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世间情事,事事如此
    这个时候,修界论坛之上一片嘈杂,关于彷小南的帖子一天之间至少冒出了上十个。

    无数的人对于彷小南正儿八经的第一次在诸多修士面前正式露面,以及那场景表示了惊叹。

    “十息斩杀”这样的标题更是被打上了无数个惊叹号,同样彷小南的那清秀小光头的照片在论坛之上,不知迷倒了多少的修界少女们。

    这些修界少男少女们,虽然不少都未到先天,但家中或门派中长辈们多少都还是有些脸面的,给家中孩子们弄几个U盘登录器不要太简单。

    甚至当初不少未到先天的,朝着家中长辈一阵撒娇纠缠之后,便也被带往镇守府见见世面。比如那日硬要学着彷小南剃个个性光头的小男孩便是其中之一。

    这些特意到场观看了生死战的铁粉们,更是一个个狂顶不已。

    《惊魂刀现,谁说彷小南斩杀通灵是假?》

    《十息斩杀金刚上境,杀个通灵有何难?》

    《此等个性帅气的发型,唯有我南可以驾驭!》

    而关于生死战上,彷小南被镇守府主那杨出手镇住之事,众人也是猜测纷纷,众说纷纭只是谁也猜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倒是纷纷调侃这昆仑运气比荀家不知道好了多少。

    荀家那位十息便被斩杀,而昆仑这位却是因为镇守府主的插手而活了下来,免去了损失一位最为优秀的金刚境,看来这昆仑气运确实是要比荀家好上一些。

    荀一泰看着论坛上的这些帖子,那气得差点是生生把电脑砸了去。

    这两天他也想明白了,彷小南还能拿到优秀巡察使的称号,只怕不是谭千亩的缘故;毕竟谭千亩向来还是给昆仑和荀家几分面子的,很有可能只怕还是镇守府主在其中插了一手。

    他荀家也是有人在巡察司的,似乎隐约听得府里有消息传出,彷小南似乎与府主甚为相熟;若是这消息为真,那就不是不可能了。

    毕竟这样的消息,事涉镇守府主,这镇守府之人不敢随意宣扬也很正常。

    而那样突然插手生死战,定住彷小南,荀一泰想来想去,应当是彷小南出了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

    想到这里,荀一泰总算是心情稍稍舒畅了两分;心头暗暗诅咒着,那小子若是这回直接挂掉就好了,这样便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林晓蕾走在那昏暗的山路之上,小路虽有两三尺宽,但一路行程甚急,而且视线不佳,亏得林晓蕾这两年日夜勤勉,也已经是凝气境,才能勉强跟得上静怡长老的脚步。

    走在前头的静怡长老,听着后边林晓蕾呼吸微急,手指轻捏了一个法诀,轻轻两转之下,便有一团灵光悄然浮现;屈指一弹,那团细微的灵光便落在了林晓蕾的身上。

    林晓蕾只觉眼前轻轻地一亮,原本昏暗的小路瞬间清晰;同时浑身一轻,脚步旋即也轻快了起来。

    轻轻地看了一眼眼前的身影,恭声道:“多谢静怡长老!”

    “嗯...今日确实是有些赶了,不过那杨那边要求的急;作为世俗界镇守者,我云霄宫也得给他些颜面,莫要误了他的事!”

    静怡长老看了看前头,淡声地道:“再行一刻,便到了!”

    跟在静怡长老身后,急速前行,感觉轻松了极多;林晓蕾心头也不由地暗暗羡慕,这便是那神通境方能随意施展的“神行术”,自己要想达到这等实力,只能等继承了祖奶奶的衣钵之后,再潜心修行数年,或许才有可能达到。

    前行了一刻钟之后,果然便看得前方巨岩之上停有一架直升机,此时正呼啸出声,似乎已经等了有一阵子;载上两人后,便旋即起飞飞速而去。

    “镇守府与世俗相连,倒是好处不??!”

