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喜与悲,祖师驾鹤
    ##上一章的错误已经修改并补上半章,若是没有看的兄弟可以再看下!已看的可以无视!###

    “家主家主,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一人急切地从门外走跑了进来,脸色惊急。

    林家家主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来,看向来人,皱眉不悦,道:“林强,慌什么?什么事?”

    被家主这般一声呵斥,林强这才定了定神,深吸了口气,将手中的文件松了过去,道:“家主,小姐...小姐...唉,您自己看吧!”

    “玉音?”林家家主一惊,伸手接过文件,便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这越来越惊,最后更是失声惊愕地看向林强,道:“一夜斩杀十数人,其中有华山陈罗明、张平宜?还有三个金刚境?”

    “家主,我已经再三确认过了,总府那边过来的消息,应当是错不了!”林强苦笑着道。

    林家家主,愕然愣在了当??;自家女儿这才破境几天?竟然就和那个便宜外孙一起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了?

    昨天自己才收到自家那外孙弄到一个天地之灵,还没来得及欢喜,便看到的却是将其化为人族的消息;当时还心头恼怒,但没想到这个消息还没彻底消化完,今儿竟然就又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好一阵之后,林家家主这才看向林强,道:“是跟那天地之灵有关?”

    “应当是的...否则华山不可能跟小姐起这般大的冲突!”林强点头确认道。

    林家家主皱眉疑惑道:“那天地之灵不是被小南给化为人族了么?虚明子那老家伙...”

    “是化为人族不错了,但华山死了五个也是真的!”林强小心地看了一眼自家家主,迟疑着道:“家主,闹出这番大的事,华山只怕不会甘休啊,咱们是不是要做做准备!毕竟那边可是小姐和小南少爷!”

    “而且,这似乎也是我们跟小南少爷缓和一下关系的好机会!”

    林家家主这时却是缓缓地摇了摇头,看向林强沉声问道:“此事应当许多人都知晓了吧!”

    “呃...应该是的,我看到修界论坛之上也有消息!”林强疑惑地点头道。

    林家家主叹了口气,摇头笑道:“可怜了华山...”

    说到这处,林家家主却是似乎忍不住心头的喜悦,开始哈哈得意大笑了起来:“我家那女儿还有外孙这般厉害,看来我林家这三家五派之,只怕是要坐定了,哈哈哈!”

    旁边的林强看着林家笑得这番开心,想着自家小姐和南少爷这般厉害,也跟着附和地笑了起来。

    “大喜,大喜啊...”两人这还在笑着,外边的林汉青和林安素两人欢笑着大步走了进来,看着家主笑着这般开心的模样,两人对视了一眼,林汉青便笑道:“看来家主已经知晓了此事!”

    “刚刚知晓的!”林家家主得意地看着两人,道:“你们消息倒是也挺灵通啊!”

    “哈哈...这消息此时已经传遍了,我等自然知晓,恭喜家主,家主所做之决定,果然有先见之明,我等佩服佩服!”林安素呵呵笑着,一张老脸上笑得满是褶子。

    “同喜同喜,此非我一人之喜,乃是我林家之喜...哈哈!”

    “正是!”几人都齐齐地大笑了起来。

    “传令下去,今日府内摆宴...全府大庆!哈哈...”林家家主笑了一阵后,便沉声得意道。

    “是!”林强恭敬地应了一声,便要下去安排,却听得一旁的林安素阻止,道:“那个...注意,咱们府内庆祝,莫要太过声张!”

    林强一愣,小心地看向家主,却见得林家家主稍稍一迟疑,便大笑点头,道:“还是安素想得周到,我等庆祝不要紧,这若是传出去,人家难免会说我林家不近人情!哈哈...”

    “正是,正是...咱们多少也要顾及一下华山的感受,哈哈...”林汉青也哈哈得意笑着。

    相对于林家的欢喜,此时千里之外某座大殿之内,十数人有道有俗,端坐蒲团之上,皆是一脸悲戚之色。

    “掌门师兄...那妖女魔子敢依仗林家,杀我等师弟师侄,污我华山清白...实在是张狂至极,我华山若是不灭了她们,这颜面何在!”

    “掌门师兄...为弟愿意前往,为罗明师弟他们报仇;为我华山要一个公道!”

    “师尊,我等愿意前往,不惜万死,定然要为师叔师兄报仇!”

    在一片轰然之声中,盘膝坐在前之上的白老道,却是目光阴凉,垂目不语...

    看着掌门默不作声,这下边众人一阵喊叫之后,渐渐那声息也薄弱了下去,都是一脸的悲默。

    此时,大殿后堂,一个悲凉苍老的声音骤然传来:“一步错,步步错!想吾坐观百年,却未想依然未能逃脱这贪嗔之祸!”

    “华山千年持正,光明正大,今日却是坏在了吾这不屑子弟身上...甚至还害了晚辈们的性命,误了华山大计...”

    “一切错皆在吾,今日贫道以死谢罪,愿吾华山弟子以我为戒,不得妄生贪念,以身持正,重复吾华山声誉!”

    听得堂后这话,殿内诸人满脸惊悲...

    “师尊不可...师尊不可啊...一切皆弟子等人之罪!”

    那盘坐十数人,听得这话,一个个惊骇起身,便要朝着后堂跑去。

    “站??!”那苍凉之声再起,沉声喝道:“今吾污了华山名声、害了吾华山弟子性命,这便都是吾之错!尔等身为弟子,当明吾之为何!为了华山,吾又何惜一死?”

    听得这话,众人一脸悲戚互相对视数眼,终于无奈泣声拜倒在地,“师尊”“师祖”之声不绝于耳...

    “唉...吾寿元本也将尽,只剩三月;以吾之三月寿命换取华山声誉,吾心甚慰,也算勉强能赎少量之罪!待吾兵解之后,请掌门将吾虚明子开革出门墙,以全我华山之名!无量寿佛!”

    随着这一声道号之后,那后堂之内,灵气骤然暴乱,然后迅消散无踪。

    那跪拜于前的华山掌门,伸手抹去眼角的两颗眼泪,肃然起身跪拜于地,悲声喝道:“恭送师尊驾鹤!”

    “恭送师尊驾鹤!”

    “恭送师祖驾鹤!”

    一片哭泣声起...

    “铛铛铛!”

    华山钟鸣一百零八,松抖风凌,山中正在早课的诸弟子,骇然看向那山顶之大殿,齐齐跪倒在地...

    “呜呜呜...恭送师祖驾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