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拿到了
    林宗峰和林汉青坐在前排左侧的位置,旁边还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青人,正是林家这一代的年轻才俊中的代表林青峰。

    作为三家五派之一的林家,这位置自然还是在前排的。

    这前边一排,除了中间是镇守府自己人之外,左右两排都是三家五派的代表;对于这样那杨会出席的大会,三家五派都还是挺给面子的派人来参会,而且还都带着自家的才俊们。

    荀家和昆仑这边两位掌门和家主虽然在京城,但还是没来,来做代表的是荀天林和昆仑的一位长老;当然他们不来的原因,是没脸来,或者还是在做其他准备,无人知晓。

    两位长老坐在右边的前排,表情严肃,就算是与人言语两句,也都面无表情,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林宗峰和林汉青一脸笑容,满脸轻松,不时地四处张望着。

    “咦?小南坐在哪里?难道没来?”林宗峰微微皱眉道。

    “应当来了吧?按理巡察使都会到场的!”林汉青看了看中间,在这人头中确实是没有看到林禹城所说的那个显眼光头。

    “嗯也没关系,反正这回的表彰他也没奢望!我们也就是来跟府主打个招呼而已!”林宗峰点了点头,淡声地道。

    “青峰等下你也跟我们去拜见一下府主,若是能够得他老人家提点几句,那你这金刚境就完全无需像那些人那样,完全靠资源去堆了!”林宗峰看向一旁的年青人沉声交代道。

    “是,家主!”年青人恭敬地应着道。

    旁边林汉青看了看林青峰,缓声地道:“青峰,家里不给你资源不是舍不得;只是你的资质好,有希望走得更远;若是真靠资源堆,你最多也就是止步通灵而已;神通却是基本无望!故而,你当明白此事!”

    “是,侄孙而明白的!”林青峰再次恭敬地笑着道。

    瞧着林青峰的恭敬,林汉青心头却是暗暗叹气,他如何不知晓自己这个侄孙儿的心理的想法,瞧着别人已经跨境金刚了,而他却还困在先天,特别是有彷小南这等例子在,那心底不知有多怨恨。

    但此时话已经说得如此清楚,那便也只能让他自己慢慢想明白了。

    从巡察司司长谭千亩说完话之后,这大会的重头戏之一,表彰便正式开始了。

    七十多人的巡察使,表彰三名,说起来众人还是相当看重的;加上那奖励,不论是那瓶青阳丹还是勋章,足以让绝大多数人羡慕不已。

    不论是坐在中间的七十多位巡察使,还是周围的各派观礼豪雄们,大多都开始眼睛热切了起来,甚至不少人都还开始互相猜测着谁可以登上这个三人榜单。

    相对于林宗峰和林汉青的脸上那无所谓的表情,那边的荀天林和昆仑长老隗元子,此时终于脸露嘲讽之色。

    坐在旁边的一名五十来岁的妇人,瞧了一眼旁边的荀天林和隗元子,淡声一笑道:“原本那彷小南当是榜上有名,不过这回这优秀巡察使只怕便是轮不到他了!”

    “呵呵,灵心长老所说不错此獠如此狂妄狠毒,若是还能评优,那以后只怕修界就从此事多矣这老谭算是一个明事理的人,自然不会糊涂!”荀天林冷声笑道。

    一旁的隗元子也轻哼了一声,点头道:“此獠这回钻了镇守律的空子,执律司才会护着他;若是巡察司还把他列上这评优名单,那置我昆仑与他荀家于何地?”

    灵心长老轻轻颌首赞同点头,她峨嵋与昆仑向来交好,对于胡明被人这般弄死,也甚感不忿;她峨嵋此次也有金刚境年青高手来京,这若是换而处之,只怕她也会这般愤怒至极。

    “现在,我宣布今年的优秀巡察使名单,请名单上的各位巡察使上台领奖!”谭千亩站在台上,看着手里的名单,虽然这名单上的名字,他早已经清楚,但看到上边的那名字,那眼睛依然不住地微微抽动了一下。

    “东区巡察使刘玉磊!”