    在机场中转,坐上了一架早已等候的湾流商务机,直飞上天之后,静怡长老坐在这真皮座椅之上,看着机舱内这些豪华配置,端着刚刚沏好的凤山灵茶轻轻地抿了一口,终于轻轻地感叹了一声。

    一旁的林晓蕾舒适地靠在座椅上,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一两年来,她也大致弄清楚了云霄宫的情况,故而对静怡长老这番的感叹相当理解。

    云霄宫的情况相当古怪,甚至是有些极端;宫中祖奶奶和两位长老实力极强,但其他的姑姑们却是实力相当平庸,别说通灵境,就算是金刚境的存在都不多,多数也就是先天左右的实力。

    与其他什么三家五派之类的派中通灵三四个、金刚遍地走的情况差别极大。

    偏偏云霄宫却又是属于隐世类型,宫中所有的女性都姓许,除了一些执事的姑姑和年轻的许家女儿们,其他的人大多都在世俗之中生活。

    祖奶奶和长老执事们只管宫中之事,极少出宫,这在外生活的许家之人,只要不向外泄露云霄宫的存在,是一律不管的。

    就如同当初自己家一般,在外边生活,若不是被几个强势叔伯姑姑看上了自家的这些家财,逼迫过甚,也不会被逼回宫,让自己来竞争这云霄宫圣女的位置。

    故而这各种专机接送之类的,近年极少外出的静怡长老才会有此感叹;毕竟这等豪华专机接送,就算是在世俗之内,除了那些顶尖富豪,只怕也没几人能享受到。

    在这舒适的座椅之上,林晓蕾很快地便迷糊了过去,只是似乎没过多久,飞机便降下了。

    镇守府来迎接的是一位面容俊美,气度淡然的年轻人,对着静怡长老执礼甚恭。

    “镇守府主座下弟子宇文默,见过静怡长老、见过晓蕾姑娘!”

    看着那边恭敬拱手的年轻人,静怡长老甚为满意,看得两眼,便笑道:“不错,已经金刚了...看来府主的弟子还是相当勤勉!”

    “多谢静怡长老夸奖...请随我来,车已经准备好了!”

    坐在车上,不经意地通过后视镜瞄到了后边的那位姑娘一眼,只见窗外灯光一闪之下的她清秀可人,虽不似那位金姑娘那般明艳动人,也不似那位小玉姑娘那般清冷诱人,但却是居于两人中间,格外有一分动静两相宜的味道。

    这等灵秀的女孩儿,又是初恋,难怪小南这般难忘。

    但只希望得真能顺利唤醒小南才好。

    “宇文师侄,此次府主如此紧急地要我云霄宫弟子过来救人,不知是所为何人?”过来的这路途之上,静怡长老心头一直有些疑惑,这见到了宇文默,便是随意地问道。

    “哦...此人乃是晓蕾姑娘当初学校的一位...好友!”宇文默恭声回道:“他邪魂缠身,老师以镇魂之法镇压,却是得要人将其唤醒!”

    宇文默简单几句将此事说清,便不敢多言...作为新晋的金刚境,在这位面前,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对方那隐约隐现气势的可怕;云霄宫的长老,按老师的语气,只怕绝对是神通境强者。

    能够让神通境的强者,一块陪同前来的,这位晓蕾姑娘只怕在云霄宫地位低不了。

    想想这个,宇文便对某人又是同情,又是惊叹;果然如同老师所说,跟这厮沾上边的都不是小事,就连一位本就该是普通人的初恋女友都变成了云霄宫的重要人物...

    静怡长老只是轻轻点头,便不再询问,但却是无人注意到旁边阴影中的林晓蕾,脸色却是骤然一变...

    “怎么?有些困了吗?”下车之后,看着灯光下脸色似乎略微有些不太好的林晓蕾,静怡长老淡声问道。

    “啊...可能是的,平日这个时候早已经睡了!”林晓蕾缓声地笑了笑,道。

    一旁的宇文默恭敬地道:“静怡长老,老师已经在那边等您了,我带晓蕾姑娘先过去!”

    “嗯...去吧!”静怡长老朝着林晓蕾点了点头,道:“既然曾与你有同窗之谊,尽力而为便是...我们明早再回宫去!”

    “是...”林晓蕾微微地低着头,恭敬地应道。

    站在清风楼前,宇文默缓声地道:“晓蕾姑娘,情况便是这样...一切就拜托你了!”

