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想评优的狂魔
    看着站在那地,平日电视上报纸上都威严光鲜无比,无数人追捧的杨主任,此时满脸苍老乞求之色,正微鞠着身子,满脸小意希冀地看着自己;

    彷小南也忍不住地心头微微一叹,仿佛看到了父亲当年为了供自己和小北上学,小心翼翼地四处求人借钱交学费的模样。

    说起来这杨老头倒是不算太坏,只不过养的这孙子却是不争气;当下便叹了口气,对着宇文默等人缓声起身笑道:“你们先喝着,我出去一下!”

    “行...你去忙吧,我们先喝着!”几人都微微点头笑着。

    走出门外,赵阳赶紧请着两人在隔壁的房间中坐下。

    “彷先生...此次老朽实在是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是小孙一夜未回,那梁斌也随之失踪,四处都找不到两人,只在香山停车场找到了小孙的车!而刚好昨夜香山便出了问题...”

    说到这处,杨老头一脸苦涩地拱手,道:“这本不该来打扰您的,但老朽这厚着脸皮打了十几个电话,愣是生生查不出昨夜香山到底发生了何事,而且也只查到梁斌在昨天傍晚跟您发过一条信息,这无奈之下,也只能逼着小赵带着我来找您,看是不是能找出些原由来!”

    “若有惊扰之处,还望彷先生多多海涵!”

    听着对方的言语,彷小南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看着这杨老头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杨老猜得不错,此事确实是与我有关!”

    “哦!”杨老头眼睛微微一亮,这赶紧地又拱手急声问道:“那不知小孙...”

    “被关着,现在还死不了!”说起这厮,彷小南也忍不住地轻哼了一声,才道:“只是他这回惹的麻烦大得不了的!”

    杨老头这一喜又是一惊的,紧张问道:“还请彷先生明示!”

    “他和梁斌两人,昨夜用短信威胁我前往香山,并请了两个修士围杀于我!结果是那两人死了,而我活了下来!”彷小南淡淡地道:“我倒是可杀可不杀他,但那两个修士来头很大,我的麻烦不小,他们两人的麻烦更大!”

    杨老头脸色骤变,一脸的青灰颓然;他昨天打听不到香山之事,便已经知晓麻烦大了;连他都打听不到,唯有可能便是涉及到了某些特殊层面;这便已经不是世俗权势可以延伸之地;所以才那般紧张,甚至通过赵家老爷子逼着赵阳领他过来见彷小南。

    此时听得这般结果,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此刻终于是心头冰凉;他隐约知晓一些彷小南的来历惊人的很,此事听到这里,哪里还不知他这孙子这回真是碰到铁壁上去了;就算有他这么一个权势惊人的爷爷,只怕也无可奈何......

    沉默了半晌,杨老头才起身,脸色青灰,这一瞬之间仿佛苍老了十来岁一般,拱手沙声地道:“老朽教孙不严,再次代表杨家向彷先生谢罪!”

    彷小南轻轻地挥了挥手,叹了口气,起身道:“此事我也不会怪罪到杨家头上,杨老先回去吧,此事我不再追究,但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运气了!”

    “多谢彷先生!”

    回到酒桌之上,宇文默三人此时都略有酒意,见得彷小南回来,都纷纷笑道:“快来,快来...我们多喝了三杯,你要跟上来!”

    “好好好!”彷小南倒是也不推却,端起杯子一口干下。

    宇文默俊美无双的脸庞之上,此时微微带着一丝淡红酒意,缓声笑道:“小南,这次之事,虽然执律司这边下了定论,但只怕荀家和昆仑不会就此罢休??!”

    “宇文兄,小南现在乃是镇守府巡察使,若是昆仑或荀家敢对小南不利,镇守府自是不会旁观,难道荀家和昆仑还敢冒触怒镇守府的风险来对付小南?”刘昆皱眉道。

    云林子在一旁,略微沉吟,突然惊声地道:“这私下再有任何举动是决然不敢的,但...难道...生死战?”

