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在东大,莫装逼
    “这小子出了点岔子,暂时在我清风楼放着!”

    那杨似乎是向赵小凤解释了一下,然后看向一旁的谭千亩,道:“千亩,你去跟林家人解释一下,让他们三日之后再来!”

    “是,师尊!”谭千亩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便大步地朝着外边去了,只剩下赵小凤几人站在这地。

    “小凤,让那获胜的三位新秀,明日上午来院里见我;其余人便都散了吧!”那杨轻轻地挥了挥手,然后双手负在身后,便缓步地走出这院子去。

    此时,院外另一院子中,这诸多修士都互相地聚在一起,针对方才之事议论不休。

    这场中见过府主出手的人,屈指可数;而且这近一、二十年来,基本上已经无人听说过府主那杨有出手过;但今日为何府主突然在这处出手,众人心头都是一阵的惊疑不已。

    毕竟这乃是生死战,有镇守律在,谁人都不得插手;

    镇守府主为何却是在这事之上,突然出手?

    难道是为了偏帮昆仑,只是这不太像??;以那杨这百年的名声,绝不至此。

    这出手镇住彷小南,难道彷小南出了问题?

    可也不像啊,彷小南方才那灵神化体使得出神入化;而且据说灵神化体虽然有些后遗症,但并不严重,也不至于出什么问题才是!

    众人这纷纷扰扰地讨论着言语着,却愣是想不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来。

    这议论了一阵,都看了看那边正与外联司方于民在那边扯皮的林宗峰和林汉青两人,心头不知是幸灾乐祸呢,还是该怎滴...但反正就是有些暗爽的感觉;谁叫这老林家最近实在是太张扬了一些。

    “你说这到底是个什么回事?”刘昆和云林子混在一块,听着周围那些长辈在嘀嘀咕咕,眼中满是忧虑之色。

    云林子轻轻摇头,担忧地道:“不清楚,不过有宇文在,小南就算是有什么问题,也有个转寰!”

    “那也是!若是宇文也帮不上忙,那就没办法了!”刘昆点着头,忧声地道:“希望没事才好!”

    “是啊,没事才好!”

    在镇守府深处,有一栋式样清雅的木质小楼,此时这小楼门窗紧闭,一缕似有若无的清淡幽香砸这小楼之内静静萦绕。

    彷小南头枕着一块颜色深幽的黑色玉枕,静静地躺在中间的一张软塌之上,脸色红润气息平稳,就有若睡着了一般。

    宇文默沉息闭目、静静盘膝坐在旁边的一个蒲团之上,整个小楼之内一片寂静。

    不知何时,宇文默缓缓睁开眼来,看向软塌之前的一个玉质香炉。

    这个拳头大小的香炉之上,插着一根长约尺许的黑色线香,在这线香的香头之上,一缕乳白色的轻烟正缓缓升腾。

    看着这线香已经只剩小半寸,宇文默小心地拿起旁边的木盒,从里边又取出一根点上,插进那香炉之内。

    那杨缓步地走进楼内,看着静静躺在软塌之上的彷小南,那清俊淡然的脸庞之上,也闪过了一抹淡淡的忧色。

    “师尊!”宇文默微微地鞠身道。

    “嗯...”那杨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那线香之后,道:“已经十二个时辰了?”

    “是的,刚好十二个时辰!”看着软塌上毫无动静的彷小南,宇文默叹了口气,看向那杨,涩声道:“师尊,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么?”

    “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两魂一体,我用镇魂香加上元磁枕,也只不过是能够将两魂镇住而已,只要镇魂香一撤,两魂相争,被吞噬的定然是彷小南!”

    那杨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他贸然引灵神入体,却是被那残魂趁机悄然占据识海;若不是我发现的早,一旦他击杀那林宏明,便是被长生君残魂彻底吞噬之时!”

    “我直接镇住了两道魂灵,只能是希望彷小南能够自行苏醒,拿回主动;其他术法之类,已经是完全帮不上忙!”

    听着老师的言语,宇文默忧虑,道:“这这镇魂香最多能镇压三十六个时辰,若是小南没有醒来,那...”

    “对,若是没有醒来,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那杨轻轻摇头,看了看那镇魂香,又看了看彷小南,叹了口气,道:“再试试别的法子吧,总不能白白浪费我三支镇魂香!”