    林晓蕾慌乱地应了一声,看了看眼前的大门,便急急地走上前去。

    只是伸手按在这门上,心头却是又微微一颤...

    里边,便是他...

    等下若是他醒来,两人相见,这又如何?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林家外孙,修界杰出新星,甚至未来成就可能不在自己之下;但自己却是已经即将身居那圣女之位;早已经与尘世了断一切,不可能再回头了......

    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救他还是最重要,至于以后...再说吧!

    伸手推开那木门,便见得一个熟悉的身影迎了上来。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孔,林晓蕾微微地一愣,但旋即眼中便涌出了笑容和泪水,拥抱了过去。

    “妍秀!”

    “晓蕾...”

    两人用力拥抱了一阵之后,林晓蕾才颤声地都:“他呢?他呢?”

    “这里,这里...他在这里!”金妍秀赶紧地拉着林晓蕾朝着里边走了进去。

    虽然注意到旁边还有人,但看着躺在软塌上的那个人,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林晓蕾娇躯便是微微一颤。

    定定地看了许久,那秀眸之内,一团朦胧雾气逐渐升腾,不多时便已经是有着颗颗热泪滚落...

    金妍秀朝着赵小玉招了招手,缓缓地退出木屋之外,只剩下林晓蕾站在那软塌之前,看着那如画般的清美眉目,却又是那般熟悉的面容,那久藏在心底的某些画面,奔涌而出。

    “小南...小南...”轻轻地在一旁坐下,用力地抓着他的手,看着这熟悉的眉眼,林晓蕾眼中泪水颗颗滴落...

    “小南,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我是晓蕾...我是晓蕾呀...”

    在这悲戚的呼喊声中,一颗颗的泪水滴落在了那清俊的面容之上。

    数百米之外的一栋小楼之内,那杨与静怡长老正分宾主而坐,旁边有少女恭敬地送上两杯灵茶。

    “此次有劳静怡长老不远千里而来,那某实在是深感歉意!”那杨缓声拱手笑道。

    静怡长老微微垂首,笑道:“府主客气,这华夏修界这些年能如此平静,多是府主镇守之功;府主有命,云霄宫自然不敢怠慢!”

    “哪里,这不过那某之职责而已!”那杨淡然一笑,却是略微有些好奇道:“静怡长老已经许久未曾出山了,这次竟然亲自陪同前来,莫非还有其他之事?”

    “其他之事倒是没有,只不过晓蕾目前已经是为宫主所看中,近期便会立为我云霄宫圣女;故而老妇陪同走一趟,同时也正式邀请府主于明年二月初二前来云霄宫观礼!”静怡长老含笑点头,然后双手送过来一份请柬。

    听得这话,那杨脸色微变,双手接过,惊讶道:“宫主已经到了登仙之期?”

    “正是!”静怡长老轻轻点头,道:“三年前,宫主夜有所感,便曾占得一卦,自身寿元不过再五年,故而便开始挑选圣女;近日方做出决定,选定晓蕾!”

    “此事过后,晓蕾便将正式闭关,破镜先天;然后待得明年二月初二继承宫主衣钵,接掌我云霄宫大统!”

    轻轻打开手中请柬,那杨表情严肃,看了几眼之后,便缓缓点头,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古怪之色。

    但旋即便抬头笑道:“如此,那某倒是要恭喜贵宫了...到时,那某必然亲至观礼!”

    “如此的话,静怡代宫主,向府主致谢了!”

    看着侍女送着静怡长老前去精舍休息了,站在门口的那杨脸色一阵的变幻,突然轻轻地叹了口气,缓缓摇头,道:“麻烦...麻烦呀!唉...”

    清风楼内,一颗颗滚烫的泪水滴在彷小南的脸上,在那一声声的呼唤声中,彷小南的睫毛突然轻轻地动了动,只是正在垂泪低泣的林晓蕾却悄然未觉,只是泣声地道:“小南...你快醒啊,你要是不...”

    “我要是不...你打算怎样?”

    林晓蕾突然只觉得自己的手一紧,一个熟悉的声音骤然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你醒了?你醒了??!”

