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要脸的老东西
    荀天林和隗元子坐在角落里的一桌上,脸色阴沉看着那边中间位置热闹非凡的场景,还有那不时传来林宗峰和林汉青的得意大笑声,两人都忍不住咬牙冷哼了一声。

    “荀兄…你们那边准备的如何?”隗云子目光微寒,咬牙低声地道。

    “已经安排好了,今天下午会到!”荀天林看了看那边那个隐约隐现的白花花光头,眼中寒意微露,冷声地道:“但看样子,这厮只怕喝酒不少!只怕得到明日才行!”

    “没关系,明日就明日,我们昆仑的也今天晚上会到,到明日再看便是;他逃得过今日,难不成还逃得过明日!”隗元子寒声冷笑道。

    中午一顿饭下来,这些老同志都有些酒意,彷小南也喝了个五、六成,倒是云林子等几人不过是两三分而已,宇文默直接便在府里安排了一个房间,让彷小南去休息了。

    瞧着彷小南带着酒意,果然被宇文默等人拥着去休息了,荀天林和隗元子都轻轻地冷笑了一声。

    带着一些酒意睡觉倒是舒服,彷小南睡醒的时候,便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洗了一把热水脸,从房间里出来,便看得宇文默和刘昆三人正在院中几丛雅竹之下喝茶。

    “哟…就起来了?”云林子呵呵地笑着道。

    “是啊…你们倒是悠闲!”彷小南坐了过去,看着宇文端了一个杯子过来,倒上茶,这便是端起来一口喝下,道:“倒是正好口渴了!”

    “啧啧…你看你这牛嚼牡丹,这可是宇文从府主那里弄来的凤山灵茶…”刘昆笑着道:“今儿宇文可是舍得,总共才半两不到,都拿出来了!”

    “凤山灵茶?这可是个好东西!”彷小南眼睛微微一亮,咋了咋嘴,笑道:“难怪了,这一杯茶下去,脑袋都清醒了两分!”

    宇文默微笑着又给他倒上一杯,道:“凤山灵茶清心明目,用来醒酒倒是最好不过了!”

    彷小南这次倒是先端起来闻了闻茶香,露出了心旷神怡之色,才仰头将这茶做三口抿下,良久才长长感叹道:“果然是好茶??!”

    三人对视了一眼,看着彷小南目光清明,宇文默才缓声笑道:“小南,有一个消息,得告知你一声!”

    “哦?”彷小南眨了眨眼睛,瞧着三人一脸凝重,突然笑了起来,道:“看来荀家和昆仑已经正式向执律司递交生死战申请了???”

    “看来你早有准备?”云林子笑道。

    彷小南轻笑了一声,道:“这个时候还不趁机放话,我要跑了怎么办?”

    瞧着彷小南一脸轻松,宇文默微微皱眉,缓声地道:“此事不可大意!”

    “对…能够避战是最好,就算是你避战,别人也不会笑话你什么!”刘昆依然是这个意见。

    “对的,方才林家主也特意找我们谈过,希望你以内伤未愈的原因,直接拒绝!”云林子点了点头,道:“方才我们三人也考虑过,你拒战是最佳选择!”

    “昆仑和荀家作为三家五派之一,而昆仑更是底蕴深厚,一但真生死战的话,其金刚境挥出通灵境的实力并不奇怪!”宇文默此事也缓声提醒道:“而且昆仑的极品法器极多,甚至出现...灵器也不奇怪!”

    彷小南脸色不变,旁边的云林子和刘昆脸色却是都微微一变。

    灵器,越极品法器的存在,其威力据说不可思议,只是两人都只是听说过这等神奇的存在,却未曾见过。

    “小南,如果昆仑真的可能动用灵器的话,那你真的不要应战!”云林子涩声地道:“我青城也是有灵器的,只不过当初尸战之时,被祖师集齐了几位长老之力,强行激灵器挥最大力量应战群尸,导致其损毁,至今尚未完全修复!”

    “虽然灵器损毁,但据我师父说,其威力依然惊人,万万不可轻忽!”

    面对三人担忧的目光,彷小南笑了笑,想了下,道:“其实你们应当知晓我的选择才是!”

    这话一出,三人都是一阵苦笑,宇文默缓声地道:“我知道你曾斩杀通灵,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根据现在的状况,你若是应战昆仑,存活几率只怕依然不四成!”

    宇文默说的这话,其他两人脸色都是愈凝重,对于彷小南斩杀通灵一事,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百分百的确切消息传出,他们自然也不好问。

    但现在听得宇文默的这等言语,彷小南果然斩杀过通灵,但存活几率依然不四成,两人都是愈担忧起来。

    “放心吧,如果我没有把握,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br />
    彷小南笑着端起茶杯,一口干下。

    第二日,镇守府的大院里真正的是人山人海,昨天下午新秀大赛一阵比试下来,拿够积分进入决赛的,也就是那么八个人了。

    原本分散的擂台也只剩两个,这八个人将抽签进行捉对厮杀,最后积分最高三人将获得新秀大赛的前三,同时获得府主那杨的接见和指点。

    到了这天,按理说人数应当比头天要少的,但今天的人数却是反而比昨日还多了;足足的三、四百人挤在大院子里。

    白开明站在小楼上,看着下边那慢慢的人头,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说为什么什么事沾上这小子,就小不了呢?”

