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圣女之争
    “叽叽喳喳。。?!?br />
    虽然已经入了秋,但小鸟儿们依然在外边的阳光里玩得相当欢畅,在各个树杈之上跳来跳去,鸣叫不已!

    彷小南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老高,习惯性地坐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床前的阳光,突然微微地一僵。

    “晓蕾?!”

    眨了眨眼睛,骤然想起了什么的彷小南眼中闪过一抹惊喜和兴奋,猛然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穿上衣服便朝外跑。

    只是这刚刚跑出门外,看着眼前的环境却又是一愣,自己这是在哪里?

    朝着四周一阵心焦的张望之后,才大致判断出来,自己应该是在镇守府。

    彷小南伸手挠了挠头,才记起自己那天似乎正在跟人争斗,但突然之间,便没有了记忆了。

    然后听得有人呼唤自己,睁开眼来,便是晓蕾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但旋即便又兴奋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晓蕾回来的是真的;她真的回来了。。。

    “人咧?有人没?”循着自己的一点记忆和判断,彷小南一边朝着四处张望着,一边朝前走,镇守总府并不太大,就算没人自己也能走出去,只是总得找个人问问情况才好。

    这总要找到人,才知道晓蕾在哪里!

    “小子,叫什么。。。过来喝茶!”这刚叫了几声,不远之处那杨的声音便悠悠传来。

    总算找到正主了,彷小南一喜,赶紧大步地走了过去,急声地道:“府主。。。那个,你知道。。?!?br />
    “先过来坐!”那杨似乎知晓彷小南想说什么一般,只是招了招手,打断他的话语道。

    瞧着那杨的模样,彷小南也只好强抑住心头的不耐,快步走了过去坐下。

    那杨提起桌上一只紫砂小茶壶,缓缓地将壶中之茶倒入杯中,看着那澄黄茶水慢慢地接近杯口,这才将杯子缓缓地推了过来。

    看着那杨那似乎别具韵味的淡雅动作,彷小南原本有些焦虑的心,似乎稍稍地平缓了些许。

    端起杯子,凑到鼻端感受了一下茶香,又闻了闻之后,才做三口缓缓咽下。

    待得彷小南将杯子放下,那杨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知道云霄宫么?”

    “云霄宫?”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记忆中似乎有些印象,但这个名字却是相当的不清晰。

    那杨看了看彷小南,修长的眉毛轻轻地扬了扬,笑道:“不知道也没关系,我与你说一说便是!”

    彷小南轻吸了口气,看着那杨,缓声皱眉道:“云霄宫与林晓蕾有什么关系?”

    “林晓蕾现在已经是云霄宫圣女,明年二月初二将会成为云霄宫宫主!”那杨淡声地道。

    “云霄宫?”彷小南的眉头缓缓皱紧,眼中突然闪过了一抹痛苦之色,他怎么都想不起云霄宫是怎么样的存在,但某种意识却是好像在隐隐告诉他,这个云霄宫很难搞。

    轻轻地摇了摇头,彷小南涩声地道:“晓蕾怎么会跟这个云霄宫扯上关系的?”

    “她本身就是云霄宫的人!”

    看着彷小南,那杨静静地淡声道:“云霄宫实力很强,拥有三名神通境的高手。。。。。?!?br />
    听着那杨将云霄宫的情况一一缓缓道来,彷小南的脸色逐渐凝重。。。

    “所以,她现在是云霄宫的圣女,再过半年,她将成为云霄宫宫主;不论是圣女,还是云霄宫宫主都是是不会婚嫁的,甚至都必须保持纯阴之身,自从云霄宫建立以来都是如此!”

    说罢,那杨提起茶壶,再次给彷小南的茶杯倒上水。

    彷小南的脸色微微地有些泛白,伸手端着茶杯,那杯里的澄黄茶液轻轻地荡漾着,冒出了一层层细微而杂乱的波纹。

    仰头一口将那滚烫的茶水干下,彷小南转头看向远处的蔚蓝天空,良久之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她回云霄宫去了?”

    “八点就跟着云霄宫的长老走了!”那杨点了点头。

    “云霄宫有三位神通境?这位长老也是其中之一?”彷小南缓声地道。

    那杨深深地看了彷小南一眼,点头道:“对!”

    彷小南伸手提起茶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一口喝下,看着远处的白云良久,突然笑了起来,看向手中的茶杯,道:“这凤山灵茶不错,估计以后我只怕对别的茶都不感兴趣了!”

    瞧着彷小南的反应,那杨略微地有些意外,旋即便笑了起来,道:“看来你这次昏迷了两天,倒是也得了些好处!”

    “好处?什么好处?”彷小南好奇道。

    “长生君残魂与你两魂一体,纠缠两天,多少还是有些影响!他存续千年,性格倒是历练的相当通达...你这性子与他有些像了!”

