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旧友
    巡察使大会的第一天上午,一般来说都不会特别热闹除了几位刻意前来拜望府主的,基本上大多数人都会是在下午过来直接聊一聊,然后参加酒会。

    但今年似乎格外的有些不同。

    镇守府的几个院子里,零零散散地站了不少的人,而且还不时地继续有人进来外联司的几位执事忙得连轴转,临时调度了不少凝气境的弟子前来担当服务员,端着盘子在几个院子里穿梭端茶送水,招待这些各派掌门长老们。

    而巡察司的几位副巡察长都66续续地露了面,他们算是比较面熟的,都来帮着接待各派耆老。

    膳堂那边得知了这外边的情况,也赶紧多准备了两桌菜,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

    白开明站在一栋小楼之内,看着院中那热闹的场景,轻笑摇头,道:“这些人啊,估摸都是来看热闹的!”

    “自然是了,都知晓这荀家、林家、昆仑必然会来府里闲着没事,自然也就都过来了!”旁边林江强也是一脸感叹地笑着,只是不知道他们知道结果,会是个什么脸色?

    “呵呵我也很期待??!”白开明含笑点头道。

    林江强迟疑了一下,突然道:“今儿早上的事情你听说了?”

    “当然听说了,要不听说了,你觉得我能这般轻松,这般笃定结果是这般?”白开明呵呵地笑着道。

    “那也是你们巡察司向来消息灵通!”林江强迟疑,脸上满是好奇之色地道:“对了,府主和彷小南到底聊了些什么,你可知晓?”

    “不知晓!当时据说就娜娜在旁边,老许亲自打听过,结果说娜娜一脸的闷闷不乐,什么都不肯说!”白开明摇头苦笑道。

    林江强叹了口气,耸肩,道:“算了,反正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彷小南是你巡察司的人,得好处的还是你巡察司!”

    “嘿嘿那自然是!”白开明嘿嘿地笑着。

    林汉青站在下边的院子中,周围围着两、三个人在那边闲聊着。

    “林长老这回的事情,只怕是有些麻烦??!这彷小南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林家想要保下来估计不容易!”

    “正是,这荀家和昆仑这回只怕绝对不会干休的!”

    这几位正在言语的,都是与林家交好的家族和门派长老。

    “呵呵感谢诸位,只是无需太过担忧,我家小南虽然性子有些张扬,但却并不鲁莽做事当有分寸!我想定然无大碍的!”想着彷小南这个时候,正在外边逍遥,林汉青这腰杆子也忍不住地挺直了两分,缓声地笑着道。

    几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一丝惊色,其中一位老者惊道:“难不成林长老已经得了什么消息?”

    “呵呵消息是没有什么,不过”

    林汉青这话还没说完,便听得旁边有人寒声冷笑道:“林汉青,你倒是还能笑得出来!”

    林汉青转头看去,这眼中冷意微闪,嘿嘿笑道:“原来是荀长老,我家又未死人,为何笑不出来?”

    “呵呵现在是没死人,不过我想快了!”荀天林目光一冷,寒声道。

    瞧着两人开始针锋相对,旁边的几位掌门长老们,都是一脸干笑。

    林汉青轻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荀天林,淡声冷笑,道:“修行之道,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本就非安稳之途中道陨落也是常事!荀长老又何必如此?”

    “何必如此?”荀天林寒声冷笑道:“若是荀强杀了彷小南,我看你林汉青好不好意思这样说!”

    林汉青一脸同情地摊了摊手,道:“问题是,你荀家天骄实力不强,能怪谁?加上昆仑胡明,两个三十多岁的金刚境还打不过我林家二十多岁的金刚境,荀长老你不找找你们自己的原因,还能找我林家麻烦,你这好意思么?”

    林汉青这话一出,旁边诸人都忍俊不住,但看着旁边脸色铁青的荀天林,这一个个都赶紧地干咳两声,各自装作望天的模样。

    “你你刘汉青,此次我荀家必让彷小南死无葬身之地!”荀天林咬牙寒声道。

    看着荀天林开始放狠话,林汉青脸色也是一寒,沉声道:“此事若是执律司判定我家小南该如何便如何,若是你荀家胆敢胡乱出手,那么我林家必与你荀家不死不休!”

    两人森寒对视,旁边围观诸人,这忙不迭地赶紧插到两人中间,纷纷劝解着。

    此时,一个声音传来:“天林!”

    荀天林精神一振,朝着声音来处看去,冷冷地等了林汉青一眼之后,便大步朝着家主走了过去。

    而林汉青也看到了那边走来的林宗峰,瞧着林宗峰脸上的那轻快的表情,心头也是一喜,赶紧迎了上去。

    “家主,如何?”荀天林沉声道。

    “不要说了,先回去!”荀一泰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那边满面春风的林宗峰一眼,轻哼了一声便快步离去。

    瞧着自家家主这模样,荀天林心头也是一沉。

    而林汉青这边却是听着林宗峰的言语,欣喜地道:“家主确实如此?”

