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零九章 谁也别想跑(第二更)
    “住手!”

    荀强握紧了手中的九环耀阳刀,死死地盯着彷小南,咬牙道:“彷小南,这里是燕京,你不要乱来,我已经发出讯号了,我们荀家长辈还有昆仑的齐长老马上就到而且而且,这周围的修士,看到我荀家的求援信号,也会赶来”

    “你已经重伤了胡明,我们荀家不追究你,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呵呵,不追究我?”瞧着对面荀强外强中干的模样,彷小南淡淡地冷哼了一声,寒声冷笑道:“可我想追究你!既然敢威胁动我家人,那你今日便把命留下便是,谁也救不了你!”

    见得彷小南似乎不受威胁,而且杀意渐浓,荀强这时也不由地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现在已经清晰地认识到了彷小南的实力,这厮确实只是金刚境不错,但实力却真是并非他这样刚进阶不久的金刚境可比。没有了胡明在一旁支援,他现在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在他荀家和昆仑派面前,谁敢不给几分面子,但偏偏这小子怎么就是例外?甚至不但敢重伤胡明,而且还想杀自己?

    看了看旁边那早已经吓得躲到一旁树后颤颤发抖的杨世兴和梁斌两人,荀强心头更是恼怒。

    但此时也只能是继续咬牙涩声地威胁道:“你真敢与我荀家和昆仑为敌不成?”

    “呵呵想拖时间?”彷小南淡淡地冷笑了一声,道:“你家长辈收到信号,就算是通过总府救援,起码也要十分钟才能赶到你觉得你能拖十分钟?还是觉得你能够在我手里撑住十分钟?”

    听着彷小南的言语,荀强的手不由地微微颤抖了起来,咽了咽口水,道:“我是荀家全力培养出来的第一位年轻金刚境,只要只要你放过我,我荀家一定有厚报!你若是敢杀我,我荀家定然与你不死不休!”

    彷小南轻轻地笑着道:“不错,现在还有九分钟!”

    见得彷小南依然不为所动,荀强的脸色一白,摇头颤声道:“彷小南,我认错,我跟你认错还不行么?”

    “认错?你觉得这样的事,认错有用?”彷小南淡淡地笑着。

    “你”荀强咬了咬牙,突然却是脚下一顿,手中九环耀阳刀一挥,便朝着彷小南猛然斩来。

    彷小南嘴角一翘,面对荀强这似乎是突然而来的全力的一击,丝毫没有首先那般的强硬反应,反而是飘身一闪。

    瞧得彷小南一闪,荀强脸色却是大变,只看到眼前一个火球猛然地朝着自己撞了过来,这骤然间脸色大变原本他注意到了胡明的动作,准备与胡明联手一击。

    但却没有想到彷小南早已经发觉到了胡明的动作,反而坑了他一把。

    “呀!”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炽热火球,避无可避的荀强,只能学着彷小南一般,咬牙一刀朝着那火球劈了下去。

    “砰”地一声爆响,距离那火球不过是米许的荀强,被炸得直接应声倒飞了出去,刀也掉出两三丈远,一身漆黑地摔出两三丈远,倒在地上口中“哇”地一声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甚至里边还隐见内脏碎块。

    看着荀强一身漆黑地躺在那地,一动不动彷小南这时脸色也骤然转白,旋即便又是一股红晕冒了上来,接着便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呵呵这火灵符若是如此好接,我还会跟你这般啰嗦?”这一口血喷出之后,彷小南长长地舒口气,看着那边脸色惨白只剩一条手臂的胡明,微微一笑,道:“你这火灵符丢得很爽??!”

    “你敢杀我!”

    瞧着彷小南一脸的笑容,胡明却是满脸惨白,有如魔鬼一般,眼中满是恐惧之色看着彷小南,有气无力地道:“你要是杀了我,我昆仑和荀家必然会将你碎尸万段,不要不要以为血罗刹能护着你,就算是林家也护不了你!”

    “哎呦,我好怕咳咳!”彷小南耸了耸肩,又捂着嘴巴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看着手心处的血丝,无奈地苦笑了一声。

    最近一直依仗着清净之雷,实在是太顺风顺水了,结果却忘记了自己其实真实境界依然不过金刚境而已。

    而一旦自己不敢使用清净之雷,却是这番结果!

    在这燕京重地,镇守总府所在,加上近几日天下豪雄都汇聚于此,说不定附近随时便有可能有神通境的高手存在。

    清净之雷一般人感觉不出异常,但如果到了神通境界,只要仔细些,便很有可能能够感知到这清净之雷的特殊,从而得知阴阳灵犀的存在。

    能让长生君都垂涎不已的阴阳灵犀,彷小南可不敢轻易暴露在人前。

    故而他从开始就没打算动用清净之雷。

    但不用的结果便是这样,他虽远胜这等刚刚进阶不久的金刚境,但以一对二,而且对方也拥有各种极品法器道符的情况之下太过自负,才导致这般境界。

    就在他轻轻摇头,深吸了口气,准备彻底解决此事之时,突然眉头一扬,一道乱神符突然出现在手中,化作一团灵光砸在了坐在地上的胡明身上。

    被这团灵光一罩,胡明脸色一僵,眼中骤然闪过了一团混乱之色而他左手之处,一道刚刚被催化出来的火球失去控制,直接爆开,将他那剩下的左臂也炸得粉碎,连左胸也被炸烂了一大块。

    “咯咯”胡明躺在地上,两眼逐渐无神,口中涌出了一堆鲜血之后,终于头一歪,彻底地死了过去。

    彷小南这时,也终于脚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喘了口气之后,伸手从口袋里摸了两颗丹药服下,然后便盘膝坐下,闭目调息了起来。

    见得人都死绝了,剩下彷小南一人坐在那地也受伤不轻,似乎也无法再动手的意思和能力被吓得四肢发软的杨世兴这时终于稍稍地松了口气,看向一旁脸色煞白的梁斌,压低了声音,后怕地催促道:“梁哥咱们赶紧走,赶紧走,再不走,等这魔头恢复过来,就走不了了!“

    “呵呵走?走到哪里去?”梁斌两眼无神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失魂落魄地呵呵摇头涩声道:“他们两个死了,我们两个若是走了,百分之百的就是死,不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听得这话,杨世兴脸色一白,一屁股坐倒在地,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惊恐地抱着梁斌的胳膊叫道:“他们不是我们杀的啊,是彷小南杀的,不管我们事啊这怎么能怪我们!”

    “呵怎么不关我们的事?”听得杨世兴这话,梁斌忍不住地伸手一把将杨世兴甩倒在地,心头满是忿怒地看了杨世兴一眼,怒道:“要不是你要招惹彷小南,他们怎么会死?”

    “我不管,我不管这不关我的事,我回去,我回家去,有我爷爷在,谁也别想动我!”

    杨世兴疯狂地爬起来,便要朝着外边跑去。

    但这才刚跑了两步,突然膝盖处一疼,一下便摔倒在地。

    “跑?你跑哪里去?你跑了,我就得死呵呵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梁斌阴测测地冷笑着,听在杨世兴耳中,这熟悉的声音,此时却是让他心惊胆寒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