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章 香山事件
    李奎星乃是西北某门派精英弟子,今日刚刚抵达燕京,和门内两位长辈就住在香山附近。

    晚饭之后,闲得有些无聊的李奎星便独自一人在附近转转。

    这在香山脚下转到了八点多,便准备回去休息,突然看到了香山上空冒出来的那个巨大信号。

    “荀?”李奎星愣了愣,里边面认出了这是同为西北大家族荀家的求援信号。

    脸色一变,稍稍一迟疑,便一边掏出手机给家里长辈打电话,一边朝着香山之上跑了上去。

    “奎星,什么事?”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便传来了师父林一龙熟悉的声音。

    “师父,出事了!我在香山看到荀家的求援信号!”李奎星一边跑,一边急声地对着电话中道。

    “荀家的求援信号?香山?”那边林一龙的声音一变,惊声地道:“怎么可能?这里可是燕京!“

    “师父,错不了,我现在就在香山!您快过来!”李奎星急声地道。

    听得李奎星这话,林一龙的喝斥声迅速传来:“你在香山?快给我滚下山来,不要过去,等我和你师叔过来再说!”

    “什么?”李奎星一愣,脚步不由地一缓,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让你滚下山来,马上!不明白吗?”林一龙怒声喝斥道:“敢在燕京动手,而且还能打得荀家人求援的,你是打算去送死吗?”

    李奎星脚下一停,死死地看着不太远的某个山谷之处传出的细微灵力波动,这终于是深吸了口气,头也不回地掉头便走。

    首先他还不太懂师父的意思,被这般一阵喝斥,回过神来的他,自然不会再去插一手。

    同为西北门派,他深知此次荀家来的是什么人。

    除了原本便是巡察使的一个荀家先天境之外,另外便是一个通灵境的长老带着两个金刚境的高手,以及荀家那位刚刚进阶金刚不久的精英弟子荀强。

    荀家先天境会在香山跟人动手的几率小之又??;而且真要求援,也是直接向镇守总府求援。

    会用荀家求援讯标的,实力最低也是那位新晋金刚荀强。

    能让一位金刚境求援,他还只是一个先天而已,跑过去九成九是送死?

    想着前些日子见过这荀强那副傲然模样,李奎星突然心头有些莫名的幸灾乐祸了起来。

    这跑下山,又在山下等了一小会,很快地便看到师父和师叔两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林一龙面容严肃地看着李奎星,沉声问道:“求援讯号出现多久了?”

    “嗯差不多七、八分钟了!”李奎星看了看手机,答道。

    “好走,咱们上山!”林一龙表情严肃地朝着自己的师弟点了点头,紧了紧袋子里藏着的兵刃,又伸手拿出两张道符递给李奎星,然后便领头大步朝着山上走去。

    看着手里的两张火灵符,李奎星也深吸了口气,随着师父身后大步上山而去。

    几人刚刚开始上山不到两分钟,远处便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来了!”林一龙稍稍地松了口气,加快速度,沉声道:“走,咱们也过去!”

    这架直升机很快便越过了他们的头顶,径直地朝着香山半山腰一处山谷飞去。

    等得他们师徒三人走进那山谷,便有一个身着黑色制服,胸口戴着银剑盘龙徽章的年青人拔刀挡在了前方,沉声喝道:“来者何人?”

    “武镇司!”

    看到那银剑盘龙徽章,林一龙眼瞳微微一缩,丝毫不因对方不过是先天境而有任何不敬,拱手扬声客气道。:“在下西北封灵派林一龙,这是在下师弟张新虎,还有弟子李奎星;看到荀家求援信号,特来支援!”

    “原来是林前辈,目前事态已经控制;还请林前辈诸位在此稍候,莫要离开,我镇守总府等下还需要几位配合调查!”那年青人拱手回礼,道:“有劳了!”

    “不敢,我等便在此等候便是!”

    三人站的位置并不远,距离里边也不过是三、四十米而已,差不多可以清晰看到了那边的景象;看着里边那血腥的场面,起码死了两个;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咦?一个普通人,另一个似乎只是略微有些修为?”林一龙虽然不过是金刚上境,但一双眼睛却是毒辣的紧,一眼便看出那边两个没受伤、正被盘问的两人大致境界!

    而旁边的李奎星这时也惊呼了一声,道:“那个受伤正在调息的也不是荀家人!”

    一直没说话的张新虎这时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惊色,想到了什么一般,缓声地道:“剩下两人似乎生机都已泯灭,看起来年纪都不大,只怕”

    “你是说”听着自家师弟的言语,林一龙脸色也是一变,道:“其中一个是荀强!那另一个是”

    李奎星此时也想到了什么,骇然地道:“听说这荀强和昆仑的胡明最近走的很近!”

    仨人都是满脸震惊,齐齐看向那个盘膝调息之人;此人脸上被熏得乌漆嘛黑,看不出到底什么模样,但很明显应当也是年轻人。

    此人到底是谁?难道是他杀了荀强和胡明?

    但怎么可能?一人灭杀两个金刚境,而且还是荀家和昆仑全力培养的杰出新秀?

