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赵小凤
    “他怎么着了?还敢跟你打架,还把你头发给烧了?”

    “现在人呢?被你弄死了?”

    “按你的性格,不会真弄死了吧?”

    面对赵阳一连串的追问声,彷小南赶紧连连挥手止住道:“好了好了,闭嘴闭嘴,再说我都要被你弄晕了”

    赵阳停了停,但终于还是忍不住地惊疑问道:“真的弄死了?他这是嗑药磕多了吧,还敢招惹你?”

    “他倒是还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哼声道:“他这回找的两个人死在了我手里,偏偏那两个来头很大,我接下来一两天估摸着就是准备跟他们家里耗上,干架!”

    “他们奈何不了我,气必然就得出在这小子身上,这回这小子不死也难了!”

    “这么厉害?这小子哪里找来的人?怎么我找不到?”赵阳一脸的惊叹。

    “呵呵我也不好说他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不过你要记得,这样的人不要去招惹;普通人真是招惹不起,就算是我们这些人,敢招惹他们的也不多;这不出事还行,一旦出事;世俗中人,地位再如何高也都是空的!”

    想起荀家和昆仑派,彷小南这就忍不住想叹气,要不是撞上来了,他也不想招惹。

    赵阳连连点头,表示记下了,只是突然又担忧地看向彷小南道:“那你没事吧?”

    “没多大事,只不过说不定还要打两架才行!”

    彷小南这和赵阳去逛商场买衣服去了,半途之上的林家家主接着林禹城的电话,脸上涌出了一丝苦笑;这小子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但确认了彷小南已经从执律司出来了,似乎并无大碍的模样,林家主倒是也大松了口气,安心了不少;这若是真要为了彷小南,跟昆仑和荀家彻底撕破脸皮,发生直接冲突,这也是损失极大的事情。

    “家主,那现在咱们?”大长老在旁也是一脸苦笑。

    “算了算了,掉头去镇守府!”林家家主轻哼了一声,眼中却是隐隐带着一丝笑意,道:“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去拜会一下那府主,看情况到底如何;反正既然来了,这巡察使大会也就顺便亮亮像吧!”

    瞧着家主眼中那掩饰不住的得意笑意,一旁的大长老心中隐隐腹诽不已:瞧这模样,以前对这外孙可是差点就派人给杀了;现在外孙给挣脸了,就恨得到处显摆!”

    赶到镇守府的时候,正好九点多,林家家主和大长老两人赶紧地便进去,准备等着会见那府主。

    今儿是巡察使大会的第一天,这够资格的,来了就顺便拜会一下府主的人只怕也会有几个。

    “哎呀,这不是林家主,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这刚刚进了镇守府的院子,旁边便有俩五、六十岁左右的老头,笑着走过来打招呼道。

    “哎呦,原来是胡门主,李家主;确实许久不见!两位最近可好?”林家主笑呵呵地拱手笑道。

    胡门主笑着,感叹道:“还过得去,不过比不得林家主啊,这家中愣是人才辈出,让我等羡慕不已??!”

    “正是,林家主生了一个好女儿,又养了个好外孙,简直羡煞我等??!”旁边那李家主也是一脸羡慕道。

    “唉两位是不知其中辛苦啊,我这女儿外孙本事虽大,但招惹麻烦的能力也不小??!你们看看,我最近两月是,头发都白了不少??!”

    “这不,本来这巡察使大会,我无需来的,不又是连夜赶过来,唉”

    林家主一脸愁苦模样,但明眼人一看,就知晓他眼中的得意却是掩盖不住。

    “哈哈林家主谦虚了,谦虚了,若是我家有这等麒麟儿,再麻烦也不怕??!”

    “正是,正是!”

    与两人交谈了一会,林家主这才一脸谦虚地拱手道:“两位先聊着,我这还得赶着去拜会府主,回头再聊!”

    “去吧去吧,不敢耽搁林家主正事,回头有空再一起喝两杯!”两人都拱手客气笑道。

    “好好好!”

    林家主拱了拱手,右与几人含笑点头之后,便大步地朝着里边行去。

    看着林家主急匆匆的脚步,两位门主对视一眼,眼中都是古怪一笑。

    胡门主嘿嘿低声笑道:“呵呵这林家有些运道,但麻烦可也不??;林家这回若是想要保住彷小南,只怕就算保住,代价也小不了??!”