    “当然执律长亲自下的结论,还能有错?”林宗峰含笑颌道。

    见得家主确定,林汉青得意地哈哈大笑道:“小南不愧是我林家麒麟儿,哈哈”

    这院中诸人,瞧着那边阴沉着脸而走的荀家家主和昆仑掌门以及荀天林,又瞧了瞧旁边一脸得意笑容的林家家主和大长老,都一个个是满心愕然。

    众人自然皆知这三位家主掌门应当是因为香山事件去见府主了,但看眼前这模样作为苦主的两方面,这般阴沉而去而本应当是有麻烦的一方,反而有若春风拂面,这到底是如何了?

    当下这便有人围了上去,询问林家此事的具体情况。

    听得林家家主一脸自得的言语,众人皆是一脸的面面相觑,这荀家和昆仑的天骄,这般说来,却是白死了

    众人只是一迟疑,旋即反应过来便都是齐声恭喜夸赞,林家麒麟儿而果然了不得让林宗峰和林汉青两人,站在那地是浑身轻飘飘的含笑矜持不已。

    镇守府的膳堂执事相当恼火,特意多准备了几桌菜,结果到中午人都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那么一两桌在这里吃饭的,看着剩下的几桌菜,膳堂执事郁闷至极。

    到了下午三四点,人终于又渐渐地多了起来,其中年青人占了一大半,许多都是第一回来镇守总府的,跟着长辈们,在府内四处参观。

    剩下一部分便是府里的巡察使们,各自找着自己的上司们完成述职之后,便也在府里随意逛了起来。

    其中有一俗一道两个年轻人,此时正朝着镇守府内的某个僻静院落走去。

    “云林道兄此次彷小南惹下如此大的麻烦,只怕后果严重??!”其中一个模样憨厚的年青人一边走,一边担忧地道。

    那年青道士此时也眉头紧缩,缓声点头,道:“确实是如此,那昆仑和荀家可都不是好惹的,我们青城距离荀家相对较近,每年跟荀家生的大小冲突多不胜数,深知其霸道!”

    模样憨厚的年青人叹了口气,道:“咱们先去找宇文吧,他今天出关,应当已经成就了金刚才是问问他当知晓详细情况!”

    “正是”年青道士也轻轻点头,两人加快了脚步朝着前边而去。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一栋小楼楼下,还没进门,便见得一个清俊修长的身影正从小楼上下来,两人抬眼看去,便见得那张俊美如玉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那双瞳之内神光隐现淡淡金色,看着两人,拱手道:“云林子道兄,刘昆道兄,许久不见!”

    “哈哈,宇文兄,许久不见!”两人对视一眼,齐齐跟着笑了起来,道:“恭喜宇文兄顺利破关!”

    三人坐在膳堂的角落,要了一壶老酒,炒了几个小菜,对坐而饮!

    “什么?有这等事?”听着刘昆的言语,宇文默脸色微变,皱眉惊道:“小南竟然进境如此之快?两个金刚境都被他斩杀?”

    “正是,昆仑和荀家各一人都是与我等年纪仿佛的新晋金刚,据闻两派都在大找他麻烦!”

    云林子沉声言语道:“这不,我们今日刚从外边到京,就来找你询问消息了!”

    “我也刚刚出关,故而不知且让我问一问!”当下宇文默便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与那边言语了两句。

    旋即便脸露惊喜之色,道:“确定?好,多谢了!”

    挂断电话之后,宇文默含笑看向两人,道:“此事已有定论,小南无责而且他身居巡察使之职,就算是荀家与昆仑想以此找他报复,也是不敢轻易下手的?!?br />
    “如此就太好了!”刘昆惊叹点头,道。

    云林子更是惊讶,略微有些兴奋地笑道:“这昆仑与荀家天骄被杀,小南竟然无责啧啧这小南确实是厉害,昆仑和荀家这回只怕是真吃了一个大暗亏!”

    “估计正是如此了!”宇文默笑着,道:“只是不知小南今日会不会来府里,若是会来府里,倒是可以一见!”

    “正是!”刘昆点头,笑道:“既然他已无事,不若跟他打个电话便是”

    “好,如此甚好!”

    接到宇文默的电话,彷小南略微地有些意外,欢喜笑道:“宇文兄已经出关了?”

    “正是,我刚刚出关,正与云林子以及刘昆在一起,原本刚听说你之事还有所担忧这一打听,却才现你已安然无事便给你打给电话,看是否有时间一聚!”宇文默缓声笑道。

    “行啊你们在哪里?”

    “镇守府?那边现在有些打眼,我要过来估计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我,要不出来?我安排个地方一块聚聚!”彷小南想了想道。

    宇文默问了问刘昆和云林子的意思,两人自然是同意的,当下三人便起身,往外边而去了。

    彷小南让赵阳帮忙定了个地方,然后便开着车过去等他们了。

    一个小时之后,几人终于聚齐了。

    “哈哈,看来宇文兄也顺利破境,恭喜恭喜!”

