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清新脱俗的怂
    镇守府最为让人敬畏的执律司倒是没有想象中那般的可怕,也是一个单独的小院子,除了环境格外清雅安静之外,与巡察司似乎也没什么两样。

    彷小南随着两人来到一间问询室内。

    这间询问室很大,起码有二十个平米,而且光线充足,一张式样古旧的檀木桌,两张椅子,一点都不像外界的那些审判机关的审讯室那般恐怖阴森。

    但彷小南只是随意扫了两眼,便找到了三、四个隐藏的摄像头。

    “龙副执律长,彷小南带到!”

    两个年轻人带着彷小南进入之后,便恭敬地朝着坐在桌子对面一位正在悠闲看着一份文件的中年人道。

    “哦来了??!”中年人随手将文件放下,抬头朝着门口看来,看着一身破破烂烂,脸上四处都是一块块乌黑、连头发都烧焦了两块的彷小南,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讶异。

    旋即便笑了起来,道:“哎哟,怎么弄成这般狼狈?来来坐吧,咱们赶紧问完,让你去洗澡!”

    听着这位执律长那亲近关怀的言语,彷小南心头一抹淡淡的暖意不自觉的涌出,果然还是自家人好,靠谱。

    但这个想法还刚刚冒出,胸口之处一丝凉意骤然出现,让他的脑袋骤然一清方才那种对这位头龙副执律长头一次见面,便感觉对方相当值得亲近信任的古怪感觉骤然消散。

    “好厉害!”彷小南眨了眨眼睛,便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笑着在那位执律长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道:“多谢执律长关心!”

    “要喝茶吗?”龙副执律长含笑看向彷小南,道。

    “啊不用,不渴!”彷小南迟疑了一下,便摇头道。

    “哦那行,你不用紧张,咱们就随意聊聊这事!”

    龙副执律长点头和蔼地笑了笑,叹了口气,看向彷小南,感叹道:“不过,你这次可是真给我找了个麻烦,这事可是个不小的麻烦事不过既然这样了,就说说吧,你怎么会和荀强和胡明发生冲突的?又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看着龙副执律长那双清澈至极,但却有仿佛隐有透彻人心能力一般的双眼,彷小南深深地吸了口气,开始述说了起来。

    “他们发短信给我,拿我家人的性命威胁我前去香山”

    “而我的家人只是普通俗世之人,担心他的安全问题,我只能前去看看结果到了那里之后,没说两句,荀强便开始攻击我!”

    “最无耻的是,他们一人打不赢,就两人围攻我,而我的实力强一些,运气也比他们好一些而已!”

    彷小南略微带着一丝义愤,甚至还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和头发,道:“火灵符,他们两个甚至还动用了几张这种中阶攻击道符,想要杀死我!我只能全力死战!”

    龙副执律长轻轻地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火灵符,当时首批赶赴现场的巡察司和武镇司成员很清楚的便感受到了这种灵力爆发的残留而且目击者也都确认确实是如此。

    当下便又继续道:“他们确实是用你的世俗家人性命威胁你?”

    “确实是如此,我是收到了他们的短信,才前去的!”彷小南再次,道:“巡察司的同事当时拿走了我的手机,里边有记录的!”

    “嗯我知道!”龙副执律长扬了扬手中的文件,道:“这上边都有这些记录!”

    “但有个麻烦,就是这个短信是梁斌,也就是那个杨家供奉的凝气境所发,并不是荀强或者胡明所发!”

    彷小南皱了皱眉,旋即便扬起眉头,缓声地道:“他们是一起的,而且都在香山做好的布置等我,甚至还主动出手攻击我那个什么胡明和荀强也是梁斌邀请的才对既然是如此,这短信是他们两个,还是梁斌所发,有什么区别么?”

    龙副执律长轻轻地点了点头,稍稍沉默了一下,一脸欣赏地看了彷小南两眼,旋即便笑了起来,道:“好吧,现在你将整件事从开始到借宿,详细地再与我说一遍!”

    彷小南心里暗暗点头,轻轻地松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又详细地说了一遍。

    如同这位龙副执律长所说,果真是赶紧问完,只花了二十分钟不到,这场询问便直接结束了。

    “好了,彷小南巡察使,从现在开始到执律司做出最后的结论之前,你可以自由活动,但不可离开燕京范围,准备随时接受我执律司的再次质询召唤!”

    听得这话,彷小南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果然只要自己占了理,没有真正违反镇守律加上自家当辟邪针测试的纯净级别,就算是荀家和昆仑施压,镇守府这边应当还是会护着自己的。

    只要这一关过去,至于荀家和昆仑,呵呵他就不太担忧了。

    含笑与彷小南握了握手之后,龙副执律长便按了按桌子旁边的一个电铃。

    门轻轻地打开,方才送彷小南过来的两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送彷巡察使去洗漱,给他准备换洗的衣物,然后将他的随身物品送还!”

