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言出法随
    彷小南心情舒畅地一连吃了三个烧卖,肚子才饱了起来。

    端着酸菜汤喝了一口之后,突然想起一事,此事问别人只怕是无用唯有眼前这位,或许能够知晓些许。

    当下想了想,便缓声笑道:“府主,我有一事相当好奇,倒是想向您请教!”

    “哦?何事?”那杨正细细地吃着手中的烧卖,听得彷小南这话,便轻轻地笑道。

    “府主当知我前些日子曾去轮回鬼市一趟!”

    “轮回鬼市?”那杨微微扬眉,然后慢慢点头,表示知晓。

    “这轮回鬼市甚为诡异,不知府主可知其来处?”彷小南缓声地道。

    那杨手微微一顿,将手中的烧卖放下,看向彷小南,缓声笑道:“你不知?”

    彷小南轻轻摇头,道:“不知!”

    那杨若有所思,点头笑了起来:“看来你所得只是一部分,其中大部分紧要依然还未得!”

    “您的意思是他知晓?”彷小南看了一眼旁边的罗娜娜,讶然惊道。

    “他首先或是不知晓,但后来定然是知晓的!”那杨淡声皱眉道:“只是你为何突然问起此事?”

    “这轮回鬼市非同一般,我曾仔细观察过其中的一些摊位,所售之物相当惊人甚至除却镇守府之外,我想不出有其他门派能够拿出这么多东西前来出售!”

    彷小南皱眉沉声道:“偏偏这样的摊位至少有六、七个之多!而其他摊位跟他们相比,简直差的不是一两个档次!这些摊主的来历甚为神秘,故而我想向府主请教!”

    那杨端着酸菜汤慢慢的喝着,却是似乎并没有立刻回答的意思。

    彷小南迟疑了一下,看了看那杨,道:“这只是其一,但最为古怪的是”

    说到这处,彷小南顿了顿,声音稍稍地放低了数分,沉声道:“其中一个摊主,年纪似乎与我相仿,但其实力却是有通灵之境!”

    彷小南这话音未落,只见得那杨手轻轻地一动,口吐真言:“定!”

    旁边一直一脸好奇,支着耳朵听着两人谈话的罗娜娜突然微微一僵,整个人便是僵在了那处,就连目光都完全凝固了一般。

    “言出法随!”看着罗娜娜的反应,彷小南心头微微一震,那杨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

    这等术法,神秘莫测,那杨能够如此轻易地施展出来,而且还能不伤及对方神魂,似乎已经非是普通神通境能够做到的,莫非那杨已经跨出了那一步?

    那杨难得地带着一丝好奇,看着彷小南,道:“你怎么知道她的年纪?又怎么知晓她是通灵?”

    “一般能在轮回鬼市上摆摊的,起码都是通灵境虽然她掩饰了气息,但我的神识比一般人要强些,除非她刻意作假,否则她应当是通灵境不错!”

    “另外,其言语神态,以及我曾与她握手,都基本可以判定对方的年纪应当不会比我大”

    说到这处,彷小南脸色更是古怪,道:“我有长生君的毕生精气,故而能够这般快进阶金刚境,这已经是罕见了,这总不可能随随便便冒出一个人,二十几岁就是通灵境吧?”

    “二十来岁?你曾与她握手?”那杨有些愕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定定地看着彷小南惊道。

    “对我跟她握手了,从肤质来说,应当是二十多岁没错!”彷小南笃定道。

    那杨轻吸了口气,清俊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古怪至极的神色,瞧着彷小南目光却是有些异样。

    半晌之后,那杨才继续道:“她还有与你说什么么?”

    彷小南想了想,道:“没说什么,不过我有给她留名字,说如果她有机会到了东原,我请她吃饭!”

    ““那杨连的表情愈发地古怪了,好奇道:“那她怎么说?”

    “呃好像是答应了!”彷小南一边回忆,一边点头道。

    那杨定定地看了彷小南许久,这才长舒了口气,道:“好吧”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瞧着那杨的反应,彷小南这心头也好奇了起来。

    那杨笑着摇了摇头,道:“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彷小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满心的疑虑,但却发现不好从哪里问题好一阵才发现,自己的问题那杨全都没问答,反倒是他问了自己一大堆。

    这正想继续追问下轮回鬼市之事,却见得那杨突然道:“你儿子怎么样?”

    “儿子?”对于那杨这种突然冒出来的跳跃性问题,彷小南很是有些措手不及,愣了一愣,这才笑了起来,道:“挺好的,聪明听话,而且从不哭闹,讨人喜欢的紧!”

    那杨点了点头,道:“现在一岁了?”

    “对,差不多就是跟普通孩子一岁的样子!”瞧着那杨,彷小南有些疑惑。

    “等满了三岁,给我做徒弟怎样?”那杨笑着看向彷小南,道。

    “”彷小南骤然一阵的无语,突然发现这位天下一的那府主似乎并非完全如同自己所了解的那般,单单这种跳跃性的思维,还真不是自己能够跟得上的!