    “正是,且不说保不保得住,哎这彷小南从小外边长大,不省心也是正常;上回两母子把华山逼得封了山,那算是占了理;但这回杀了昆仑和荀家竭尽全力培养出来的天骄,这事虽不是绝后之仇,却也够他们撕破脸皮了!”李家主这时也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两人的势力都是中等门派,不上不下的;想要抢个三家五派的名头,拼了半辈子也挤不上去。

    这回看样子倒是机会来了,若是林家真为了彷小南与荀家和昆仑闹翻了,要是大干上两场,说不定两家就有一家有希望往上走一步。

    当然,出现这等事的几率并不大,有镇守府在,除非两方真无法协调,否则不至于这般。

    但不管怎么样,就昆仑和荀家的势头看来,这林家若是想要保住彷小南,不大出血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代价,就算是林家只怕也不一定能负担起;更别说这林家也并不是林家主一人能做主的。

    林家主一路快步向前,终于来到了镇守府外联司。

    只是这时,外联司的待客厅里,却是已经坐了几人了;其中一人五十来岁,模样儒雅,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正坐在主位。

    旁边两人,一人身着青色道袍,一枚白色玉簪将头发挽了一个发髻,面容清瘦。而另一人身材微胖,一身黑色唐装,那略圆的脸庞之上,一双狭长的眼睛闭合之间隐现神光。

    看着这几人,林家主目光微微一凝,原本微笑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冷冽;但旋即便又微笑了起来。

    而正在里边喝茶的两人,抬眼看来,看着林家主,这眉头却是一皱,脸色瞬间阴冷。

    “哎呀,原来荀家主和杨掌门都在倒是巧了!”林家主微笑拱手道。

    “哼!”两人齐齐地冷哼了一声,却是理也不理。

    林家主倒是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着又朝着主位上的外联司司长方于民拱了拱手,道:“方司长好久不见!”

    “哈哈,林家主来了,请坐请坐”方于民倒是一脸的微笑,起身拱手迎接,笑道。

    林家主在一旁坐下,缓声笑道:“方司长,我约了十点拜会府主,不知”

    旁边的荀家主和杨掌门两人都齐齐地冷哼了一声,这荀家主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林宗峰,我们也约了拜会府主,还没轮到你,你且等着便是!”

    “呵呵荀家主急什么,我约的是十点,现在才九点半,还足足半个小时!倒是你们约的何时?”林家主倒是淡定的紧,笑呵呵地看着两人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这时却是有些急了,他们特意约得早些,约的是九点半,但现在却是早已经到时间了,却依然还没有等到进去会面的通知。

    这时,两人都看向了方于民。

    方于民看了看手表,便起身笑道:“两位稍坐,我且去问一声!”

    看着方于民出去,林宗峰便是嘿嘿地笑了起来道:“哎呦,看来两位约的不是时候啊,只怕府主忙得很,早忘了两位了!”

    “林宗峰,此次彷小南杀了我昆仑和荀家之天骄,胆大妄为,你竟然还敢如此张狂?”那边的昆仑派掌门,此时也忍不住地寒声道。

    “呵呵赤城子,什么叫天骄?你们这等用灵药堆出来的金刚境也好意思叫天骄?只要有资源我林家随时都能堆出两、三个来!”

    林宗峰嘲声冷笑道:“更别说两个所谓的天骄联手打我林家二十出头的金刚境,结果还被反杀这要是换成我,还有脸面在这里来找麻烦,早回家跪在祖师爷的神位面前面壁忏悔去了!”

    这话一出,两位掌门家主都是一脸铁青,却是又无法反驳。

    荀家家主咬牙冷声,道:“哼林宗峰,这彷小南认不认你林家人可还是两说的事情,你就别乱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呵呵这话就是笑话了;小南乃是我林宗峰的亲外孙,有什么认不认的?他就是我林家人!怎么着?你荀一泰要是不服气,你也让你女儿生一个这样的外孙出来??!”林宗峰一脸的轻松,这样的嘲讽技能可谓是玩得炉火纯青。

    荀家家主被林宗峰这一番的言语,弄得眉头直跳,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是怒哼了一声,道:“不管他彷小南是不是你林家人,反正这回杀了我家荀强,还杀了昆仑胡明;这回我看他还能活着回去?”