    听着执律长的言语,两个年轻人脸上都露出了轻松的表情,不再像是首先那般冷冰冰的表情,朝着彷小南笑了笑之后,便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便客气地送着彷小南去洗漱了。

    “麻烦给我准备一把剃刀!”摸着自己那有些烧焦的头顶,彷小南一边走,一边看向领路的年轻人,道。

    “那种钢制的普通剃刀?”年轻人瞄了一眼彷小南的头发,笑着应了一声,道:“好的!会有人帮您准备好如果需要理发师,我们也可以安排!”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彷小南微笑致谢道。

    年轻人领着彷小南进入了一个房间,笑着道:“彷巡察使,衣服和剃刀很快就会送过来,您可以先进去洗澡您若是不想走的话,也可以在这里??!白巡察长交代过了,若是无事,您可以在这里住几天!”

    “好的,多谢!”

    对于白开明的这种安排,彷小南心头涌起了一丝暖意,虽然跟这位白巡察长虽然接触不多,但这位倒是真的很关照自己。

    关上门之后,彷小南迫不及待地走进浴室,将身上那身烧得焦黑的洞洞装给两下脱了下来,丢进垃圾桶。

    在热水喷头之下,冲了好一阵,又用沐浴露全身都擦洗了一遍之后,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势。便发信啊身上的一些小伤,这时都已经结痂了,预计大概到明天就能完全愈合。

    而脸上稍稍地有几个烫伤的印子,但此时也已经不太明显,想来明早就能完全恢复看来毁容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位金刚境来说,还是有点小难度的这让彷小南相当满意。

    只是伸手摸着烧得头发都焦化了的脑袋,却是不由地叹了口气。

    伸手拿起浴袍穿上,走出浴室,便看到床上已经放着一套整齐的衣衫,上边还有一把锋利的剃刀。

    拿着剃刀,彷小南又走回浴室,站在镜子面前,轻轻地用剃刀刮去自己的头发。

    刚开始动作还有些生疏,但亏得这剃刀相当锋利,小心翼翼地倒是也没出什么问题刮了几刀之后,便渐渐地熟悉了起来。

    花了十来分钟,很快的一颗白花花的光头便出现在了镜中。

    瞧着镜中的光头,只见没有了头发,那俊秀笔直的眉毛之下,双眼漆黑如玉,五官更是显得立体几分,倒是出乎意料的感觉不错。

    穿好衣服,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想了想,彷小南便发了一条信息给小北,告知他今日不回来了,这便带着深深的疲惫,安然地在床上舒适的躺下。

    虽说服了丹药,加上当时的调息,让自己的内伤恢复了不少但此时胸口依然还是隐隐有些作痛。

    彷小南也没多想了,虽然估计现在荀家和昆仑的人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但在这镇守总府,自然是安全无虞的可以安然睡觉。

    镇守律真是个好东西,若不是有镇守律在,自己还真不敢下这么狠的手!

    想着今日的经过,彷小南慢慢的稳稳睡去。

    睡得相当安稳

    彷小南在这里安稳地睡着,此时却是有人刚刚不远数千里,乘坐专机方方在机场降下。

    “林域,具体情况如何?”坐在车上,林家家主脸色凝重地看向前来接机的属下。

    林域皱眉摇头道:“家主,详细情况暂时还不明了,涉事的另外两人都已经被镇守府带走!唯一能确定的是,荀家和昆仑的两位天骄确实是当时便死了!小南现在也在镇守府接受调查!”

    林家家主深吸了口气,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道:“荀家和昆仑现在是个什么意思?”

    “暂时还没有进行沟通,但根据我们的调查,荀家家主和昆仑派另一位长老此时正在从西北赶来的路上!”说起这个,林域脸色也有些阴沉。

    “看来果真是不能善了了!”林家家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个小家伙就不能安歇一下,每到一地就得搅得腥风血雨,让人不得安生!”

    一旁的林域听着家主这话,似有些骄傲,又有些无奈,也只能是跟着笑了笑,不好言语什么。

    林家家主皱了皱眉,突然想起一事,道:“对了,彷小北那边有人看着?”

    “有人看着,虽然荀家和昆仑不太可能做出这等犯忌之事,但禹城还是过去那边守着了,以防万一!”林域赶紧回道。

    “嗯那就好!”林家家主深吸了口气,看着窗外那不是飞掠而过的车辆,有些疲惫地道:“那行,明天我去拜见一下那府主吧!”

    “大长老已经做好了安排,明天十点左右,那府主应该有时间!”林域沉声确认道。

    林家家主满意点头,道:“如此甚好,说起来这次之事,若是能完满解决此事,也是缓解小南与家中关系的一个好机会,我林家当尽力而为!”

    “大长老也是如此的意思!”说到这处,林域迟疑了一下,然后看向家主,小心翼翼地道:“不过云宏叔的意思是,希望大长老能够提出让家中的资源向青峰倾斜,说是为了以防万一!”

    听得这话,林家家主微微皱眉,轻哼了一声道:“这些老家伙自己不努力修行,整天就知道为了儿孙辈争东争西,其他时间就是只会倚老卖老,算了别理会他,有什么情况再向我汇报就是!”