    宇文默看了彷小南,缓缓点头,道:“很有可能,荀家和昆仑不论是为了面子,还是为了什么,都必然会走这条路!”

    “生死战!”听得这话刘昆脸色也是微变,但旋即便转头看向彷小南,笑道:“小南,此事也无需担忧,生死战可以不应战的;反正以你最近的名声,加上还直接弄死了荀强和胡明,没人会说你怯战!”

    彷小南倒是微微一笑,似乎早已经料到了一般,笑道:“生死战我倒是不怕,就算荀家和昆仑真发出生死战,那能派出的也最多是金刚境而已;金刚境以下,我倒是还真不怕谁!”

    “话倒是如此说,但此事不可大意,小南...这荀家和昆仑若真发起生死战,必然会做出万无一失的准备,他们输不起!”刘昆缓声提醒道。

    “正是!”旁边云林子也肃然点头。

    看着三人一脸严肃的模样,彷小南笑着点头,道:“多谢大家提醒,放心吧...若他们发出生死战,我必然会多多考虑,没有必胜把握自然是不上台的!”

    听着彷小南如此言语,三人对视了一眼,也只能是苦笑点头;从这一些列的事件中,三人倒是也能看出彷小南的性格,不惹事不怕事,真要事找上头来了,也绝不退缩。

    此时,镇守总府内的酒会相当热闹,主持酒会的是外联司司长方于民;而巡察司司长、巡察长;武镇司司长、几位武镇,都一一露面,与诸位长老掌门把酒言欢。

    虽然府主那杨依然没有露面,但这些位执掌镇守府各地大权的大佬们出现,足以让这些掌门长老们相当满意。

    而且趁机都将自己身边的晚辈们介绍给这些大佬们认识熟悉,说不得以后什么时候就要这些大佬们帮衬,或者是在巡察使的路子上使使力。

    一些回京述职的年青巡察使们,在这里也相当受欢迎,他们巡察各地,与各地门派修真家族们多有结识熟悉,特别是那些年青人们,跟着长辈们束手束脚地四处结识拜见了一番之后,便散开跟这些相熟的巡察使们聊得开心的多。

    这时,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知晓了关于香山事件,执律司最后的裁决和结果;带着浓浓的好奇,都想见识一下那位传说中的“狂魔”;只是众人都失望了,彷小南没有来。

    是的,通过了这几次的事件之后,彷小南终于获得了他的绰号“狂魔”。

    原本这样的绰号一般都是给予那些邪道中的厉害角色,但被人这般私下叫着叫着,终于被所有人认可了这个称号。

    当然,也由此而知,彷小南似乎并不受大多数人喜欢,而且还让人相当的畏惧,不可轻易招惹。

    不受人喜欢的原因有很多,羡慕嫉妒恨,都是其中的理由。

    所以,彷小南得到这样一个绰号,似乎也并不奇怪。

    只是彷小南并不知晓自己已经有了这么一个绰号,正在与宇文等人在开怀畅饮。

    一夜尽兴之后,近半夜才回到家中,小北和王琳早已经睡着。

    彷小南带着丝丝朦胧醉意站在客厅落地窗前,看着眼前远处的黑暗中,一道道流光溢彩在沿着京城那四通八达的道路飞流而去。

    夜里的风微微的有些凉,吹散了白日留下的些许余热,也让彷小南有些晕乎乎的脑袋,略微地清醒了几分。

    伸手从胸口处拿出灵犀,看着这一黑一白的两半在自己的手心之处,发出似乎肉眼不可见的细微光芒,而且还透着一丝微弱的凉意。

    看着远处黑暗中的那一道道流光溢彩,彷小南的目光也渐渐地有些悠远。

    “两年了,整整两年多了....”

    这两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基本上都是好事。

    父亲的病好了,家里条件好了,小北顺利上大学了,母亲也回来了...而自己更是得到了许多想都未曾想过的东西,也见识到了许多闻所未闻的事情。

    只是责任也更多,更大了......