    “你问我,我问谁?”林江强耸了耸肩,皱眉道:“不过这小子不会真傻到应战吧?”

    “你问我,我问谁?”

    白开明幽幽地伸手摸了摸脑袋道:“这小子自己有主意的很,所以这应不应战还真不好说!”

    “不过...我倒是不太担心!”

    “不担心?”林江强迟疑道。

    “从我开始注意这小子起,我就现这小子就从没吃过亏;特别是这回,我是深刻的认识到了,担心他是瞎担心!”白开明转身靠着这窗户,看着屋里的那古旧的天花板,又叹了口气,道:“你看着,就算是这小子应战,也吃不了亏,所以我也就懒得去跟他瞎扯;而且估计瞎扯也轮不到我!”

    “那是,你看那边的林宗峰,这个时候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生怕彷小南跑到这里来!”林江强一脸笑意地指着下边某处,笑道。

    “那也是...林家这几年一直不上不下的,好不容易冒出一个彷小南来,那就算是不要老脸也会凑上去!”瞧着林江强指着的位置,白开明嘿嘿地笑着,道:“这老东西果真也是不要脸面的!”

    “呵呵...二十来岁的金刚境,而且还是能杀死通灵境的金刚境,这若是换成我外孙,你说我认不认?”

    “当然认,不认都是王八蛋!”

    十个人作对厮杀,虽然每次只有两场,但这过程还是挺快的;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第二轮都打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两人正为新秀大赛的第一名在全力争夺。

    看着场中依然还未见到那个白花花的个性光头,林宗峰这时终于是稍稍地松了口气。

    “哎,看来小南还是蛮懂事的!”林汉青也跟着松了口气,道:“这要是真来了,只怕就不好收场了!”

    “就是,赤城子那个老牛鼻子,看着一脸正经,其实心里龌蹉的很...那荀一泰就更是阴险...还好小南懂事!”林宗峰认同地点着头,若是因为这一点小小名声,就被昆仑和荀家给害了,那就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行吧,看着这一场打完,咱们也就回去吧,这笔账以后再跟他们算?!?br />
    林汉青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脸色阴沉荀一泰和赤城子,轻哼了一声;便又看向旁边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明显受了点伤的林青峰,笑着缓声安慰道:“没关系,能够打进前五就不错了,不跟那些灵药堆起来的比...等你回去再好好沉淀一番,半年之内,若是你还不能靠自己之力进阶金刚,我和家主一定会分拨足够资源给你,让你进阶!”

    “是,多谢大长老!”听着这话,林青峰似乎并无太多欢喜,只是缓声拱手道。

    瞧着这侄孙明显有些怨恨之色,林汉青暗暗叹了口气,终于是没出声呵斥。

    此时那边的决赛终于出了结果,峨嵋派冷心凌击败对手崆峒赵训龙获得这次新秀大赛的第一,而赵训龙获得了第二名,第三名是南岛黎白鸣!

    这三人竟然都是金刚境而是年纪也都是在三十岁左右,年纪最小的峨嵋冷心凌今年不过刚好二十八,站在台上,俏脸略微有些苍白,但那眉眼之间的得意和傲然却是依然明显的紧。

    而台下的灵心长老,此时脸上也满是得色,说起来这次若不是荀家和昆仑出了问题,她这弟子拿下第一名的几率只怕至少要降低三成;只是这时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声音传来,却是让她那得意的心情,狠狠地遭受了一把打击!

    “哎,总算打完了,没意思...现在应该轮到荀家和昆仑的生死战了吧?我可是特意奔这个来的!”一个二十来岁看起来不过是凝气境的年轻人皱眉道。

    旁边一个看起来应当是长辈的中年人,这时无奈喝斥道:“什么荀家和昆仑的生死战,是荀家和昆仑对彷小南的生死战!”

    “好吧好吧,不都一样么!只要有彷小南上台,都一样!”这年轻人面容略微有些稚嫩,一脸期待地看着已经空荡荡的台上,兴奋的道:“爸,彷小南真的会上台吗?他可是我偶像,实在是太帅了!”

    “闭嘴...”中年人赶紧喝斥了一声,他刚开始可是看到了荀家和昆仑的掌门在,这若是让他们看到了,只怕是得不了什么好脸色。

    灵心长老无奈地轻吐了口气,看了一眼正从台上下来,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弟子,又看了看四周,现没有那个古怪光头的模样,这心头也是苦笑。

    这回荀家和昆仑弄出这么大的阵势,若是彷小南真的避战,他们也无可奈何。

    毕竟这明显要吃亏的事情,如果那彷小南不笨的话,应当是不会来...就算是想来,估计也会被长辈阻拦。

    只是看了看那边同样四处张望的林家家主和长老,灵心长老此时也有些狐疑,但...彷小南应该不会来吧!

