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心若明镜
    “人要学会偶尔认怂,认怂不是什么坏事只有不怕认怂,将来才有机会让更多的人在你面前认怂!”

    “这句话是很多年前,一位长辈对我说的,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

    中年人轻轻地摇着头,似乎在回忆什么一般,又看了彷小南一眼,笑着感叹道:“那时候,我没有你这么好的运气,做事想要凭着自己的心意,可根本不可能;时间过得真觉得真辛苦;可现在想起来,其实真没什么”

    彷小南缓缓点头,表示认同。

    膳堂之内,此时在用早餐的人不少,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也有十来人之多。

    “这个彷小南实在太过妄为,竟然敢在香山杀人,而且还将荀家和昆仑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天骄杀死,闹出这般大的动静;据说昨儿就连中政局那边也来电质询此事,实在是有损我镇守府威严!”

    “正是,听说昨天这彷小南自从昨儿被带进来之后,便一直未见离开,此时定然是已经被执律司拘禁;这小子这回只怕麻烦大了!”

    几人这时正聚在一起,一边吃早餐,一边议论着昨夜之事。

    其中一个面容稍显稚嫩的年轻人,看向一旁,一脸略微傲然一直没有言语的三十来岁俊逸年青男子,讨好笑道:“余明师兄,你说着彷小南这回是个什么结果?”

    听得这年轻人的话语,旁边的几人都住了嘴,纷纷看了过来,看向这余明,道:“正是,余师兄,您怎么看彷小南这回的下???”

    “就是,余明师兄,你乃是我镇守府最年轻的金刚境之一,又最受司长关爱;定然比我等要清楚此事!”

    瞧着众人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家,余明微微昂起了下巴,一双略微有些狭长的眼睛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屑,轻哼了一声,又略带傲然之色地端起喝了口粥,这才斯条慢理地淡声道:“这厮虽然是我镇守府巡察使,但持才傲物,以为自己有几分天份便了不起;四处寻衅,上次弄得华山生生封山;这次又贸然杀人,杀的还是荀家和昆仑之人;这回只怕不但是单纯革职那般简单!”

    “且不说荀家和昆仑不肯放过他,就算是府里也会严惩,想来废去道基只怕都是轻的!”

    说到此处,余明一脸遗憾之色,道:“只是可惜了,原本我还打算在这次巡察使大会上,好好教训一下这厮,让他知晓一些天高地厚;但却没想到这厮如此作死,否则定然叫他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从此夹着尾巴做人!”

    就在余明这一脸遗憾,装逼装得清新脱俗的时候,旁边不远处却是有一个女声不屑地传来:“哼。。。余明,你就吹吧,昨天两个金刚境围攻彷小南一人,都被他杀了;你也不过是刚进阶金刚两年而已,你能打赢一个胡明或荀强就不错了;打彷小南,呵呵。。。我看只怕是你会被吊打吧!”

    听得这话,余明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阴冷,转头过去只要喝斥。

    但看到那说话之人,余明脸色却是一僵,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之色,强抑住心头的恼火,干笑道:“娜娜今儿这么早就起来了??!”

    “哼早起来了,一起来就看着你在吹牛逼!”少女可爱地皱了皱鼻子,不屑地道:“你要有本事,真跟彷小南打了再说!”

    “打,当然打,我早就想要教训这厮了,只不过他这上不了台,我总不能跑去执律司跟他打!”

    余明冷哼了一声,不屑地道:“就他这回犯下的事,就算是能保住命,那道基也只怕被废定了;我也不好意思去打一个废人!”

    少女嘴角翘了翘,眼中闪过一抹古怪之色,哼声地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只要这彷小南能上台,你就去教训他,要是教训不了,反被他教训了,那就呵呵了!”

    “行啊,只要他能上台,当然打我早就准备着这次巡察使大会教训他!”被少女几句话怼得心头发梗的余明脸色黑黑地道:“娜娜你放心,只要他能上台,我一定给你出口气!”

    旁边众人,都知当初罗娜娜被彷小南所伤之事,这时都纷纷笑着叫嚷,道:“正是,若是这小子真的还有资格上台,余师兄定然会为娜娜你出口气的!”

    “哼我才不用你们帮忙!我以后一定会亲手打败彷小南,让他在我面前求饶!”罗娜娜哼声地道。

    罗娜娜这话音刚落,突然膳堂门口处却是传来了一个清朗的声音:“娜娜你这是打算让谁跟你求饶呢?”

    听得这个清朗的声音,整个膳堂骤然一静,众人都朝着门口望了过去。

    这一望之下,众人脸色都是一惊,忙不迭地站起身来,恭声地道:“府主好!”