    “嘿嘿”林宗峰又轻笑了一声,斜眼瞄了瞄被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荀家家主,轻声冷笑道:“怎么着?我林家还怕你荀家不成?”

    “林家主现在逞口舌之争有何用?”一旁的赤城子此时冷声插口道:“彷小南身为巡察使,杀了胡明和荀强,镇守府这边自有交代;莫非你林家还有胆违抗镇守府不成?”

    林宗峰轻笑了一声,说起这个他还真是不担心;既然彷小南能从执律司出来,而且还那般一脸轻松的模样,只怕镇守府这边早有定论了,否则还能这般出来?

    当下便冷声笑道:“这自然是,有那府主在,小南该如何,自然轮不到你我来下此定论!”

    说到这处,林宗峰又冷笑着看了一眼荀家家主,道:“荀一泰,你也别说我家小南如何如何,小南到底有没有错,该如何处置,自然有执律司出面,若真是我家小南的错,我林家该如何就如何!”

    荀一泰和赤城子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疑虑;这林宗峰这般淡定,难不成他已经从镇守府这边拿到了什么消息?

    当下两人脸上都开始隐隐地有些阴晴不定了起来。

    “三位掌门家主,府主说你们的来意他知道了,请三位直接前往执律司!”

    这时,方于民走进来,微笑着朝着三人拱手道。

    听得这话,林宗峰微微一笑,起身拱手道:“如此甚好!”

    旁边的荀家家主和赤城子两人,都微微皱眉,但都还是起身拱手回礼。

    虽然今日乃是巡察使大会大会,整个镇守府热闹非凡,但执律司一如既往的清净;没有人想要往这里跑。

    接待三人的,乃是执律司执律长赵小凤,一旁的龙副执律长也赫然在座。

    赵小凤虽是整个镇守府司长级中少见的女性,但执掌修界之人最为敬畏之执律司,一身威严甚重;就算是林宗峰等人见到这位执律长,一个个都是客气的紧。

    “见过执律长!”

    “执律长好!”

    “见过赵执律长!”

    见到这位一身黑色制服,胸带金色獬豸徽章的一脸威严的中年女子,三人纷纷拱手道。

    “三位请坐!”赵小凤轻轻点头,待得三人坐下之后,这才从手中拿出三份文件,一人递了一份过去,然后道:“这是我执律司关于香山事件的整个调查和结论,以及最终处置决定,请三位过目!”

    “这么快处置决定就出来了?”看着手中的文件,三人都是骤然一惊,这只不过是一夜,不但调查结论出来了,连处置决定都做好了?这可是事涉三家五派中的三派,怎么就这般轻易武断?

    只是三人看了一眼一脸严肃表情的赵小凤,都不再做声,而是赶紧埋头看文件去了。

    相对于赤城子和荀一泰心头的紧张和忐忑,林宗峰却是轻松多了。

    既然彷小南今天就能自由出门,那么定然是不会有多大问题了;只是到底情况如何,依然涉及昆仑和荀家的态度,以及林家应对,还是要弄清楚的。

    故而三人都是一脸严肃地快速翻阅起文件来。

    林宗峰的速度最快,一目十行过去,很快脸上就开始露出笑容,翻到最后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是压抑不住。

    “执律长辛苦了!”林宗峰放下手中的文件,拱手笑道。

    赵小凤淡淡点头,道:“不辛苦,事实明确,有镇守律在,自然结案也快!”

    一旁的荀一泰和赤城子两人,此时放下文件,脸色却是黑得跟锅底一般。

    这若是别处的处置决定,他们立马就会掀桌翻脸;可这里是镇守总府,是执律长赵小凤亲自做出的处置决定,就算他们想翻脸都不敢。

    镇守总府执掌华夏修界,震慑天下近百年,大家就算是敢私底下做些七七八八的事,但谁也不敢拿到明面上来;就算是那些邪门外道,也都只敢小打小闹,绝对不敢捋镇守总府虎须。

    而且镇守府执律司是除了名的公平严谨,百年来从未有徇私枉法之事发生过;而且他们也相信执律司这些调查文件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两人连自己去重新审问的想法都不曾有。

    “三位若是有任何疑虑,都可向本座提出,昨夜值守、负责此案的龙副执律长也在此,可以回答诸位的任何疑问!”赵小凤轻轻地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看向三人道。

    荀一泰深吸了口气,铁青着脸,沉声道:“敢问执律长,我荀家荀强只是应人所邀前来助拳而已,这以世俗之人威胁,当不知情!而这彷小南便妄下杀手,难道因为彷小南乃是巡察使,镇守府就如此包。。??泶怀??”

