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云霄宫变
    “咦?怎么回事?今日晓蕾怎么还没来?”

    许明雅与许仙玲两人,此时都站在了大殿之外,等候宫主宣召入殿,进行今日之学习;许仙玲这左右看了看,发现平日最是准时的林晓蕾,竟然还未出现,不由地疑惑道。

    许明雅轻哼了一声,道:“仙玲姐姐只怕是还不知道吧,林晓蕾昨日出宫去了!”

    “出宫?”许仙玲一愣,愕然地道:“为何出宫?咱们不是不到继承衣钵之后,都不得出宫吗?”

    “咱们是咱们,别人可是去会小情人了...”许明雅冷冷地嘲声一笑道:“你可别忘了她可是外边回来的,可不像咱们这样清心寡欲...”

    许仙玲脸色微变,看了看四周,赶紧低声道:“明雅,这话可不能乱说!”

    “呵呵,什么乱说,本就是真的...”许明雅不屑地哼声道:“这若是还不说,这圣女之位只怕就轮不到咱们了!”

    “???”听得这话,许仙玲脸色也是一变,紧张地道:“难道祖奶奶已经决定了?”

    “哼...你说呢?我可是听说她连云霄笔录都拿到了!”

    许明雅低声地寒声冷笑道:“若是还不想办法,你我二人只怕就只能以后老老实实地每天俯首向她行礼问好,等个七、八上十年的,接掌了长老之位,才能在她面前直着身子说话!”

    许仙玲深吸了口气,这看了看大殿之内,终于低声地道:“可...会情人,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许明雅冷声一笑,道:“你且看着,等下祖奶奶就得把她召去问话;你我还有没有机会,就看这一回了!”

    这正说着,便见得里边急匆匆地走出来一位执事姑姑。

    “鸣翠姑姑...您这做什么去???祖奶奶还不准备召见我们吗?”许明雅赶紧甜甜笑着道。

    “不要问,现在这里等着,宫主和两位长老宣林晓蕾问话!”鸣翠姑姑朝着两人轻轻地点了点头,沉声言语了一声,便大步而去。

    看着这鸣翠姑姑那急匆匆的背影和方才那严肃的表情,许明雅心头得意一笑,看向许仙玲,道:“如何?”

    “明雅...你果真是好手段!”许仙玲心头稍稍地一松,看向许明雅微微地笑着,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警惕。

    她深知三人之中,便是许明雅心思最重,却没想到许明雅手段竟然如此厉害。

    不多时,看着林晓蕾脸色有些难看地随着鸣翠姑姑走进大殿去,许明雅和许仙玲二人都各怀心思,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大殿。

    但两人倒是都有着一丝希冀和欣喜,不管如何,少一个人竞争总是好的。

    “见过祖奶奶,二位长老!”

    林晓蕾恭敬地朝着三人行礼,道。

    “嗯...”云霞宫主轻轻颌首,定定看了林晓蕾两眼,见其眉梢紧凝,仪态依然沉稳,点了点头,道:“晓蕾,你昨日前往镇守府,所救何人?”

    林晓蕾略微一迟疑,便沉声道:“我所救的乃是我在东原时上学的同学...”

    旁边的静明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看了看云霄宫主和静怡长老,淡声笑道:“什么同学要你去救?看来关系非同一般??!”

    林晓蕾轻咬了咬嘴唇,又看了看那边面容平静的祖奶奶,以及旁边微微皱眉的静怡长老,咬牙道:“禀告祖奶奶,他是...晓蕾学校里的一位男同学,我与他关系虽走得比较近,但都已经过去了!”

    “此次晓蕾奉命去之前,将他唤醒之后,没有任何停留,便即刻离开了!镇守府主当时在场,可为弟子作证!”

    说到这处,林晓蕾便也看向静怡长老,涩声请求地道:“弟子只不过去了两刻钟时间而已,静怡长老也可为弟子作证!”

    看着林晓蕾希冀地朝着自己看来,静怡长老轻轻叹了口气,看向云霄宫主,道:“宫主,晓蕾所言不假,我与那杨会面商谈约一刻钟,去到精舍休息之时,不到一刻钟晓蕾便已经返回,这两刻钟倒是不假的!”