    看着领头走进来的宇文默,彷小南眼睛一亮,起身拱手笑道。

    “呵呵小南,比不得你??!”宇文默微微一笑,拱手回礼道。

    “来来,云林子道兄,刘昆道兄,请坐!”

    赵阳给安排的地方环境挺好的,偌大一个桌子,四个人坐着宽敞的紧而且上来的几个菜,味道也是上乘。

    特别是赵阳在这里存了几瓶好酒,特意交代服务员送了上来,让云林子等人都相当满意。

    “小南你现在真是了不得啊,单这酒估计都得上十万一瓶吧!”云林子出身青城,见识非同一般。

    “我也不清楚,朋友给安排的,想来应该不差!”彷小南笑了笑,举杯道:“来来来,咱们许久不见,今日不醉不归!”

    “好,来不醉不归!”三人齐齐举杯笑道。

    三人仰头干下,彷小南拿起酒瓶给三人满上。

    云林子笑道:“小南,这次你让昆仑和荀家吃了个大亏,实在是太快人心??!”

    彷小南轻轻一笑,叹了口气,道:“说起这事,我也是逼不得已,那胡明和荀强两人多少也是金刚境而且出身名门,手中极品法器,攻击道符应有尽有我也不过是金刚境,谁想与他们打?”

    “只是逼得没有办法,所以才拼死一战,虽然运气好,打赢了但你们看看我这头唉”

    彷小南摸着自己的光头,无奈地笑着。

    三人对视了一眼,却是齐齐地笑了起来,刘昆更是大笑道:“原本我还不好意思问,还说你怎么突然就弄这么一个个性型!”

    “烧的,被烧的中阶道符火灵符,这玩意可不好接!”彷小南摇头苦笑着,道:“你们记得,下次碰到这样的,要是准备接的话,先找个帽子戴着没有戴帽子的话,绝对光头免不了!”

    看着彷小南这无奈模样,三人又跟着笑了起来。

    刘昆笑着却是问道:“话说这荀强和胡明怎么招惹上你了?按理说就算嫉妒你比他们强,也只会是切磋切磋,你也不会下死手才是!”

    彷小南叹了口气,解释道:“此事说来话长,上半年之时,我带着我弟弟来燕京玩谁知道被一太子党给打了,而且身边还带了一个凝气境我自然就带着人找上门去!”

    “当时那家人倒是还有些眼力劲,立马赔礼道歉我看人还挺诚恳,最主要是赔钱还挺多”说到这处,彷小南却是呵呵地笑了起来,道:“没办法,拿人手短,也就只揍回一顿就算了!”

    听到这里,三人都是摇头大笑:“小南你也忒爱财了一些!”

    “啧啧你们都是出身名门,自然是不知晓我等散修可怜唉,要知道我当初未修道之前,每日在一小饭馆打工赚钱吃饭穷怕了都!”说起这,彷小南倒是落落大方,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旁边宇文默等人都是缓缓点头,这等真性情,才是可交之友。

    彷小南这又继续道:“谁知那厮不甘心,这次竟然通过那个凝气境,不知道怎么就约上了这荀强和胡明!”

    “而我弟弟刚刚考上北大,这厮竟然用我弟弟来威胁我”说到这处,彷小南眼中冷光微闪,嘿嘿笑道:“我自然就去了!”

    “那荀强好死不死的没说两句,就主动出手!”

    “嘿嘿我本就是等着他们下狠手,准备把这俩不长眼的留下,算是杀鸡儆猴,以免以后随便有人就敢打我家人主意!”

    听得这处,众人都纷纷点头本来就是,这镇守律规定的明明确确,修界修士之间仇怨纠纷都不得涉及世俗之人这等手段,一旦累及家人,换成他们自然也是一般。而对方又是碰上了彷小南这等硬茬,那自是找死!

    “这结果就这样了”彷小南轻轻地笑了笑,举了举杯。

    众人也都含笑点头赞同,举杯仰头干下。

    “小南这等做法极好,这不下两回狠手,吓阻一批人,这以后只怕就不得清净了!”刘昆猛地一顿手中的杯子,赞同道。

    一旁云林子也是连连点头。

    彷小南笑了笑,正待继续说话,突然门口却是传来了敲门声。

    “小南,是我!”

    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彷小南微微一愣,旋即便笑道:“赵阳,进来吧!”

    随着门打开,赵阳苦笑着走了进来,看了看几人,无奈笑道:“小南,今儿实在是抱歉,打扰你们了!”

    “嗯?”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道:“怎么了?”

    “那个杨老爷子刚刚找上我家来,愣是让我带他来见你一见!”

    赵阳话还未落音,门外一个老头便脚步沉重地走了进来,看着里边的彷小南,那满是褶子的老脸之上,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一脸愁苦拱手道:“彷先生,老朽实在是无可奈何了,只能是厚颜来找您小赵也是被我逼着来的,还望你莫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