    赵小凤微微地眯了眯眼睛,旁边的龙副执律长这便是缓声地道:“镇守律第五条,第三点明文规定,我修界修士若有纷争,不得扰及世俗,违者重处;第八点明文规定,修界修士若有恩怨,不得延及世俗家人,违者重处!”

    “镇守律第十二条,第十一点规定:镇守府巡察司巡察使巡察各地,当秉中持正,不受外界干扰,不受任何威胁挟制,违者重处!若有干扰、威胁、挟制巡察使者,巡察使视情况拥有防卫反击权!”

    龙副执律长淡淡几句话出来,听得荀一泰和赤城子两人的眼皮都是一阵乱跳,随之便又听得道:

    “那杨世兴虽乃世俗之人,但其同伴梁斌乃凝气境,两人曾联手欺辱重伤彷小南之弟;事后彷小南携弟前往质问,杨家道歉赔礼;但杨世兴与梁斌怀恨在心,此次之事便是由梁斌联络胡明、荀强;四人前夜共用晚餐,一顿花费达八十九万元。事后,杨世兴更是安排四名世俗女子陪侍两人过夜!”

    “两人在酒桌之上便应诺为杨世兴与梁斌出气!此证四人乃团体图谋!”

    “昨日傍晚,事前威胁短信也是梁斌所发,梁斌乃是凝气境修士;而且当时四人正在共同用餐,胡明、荀强两人知晓无误,饭后四人协同前往香山设阵,等候彷小南前来!此证,胡明、荀强知晓此事!”

    “彷小南身为镇守府巡察司巡察使,遭受此等威胁;而且被两人围攻,期间荀强主动攻击彷小南,同时荀强、胡明使用火灵符等中阶攻击道符进行攻击,彷小南自动拥有最高防卫权!”

    听得龙副执律长这番言语完,赤城子和荀一泰两人脸色再次一片青灰。

    而一旁的林宗峰,在一旁看着好戏,心头那叫一个舒爽;这几十年来,昆仑和荀家与他林家同为三家五派之一;期间为了诸多利益,林宗峰都与两人打过不少交道;却从未能占得什么便宜。

    此时看着两人吃了这么一个暗亏,还申述无用,这心里简直比大热天里喝了一杯冰水还要爽。

    赤城子阴沉着脸,深吸了口气,道:“胡明与荀强也是受人蒙骗,既然彷小南已经占了上风,身为巡察使,而且又是在燕京重地,为何他定然要下此杀手?胡明与荀强罪不至死,如此一死,却是连自我申辩的机会都没有!这怎能让我等长辈心安?我等身为长辈又如何不能为他们寻一个公道?”

    赵小凤依然淡然不语,而旁边的龙副执律长再次淡声言语道:

    “根据当事人杨世兴、梁斌之口供,以及执律司对彷小南的事后质询,共同证明以下事实!”

    “胡明重伤之后,趁彷小南与荀强对阵之机,从背后以火灵符偷袭彷小南;而荀强也趁机夹击;但彷小南恰好发现闪身躲避,致荀强死于胡明之火灵符下!”

    “而之后,胡明在彷小南停止攻击之时,意图以火灵符偷袭彷小南,但因重伤半途灵力耗尽、或失血过多至精力不济,火灵符殉爆致死!”

    “事后,我执律司对环境进行调查、以及对两人尸检证明,两人确实是死于火灵符之下!”

    听着这位龙副执律长的言语声,旁边的林宗峰脸上的表情愈发的轻松,看着荀一泰和赤城子的眼中的神色却是越来越嘲讽。

    至于荀一泰和赤城子两人脸色已经是完全一片铁青。

    见得两人脸色阴沉地沉默了一阵,似乎没有再言语的想法,赵小凤终于出声了:“若是三位对此案依然还有不满或疑虑,可随时向本座,或者镇守府府主提出申诉!感谢三位!”

    看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执律司门外,赵小凤淡淡地吐了口气。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淡声地道:“去回禀府主大人,执律司甲子以来,从未受外界干扰;若是再有下次,请府主大人自己来当这个执律长便是!”

    “是,执律长!”一旁的龙副执律长苦笑了一声,起身恭声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