    三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都齐齐地住了声,一个个屏吸静气,侧耳倾听着那边的盘问声。

    虽然隔得有些远,但三人都是修士,听觉本就较之普通人强悍,这用心聆听之下,依然隐隐能够听得几句。

    “是他杀胡公子公子方晓楠”

    “方晓楠?”听得这几字,林一龙皱了皱眉,似乎觉得有些熟悉,不由地嘀咕道:“方晓楠是什”

    话还没说完,林一龙一下反应过来,失声惊呼道:“彷小南,是那个彷小南!”

    张新虎和李奎星两人齐刷刷地看向那依然盘坐调息的彷小南,想起那被逼封山十年的华山,眼中都露出了震撼之色:“是了,彷小南,除了这个煞星,谁能这般?谁敢这般?”

    “这三人都是年轻一辈最杰出之人,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会闹成这般?”

    此时,不远之处的夜空之中,“呼隆隆”的声音再次渐渐传来,三人抬头一看,又是两架直升机在夜空中闪着灯,朝着这处轰鸣而来。

    “这回热闹了,这回真就热闹了”看着那逐渐接近的两架直升机,林一龙目光复杂的轻轻摇头感叹道。

    “呼隆隆”

    直升机在山谷之上悬空而停,一个个人影从机上飞跃而下。

    不过是短短十数秒的时间,这小小的山谷之中,便站满了人。

    其中有巡察司的,也有武镇司的人,其中一个头发半白的老者,看着躺在地上的其中一具尸体,脸色铁青。

    仔细检查了一番荀强的尸体之后,老者满脸杀气地朝着一旁依然还在盘膝而坐的彷小南走去。

    “荀兄,请止步!”

    但只不过是刚走了两步,便有人挡在了老者面前,客气地拱手道。

    “栗前明,你要拦我?”老者脸色阴沉,看着眼前中年人,怒道。

    这栗前明缓声地道:“荀兄,此事尚未查清原由,故请荀兄保持克制!”

    “保持克制?他杀了我荀家麒麟儿,你还让我克制?”老者怒声喝道:“莫非我荀家就如此不在你巡察司眼中不成?”

    “荀兄言重了,此乃我巡察司职责,还望荀兄体谅!待得此事查清之后,我镇守总府必然对荀家有所交代!”栗前明沉声拱手道。

    老者咬牙切齿地看着那边盘膝调息的彷小南,阴沉上前一步,道:“栗前明,你要跟我动手不成?”

    他这话音刚落,旁边又有一人缓步上前,淡声都:“荀天林,此乃燕京,既然我镇守府在此,谁也不得越过我镇守府行事!”

    看着此人上前,老者眼中闪过一抹阴霾,此人乃是中区副武镇熊友锋,实力较之眼前中区副巡察栗前明只怕还要强上两分。

    面对栗前明或许他还有两分机会,但对上熊友锋那确是绝无胜理,更别说还要在两人阻拦之下,去灭杀那人。

    荀天林深吸了两口气,终于冷声道:“好,今日我给你镇守府面子,但你们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哼哼这就不单是我荀家不会甘休!”

    说到此处,荀天林看了那边胡明的尸体一眼,道:“昆仑派也不会甘休!”

    “这是自然,荀兄放心,我镇守府向来秉中持正,必然做出公正决断!”栗前明缓声应诺道。

    荀天林轻哼了一声,脸色稍缓,只是看着被两人挡在身后不远处的彷小南,寒声地道:“既然你二人拦住我,那至少得让我知晓此人是谁,竟然敢对我荀家和昆仑派下手!”

    听得这话,栗前明微微皱眉。

    荀天林冷哼了一声,道:“别告诉我说,你们到现在还不知晓此人是谁!”

    栗前明淡声地道:“这天下敢出手毫不留情灭杀你荀家和昆仑二派天骄之人不多,还如此年轻的,就更少!”

    听得这话,荀天林稍稍一愣,旋即便看向那边彷小南,愕然道:“彷小南?”

    “正是!”栗前明淡声地道:“但荀兄放心,他虽是我巡察司之人,但有镇守律在此,我巡察司绝不偏袒!更别说还有执律司在!”

    荀天林脸色再次一片阴沉,他自然知晓镇守律下巡察司不会偏袒,但若是此事可左可右的,执律司又只认镇守律,这其中就会有麻烦。

    但此时,面对对面的栗前明,还有一旁的熊友锋,荀天林也只能是无奈冷哼一声,转头走到一旁,拿出电话找到昆仑此次领队长老庞青峰的电话。

    他倒是想看看,面对荀家和昆仑两派,这天下还有谁人能逃得生处去。

    这一夜不平静。

    燕京城里的灯光璀璨如昔,道路上的车灯依然流光溢彩。

    电台、网络的新闻里,正在播报猜测着,某个姓“荀”的逗比,竟然在香山放了个礼花,真是胆大包天。

    结果几架直升机飞过去,将香山查了个遍,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姓“荀”的土豪是关在国安局呢,还是关在公安局。

