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零五章 酒醉怂人胆
    前几日燕京的风挺大,让最近的天空难得地出现了一片蔚蓝。

    阳光轻轻地洒落在宫殿上、道路上、车顶上、大榕树上,让人心情都难得的好了起来。

    杨世兴的心情却是一点都不好。

    “烦死了,烦死了天天看着那小子在学校里穿来穿去,就不爽这两天那王八蛋还开辆破保时捷晃来晃去,真想嫩死他!”

    旁边的一位年轻人在一旁也是一脸的阴郁,寒声地道:“要不是这小子有个厉害的哥哥,我一根手指就能弄死他!”

    杨世兴咬了咬牙,看向年轻人,道:“梁哥,得想想办法!不然这家伙在这里,不让我出口气,这日子可过不下去!”

    梁哥阴冷着面容,皱眉道:“世兴,不好弄啊,那那小子的哥哥实力太强,连我师父都不是对手!”

    “梁哥,不要说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我就不信了,这小子年纪比咱们大不了多少,就真没人能治他!”杨世兴不甘地看向了自己的伴当,沉声地怂恿道:“梁哥,咱们想点法子!只要梁哥能帮我出口气,我安排一对未开包的双胞胎给梁哥爽爽!”

    梁哥眼睛一亮,稍稍地一沉吟,便咬牙,道:“若只是出口气,最近倒是有个机会!”

    第二日,杨世兴坐在紫禁城附近的一家会所二楼,一边看着旁边那皇宫大内的景色,又不时眼带焦虑之色的看向包房门口。

    就在他有些不耐之时,房门被轻轻推了开来,那梁哥走进来,小心翼翼一脸讨好地对着身后两人,道:“胡公子、荀公子里边请!”

    杨世兴眼睛一亮,站起身来。

    “这位是我们杨世兴杨少,听闻两位莅临京都,特意安排了一下,为两位接风洗尘!”

    酒是好酒,菜也是好菜,杨世兴今日算是豁出去了,这一顿酒菜花了近百万。

    而来客也是识货的人,虽说以前也不是没见识过,但毕竟出身修界道门,日日苦修,这口腹之欲难得一逞加上有人从中撮合,倒是也欣然入席。

    酒过三巡,几人都有了四、五成的酒意,杨世兴在一旁讨好地笑道:“这两天天气真不错,两位兄台来得是时候??!”

    “哈哈当然,京城这地诸多繁杂,没事我们也不想大老远跑来,不过既然我们兄弟来了,那多少也得给些好运气!”

    其中那个瘦高个的荀公子淡淡地看了杨世兴一眼,脸露傲然之色点头笑了笑,然后看向一旁的那位相当俊朗的胡公子,笑道:“胡明兄,就这模样看来,这次燕京之行,咱们不露露脸都不行??!”

    被称为胡明的年轻人,同样微带傲色,淡淡地笑了笑,道:“荀强兄,这燕京乃是卧虎藏龙之地,而且最近更是聚齐了修界诸多俊杰,说不得出来几个厉害的也不好说??!”

    “呵呵厉害的?厉害的也要能比得上咱们哥俩才是!”荀强得意地大笑道。

    旁边的胡明这时也轻轻地傲然笑了起来。

    看着两人笑得那般开心的模样,杨世兴和梁哥对视了一眼,这梁哥轻轻点头,便看向两人笑道:“胡公子、荀公子此次大会,听说还是有不少厉害角色??!”

    “呵呵你这等蝼蚁,知晓什么?”荀强昂起下巴,看了这梁哥一眼,眼中满是不屑。

    梁哥脸色微僵,但面对两人却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悦。

    一旁的胡明倒是笑了笑,端起酒杯,微路得意地淡声道:“梁斌啊你在这俗世混着,已经着了相不过我等却是朝着那顶尖之境而去,谁人可与我们相比”

    “正是那等井底之蛙,见识浅薄,我等不过是三十而已,现在便已经是金刚境!”荀强斜眼看向梁哥,傲然冷笑道:“你说与我等相比,余者是不是皆土鸡瓦狗?”

    “啊荀公子如此年轻原来已经是金刚境,奇才啊,如此说来这其余之人在你面前,果真只配为土鸡瓦狗!”梁哥脸色一震,惊骇称赞道:“来,在下敬荀公子一杯!”

    “哼”瞧着这小子一脸惊骇称赞,荀强脸露得色,端着杯子与对方稍稍碰了碰,便得意地抿了一口。

    旁边的胡明,这带着两分酒意,看向旁边一直小心陪衬的那杨世兴,放下酒杯,坐直了身躯,淡声笑道:“这位杨少是吧!”

    “啊不敢不敢,胡公子叫我世兴就好!”有求于人的杨世兴,心底狠狠咬牙,脸上却是一脸小意的笑容。

    “呵呵随意,杨少既然与梁斌是朋友,那便也算半个自己人今日耗费不少,却是有劳了!”胡明淡声地道。

    “胡公子客气了,能够得见两位这般的高人,乃是小弟三生之幸事!”杨世兴一脸仰慕地讨好笑着,惊叹道:“两位不愧是世外高人,与我以前见过那种浅薄之辈,果然是天壤之别!”

    “哦?杨少除了这梁斌师徒,还曾见过其他人?”胡明略果然有些好奇道。

    “唉胡公子您别说了,提起此事实在是难堪至极”杨世兴一脸不堪回首之色,苦笑摇头道。

    “嗯?”旁边的荀强轻哼了一声,酒气直喷,道:“我听梁斌说,你虽是世俗之辈,但家中却也是显贵,一般修士也不敢得罪才是,为何这等模样?”

    “荀公子,此事说来话长”听得两人的这言语,杨世兴深吸了一口,赶紧地将那事添油加醋地说来,说得彷小南强横无比。

    “啪!”荀强猛地一拍桌子,冷声地道:“岂有此理,何人如此猖狂?你且说来,若是此人还在这京城,有我给你做主!”

    旁边的梁斌此时赶紧插口道:“荀公子,此事杨少只是说一说罢了,不敢有劳不敢有劳!”

    “正是,正是实在不敢有劳两位,那人年纪不大,但实力非同一般,而且横蛮至极,连许师傅都被他打伤我也只是发发牢骚而已还请莫要在意!”

    一旁的胡明轻哼了一声,虽然有些料到对方必然是有求于己,当下便傲然道:“无妨,说来便是既然你今天请了我们吃饭,也算是有一份香火情,我等为你出口气便是!”

    听得这番言语,杨世兴心头长舒了口气,这故作迟疑了一番,道:“那人叫做彷小南!”

    “彷小南?”荀强和胡明两人都是一愣,选这荀强立马便仰头大笑了起来,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这厮早知这厮喜欢装,有人还敢说他一个金刚能杀通灵,我这次来就是想会会他!”

    “放心,有我与胡明在,有这理由,定然与你出口气便是!”荀强傲然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