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云霄宫
    看着走上直升机来坐到自己身边的金妍秀,赵小玉原本的紧张和狐疑,也悄然地消散了两分。

    刚刚接到电话的时候,她有些不敢相信,但又相信对方没必要骗自己。

    看到金妍秀也过来了,她这才确定,对方真的是接自己去见小南。

    但此时,心头忧虑之色却是愈发浓郁,小南难道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不亲自打电话来?

    旁边的金妍秀,此事脸色也有些苍白,她比之从小便安心上学的赵小玉更多了几分历练和经验;看到赵小玉之后,她便已经大致确认,只怕小南真出了问题,否则怎么说来,都会亲自打个电话。

    只是看着旁边似乎比自己还更紧张的赵小玉,金妍秀轻吸了口气,挤出了一丝宽慰的笑容,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她知晓...对于现在的赵小玉来说,小南就是唯一的依靠,而自己却是还有母亲!

    看着旁边那双带着温暖宽慰笑容的眼睛,赵小玉勉强地笑了笑,握紧了对方手,点了点头。

    直升机又转专机,专机又转直升机...

    走进了这个古香古色的大院之内后,两人心头的不安越发浓郁,不过还好,前来迎接的两位热情的少女让两人稍稍地心安了几分。

    在少女们的引领之下,两人简单的沐浴更衣之后,来到了一栋式样清雅的小楼之前。

    一位面容俊美的年轻人走到门口迎接了两人...

    “小南!”看着躺在那软塌之上的彷小南,虽然已经听到了年轻人的大致情况介绍,两人依然忍不住地心头一阵慌乱。

    宇文默缓缓退出屋外,在外边等候着;心头暗暗地期待,彷小南能够被两人唤醒...

    只是三个小时之后,任由两女用尽了各种办法进行呼唤,彷小南依然未有能醒来。

    宇文默跟在师尊的身后,走进屋内。

    那杨走到彷小南身边,伸手手指轻轻地在彷小南印堂之处点了点,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然后才看向一脸忧虑之色的两人,宽慰笑道:道:“尽力了就好,来...到这边坐吧!”

    虽然不认识那杨,但两女看了看恭敬跟在对方身后的宇文默,还有那杨身上那股让人心安和知道信任的气息,稍稍稳定了一下心头的情绪,都缓步走了过来,在旁边的蒲团上坐下?

    “这位是在下师尊,也是他老人家救了小南!”宇文默跪坐在一旁,小意地在一张矮桌之上泡茶,一边介绍道。

    两女赶紧地谢过那杨。

    那杨轻轻地摆了摆手,旁边的宇文默将几个茶杯送到众人身前,再沏上茶,缓声笑道:“尝尝吧,这是难得的好茶,你们精神耗损不小,刚好用来缓缓!”

    两女一人喝了两口茶,只觉得那一股淡淡的轻灵之气直冲脑际,让人瞬间清明了不少,果然是好茶,都纷纷致谢。

    那杨仔细看了看两人,然后缓声笑道:“不错,灵力充盈,看来你二人最近修炼都甚为勤勉!”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缓缓点头,俏美的脸庞上露出一丝恭敬道:“小南有所交代,并留下丹药,不敢轻??!”

    “嗯...虽然你们二人修炼较晚,但资质不错,而且有红尘道辅助,倒是并无太大劣势!”那杨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叹了口气,道:“小南遭此意外,确实是甚为可惜...我已经想尽办法,但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将你们唤来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唤醒他来!只是看来效果不佳!”

    听得这话,两人脸色都是一变,金妍秀颤声地道:“前辈,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目前只有这么一个办法!”那杨轻轻摇头,眼中满是感叹之色,原本他还以为这回镇守府终于捞到了一个好人才,但却没想到,依然还是出了问题。

    赵小玉脸色恍白,看着那杨,急声道:“那要不要去把彷伯母彷伯父接过来试试?”

    “无用的...你们两个对他来说已经算是最为亲近的人了,你们唤不醒,他父母自然也是一般!”那杨轻叹了口气,道:“除非还有什么对他来说有特殊意义之人!”