    东原的天气相当晴朗,阳光灿烂,那一片天空较之燕京却是不知道明朗了多少。

    这时正是中午十二点多,东大的同学们大多刚刚下课不久,校园里热闹非凡。

    “小玉,你妈妈最近情况怎么样了?”一个女生关切地看向旁边的赵小玉,问道。

    “挺好了,现在已经说话已经很清楚了,而且手也开始有力气了!估计再过一个多礼拜,应该就能自己吃饭了!”

    说起这个,赵小玉脸上满是淡淡的兴奋和开心。

    “真的么?这就太好了!”旁边的女生很是为赵小玉开心,笑着,道:“既然阿姨已经好这么多了,你也就安心了!”

    “对啊,只要我妈妈的病能尽快好,我就什么都不担心了!”赵小玉开心地笑着道。

    这时,两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抱着篮球从对面走了过来,似乎正是东大这一届的新生。

    看着这两个男生,几个走在路边的女生们,都一阵阵的眼睛发亮。

    “东明,你们去哪里打篮球???我们等下来给你们加油!”两个花枝招展的女生,脸颊红红的,笑嘻嘻地问道。

    “哦...我们去8号篮球??!”两个男生看了看两个女生随意地答了一句,便继续大步朝前走去。

    看着这两个俊帅的男生对自己两人的暗示毫不在意的模样,两人都忍不住地回头看着两个男生的背影撇了撇嘴。

    但两人这一回头,却是见得那两个男生突然在另外两个女生面前停住了脚步,隐约听得其中那个最帅的,亲近讨好地朝着其中一个女生,希冀道:“小玉学姐,我们等下再8号球场打球,你过来玩不?”

    “不了,我们下午还有课!”赵小玉脚步不停地淡然笑了笑,便和室友丢下两个男生,继续缓步地朝前走去。

    “哦…”见得赵小玉拒绝,两个男生转头看着赵小玉离开的背影一脸失望。

    那边的两个女生清晰地看到了两个男生眼中的失望,又看着那秀美无双带着淡淡笑容缓步走过的赵小玉,心头一股妒火猛然而生。

    “哼…装什么装,一个破落户!”其中一个女生不屑地道。

    “怎么?庆玲你知晓这赵小玉的来历?”另一个女生看了看前边那道窈窕身影,好奇道。

    “当然…她就是省城那位赵市长的女儿,难道你不知道?我来学校后,一听到这名字就知道是她,我说她躲到哪里去了!”庆玲不屑的嘲讽道。

    “赵市长?哪个赵市长?”这女生愕然地道:“省城好像没有姓赵的市长吧?”

    “当然没有,是前赵市长!”庆玲嘲声笑道:“你爸多少也是副局长,不会不知道吧?”

    “前赵…啊哦,我知道了,赵小玉是赵市长的女儿??!”这女生微微一愣,旋即便哼声地道:“我以前倒是没见过她,所以不认得!”

    “哼哼…这个骚狐狸,以前我跟朋友见过她一回,不过那时候可是清高的很;她爸已经进去了,没了依仗,我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看着前边那窈窕的背影,这庆玲眼中妒意哼声地道:“还真以为她现在还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市长千金?”

    “就是…没有了赵市长还敢这样在学校勾三搭四,哼…烂货,早晚被人…”这女生也一脸妒意地道。

    “你等着看吧,我有几个朋友,以前可是也受过这烂货的气,只是以前人家是市长千金,无可奈何;若是现在知道赵小玉躲在东大,明天只怕就会到东原来,那几个可是会玩的主!嘿嘿…”庆玲嫉妒地寒声冷笑道。

    旁边女生也跟着嘲声笑了起来:“这就好,到时候看她还敢在我们面前显摆!”

    两人这边言语着,走在前边的十多米外的赵小玉,这时秀眉微微皱了皱,突然转过身来,看向两人。

    看着前边的赵小玉转过身来,一双美眸之中满是冷意地盯着两人,两人一愣之后,看着那双仿佛可以冷彻人心的拴狗,心头便是一颤:“难道隔了这么远她还能听到我们的话?”

    两人愣了愣,那庆玲缩了缩脖子,突然想起对方已经不再是市长千金了,当下胆气又是微微一壮,咬牙也鼓起眼睛朝着对方瞪了过去。

    “以后不要乱说话,要是再让我听到你在背后说人坏话,当心我抽你!”赵小玉朝前走了两步,俏目含煞,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软弱可欺的赵小玉了;这说起话来,虽然只是简单几句,却是摄人心魄。

    那庆玲被赵小玉看着说了两句话,这胆气便又是一弱,但看着旁边不少人都看着自己,这咬了咬牙,厉声喝骂道:“你…你老子现在已经不是市长了,你还以为自己了不起?我随便叫几个人就让你…让你好看!”