    看着那双有若深潭一般的诱人双眸,正含笑看着自己,林晓蕾失声惊呼了一声,旋即便兴奋地大叫了起来:“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我怎么能不醒,只听得有人在耳边总是嘀嘀咕咕、嘀嘀咕咕地叫个不停,哭个不停,再不醒,感觉我的心都要碎了!”

    看着眼前这张梨花带雨的娇颜,感觉着自己手里紧紧握着的那温暖小手,发现一切果然都是真实的,彷小南长长地舒了口气,闭着眼睛,带着一丝深深的疲惫,道:“真怕一切都是假的,真怕自己一切都是在做梦!”

    林晓蕾用力地抿了抿嘴巴,看着那张比之以前不知又更加顺眼了几分的面容,深深地吸了口气,涩声笑道:“真真假假又如何?只要你醒了,一切都好!”

    门这时被推开了,金妍秀和赵小玉站在门口,看着林晓蕾,紧张地道:“他醒了?”

    看到两人,林晓蕾恍然所失,但却又似乎稍稍地松了口气,只是心头却是一阵的痛彻心扉的刺痛传来;她也想就这样握着他的手不放,但是现在...却是没有办法继续握了,连《云霄笔录》自己都已经看过了,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回头了!

    “醒了,你们快过来吧!”林晓蕾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勉强朝着两人笑了笑,道。

    “嗯...”两人兴奋地点了点头,都走了过来。

    彷小南缓缓地睁开眼睛,微笑着看着两人,道:“让你们担心了!”

    “只要你能醒过来,就什么都好了!”赵小玉泪眼婆娑地笑着看着彷小南道。

    “对...只要你能醒过来,就什么都好了!”金妍秀也用力地点着头道。

    此时,外边那杨缓缓地走了进来,看着坐在那地,轻轻咬着嘴唇,眼睛依然红着的林晓蕾,暗暗地叹了口气。

    他身居这世间百余年,人间情事自然都见得许多,也一直都未曾看透。

    这时自然也能感受到林晓蕾心头的那种矛盾和不舍...

    但这个时候,那杨却也只能是微微一笑,道:“好了,他醒了便好;不过他神魂耗损过巨,不宜太过惊扰;你们先去休息吧,待明日再来看他!”

    说罢,手轻轻地一拂,正欲说话的彷小南突然觉得一阵浓浓的困意袭来,然后整个人便又直接昏睡了过去。

    金妍秀紧张地看了睡过去的彷小南一眼,道:“府主,小南现在...没事了么?”

    “没事了,既然他能醒来,说明便已经挣脱了那残魂的纠缠;你们安心去休息吧,我在这再给他施展一次安魂之术,明日醒来,便可差不多恢复了!”

    那杨看着金妍秀含笑点头道。

    几人对视了一眼,便齐齐地恭声应道:“多谢府主!”

    看着微微低着头,脚下一步一步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林晓蕾,那杨轻轻地叹了口气,缓声地道:“静怡长老已经去房间休息了,你...便也去吧,明日早上,我便送你们回宫!”

    林晓蕾脚下微微一顿,咬着嘴唇,红着眼睛,强忍住眼中的泪水,微微鞠了鞠身,道:“多谢府主!”

    “唉...世间情事,事事如此...去吧去吧...莫要回头!”

    那杨轻轻地挥了挥手,两边的木门便缓缓关拢...

    “呜呜!”看着那两扇木门缓缓闭合,站在门口的林晓蕾终于泣然出声...

    不远之处正停在那处等着她的金妍秀和赵小玉两人,对视了一眼,齐齐地奔了过来。

    “呜呜呜...”林晓蕾用力地抱着两人,失声痛哭不已!

    站在门内,听着门外传来的痛苦声,那杨苦笑摇头,缓步走到彷小南软塌之前,看着那张沉睡的清俊面容,轻轻摇头。

    “挺鼻厚唇,眉似刀锋,两睫如扇,目若桃花...天生重情重义,却又多情自苦!何苦来哉......”

    那杨深吸了口气,右手轻举胸前,化掌为决,轻变数次,便有一团灵光浮现;将这灵光轻轻拍在彷小南印堂之处,旋即便叹了口气,摇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