    此时的燕京,热闹非凡,整个华夏修界至少又有上百人在今晚赶到了燕京,因为真正算起来这巡察使大会明天就要开始了。

    巡察使大会会期一共三天,算是修界每年的大事。

    而巡察使大会的第一天算是闲散的聚会活动期。

    没有什么特定的活动安排,就是镇守府中午安排了午饭,晚上有个小型酒会各路豪雄到镇守府参观活动,一些相识的老友会会面喝喝酒年轻人们互相结识切磋一下没有什么大的正式议题。

    第二天才是正儿八经的大会,到时候镇守总府自府主以下,以及各大司局主要负责人大致都会露露面,与各门各派的长老们谈谈闲话,说说现今年轻人们的状况之类的。然后就这一年中,巡察使们的工作做一做总结,顺便对一些贡献突出的年轻巡察使们进行一下表彰。

    开完了这个会,到第三天,便都是年轻人们露脸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镇守总府将会开启十个擂台,让年轻人们上去一展身手而其中前三名都会得到了府主那杨的亲自接见和针对性的指点,并且还有一定的丹药或者法器奖励。

    这个前三名向来都是各门派家族精英们所巴望的目标。

    镇守府身为天下盟主,执掌天下修界权柄,府内各种奇珍资源多不胜数许多外界唯有的奇珍,镇守府内都有收藏。

    不论是想求取某种丹药、或者某种灵材,甚或是极品的法器,修炼术法,都可向那杨提出。

    而只要不是太过的,那杨都会赐予

    面对这等荣耀和好处,对于年轻一代,却是所有人热衷至极的但对于大多数大派长老们或许诱惑不大,不过有些时候,派中缺少某味灵药,或者丹药,或者某种道符,找不到他处的时候,这每年一度的巡察使大会,却也是一个获取的机会。

    都所以各派才会巴巴的每年派出精英弟子前来,一是昭显门派实力,而是获取一些好处而年轻人们却是为了名扬天下。

    彷小南晚上睡得相当舒坦,第二天清晨醒来,周身舒畅,原本体内还有些一些暗伤经过这一晚上的修养,早已经是顺利痊愈脸上和身上的一些淡淡伤疤也早已经愈合复原,再寻不到任何踪迹了。

    这洗漱完之后,便走出房门,在这院内随意逛了逛。

    “彷巡察使早!”

    刚走出院门,便见得门口有个老头在打扫院子卫生,见得彷小南出来,老头便笑眯眯地道:“府里的膳堂在后边的第三栋,彷巡察使可以去那边用早餐!今天是巡察使大会的第一天,等到九点多,这边就会热闹起来!”

    “哦好的,谢谢您!”虽然眼前这个老头看起来似乎是个普通人,但彷小南向来尊老爱幼,倒是客气地微笑致谢摸了摸有些空荡荡的肚子,然后便慢悠悠地按着老头的指点朝着后边而去。

    镇守府吃早餐应当不会要收钱才是,这等免费的饭食,彷小南可不想错过。

    这时时间尚早,不过是六点多而已,府里的人似乎大多还没出来,一路晃过去,只见得偶尔有几人也在朝着后院走去,想来也是去吃早餐才对。

    这走着走着,彷小南便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位气度闲逸的中年人正缓步地从一条清幽的小路上朝着这边主路上走来。

    看到这位中年人,以及那一身清净脱尘、闲逸自然的气息,彷小南全身猛然一僵,一个人名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而那位中年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一般,缓缓转头过来,看到彷小南,那清俊儒雅的脸庞之上便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笑容,朝着彷小南轻轻点了点头。

    瞧着那双温润自然却又丝毫未见特殊神光的双眸,彷小南轻吸了口气,略微定了定神,也笑了笑,缓步继续走了过去。

    两人缓步而行,堪堪地在主路上碰到一起,并肩前行。

    “你就是昨夜闹得整个燕京不得安宁的彷小南吧?”中年人一边缓步走着,一边微笑着随意言语道。

    “呃在下正是彷小南!”彷小南有些涩然地干笑道。

    瞧着彷小南那有些窘迫的模样,中年人又忍不住地一笑,道:“你胆子不小啊,把昆仑和荀家的天骄说杀就说了?”

    “呵呵也不是说杀就杀,还是很费了一番力气的!”彷小南老老实实地交代道。

    “啧啧”中年人瞧着彷小南啧啧轻笑了一声,道:“很费了一番力气?这就奇怪了,你当初连通灵都能杀,怎么着碰到两个毛头金刚,就怂了?”

    彷小南低头看了看露面,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苦笑道:“依仗外物,终究非是自身之力!”

    听着彷小南这话,中年人脚下微微一顿,转头看了看彷小南,眼中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意外,轻轻点头,略带欣赏之意地笑道:“这话倒是实在!”

    不过这朝前走了两步,中年人却是又微微地笑着,笑中的调侃掩饰不住,道:“不是单纯因此吧?”

    彷小南嘿嘿地干笑了两声,道:“其实您说对了,就是怂了而已!”

    听着彷小南这番厚脸皮的话语,中年人终于忍俊不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哈哈,说自己怂,还能说得这般清新脱俗、理直气壮的人,我此生也就只见过那么一两个了,不错,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