    我跟他聊轮回鬼市,他跟我聊儿子,下一句就是突然要收徒弟,这到底哪跟哪?别人都是求着这位想要拜入他门下,还从未听说他主动收徒,这回怎么就一下这样了?

    这还有一点点天下一的风范么?

    “那个您不是已经收了关门弟子么?对了,宇文兄都许久不见了!”彷小南迟疑道。

    “没事,这个还不就是看我自己的想法,再收一个也无妨的!”甚为天下修界盟主的那杨一点都不觉得食言而肥是不好的事情。

    “”彷小南轻吸了口气,既然这位都说到这份上了,能够给自家儿子找个大靠山,甚至连自己也沾光,这似乎是不错的买卖。

    当下便有些心动

    只是还带着一丝疑虑,强调道:“我儿子现在可是人族了!”

    “我也是镇守府府主,江湖传言出了名的品性高洁,知行合一!”那杨皱着眉头,略微有些不满,那如玉温润的眼瞳中透着一丝恼火,定定地看着彷小南,道:“难不成你以为我会像华山那个老糊涂一样”

    人家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彷小南自然不好再推却,当即只好苦笑点头,道:“那成,那等他再大些,我就把他送过来!”

    说到这里,彷小南却是赶紧强调道:“先说好,我这个当爸的手头穷,可拿不出拜师礼!”

    “不收拜师礼,我反给见面礼就是!”

    “那敢情好!就这么说定了!”

    “好,说定了!”见得彷小南答应,那杨似乎松了口气,举手,道:“来,击掌为誓!”

    “???这么严重!”彷小南愣愣地看着对面举起手掌的那杨,心头突然有些忐忑了这家伙真没什么阴谋?一副生怕自己反悔的模样!

    只是这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开弓没有回头路,想着对方堂堂镇守府府主,当不会坑自己才是而且若是他硬想坑,自己暂时也没办法抗拒

    如此想着,当下彷小南也只能是咬牙与对方击了一掌。

    “好嘞,这就行了,等翻年就把孩子送过来!”那杨满意地笑着道。

    说完之后,那杨便是又轻轻地一挥手,那一直僵坐在那地的罗娜娜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了看两人,道:“咦你们看着我作甚?”

    “没什么,吃饱了就走吧!”

    那杨笑了笑,突然,道“对了,娜娜以后叫小南,叫师叔!”

    “师叔?”罗娜娜微微一愣之后,旋即便脸色一变看向彷小南。

    见得彷小南也是一脸愣神,很明显也不知情,这才狠狠地盯了彷小南一眼,便又转向那杨见得府主不似开玩笑的,这才哭丧着脸,道:“府主为什么要我叫他师叔?刚还说叫哥哥的!”

    “别管那么多,他跟你家有些渊源,你叫他师叔错不了!”那杨起身笑着道:“走吧,今天你还有通海篇没背,要是背不出来,不准出来玩!”

    “啊府主,今天可是巡察使大会!”罗娜娜脸色又是一变,抱着那杨的手臂,撒娇道。

    “不行,你要背不出来,别说今天,就算是明天你也不准出门!”那杨摇头道。

    “好吧那我现在就回去背!”

    看着那杨带着罗娜娜远去,彷小南还有些愣神,这莫名其妙的自己怎滴又多了一位师侄女?

    彷小南在这里愣神,旁边的那些人这时都更是傻了眼。

    他们可是清清楚楚地看着府主跟这彷小南亲近得不得了,甚至还因为某事,跟朋友一般的击掌为誓。

    这彷小南到底是什么个人?这能跟府主这般,或者让府主这般对待的,整个修界也没几个人!

    带着这种深深的疑惑,众人开始努力地展开自己丰富的想象力。

    难不成彷小南是某位大能转世?不然为何府主如此对待,而且还一副视之为友的模样?

    这番想着,众人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大,否则为何彷小南这般年轻,而且似乎还是半路开始修行。

    这才几年功夫,便进阶了金刚,绝然是大能转世之后,直到成年才从胎迷中豁然醒悟才会有这般进阶的速度,才会有如此这般的成就!

    见得那杨走了,彷小南也没有继续在膳堂多呆,将最后一个烧卖吃完,再端起碗“咕咚咕咚”两声将酸菜汤喝完之后,便也出门去了。

    车还停在景山下边,这一晚上没回去,还是得回去一趟,以免小北担心。

    离开的时候才七点多,这时许多人才朝着膳堂走来,彷小南缓步走了出去,一个光头略微地有些引人注意但却因为这个光头,倒是没有人认出他来。

    一路顺顺利利地离开了镇守府,开着车便回去了。

    看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光头突然走进屋来,小北骤然一下还吓了一跳,但旋即便愕然笑了起来,道:“哥,你这时做什么呢?怎么剃了个光头?”