    “姓彷的小儿,荀家荀玉明欲与你生死一战,可有胆来?”

    这众人都在一脸期待的时候,终于有一大汉跳上台去,站在那台中央,朝着四周怒声喝道。

    “姓彷的小儿,你敢杀我荀家天骄,我荀玉明欲与你生死一战,可有胆来?!”

    随着两三声怒喝声,这众人都四处张望,希望看到彷小南的身影,但这看来看去,却是似乎并无人现彷小南的所在之处。

    那大汉站在台上怒声喝骂了几声,依然没有见彷小南冒头,这眼中闪过一丝焦色,再次怒声喝骂道:“彷小南,你这个贪生怕死之辈,既然敢用卑鄙手段杀我荀家天骄,怎么现在就不敢露头了?”

    这喝骂了一阵,下边众人都在四处张望,议论纷纷,但偏偏却是依然未见彷小南冒头。

    “彷小南不会真的不来吧?”有人失望地道。

    另一人便是接口笑道:“这若是换成我,我也不来??!”

    “那也是...这要真来,这不是送死么,这荀玉明虽然只是金刚境,但却是金刚上境,这死在他手中的金刚境没有十个,也有五个;彷小南这刚刚进阶不久,就算能击杀两个金刚初境,那只怕也不一定不是荀玉明的对手!”

    “正是!”

    这些人随意地聊着,却是提都不提传说中彷小南曾击杀两个通灵境的事;这也能看出,这事虽然传得有形有影的,但相信的人还真不多,绝大多数人都只认为是牵强附会,被人硬拉到彷小南头上而已。

    “彷小南,你这个缩头乌龟……有胆子做,就没胆子认么?”见得彷小南依然没有露面,荀玉明不由地再次焦声怒骂道。

    但他这话还没骂完,突然便“哎哟”一声,惊愕地朝着自己的脑袋摸去,同时便看到一个东西掉在了台上。

    定睛一看,却现打自己头的竟然是一颗桃核。

    “谁?是谁?”正满心焦虑的荀玉明跳脚朝着四周,羞怒喝骂道。

    周围之人,瞧着荀玉明这般模样,一个个都大声哄笑了起来,弄得荀玉明更是暴跳如雷。

    而下边的那荀一泰几人,此时也都一个个脸露暴怒之色,方才他们都在朝着四周张望,想要寻找彷小南的踪迹,倒是无人知晓,那丢到荀玉明脑袋上的桃核是从哪里丢出来的。

    但在这个时候,有人敢这般,这便已经不是在打荀玉明一个人的脸了,这完全是在挑衅他荀家。

    荀一泰咬牙切齿地看着四周,脸色铁青,这若是让他找出是谁,他定然当场便要将人拿下打断对方一只手才行。

    荀玉明此时,也在台上跳脚骂着,只是他这还刚又跳脚怒骂了一声,突然又哎呦一声,捂着头,朝着四周怒看了起来。

    只是这次,很多人都看到了那桃核的来源。

    只见的一个人影正背着太阳坐在屋檐上,一边晃着双腿,一边嘲声笑道:“嘿…小子,你骂谁乌龟呢!”

    众人用手遮挡着阳光,看着那个人影从屋檐上跳下来的,直到对方落地之后,才都齐声惊呼了起来:“彷小南!”

    瞧着彷小南露面,众人都是一阵轰然,有人佩服,有人嘲讽;但这目光最炽烈的还是林家和荀家之人。

    “这小子做什么?他跑来做什么?”林宗峰跳着脚,便朝着彷小南那边挤过去。

    而荀一泰却是眼睛一亮,眼露兴奋之色,这小子竟然真敢来?这下好了,非得弄死他不可。

    至于那边的白开明和林江强,这时两人都是精神一振,这小子竟然真的来了?

    彷小南晃悠晃悠地穿过人群,站在台前,看着那一脸兴奋的荀玉强,“咔嚓”一声,将手里桃子的最后一口肉吃掉,然后随手把桃核一丢,吓得那荀玉强脖子一缩,又用手一遮头,这才嘲讽笑道:“这么胆小还敢来向我挑战,真是不知所谓!”

    现这次桃核没朝着自己来,这荀玉强燥红了脸,放下手,羞怒道:“谁胆小,你不敢上台,你才是胆??!”

    “哧…”彷小南哧声冷笑,道:“你说挑战我,我就非得接受啊,你不看看你,快四十岁的人了,比我都大一轮多,还好意思挑战我?这要是换成我,别说上台,就算是有这样的念头,不自己羞燥死;也得藏得死死的,生怕别人看出来才对!”

    “偏偏你这厚脸皮的,竟然还真敢出来跟我挑战?还生死战,你要脸不要?”

    说到这里,彷小南又是轻笑了一声,道:“啊哟,我都忘记了,这上台不是你不要脸,是你们荀家不要脸!是荀一泰那老东西不要脸,不好意思自己来挑战我,逼着你上台的对不对!”

    这台上的荀玉强听得这话,那是一阵愣,不知道该如何回,但台下的荀一泰却是老脸瞬间胀红,差点没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75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