    随着这名字出来,场中一片掌声,对于刘玉磊,众人大多还是听说过的;出身刘家,年方二十七,一手十八破魔剑十分厉害,乃是少见的先天剑修。

    刘玉磊大半年前,巡经东部时,发现某小门派偷偷害了几个孕妇,炼制九子落魂幡,刘玉磊一人一剑,不惜自身撞上,当场斩杀了该派十三人,救出孕妇四人;这优秀巡察使倒是名至实归。

    “北区巡察使李立明!”

    这个名字出来,场中也是掌声热烈;这位李立明虽然出身散修,但却实力惊人,今年三十一岁;先天上境,三月之前,某处有邪鬼出世,迷惑村人;他巡游至附近,从村人言谈中发觉出不对。

    趁夜潜入村中,一连差了了六七户,发现不对之后,立刻联络当地镇守,共同出手,将这邪鬼镇压;免去了数十户人家灭家之祸。

    在这掌声中,两人都一前一后地起身朝着台上走了上去。

    这时众人都停下掌声,等着第三个名字。

    看着纸上的这个名字,谭千亩暗暗地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台下诸多目光热切看着自己的人们,终于缓声地道:“南区巡察彷小南!”

    随着谭千亩的话音落下,台下一片死寂,就连彷小南自己也是一脸愣然,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左右两边的宇文默和刘昆等人,瞧着三人同样一脸的愣比,终于迟疑着指了指自己?

    “啪啪啪!”宇文默等人默默地鼓起掌来。

    有他们的带领,这鼓掌声终于稀稀落落地响了起来,然后越来越响

    前排鼓掌的并不是很多,但中后排的掌声却是特别的大!

    许多的人都在朝着中间张望了起来,想要看看彷小南到底在哪里!

    “上去??!”旁边的刘昆一脸羡慕地捅了捅彷小南,笑道。

    “啊哦”还带着一丝迷糊,彷小南伸手摘下头上的鸭舌帽,干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站起身来,走到旁边的通道,朝着前边台上走去。

    众人都目光古怪地看着彷小南这颇有些独立独行的光头发型,看着他这么走上台去。

    一些年轻人们纷纷连带炽热之色,看着这个面容清俊、而显得个性十足的新生代第一人,就这般缓步地朝着台上走去。

    至于一些跟着长辈来的年轻女修士们更是两眼放光地看着眼前这个在她们看来帅酷个性至极的俊美少女,异彩涟涟。

    看着彷小南在众人的惊叹声中走上台去,坐在前边的荀天林和隗元子两人此时早已经是两眼瞪圆,脸色发青;而那位灵心长老此时也是一脸的愕然

    这还刚跟旁边的灵心长老说镇守府总得给他们两分面子的隗元子,更是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两人都有些恨恨然看着台上仿佛一脸欣慰微笑鼓掌的谭千亩,羞怒不已。

    这谭千亩到底什么个意思?他身为堂堂巡察司司长,怎么如此不顾大局?弄出这等典型对镇守府、对巡察司又有何好处?更莫说平日与昆仑和荀家关系都还不错,怎么还会如此这般毫不顾忌两个大派的感受?

    谭千亩站在那地微微地地笑着,但身为通灵上境极近巅峰的高手,自然能够感受得到下边那数道羞怒忿怨的目光,这心头也是暗暗恼火。

    原本他拟定的名单自然也是没有彷小南的名字的,而且这样的名单往年也是以他的意见为准的。

    但偏偏今年,这名单跟往年一样,走过场一般地往老师那里送,请老师过目;平时看都不看的老师突然大笔一挥便让彷小南取代了其中一个,然后把名单丢了回来。

    既然老师动了笔,那就不是他能改动的了,只能按着这名单来

    至于你昆仑派不高兴?荀家有意见?那你又能怎么样?还能来咬我不成?