    想着这一切的好,还有最近这一切事,彷小南轻轻咬牙,眼中隐隐杀意四溢,如果有什么硬要挡在我面前,那就来吧....

    谁也无法阻挡我守护这一切的决心和能力!

    第二日,是正儿八经巡察使大会开幕的日子,这一天在外巡察的数十位巡察使都将齐聚镇守府;而诸多各地赶来的英雄俊杰们,也会参与大会观礼。

    当然,这一天镇守府,自府主以下的各位大佬们也都会正式露面。

    彷小南自然也是不例外的,九点便赶到了镇守府内,与宇文等人会合,准备参加九点半开始的大会。

    有备而来的彷小南今天很低调,一个鸭舌帽加上一副大黑框眼镜,时尚潮流又不显眼,成功地遮挡了无数的视线;基本上无人知晓他便是“狂魔”彷小南。

    甚至连宇文等三人,若不是他主动走上前去,也是没将他认出来。

    “哇哦...”

    看着眼前带着字母鸭舌帽,和一副无镜片的黑框眼镜,刘昆惊叹了一声,道:“哎呀,这打扮还挺帅的!”

    “帅不帅无所谓,只要没人能认出我就行!”彷小南轻笑着推了推自己的镜框,然后看向三人,道:“差不多了咱们进去吧!”

    “走,进去...”三人都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顺着人流朝着里边的大礼堂走了进去。

    虽然彷小南刻意掩饰,但架不住走在前头的宇文,也是极为引人瞩目的存在。

    作为府主的关门弟子,甚至很有可能是将来府主,这不时有人笑着过来握个手,问个好之类的;对与他走在一起的三人,自然也是倍加关注。

    彷小南微微低头走在后边虽然也让不少人多多注意了两眼,但还好也没人可以上来询问,总算是走进了会场去。

    这镇守府的大礼堂,其实并不算大,也就是能坐个几百人的样子。

    不过还好,本身人也不多,巡察使不过是七十来人,加上前来观礼的诸多豪杰们也不过是三百人多人。

    再加上镇守府的诸位大佬以及其他人员,也不超过五百人,堪堪地将这大礼堂坐了个八九成的样子。

    巡察使们的位置在这正中间的一片位置,彷小南跟着宇文等几人进去后,便在中间靠边上的位置找了几个位子坐下。

    三人还刻意地让彷小南坐在了他们中间,省得他被人认出来。

    云林子笑呵呵地看了看把鸭舌帽压下了大半的彷小南,轻笑了一阵之后,才然后笑着看向旁边的宇文默,随意问道:“好像每次大会,府里都会颁奖吧?”

    “是的,现在不是流行评优?所以每年的巡察使大会,都会评选出三名优秀巡察使出来,进行表彰!”宇文默点头笑着道:“其实这个评上了还真不错,奖励虽然比不得接下来的新秀奖,但还是挺实惠的,有丹药有勋章!”

    “丹药?勋章?”彷小南倒是有些好奇,道:“这有些什么?”

    “丹药的话,你应该很熟悉...”说起这个,宇文默脸色有些古怪,笑着看向彷小南,道:“一般都会奖励青阳丹一瓶!”

    “青阳丹?”彷小南眨了眨眼睛,不由地干笑了起来;话说当初他还从那杨手里敲诈了一瓶,这一瓶自己用了几颗,换给了密店店主几颗,倒是还真对自己起来挺大的作用。

    想起这个,彷小南便忍不住地深吸了口气,道:“这青阳丹说起来...嗯,效果还真不错!”

    “当然不错,这丹药除了几个大派,像我们金刚门都拿不出几颗来!”刘昆一脸的羡慕,道:“不过估计我是没份!”

    “小南你服用过青阳丹?”一旁的云林子倒是好奇了,话说他青城也是当初镇守府赠与了几十颗而已,他都还未曾见过。

    彷小南嘿嘿地干笑了了两声,旁边的宇文便是轻笑了起来,道:“这家伙,别看年纪不大,但胆子可是大的很,去年胆大包天地从我老师手里敲诈了一瓶去!”