    “特殊意义?”赵小玉和金妍秀对视了一眼,赵小玉便迟疑着道:“妍秀学姐,你和小南认识的比较久,你知道吗?”

    金妍秀眨了眨眼睛,眼睛微微一亮,脸上闪过了一抹淡淡的回忆,涩声地道:“有是有这么一个人,可...已经找不到了!”

    “哦?真有?”旁边的宇文默听得这话,脸上便是一喜,道:“没关系,你把她的名字和情况告诉我们,我们去找!”

    “以前我陪小南也去找过,但却是一直没找到...”金妍秀缓声地道:“她叫林晓蕾......”

    听完了金妍秀的言语,旁边赵小玉眼睛也是微微发亮,她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但能有这么一个人,而且可能能救彷小南,她却是开心的很。

    一旁的宇文默此时也是眼睛一亮,有这样的人,那却是最好不过了;挂念许久,但却从未寻到,最是适合这种情况;或许找来的话,还真有可能能唤醒彷小南。

    那杨也是含笑颌首,看向一旁的宇文默,道:“去吧,尽快找来,还有十几个时辰!”

    “是,老师!”

    看着宇文默快步兴奋地出去了,一旁的金妍秀和赵小玉两人都是一阵的发愣,十几个时辰,也就是一天多的时间,这能够找得到么?

    “好了...你们就在这里继续尝试一下吧,想要什么摇摇铃铛,就会有人来给你们送!”那杨也缓步起身,交代道。

    “多谢前辈,真是劳烦您了!”两人强抑住心头的担忧,赶紧地鞠身道。

    没有人知道镇守总府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也没有人知道镇守总府到底有多强的能耐,但这样一个彷小南当初怎样找都找不到的人,不过是两、三个小时之后,一份详细的文件便出现在了宇文默面前。

    看着文件上的资料,宇文默倒是一阵的愣然,难怪彷小南会找不到;这真是除了镇守总府,只怕其他人也找不到了。

    因为这个林晓蕾竟然是云霄宫的人...

    这云霄宫来历神秘,虽然已经存在数百年之久,但整个修界知道云霄宫的人却相当少,就连镇守府,除了特定的一些人,知晓这云霄宫存在的也相当少。

    这云霄宫一脉极为特殊,云霄宫宫主和长老,乃至整个宫中有掌权司职的全部都是女人;云霄宫中的男人,基本上都只是负责充当种马延续云霄宫血脉的角色。

    而整个云霄宫,虽然向来不在修界露面,也不太愿意与外人交流,外人也对云霄宫的实力不得而知,但宇文默却是曾听得老师说过,这云霄宫虽然整体实力不强,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弱,但宫主和几位长老却都是高手。

    这能够让那杨说是高手的,那就真是高手了。

    这云霄宫向来不与修界其他门派来往,就算是镇守府,也只是知晓其存在而已;只有少数那么三四人曾与这云霄宫打过交道。

    宇文默这想了想之后,便赶紧去找那杨了。

    这种之事,除了老师,其他人只怕是没办法处理了。

    “云霄宫?”那杨眉头微微一挑,那向来淡然的眼眸之中也露出了一丝愕然;半晌之后,才摇头失声笑道:“怎么每次跟这小子有关的,都是这么麻烦的!唉...”

    宇文默在一旁小意地问道:“府主...难道这云霄宫真这么麻烦?”

    “当然麻烦!”说起这,那杨也忍不住地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道:“整个修界,唯一麻烦的就是云霄宫!”

    “.......”宇文默一阵的沉默,能够让老师都觉得麻烦的,那就真是大麻烦了;而且还是整个修界唯一麻烦的,这算起来其他什么三家五派都不算是事!

    看着一脸疑惑的宇文默,那杨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云霄宫的事,你以后会明白的!”

    说罢,那杨那修长的眉毛微紧,站起身来,缓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蔚蓝天空,沉吟了一阵之后,旋即便笑了起来,道:“算了,我这老脸应当还是值些钱的,估摸那位许宫主多少还是会卖我一些面子!”