    想着昨日收到的消息,老师真的跟这彷小南那般亲近,看来真是不假了想着这个,谭千亩不经意地看了看方才和彷小南坐在一块的师弟,这心头是愈发地恼火了。

    这场中唯一意外又最是兴奋不过的,便是林宗峰和林汉青了。

    瞧着大步上台的彷小南,那一边矜持地鼓着掌,满脸欣慰的脸上,又隐隐地带着一丝疑惑。

    按说彷小南是绝对不可能拿到了这个评优资格的?怎么偏偏又评上了?这谭千亩可不像是会站在林家一边的人!

    彷小南上了台,那边的刘玉磊和李立明两人,都是目光炽热地看着彷小南,两人都朝着彷小南抱拳、含笑点头。

    同样作为巡察使,他们对于彷小南的事??晌绞窍嗟鼻宄?;虽然心头略微地带着一丝羡慕和嫉妒,但总体来说,这佩服还是居多了。

    且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传闻,单昨日孤身一人斩杀了荀家和昆仑的两个新晋金刚境,这可是完全被证实的。

    这等境界,据说还是自己孤身一人修炼而出,而且还不畏强权,年纪又还比他们小,这不佩服都不行。

    特别是同为散修的李立明,自然明白一人修炼出来,该是如何艰辛;这看着彷小南就愈发佩服。

    谭千亩一一为三人颁奖,挂上勋章,又鼓励了一番之后,待得三人下了台,再讲明了一下今年补录巡察使的大致名额之后,便宣布散会,并邀请大家前往膳堂用膳;同时下午准备正式开启一年一度的新人赛。

    原本林宗峰和林汉青还打算跟彷小南说说话的,但这刚走动,便看到了对面阴沉着连带荀天林和隗元子。

    这样挣脸又能打击人的机会,林宗峰自然是不可能错过的。

    要知道这每一次的交锋,都代表着门派和家族实力的展现;三家五派虽然排名不分前后;但修界之人却是也都知晓哪家最强,哪家最弱

    彷小南这次斩杀荀家和昆仑天骄,都让林家大大地露了一把脸,都算是林家的软实力分;而这次竟然还能在这巡察使大会上,拿下这个三名额之一,更是非同一般。

    毕竟镇守府所代表意义并非普通能比。

    瞧着林宗峰和林汉青走来,荀天林和隗元子两人这齐齐地装作没看见,掉头便走,只剩下林宗峰和林汉青两人站在那地,郁闷不已。

    彷小南的光头在人群中很显眼,不时有那年轻一辈地过来打个招呼认识一下,让彷小南颇有些目不暇接。

    不过还好旁边还有宇文默等人,这在一旁大家伙都互相唠嗑了几声,便也算是应付了过去。

    这次人多,天气也不错,膳堂便在门口的院子里开了几十桌,倒是也热闹。

    不过这次基本上就老少分开了,那些老同志老前辈们都凑到一块去喝酒了,而年轻人们也纷纷各自组团,另坐一桌。

    当然年轻人们多数不敢喝多,毕竟不少人下午都还准备上场的

    这辛辛苦苦修炼十数年,今天便是露脸的时候到了;这不论是为了巡察使的名额,还是为了门派争光,都是不敢大意的。

    彷小南倒是托着这样的福,和宇文他们坐在一桌,虽然不时有人过来敬酒,但总算是也没太过夸张,但却也被灌下去七八杯

    旁边的宇文等人也没拦着,反而是还陪着彷小南又喝了两杯,正彷小南喝多了也好,省得万一昆仑或者荀家那边真趁着这机会发起生死战。

    当着这么多人发起生死战,若是不应战,这名声损失可是不小。

    若是彷小南喝多了,这昆仑和荀家反而趁机发起生死战,且不说镇守府允不允许,单这个就容易反被人耻笑了。

    老同志们却是没有这等的讲究了,这修炼之人,谁的酒量能差?难得碰到这么热闹的场面,那自然是喝个痛快,反正下午大家看热闹就好了,上场的都是晚辈,轮不到他们。

    林宗峰和林汉青两人,今日算是最为得意的。

    这不但是他们一桌的老同志们纷纷敬酒,就连其他桌的人,也都纷纷过来,让两人是相当都有面子!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75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