    “什么?你从那府主手里敲诈了一瓶?”旁边的几人都是一脸的震惊。

    “哪里是敲诈,是镇守府赔偿给我的好不好?我可没开口要青阳丹!”彷小南嘿嘿地笑着道。

    “好吧,好吧,赔偿你的赔偿你的...”宇文默也不争只是笑着摇头道。

    旁边的云林子和刘昆也没好意思追问,对视了一眼之后,都齐齐地叹了口气;这总算知晓一些这彷小南是如何进阶如此之快的。

    单这随随便便就能从那府主手里弄到青阳丹,那手段便真是与普通人不一般了。

    云林子叹了口气,看了彷小南一眼,调侃笑道:“这人比人真是不能比,话说真要算起来,这优秀巡察使评选,凭你那次在黑省天风谷古墓事件中的表现,这评优估计只怕就少不了你!”

    “呵呵...这就不用开玩笑了,你觉得闹出了这么多事,这回这评优还能轮得到我?”彷小南一脸郁闷地摇头笑着,说起那青阳丹他可真是眼馋,若是能再拿一瓶,那就赚大发了。

    “也是,你最近机会的声势闹得有点大,逼得华山封了山、又杀了胡明荀强,闹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昆仑和荀家都还在纠缠这事;府里能够在后边给你撑腰,便已经算是够意思了!”

    刘昆在一旁摇头笑道:“你就别太贪心了,若是这巡察使大会能够推迟一下,等香山这事过去了,没人找麻烦,那还真说不准就有你的份!”

    “就是,别郁闷了,你都有一瓶青阳丹了,就别再贪心了...”云林子也在一旁笑着劝道。

    “我不贪,我一点都不贪,不给我就不给我呗,无所谓!”彷小南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

    而旁边的宇文默倒是笑了笑,没有言语什么,对于这青阳丹他倒是不在意;作为府主的关门弟子,这青阳丹自然是服用过的,而且还不在少数。

    当下只是笑道:“这青阳丹吃一颗少一颗,不过那勋章对你们来说,其实真是个好东西!”

    “哦?”彷小南眼睛又是一亮,而旁边的刘昆和云林子明显倒是清楚这个的,云林子也笑着道:“有这个勋章,就可以有资格在镇守府里换取或者购买一些灵药;这价格不但较之外边便宜许多,最主要是很多外边找不到的灵药,这里都能换到或买到!”

    听得这话,彷小南眼睛瞪得更大了,他倒是没想到这拿到了“优秀巡察使”的称号之后,竟然还有这等好处;若是他有这个勋章,那当初寻找了千山守和通明草,还用那么麻烦?

    若不是刚好碰到轮回鬼市开张,只怕到现在他都还没凑齐这个药来。

    只是这时却是不由地长长叹了口气,这回真是错过了啊...

    就在他叹气的当头,前边台上便是有人上台了,方于民站在台上,缓声地笑着道:“好了,各位...镇守府第三十六届巡察使大会现在正式开始!”

    随着他的声音传出,这原本还有些嘈杂的会场迅速地安静了下来。

    “首先我谨代表镇守府,欢迎各位掌门长老以及诸多青年才俊们前来参加我们的巡察使大会,巡察使大会是......”

    方于民在上边念了一通之后,接下来便是府主那杨上台致辞。

    随着那杨上台,这场中迅速地涌出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许多年轻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修界第一人,一个个两眼冒光地看着台上用力鼓掌。

    而那些掌门长老们,也甚是热情地鼓掌欢迎......

    也不是别的,这近百年来,那杨近乎是以一人之力稳定了修界乱局,定下了这镇守制度,功在千秋;天下修士大半无不感其恩德造化。

    这让天下修士唯一心服口服的,也就是眼前一人了。

    彷小南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只是一边有气无力地鼓掌,满心郁闷,这眼睁睁地看着评优资格跑了,这心头一阵阵的发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