    彷小南挑了挑眉,旋即便笑了起来,道:“这也能?”

    “当然能...你本便继承了他不少记忆,早就受其影响;此次他又与你纠缠两日有余,差点便将你吞噬,你沾染一些他的性格气息,自然正常!”

    那杨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将茶做三口抿下,才叹了口气,道:“这凤山灵茶好是好,但却才三泡,便少了些味道了!”

    “呵呵...我倒是不嫌弃!”彷小南提起茶壶给两人满上一杯,端起茶杯,慎重地道:“此次府主又救我一命,小子铭记!”

    “记得就行...这人情以后慢慢再还便是!”听得彷小南这话,那杨倒是满意一笑,但旋即便又沉声交代道:“不过有些事你自己心里要有底,长生君纵横修界近千年,非同小可;你这次不经意之间便中了他的暗手,以后行事之前,必须三思而行;下次可不一定有我在身边!”

    “多谢府主,我一定谨记!”说起这事,彷小南心头也是一阵阵的后怕;这长生君果然诡计多端,那灵神化体是一门好术法,自己经验不足,应敌之时,只想着好用,却是没有想到施展这术法,本就是引灵神入体。

    灵神入体之时,自己的魂灵便处于一种异样的迷离状态,自然对于体内这种内邪趁机而侵,无所防范;才会被长生君有机可乘。

    这等术法,只怕也是长生君当初故意放出让自己学会的...

    彷小南深吸了口气,决定以后在没有完全把长生君的残魂碾碎之时,绝不再轻易尝试任何可能让自己魂灵失去自主或者戒备的术法了。

    “行,你记住了便好,以后自己多注意吧!好生修炼,尽快破境通灵...等你通灵之时,可以来燕京找我,我帮你护法!”那杨沉声应诺。

    “如此,就多谢了!”虽然不明白那样为何对自己如此关照,但有人愿意对自己伸出援手,彷小南自然不会拒绝。

    又喝了一杯茶之后,彷小南便起身告辞了,这在燕京也呆了几日了,该回去了。

    来的时候是有专机接送,回去的时候,三人便只能是搭乘民航班机回去了。

    金妍秀和赵小玉,看着彷小南精神焕发一脸正常的模样,也总算是安了心;两人这一天一夜相处下来,倒是少了不少的生疏和尴尬,显得极为亲近;坐在飞机上叽叽喳喳的,倒是把某人给撂倒了一边。

    彷小南乐得清闲,闭目养神去了。

    而此时,林宗峰和林汉青两人,也按照约定找上了镇守总府,听闻彷小南已经无恙离去,终于算是大松了口气;而随在他们身边的林青峰,听得彷小南平安无事,那脸色却是瞬间难看了几分。

    林宗峰和林汉青从镇守总府离开的时候,心情相当的不错;镇守府主那杨亲自会见了两人,对于彷小南赞誉有加,对于林家将来前景也表示相当的看好,这让两人开始瞬间笑开了颜。

    彷小南安然离开镇守总府的消息,很快的便也在修界论坛之上蔓延了开来。

    《彷小南平安无事,今日已离京》,而发帖之人正是“小兵”。

    以小兵镇守府成员的身份,这样的帖子自然是值得相信的,诸多铁粉弹掌相庆;自然也有许多人恼怒不已。

    比如荀家家主荀一泰便是摔了自家最喜欢的一把紫砂壶。

    而赤城子据说也是气得午饭都没吃!

    当然,也有那种开心又阴险的...

    林晓蕾连夜在静怡长老陪同出宫的消息,在第二天早上还没回宫,云霄宫便已经有许多人知晓了此事。

    “什么?真的?”听着母亲一脸阴沉地告知自己这个消息,许明雅脸色骤然大变。

    “没错,今天大早你西娟姑姑来跟我说的!”许明雅母亲许西灵的言语中带着失望和恼怒。

    “西娟姑姑?”许明雅心头一黯,西娟姑姑乃是宫中执事,深得两位长老信任,当初一共十八人参选,她能进入最后到最后这一关,成为三人之一,西娟姑姑在其中出力不小。

    既然是西娟姑姑所言,那只怕就是不会错了。

    能够让静怡长老陪同出宫,那只怕是这圣女之位已经落在了林晓蕾的头上了。

    许明雅不甘心地道:“她们去做什么?怎么会突然出宫?既然已经入选,不是不到继承完成,我们都不能出宫么?”

    “据说是应镇守府府主之请,前去救人,具体情况就不清楚了!”许西灵颇有些失望地道:“这圣女之位落在了林晓蕾头上,那你就只能等以后接静怡长老或者静明长老的传承了!”