    听着庆玲这话,赵小玉嘴角微微一翘,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嘲讽。

    而旁边一些同学,同样是一脸怜悯地看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新生,眼中满是嘲讽…

    这两个新生连情况都没弄清楚,竟然敢威胁赵小玉,简直不知死活。

    且不说她身后那人,就连那位吊炸天的学生会副主席乔木恩被赵小玉打了都得老老实实的忍者,不敢找任何麻烦,这两个新生胆儿还真够肥的。

    赵小玉秀眉微扬,又往前走了两步,正待给这两个满心恶毒的学妹一点教训,突然手机却是响了。

    那起手机看了看号码,疑惑地接通之后,听着那边言语了几句,脸色便是微变;却是不再理会两人,而是转身跟自己的室友交代了一声之后,便朝着前边的足球场跑了过去。

    原本被赵小玉的举动给吓得脸色微白的两人,看着赵小玉突然转身离去,这心头一松之后,便又冷声嘲笑了起来:“哎呀,跑什么呀?刚不是很牛逼么?现在知道怕了?告诉你,晚了…明天本小姐就叫人来,好好教训你!”

    庆玲这般得意地叫着,突然却是看到旁边的一些人,都满脸嘲讽地看着自己,就像看着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庆玲脸色一变,羞怒地朝着众人喝骂道:“你们看什么看?别热本小姐!”

    看着这庆玲那羞怒的跳脚模样,其中一个男生便是笑了起来,道:“这位学妹,我佩服你!”

    “佩服我什么?”瞧着对方长得还挺顺眼的,庆玲轻哼了一声,傲然道。

    “佩服你敢惹赵小玉啊…”男生看了看自己身边同样一脸古怪笑意的同伴,然后嘿嘿地笑了笑,道:“学妹,我告诉你一声,你可以去惹市长的千金,但是别惹赵小玉…她你真的惹不起!”

    这庆玲愣了愣,这时终于注意到了周围的人,都是一脸赞同的模样,而且也都是一脸嘲讽的看着自己,这心头终于微微一紧,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

    但她很确定那位赵市长现在已经在监狱里了,而且十年之内都不可能出来,庆玲终于自信地哼声道:“赵小玉就一个烂货、我还偏敢惹怎么滴?”

    她这话还刚说完,突然旁边有人一闪而过。

    “啪!”

    只觉得脸上一麻,眼前一花,庆玲便惊呼一声摔倒在地。

    “闭嘴...还有下次,就拔掉你的舌头!”那位明艳惊人的学姐如同看垃圾一般地看了她一眼,冷冷地留下这一句话,便挥动两条大长腿大步地朝着足球场的方向跑去。

    “呵呵...说了不要惹赵小玉是吧!”那两个男生古怪地笑着摇了摇头,便要离去。

    而此时,远处的天空中,却是有着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

    众人疑惑地看去,便见得天空中一个黑点逐渐朝着这边而来,不多时那个黑点便逐渐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架相当豪华的大型直升机,随着越来越近,那架直升机便缓缓地在不远处的足球场上降下。

    飞机上跳下来一个人,很快地便迎接着站在球场旁的那个秀美身影登上了那架直升机,而后边跑过去的那位明艳的学姐也大步登上直升机。

    随着两人上机之后,那架直升机便又缓缓升起,在半空中一个盘旋,便朝着来路返航而去。

    看着那架直升机飞速远去,众人目光才又收了回来。

    那个男生瞧了瞧那捂着脸,嘴角还冒着一丝血丝,满脸惊骇地庆玲,耸了耸肩,嘿嘿地笑道:“看到了吧,市长千金只怕也没资格让直升机来接吧!”

    “所以以后小心些,学妹...东大真不是你们那些小地方能比的!”

    庆玲浑身颤抖着,咬牙切齿道:“我们不是小地方的!”

    “有区别吗?”旁边的另一个男生嘿嘿地笑了笑,道:“敢在东大装逼的,都算是小地方来的!”

    “哈哈哈…”两人哈哈大笑着大步离去,只剩下庆玲两人在那地,感受着周围那些学长学姐们怜悯的嘲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