    彷小南嘿嘿地笑了一声,道:“没事,昨儿跟人打架,那两家伙使阴招防火,把头发给烧焦了,所以只能索性刮了!”

    “打架?哥你没受伤吧”彷小北惊道。

    “没有就是被火捋了一下头发而已,连脸都没碰到一下!”彷小南笑嘻嘻地活动了一下手脚,表示自己好的很。

    彷小北仔细瞧了两眼,确认自家哥哥果然没有见什么异常,这便也算是安了心,只是担忧地劝道:“哥,这咱们还是要低调点,我都不跟人打架了,你怎么没事就跟人打架?”

    “没法子,总有一些人不长眼睛,不弄他两回,以后说不定就翻天了!”彷小南轻松地笑着道:“放心吧,你什么时候见你哥吃亏过?”

    彷小北点了点头,稍稍安了些心,这倒是真的就连上回碰上了京城的大官,人家都还的当面给老哥和自己道歉赔礼来着。

    要论打架,老哥似乎从来就还没输过。

    “对了,车我停在车库了,这两天我有些事要办,可能就不回来了!”彷小南交代道。

    “有事,那你就开车去呗反正我们上学不远!”彷小北道。

    彷小南淡笑了一声,道:“放心吧,在燕京你还担心你哥没车?刚已经打电话给赵阳了,他等下就给我送一辆车过来!”

    “哦赵哥会过来,那就行那我和小琳上课去了!”

    彷小南在家等着赵阳过来,这时楼下有人却是一脸愕然地在给人打电话。

    “家主我好像看到小南少爷回来了!”

    “真的,他穿着一身巡察司的制服,但剃了一个光头!而且,我确认过了,他开着那辆911过来的,应当是不会看错!”

    “哦那好,我这就上去敲门确认一下,您马上过来?好的”

    林家的金刚境正在楼下心焦地等着家主过来,却见得彷小南换了一身衣服走出电梯来,看样子要出去。

    这人迟疑了一下,还是赶紧迎了上去。

    看着这人,彷小南皱了皱眉。

    “小南少爷,我是林家的林禹城,奉命在此?;ば”鄙僖?!”瞧着彷小南皱眉,林禹城赶紧道。

    听得是林家的人,彷小南这脸色才稍稍好了几分,眼中杀气缓缓敛去,道:“既然是?;ば”?,还不跟着去?”

    “小南少爷,我这见着您回来,还不确定是不是您,只能前确定您的情况昨儿半夜家主听说了您的事,连夜赶了过来本来他这正准备去拜见那府主,现在正朝着赶过来!”林禹城小意地解释着道。

    彷小南点了点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去看着小北吧,我没事了,等下会去镇守府那边!”

    “好的好的,只是家主现在正过来,要不您稍微等一会”

    “不等了,别人来接我了!”

    彷小南朝着前边一辆正缓缓驶过来的奔驰50招了招手。

    “吱”奔驰猛然地在面前刹住车,赵阳从车内伸出头来,看着彷小南,眼睛瞬间瞪圆:“小南,你这干啥?准备出家?”

    “出你妹跟人干架,把头发给烧了”彷小南拉开车门坐上车,道:“走,先去陪我买衣服去,昨儿一身衣服都给烧没了就带了两三套,估摸还得在这边呆几天,先去买几套衣服备用接下来估计不一定有时间去买衣服了!”

    “干架?头发烧了?”赵阳眨了眨眼睛,死死地盯着彷小南的光头,终于很不道义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也有哈哈今天哈哈,哎呦笑死了我了,啊哈哈”

    “闭嘴,别笑了,快走我今儿还有事,还有一大堆人等着跟我干嘴炮呢?”瞧着赵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彷小南终于有些恼羞成怒。

    “好了好好,不笑了不笑了,咱们走走”在彷小南恼羞成怒之下,赵阳终于强行收了声,开着车朝着外边行去。

    只是这一边开车,还是忍不住地不时朝着彷小南这边看上两眼。

    “哎,还别说,这刚开始看着不习惯,不过看得几眼,发现你剃光头还挺帅的格外有一份味道!”赵阳笑嘻嘻地道:“就你这样子,要是去勾搭妹子,保管一勾一个准!”

    “去你的,我就算是不剃光头,平时要勾搭妹子,也是一勾一个准!”彷小南白了赵阳一眼,眼中唯有无语。

    赵阳耸了耸肩,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你这是跟什么人打架?打成这样?”

    “你猜!”彷小南哼声道。

    “我猜?”赵阳迟疑了一下,突然惊道:“难道不会是杨世兴那个蠢猪吧”

    “宾果!”彷小南轻哼了一声。

    “真是他!”赵阳一惊,愕然看向彷小南,道:“难怪他老子今儿大早找人来问,说我有没有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