    “好好大家早,都继续用餐,不用管我!”那杨微微一笑,朝着众人点了点头。

    “啊府主您怎么自己来了,若是想吃什么,让我给您带??!”瞧着那杨,罗娜娜一愣,旋即便笑嘻嘻地跑过来,抱着那杨的手臂,娇笑道。

    “也不知道想吃什么,就自己来随意看看!”那杨怜爱地伸手摸了摸罗娜娜脑袋,笑着道。

    “哦”罗娜娜娇憨地点了点头,突然觉得旁边有什么晃眼,这便顺眼看去,便见得是一个明晃晃的光头;再定晴一看,却是一个穿着府内巡察司制服的俊俏小和尚,正含笑站在一旁,目光略微有些古怪地看着自己。

    “咦?你是谁?”罗娜娜古怪地看一旁彷小南一眼,觉得对方似乎有些面熟。

    “罗娜娜,好久不见!”只见这俊俏的和尚笑着点了点头,一副熟人的模样。

    听得这声音,罗娜娜眨了眨眼睛,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面容迅速一僵,愕然地看着眼前的和尚,手颤抖着指着对方,惊愕道:“是你你,你这个坏、坏东西,怎么当和尚了?”

    说到这处,罗娜娜又愕然地看向那杨,疑声道:“府主,这家伙难道准备出家躲罪不成?”

    “”听得这话,彷小南是一脸黑线,而那杨却是忍不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娜娜你这想象力也是再是太丰富了!”

    旁边的诸人,这时也都一脸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俊俏小和尚,暗道:“此人是谁?竟然跟府主如此亲近熟悉的模样?以前怎么从未见过?”

    “你不是出家?那你剃个光头做什么?难道准备骗过荀家和昆仑逃难去?”罗娜娜一脸的鄙视和嘲讽,冷声哼道。

    “”彷小南脸色精彩至极地讪讪然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苦笑着道:“我都还没结婚生子呢,所以暂时不打算出家;只不过是头发烧焦了,只能剃个光头而已!”

    听得彷小南的这般言语,罗娜娜这才恍然地看着彷小南的大光头,得意地哼声道:“哼哼我说呢!上回的事,我还没跟你找回场子来,你要是真敢跑,就算当了和尚,我也要打扁你!”

    “彷小南?!他是彷小南竟然是彷小南?!”一旁的众人看着,这时心头都是一阵哗然,这俊俏的小和尚就是彷小南?难怪觉得有些面熟。

    只不过他这不关在执律司,还跑出来,跟府主走得这般近是什么个意思?

    众人当即傻了眼,余明更是满脸愕然,这不科学啊

    罗娜娜上下打量着彷小南,一脸幸灾乐祸地嘲声,道:“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传说你杀了两个通灵境界那么厉害,但现在打两个金刚境打得连头发都烧了,这牛皮吹得不小??!”

    “呵呵”彷小南干笑了笑,赶紧转移话题道:“哎呀,肚子饿了,先吃饭先吃饭再说!”

    “对啊先用早餐吧,娜娜给我要两个烧卖一碗酸菜汤!小南,你吃什么?让娜娜一块带过来!”瞧着彷小南这尴尬的模样,一旁的那杨笑了笑,解围道。

    “啊我要四个烧卖,一碗酸菜汤!”听得府主解围,彷小南连吃什么都顾不上想了,赶紧道。

    罗娜娜白了彷小南一眼,低声哼道:“个头不大,吃得倒是不少!”

    嘟噜完这一句,罗娜娜便欢快地道:“府主您先坐着,我这就去给您拿吃的!”

    看着罗娜娜去那东西了,那杨便在旁边的桌子旁坐下,然后指着旁边的凳子,看着一脸犹豫的彷小南,笑道:“坐吧,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彷小南干笑了一声,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在一旁坐下。

    “你的红尘道修得如何了?”

    正当彷小南想着要跟这位扯些什么话题的时候,那杨淡淡一句话便是让他瞬间僵在了当场。

    在那杨似笑非笑的表情中,彷小南轻轻地吸了口气,定了定神,缓声地笑道:“还不错,已经入世了!”

    “入世?”

    见得彷小南这般快便回过神来,而且还能这般淡定,那杨微露赞赏之色,轻轻点头,道:“红尘有三关,入世、出世、再入世!第一关成了,修炼自然也就快了!不过接下来出世却是也不容易!”

    彷小南缓缓点头,道:“我现在正在努力积蓄,希望能平安出世!”

    “平安出世?”那杨轻轻扬眉,看向彷小南,皱眉缓声道:“他还在?”

    “还在!”彷小南点了点头,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但藏得很深,只出现过一次,险些就着了他的道;不过还好当时刚巧得到了神魂道的定神之法,才算脱了险!”

    “出世之时,倒是彻底清除的异魂的最佳时刻;但要万千小心,就算他只剩残魂依然不可轻忽!”

    那杨缓缓点头,轻轻地叹了口气,眼中隐隐地露出一抹感叹,道:“长生君转生九世,非同小可;这第九世更是与我斗了将近一个甲子!期间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交手至少有数十次之多,各有小胜,却从未让他伤筋动骨!”