    “不...我不甘心,凭什么...我什么都比林晓蕾强,凭什么她能做宫主,我却只能做长老?而且这长老还要等好些年!”许明雅不甘地低吼道,面容狰狞,一张美艳的脸庞瞬间扭曲。

    瞧着女儿那恼怒的模样,许西灵咬了咬牙,摇头道:“可宫主已经选定的事情,谁能够让她更改?”

    “不...一定有办法,一定要办法!”许明雅咬牙切齿地言语着,突然眼睛却是一亮,哼声地道:“镇守府,对了...一定是彷小南,一定是他!”

    “彷小南?”许西灵一愣,皱眉疑惑地看着自己那朝着书房跑去的女儿,道:“明雅你到哪里去?”

    “妈,一会就好了,我就出来!”

    林晓蕾走下直升机,看着眼前的连绵不绝的巍峨大山,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里才是她一生所系之地,那些过去的,终究都已经过去了,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否则不止是害了自家一家人,也会害了小南...

    下得飞机来的静怡长老,看着周围的群山,也含笑舒了口气,道:“还是回来舒服啊,京城的空气实在是不太好!”

    “对的,还是家里舒服!”林晓蕾乖巧地笑道。

    “走,回家...”静怡长老点头笑着,随手给林晓蕾加持了一个神行术,然后便大步朝前走去。

    前行了不过是一个小时,两人便回到了云霄宫前。

    “静怡长老您回来了!”门口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恭敬地施礼笑道:“路上辛苦了!”

    “嗯...还好,一路上飞机车子接送的,倒是不累!”静怡长老含笑朝着这妇人点了点头,便朝着宫内而去;走在后边的林晓蕾客气地向中年妇人问候道:“西娟姑姑好!”

    “嗯...晓蕾你也好,辛苦了吧,赶紧回去换件衣服洗个澡,莫要误了午课!”许西娟亲近地笑着道。

    “好的,姑姑!”

    看着林晓蕾走进宫内而去,许西娟原本满是亲近笑容的脸庞瞬间冰冷了下来,看着林晓蕾的背影,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宫主,静怡回来了!”

    静怡长老微笑着微微垂首向着那边盘膝而坐、鹤发童颜的云霄宫主拱手道。

    “嗯...辛苦了!”云霄宫主缓缓点头,伸手道:“坐吧!”

    “多谢宫主!”静怡长老在右侧的蒲团之上坐下,然后看向对面的静明长老,淡声笑道:“静明姐姐这么早也过来了!”

    “是啊...”静明长老点头微笑,道:“正好有些事儿要向宫主禀告,所以便过来了!”

    “哦?”看着对面静明长老脸上的一抹凝重之色,静怡长老微微皱眉,疑惑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云霄宫主缓声道:“静怡...我正要向你询问此事!你昨日送晓蕾入京,她所救之人为何人?”

    “嗯?我也没曾去见,只不过听说乃是晓蕾在世俗之时的要好同学!”静怡长老眉头一扬,缓声地道:“怎么,有问题?”

    静明长老沉声地道:“我刚得到消息,这并非是晓蕾普通同学,乃是她的恋人!”

    “恋人?”静怡长老微微一愣,旋即便缓缓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那府主定要请晓蕾前去,这倒是有可能!”

    静明长老道:“现在晓蕾已经将要接领圣女之位,却还眷恋俗世之情,故而我来将此事禀告宫主,望宫主慎重考虑!”

    听得这话,静怡长老迟疑了一下,皱眉道:“晓蕾只不过是奉宫主之名前往镇守府救人而已,而且今晨便随我回宫,这何来眷恋俗世之情之说?”

    静明长老脸色微僵,但旋即便看向宫主,道:“圣女之位关系我云霄宫之未来,若是因此而出了差池,我等便百死莫赎!不得不慎!”

    云霄宫主闭目沉吟不语。

    见状,旁边的静怡长老轻吸了口气,想起方才回来之时林晓蕾的表现,便笑道:“我看晓蕾并非是这等眷恋世俗之情之人,她小时候便在宫外长大,上学之时情窦初开,与男同学有些亲近也是正常!”

    “而大学数年,她依然保持纯阴之身,而且归来之后,便再未有与人联络;此次也是救完人便随我归来,一切如常;若是因此而剥夺她圣女之位,那实为可惜!还请宫主三思!”

    静明长老微微皱眉,道:“静怡你所说不无道理,但事涉我云霄宫千年传承,却是不得不慎!”

    此时,云霄宫主缓缓睁开眼来,淡声笑地道:“让晓蕾过来,看上一看不就知晓了?”

    听得宫主言语,静明和静怡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缓缓点头;都是为了云霄宫之传承,争之无益,不若看上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