    “荀?”坐在的士上正随意地看着窗外的中年人,微微一愣之后,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了一抹惊色,旋即便掏出电话打出一个电话去。

    类似这般举动的,还有许多人。

    很快的,不少人便都知晓了方才定然发生了什么大事,然后都在四处打听了起来。

    关于这样的消息,在修界自然是瞒不住的,这消息门路广的很快便知晓了大致情况。

    而消息门路不广的,打开修界论坛,刷新了几遍之后,很快便也看到了帖子。

    西北荀家和昆仑竭尽全力培养出了两位天骄,都是三十出头的金刚境,一直隐而未发;这次特地带来京城,准备在大会上露上一把脸。但这刚到燕京,便在香山被彷小南一人斩杀的消息,立马传遍了整个修界。

    对于彷小南斩杀两金刚这样的事情,众人都已经麻木了;但事涉三家五派之荀家和昆仑,而且还是在燕京,这事较之当初华山还要轰动几分。

    “首先,你还不服气,现在服气了吧?”一位老者坐在套房的沙发上,看着旁边震惊不已的自家子弟,叹了口气,缓声告诫道:“你虽然现在也成就了金刚,但这修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决不可欣然自满!”

    “是,师叔,我知晓了!”年青人恭声低头应诺道,这心底却是暗暗咋舌,还好那两个家伙上去堵了枪眼,要是搁到明天后天,自家只怕真就挑战那煞星去了。

    在燕京城区中心的某家酒店顶楼总统套房中,林汉青正脸色阴沉地站在大落地窗前,看着外边那流光溢彩的灯火,皱眉沉思不已。

    在他身后,一个中年人的表情也是相当严肃,恭敬地道:“大长老,此事相当麻烦,那荀家和昆仑派好不容易培养出的天骄,就这般被杀死,只怕是绝对不会甘休的;就算是我林家出面,也绝对不会给什么面子!”

    林汉青淡淡地轻哼了一声,又沉吟了一阵之后,才转过身来,看向中年人,沉声地道:“不管如何,彷小南我们一定要尽力保;另外,立刻传讯给家主,说不得还得请他上京一趟,与那府主会会面!”

    中年人沉声应诺了一声,这便立马去打电话去了。

    那边坐在沙发上的一个老者,这时也皱眉道:“大长老,现在各派都已经竭尽全力催生出了三十岁左右的金刚境,虽然彷小南勉强算是我半个林家人,顶在这明面之上;但既然出了此等之事,我建议还是将资源给青峰,让他也尽快进阶金刚!”

    大长老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下,之后,便道:“此事不能操之过急;他们那般催生金刚境,虽然这前期是修炼快,但却容易根基不稳,以后就算是能够进阶通灵,想要神通却是会愈加困难?!?br />
    “青峰的资质不错,以后神通也不是没有希望;暂时先缓一缓,看看这事的情况再说!”

    彷小南跟在栗前明身后,缓步走进一间房间内。

    “老白,人给你带来了,抓紧点时间,执律司的人马上就到了!”栗前明朝着坐在里边正抽着烟的白开明笑道。

    “行嘞,老栗辛苦了!”白开明站起身来,点头笑道:“我那边还有半斤大红袍,回头送你一半!”

    “好了,我可记下了??!”

    说罢,栗前明伸手拍了拍彷小南的肩头,笑道:“小子只要占着理,有老白护着你,就不用怕!”

    “多谢栗巡察!”彷小南客气地点头致谢道。

    看着栗前明走出门外,并顺手将门关上,白开明这才上下打量了彷小南一眼,摇头调侃道:“哎呀,你不是挺能打的吗?连马新民和毕庆阳都死在你手里,怎么连两个小小新晋金刚都打不过?”

    “啧啧看看你这一身狼狈!”一边说,白开明还一边摇头:“现在知道盛名之累的吧?”

    彷小南耸了耸肩,伸手抹了一把脸,看着手上的乌黑,咳嗽了两声,无奈苦笑道:“这事又不怪我,我也不想!”

    “不怪你,怪谁?难道怪那个荀强?还是怪胡明?”白开明面色一整,哼声道:“他们要不死还好,现在他们两个都死了,现在就只能怪你了!”

    “怪我?呵呵那也由得他们去!”彷小南轻哼了一声,淡声道:“反正道理在我这边!”

    “道理在你这边?”白开明脸色一喜,道:“果真如此?我就说了!”

    “要不在我这边,他们也不会死!”彷小南干脆利落地道:“当然,他们也没死在我手里,一个他杀,一个自杀,反正都不是我杀的!”

    “他杀?自杀?”白开明不由地张打了嘴巴。

    两人这正说着话,门外便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然后门便被推了开来。

    来人是两个身穿黑色制服,胸带獬豸徽章的年青人。

    领头一人客气地道:“白巡察长,我等奉命前来带南区巡察使彷小南前往执律司接受询问!”

    “嗯去吧!”白开明伸手拍了拍彷小南的肩膀,然后朝着两人点了点头,道:“等询问完,给他准备一个房间让他洗漱一下!”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领头一人点头,应诺道:“是,白巡察长!”

    。叶天南说五千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