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缘分
    “那个彷小南真有这么厉害我看不可能吧,比我还小那么多呢!”

    “呵呵你没看帖子他跟林玉音两个人干掉了半个华山派!里边两个通灵,三个金刚境;加上几个邪修,一共是三个通灵,八个金刚境!”

    说到这处,这人顿了顿道:“就算是林玉音通灵剑修一个能顶两、三个通灵,可还有八个金刚境,而且,有消息说落魂涯有个长老也是死在他手中,只不过不知是真是假!你觉得你现在一个人能打八个先天”

    “呃那些刚入门的先天,我一个人能打俩,三个就只能跑路了!”首先那人呵呵地笑着,道:“算了算了,不说了,这人比人真能比死人!”

    两人这般笑谈着从走廊中走过,突然旁边却是传来一个冷萃的声音:“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呃”两人一愣,这才看到旁边的花园里坐着一位冷**人。

    看到这冷**人,两人赶紧地抱拳鞠身道:“见过圆姑姑!”

    “嗯!”冷**人轻轻地点了点头,看向两人,道:“你们两个刚才在说什么”

    “啊”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便赶紧笑道:“我们刚才在说青云血战!”

    “青云血战”冷**人微微皱了皱眉,道:“这是什么事你们刚说什么彷小南”

    “对就是彷小南!”那人讨好地笑着解释,道:“您最近太忙了,可能没注意最近的事情!”

    冷**人轻轻点了点头,道:“说来我听听!”

    “是,圆姑姑!”听着妇人的言语,两人不敢怠慢,赶紧地将青云血战之事述说了一遍!

    听着两人的言语,妇人的脸色时惊时恼,听完之后,便是冷声地道:“这彷小南是不是东原大学的那个彷小南”

    “正是,姑姑原来知晓”两人一愣,旋即便笑道。

    听得两人确认,妇人的脸色再次微微一沉,深吸了口气之后,便道:“行了,你们去吧”

    “是!”两人恭敬地应了一声之后,便缓缓退去,只留着妇人坐在那地脸色时晴时阴,变幻不定。

    两人远远离去,直到走出了这园子,这次才低声地道:“怎么回事这圆姑姑难道认得彷小南”

    “不知道”其中一人轻轻地摇了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惊道:“呀,对了听说圆姑姑的女儿,继承祖奶奶衣钵的热门人选晓蕾以前好像也在东原大学上学来着”

    这话一出,旁边的那人也愣了一下,伸手挠了挠头,皱眉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说到这处,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古怪的深色,其中一人迟疑道:“难道晓蕾跟这彷小南认识”

    另一人皱了皱眉,缓声道:“看这样子,只怕不只是认识”

    说罢,两人都忍不住地深吸了口气回头看了园子一眼

    “若是林晓蕾真跟彷小南曾经那是不是代表没有资格接掌祖奶奶衣钵”

    “呵呵别开玩笑,若是没资格,早被检查出来了,还能到今天”另一人轻笑了一声,只是话语之间却又多了一丝古怪之色:“不过若是晓蕾真与这彷小南有什么关系嘿嘿,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旁边的那人,这时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呵呵地跟着笑了起来,道:“嗯嗯这就有意思了!”

    圆姑姑在花园里坐了许久,直到一阵微风吹来,吹得她手中的古籍发出“簌簌”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

    看了看手中泛黄的古籍,圆姑姑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怎么就回来了?饭还没做好!”

    温润的中年男子看着从外边回来的妻子,微微地笑着道。

    “今天外边有些凉,所以就早些回来了!”冷**人勉强地笑了笑,看着脸上满是温润笑容的丈夫,突然上前轻轻地抱住对方。

    “怎么了?”中年男子疑惑地伸手摸了摸怀中妻子的头,微微皱眉,道:“难道祖奶奶那边”

    “不没有!”妇人轻轻到底摇了摇头,突然抬头看向中年男子,温情地苦笑道:“暨南,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嗯?”林暨南愣了愣,旋即便笑了起来,道:“说什么傻话,这些年有你在,我很幸福!”

    妇人用力地点了点头,涩声笑道:“我也很幸福只是,原本你可以在外边自由自在、叱咤风云,可却为了我和晓蕾,你这些年甘愿留在祖宅,受人辖制!”

    林暨南微微昂头看了看窗外的阳光,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苦涩,旋即便又笑了起来,道:“有得必有失,当年我选择了,所以我现在也不后悔!”

    “好了,今天怎么突然说起这些,别想太多了;这两年晓蕾回来了,我们的日子也好很多了我去做菜吧,等下晓蕾应该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嗯嗯走,我帮你!”

    两夫妻一人切菜,一人开始刷锅,只不过很明显,妇人的动作有些生疏;而林暨南的动作却是极为娴熟,三两下便将锅子清理好,然后准备炒菜。

    妇人一边将切好的菜放到盆子里,用力地抿了抿嘴,之后突然道:“那个彷小南现在已经是金刚境!他是林家的人!”

    “彷小南?金刚境?”林暨南一边提起油壶准备倒油,一边疑惑地言语了一声,突然手便是一僵,有些艰难地转头看向自己妻子,沙声地道:“你说哪个彷小南?”

    “就是那个彷小南!”妇人伸手拿起一把油麦菜,一边洗,一边缓声地道:“他母亲是林玉音!”

    林暨南手微微一抖,半晌之后,才涩声笑道:“血罗刹我那个远房堂妹?”

    “对,那个血罗刹林玉音,她现在已经通灵!”妇人点头道。

    林暨南一阵沉默,摇头苦笑道:“彷小南是她儿子?二十几岁的金刚境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最近我们很少关注外边的事情,注意力都在晓蕾身上;但外边发生了很多事”

    听着妻子的言语,林暨南缓缓地将手中油壶放下,凝神看向妻子。

    “前几日,彷小南获得了一枚先天之灵,惹得诸多人窥视,当夜母子联手一夜斩杀三名通灵八名金刚!”

    “先天之灵?”林暨南深吸了口气,骇然地看向妻子,这若是别人言语,他是绝对不信的,但此刻,却是只能颤声道:“此事此事当真”

    “不过,不过这先天之灵已经被彷小南化为人族,但他们母子一个剑修通灵,一个金刚无敌,却是不错的!”妇人也涩声地摇头苦笑道。

    林暨南站在那地,一脸古怪,半晌才摇头,苦笑道:“造化弄人,这若是一年前,那晓蕾也无需”

    “现在也不晚!”妇人将手中的油麦菜甩了甩水,突然咬牙哼声道:“咱们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