    山中的秋夜略微地有些凉,夜风在林间轻轻拂过,吹得那窗外的树叶“簌簌”作响。

    林晓蕾坐在书房,随意地翻看着手中的一本古籍,对这古籍上的一些资料很是有些感兴趣。

    “笃笃!”门口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然后母亲便端着一盘拍黄瓜走了进来,将盘子放在桌上,笑道:“晓蕾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祖奶奶给的一本书,让我没事的时候看看!”看着桌上那黄绿相间的嫩黄瓜,林晓蕾笑着将手中的古籍放下,然后用牙签插起一块黄瓜,丢进口中,嚼了嚼,满意地笑道:“还是妈你做的拍黄瓜好吃!”

    听着女儿的夸奖,林母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伸手拿起那本古籍,看着上边的几个字,眼睛便是一亮。

    “云霄笔录!祖奶奶竟然让你看这个?”林母兴奋地看着女儿,道:“你这丫头,竟然都不说一说!”

    “说什么呀?不就是一本书??!”瞧着母亲的兴奋,林晓蕾美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随意地道。

    “什么不就是一本书呀。。。这可是云霄笔录,除了宫主和几位长老,只怕还没几个人看过!”林母小心翼翼地将这书放回到桌上,眼睛发亮,但却是连翻都不敢翻,只是交代,道:“这书可要好好收着,若是丢了,祖奶奶只怕会怪罪的!”

    说完,这便是又急匆匆地走了出去,一边走,还一边,道:“我这还得交代你爸去,让他千万别乱翻书房的书!”

    看着母亲兴冲冲地离去,林晓蕾微微地笑了笑,随意又插了一块黄瓜放到口中,轻轻地嚼着,感觉着那黄瓜的酥脆,眼睛看着桌上的这本古籍,却是又叹了口气。

    她自然知晓祖奶奶将这本云霄笔录交给自己阅读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明她基本上已经入了祖奶奶的眼了,若是不出什么意外,这云霄宫圣女便是自己了。

    做了这云霄宫圣女便也就是未来的云霄宫宫主,只到祖奶奶将衣钵完全传给自己,然后仙去;整个云霄宫、整个许家便都是自己一人的天下;达成了母亲和父亲的期望,让那些曾经打过自己家里主意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只能在自己面前屈膝颤抖。

    而让自己费心竭力应付了这般久的许明雅两人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收起平日对自己的戒备和敌视,在自己面前小心恭敬,直到她们继承了长老之位,然后才勉强有资格在云霄宫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

    只是,这一切真是自己想要的么?

    成为了云霄宫宫主,从此以后毕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待在这云霄宫内,保持纯阴之身,不得嫁人,直到自己老去。。。

    可这些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就算是许明雅她们,其实内心深处,或许也不想做这个必须孤独终老的宫主或者长老。

    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许家女,招个婿入赘,一家人平平静静的生活;为云霄宫延续血脉;仰或是离开云霄宫,做一个普通人,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嫁过去过普普通通的生活。

    就如同当初,许明雅她们所说,若是知晓他是那林家之人,自己嫁给他,那些人也不敢再对家里有任何的逼迫。

    只是,这一切似乎都有些晚。。。

    将口中的这块黄瓜吃完,看着桌上的那本《云霄笔录》,林晓蕾轻轻地叹了口气,拿起来,又随意地翻阅了起来。

    只是,她这才翻了两三页,突然房门再次被敲响,母亲走进来,有些疑惑地道:“晓蕾,静怡长老现在正在外边等你,说祖奶奶有命,你随她出宫一趟!”

    “???现在?”林晓蕾迟疑了一下,旋即便起身将这古籍收好,缓步地走出门外去。

    待得林晓蕾走到客厅,便见得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妇人正站在大厅之内。

    “见过静怡长老!”林晓蕾恭敬地问候道。

    看着林晓蕾出来,静怡长老淡声一笑,道:“晓蕾,宫主命你随我去镇守府一趟,这便出发!走吧!”

    “镇守府?”林晓蕾一愣,便记起了这是什么地方,当下一愣,道:“现在就出发?那我去准备两件衣服!”

    “不用了,赶时间,就这样走吧。。。办完事咱们就回来!”

    静怡长老轻轻地一甩袖,便大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林晓蕾不敢怠慢,朝着母亲轻轻点了点头之后,便也大步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