心头忿怒之极,却又无可奈何。

    想自己逃命而去,却又无能为力,这时只能是愤声怒叫,一拳一拳朝着对方攻去;想要为自己找出一道间隙,能逃或战。

    “唿唿”

    一番挣扎之后,黑衣人奋力轰出一拳,给自己争得一丝喘息之机后,终于无奈地怒声叫道:“林玉音,你真想赶尽杀绝不成?”

    “呵呵你说呢?”林玉音手中长剑稍停,冷笑着看着黑衣人道:“既然敢对我母子动手,就得做好把命留下的准备!”

    黑衣人一脸凄惨地看了看旁边那些地上的尸体,愤然地扯下脸上的面具,寒声地道:“我乃是华山陈罗明,你胆敢对我等赶尽杀绝?”

    “华山陈罗明?”林玉音定定地看了这黑衣人那面容,突然挑眉笑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林玉音,我告诉你,我华山也不是好惹的!难道你想挑起林家与我华山的大战不成?”陈罗明羞怒地喝道。

    听着这话,彷小南在一旁轻轻地笑着。

    林玉音嘲讽地看了陈罗明一眼,道:“刚死的是张平宜吧?还有三个金刚境,看来都是你华山第二代中坚;我再杀掉你,华山实力十成至少去了三成,你觉得到时候华山还有资格跟林家比?”

    陈罗明脸色瞬间苍白,是了华山虽然位居三家五派之列,但现在张师兄已经死了,得力的金刚境的师侄们也死了三个;华山实力便已经整整去了近两成,自己若是再一死,华山几个通灵境便去了一半,华山别说再跟林家开战,这只怕连这三家五派的资格都保不住了!

    “所以,拿出实力来吧,跟我一战打赢了我,你可以活,打输了就把命留下!”林玉音冷声笑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陈罗明手微微地颤抖着,看着眼前抱着婴孩的林玉音,眼中满是惨痛。

    “这次我们真是错了,错得离谱啊”

    陈罗明涩声地看了一眼那婴孩,苦笑着看了看林玉音,旋即便转头看向旁边的彷小南,眼中闪过一抹古怪,寒声地道:“也没想到,你竟然真把它化为了人族!”

    “对现在他是我儿子!”彷小南轻轻一笑,脸上颇有些特殊意味地,道:“怎么着,你们华山有人修炼了天禁诀?”

    “你你怎么知道?”听得“天禁诀”这三字,陈罗明不由地浑身一颤,愕然地看向彷小南,这天禁诀乃是华山不传之秘,乃是近百年前华山一位前辈从某处得来的秘法,这秘法亦正亦邪;故而华山一直秘而不宣,也从未有人修炼过,就算是他们几位长老,也是刚刚知晓不久!

    这次派中那位老祖寿元将尽,一直未能突破神通,这听闻得有这天才异宝现世;才有倾半派之力掩盖了身份前来夺取此宝。

    想着就算是真化为了人族,老祖也能以这天禁诀脱胎换骨,谋取那破境之机。

    但却没想到,这彷小南竟然一言便说出了华山这所打的主意。

    彷小南冷笑了一声,道:“天禁诀落在你华山之事,别人不知,我可知晓只是没想到,华山自诩名门正派,竟然也做出这等邪门之事;虚明子那个老东西简直恬不知耻!”

    “你你敢辱骂我们祖师!”陈罗明气得手直抖,指着彷小南,两眼血红。

    彷小南冷笑了一声,道:“我骂他怎的?这老东西怕死怕成这般模样,回头找了机会,我便送他兵解去!”

    “你放肆,黄口小儿”

    陈罗明这脸色铁青地话还没说完,那边的林玉音,却是有些不耐地道:“还打不打?不打你就自行了断吧,省得浪费我娘俩的时间!”

    听着林玉音的这话,陈罗明这浑身一凉,光顾着生气,竟然忘了这女魔头还在旁边。

    当下这一咬牙,怒喝一声,便朝着林玉音扑去:“今儿老夫跟你们拼了!”

    看着那边又杀到一块的母亲两人,彷小南耸了耸肩,看了看那不过燃了一半的灵香,又看了看远处。

    果然只见得黑暗之中,远远地似乎又有人被灵香的味道所吸引,朝着这边靠近了。

    彷小南嘴角微微一翘,这番看来,今儿这血气还真轻不了!

    两个小时之后,天色将亮两架直升机在小河河畔轻轻盘旋;带着人跳下来的武岭风看着这遍地血腥,脸色一阵阵的发白。

    “果然不愧是血罗刹!”看着同样一身充满了淡淡血气的林玉音,暗暗惊叹了一声的武岭风,虚虚抱拳行了一礼:“见过林长老!”

    林玉音微微颌首,便算是回礼了。

    彷小南在一旁,缓声笑道:“武主任,又要麻烦你了!”

    “不敢不敢,彷巡查使客气了!”虽然两人相熟的紧,但武岭风却是不敢失礼,只是凑过去低声紧张,道:“这回来的是什么人,可莫要闹太大,我这小小东原镇守实在是肩膀头不够硬??!”

    彷小南嘿嘿地笑了笑,道:“还好还好,大多都是小猫两三只,不过是三个五个邪修”

    “邪修?”武岭风稍松了口气,看了看地上几人皱了皱眉,正要言语;突然却听得彷小南继续笑道:“另外也就死了半个华山派而已!”

    “华华山派?!”

    “死死了半个?半个华山派???!”

    武岭风浑身一僵,骇然地看向彷不出一句利落的话来,只觉得这天好像要塌下来了一般

    。(未完待续。。)u

    <!--gen1-1-2-110-11927-256220007-148619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