    “此人能以夺舍之法,顺利九世轮回,其心性之狡猾坚韧可见非同一般!虽说天道之极在九,故而他这次败在了你手中,但你万万不可大意”

    彷小南缓缓点头,虽说他获取长生君的记忆并不完整,但却也知晓那杨所说之话不假;这也是他一直小心谨慎不敢轻易触及长生君当年留下来的那些人手布置,以及探及长生君更多记忆碎片的根本原因。

    只是此时他依然抑制不住心头的疑虑,看向那杨,道:“您怎么知晓我获取了长生君的传承?”

    “很简单”那杨微微地笑着,那双眼中满是温润地看着彷小南,就有若看着宠溺了许久的晚辈一般,道:“我让人去查过你能够这么快从一个普通人变为金刚境的高手,只有一个可能,一就是服食了天材异宝;只不过这等能被普通人直接服食的天材异宝,世所罕见,比你上次得到了天地之灵还要少见!所以这种可能性就极小?!?br />
    “第二个就是被某些老魔夺舍,或者是获取了什么特殊传承!这个查起来就更简单了,天下间有能力夺舍的也就是那么些人,而最近几年到了极限的就更少了;再看到你身边那个拥有玄阴姹女之身的女孩子的变化,与红尘道的路子一般无二,这范围就更小了几分?!?br />
    “加上你的生辰八字,与长生君转世所需一般无二,这番推断下来就差不多可以确定了;只不过你走的路子和行事的风格与长生君截然不同,而且那辟邪针测试又是那般的古怪;加上你竟然连那天地之灵都化为人族,绝不似长生君的所为;故而今日我来看你一眼,自然便知前因后果!”

    听着那杨的言语,彷小南心头冷汗直冒,原本还以为自己藏得隐秘,绝不会让人轻易看出自己与长生君有关系;但却没有想到,被那杨一看便轻易确认了自己的来路;那杨果然是心若明镜,非常人可比!

    只是这心头也是稍稍松了口气,也亏得是千年唯二的那杨;也是他通过长生君的记忆了解的那杨确实是那种心胸高洁之人,所以就算被那杨点出,他也不紧张;而且若不是那杨,只怕也不能轻易判断出自己是否已经被那杨夺舍成功!

    若是别人认出了自家这番传承,只怕就不会如此轻松了,既然看出了自己身藏异宝,这随便打着一个除魔的幌子,便能夺走自己的一切,顺便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

    “府主,这是您的烧卖和酸菜汤”罗娜娜欢快地端着盘子走了过来,将一个碟子和一碗汤放到那杨面前,然后又一脸不屑地将彷小南的盘子和碗往他面前一顿,哼声道:“你的!”

    “多谢!”彷小南笑吟吟地看了看罗娜娜,脑海中却是浮现了一个俊美年轻人的面容,与眼前的罗娜娜模样十分相似,这目光却是忍不住地慈爱了两分;看得罗娜娜忍不住地浑身一阵发寒,这王八蛋小子看人怎么跟府主一样?

    “你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再看我抽你??!”

    “呃”彷小南讪讪然地赶紧抽筷子夹起烧卖咬了一口。

    “很像是吧!”那杨怜爱地看了罗娜娜一眼,道。

    “嗯嗯很像!”彷小南用力地点着头,表示自己就是这个想法,没别的意思。

    罗娜娜古怪地看了看那杨,又看了看用力点头的彷小南,终于愕然地道:“你们说我像谁?”

    “像你爸爸!”彷小南再次狠狠地咬了一口烧卖。

    “是啊,像你爸爸这鼻子这眼睛,简直一个模子出来的!”那杨轻轻地叹了口气,仿佛又想起了当年,那小子跟着自己修行时的模样。

    “”罗娜娜看了看那杨,看着府主脸上一脸赞同的模样,这回真是傻了眼;定定地瞧着彷小南许久,这才又狐疑地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看过我爸爸的照片?”

    “呃我没”听得这话,彷小南不由地傻了眼。

    一旁的那杨笑了笑,道:“好了,娜娜不要不懂礼貌,什么小子小子的,叫小南哥哥!”

    “府主我还没找他报仇呢!你还让我叫他叫他”听得这话,罗娜娜瞬间红了眼。

    “什么话,还报仇你自己由着性子乱来,要不是小南当时救得及时,我都没脸跟你爸妈交代!”那杨皱眉道:“二十几岁的姑娘了,以后要稳重些!”

    被那杨这般一皱眉,罗娜娜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一声。

    被那杨点出了长生君的事情,彷小南倒是彻底的安了心,倒是也再没有首先那般小心翼翼起来。

    毕竟那杨的为人品性还是值得信任的,这一点在长生君的记忆中很肯定。

    三人在这边聊着,那边的余明却是满心的惊骇,而其余几人此时看着余明,眼中却是有些古怪了。

    方才余明师兄还言之凿凿地肯定彷小南就算不死也会被废去道基;现在人家正和府主坐在那地侃侃而谈,亲近随意地就像跟朋友一般。

    这差别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只是,众人这心头古怪,这时却是没有人敢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会被府主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