    而一旁的静明长老微微皱眉,沉声道:“宫主...晓蕾出身世俗,这十数年所沾染之凡俗气息,我等也皆不明;这曾有凡情,而且那人又是修士,既然有镇守府主亲自出面向我云霄宫请求,只怕也非同一般;这对晓蕾挂念如此之深,以后若是有些什么牵扯,却也是大麻烦!”

    沉声说到此处,静明长老微微一顿,继续肃眉道:“这圣女一位非同小可,若是明年接掌了这宫主之位,以后你我若是不在,稍有差池,便是我云霄宫之大祸!不可不慎!”

    听得静明长老这番言语,对面的静怡长老表情也逐渐严肃了起来,缓缓点头,似乎也有些认同。

    而林晓蕾此时脸色已经微微发白,如此努力,放弃如此之多,方方得到这等机会,难道又要失去了吗?

    云霄宫主轻轻点头,沉默了一阵之后,便看向左右二人,道:“我云霄宫,遵循祖训,数百年以来,一直潜居在这世外之地;为了便是为保留这一支传承!”

    “而宫主一职,更是这一支传承中的主脉!倒是不可不慎!”

    听得这话,静明静怡两长老都缓缓颌首称善。

    许明雅和许仙玲二人被召唤进殿来,看着站在中间,脸色有些苍白的林晓蕾,心头都是大定。

    许明雅更是心头得意至极,看这样子,林晓蕾这圣女之位只怕是靠不住了;而自己有西娟姑姑在前边说项,这回这圣女之位只怕七、八成在自己手里。

    “我时日已经不多了,尔等三人这两年来潜心向学,从十八人之中脱颖而出,也颇是不易;故而今日趁着两位长老都在,便将这圣女之位定下,尔等也好安心修炼,早日破境!”

    云霄宫主微微颌首笑道:“原本,我已经定下是由晓蕾接任圣女之位;但这突然又出了些状况,故而得重新慎重考虑!”

    听着祖奶奶这话,许明雅好许仙玲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紧张和兴奋之色,唯有旁边的林晓蕾脸色愈发地白了两分。

    “宫主...我看明雅为人聪慧、个性沉稳,作为圣女之选,甚好!”一旁的静明长老含笑看向那边的许明雅道。

    静明长老这话一出,这下不单连林晓蕾的脸白了,就连许仙玲的脸色也是跟着一白;而许明雅眼中的喜色便是明显冒出。

    林晓蕾咬了咬牙,看着宫主似乎有些意动,当下便颤声地道:“祖奶奶,这对我不公平...我跟彷小南虽然以前是恋人,可那是以前,此次也是奉您的命令而去;我救醒他之后就立刻离开了,没有任何的私情!”

    见得林晓蕾出口分辨,一旁的许明雅生怕这事情生变,赶紧便是嘲讽笑道:“晓蕾,此事乃是由祖奶奶和二位长老决定?你与那彷小南是否有私情,别人又不清楚!”

    “明雅...你!”林晓蕾秀眉微皱,终于是没有再言语,这多言无益,只是看向云霄宫主。

    云霄宫主轻轻叹了口气,看向林晓蕾,淡声道:“晓蕾,我知你向来勤勉,但此事事关我云霄宫之传承...”

    听到这处,许明雅看着林晓蕾,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不得不...”

    云霄宫主这话刚说到一半,突然脸色一变,猛然站起身,沉声喝道:“何人在此?”

    随着云霄宫主这一声轻喝,旁边静明和静怡两位长老脸色也是大变,起身朝着门口沉声喝道:“何人胆敢闯入我云霄宫?”

    “呵呵...还好还好,我都说我已经站了一会了,要是再没人发现;那这云霄宫就太让我失望了!”

    外边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在众人的戒备之中,一个身材妙曼、面容娇艳的少女缓步地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你是何人?胆敢侵入我云霄宫?”

    看着那少女,鹤发童颜的云霄宫主眼中一惊,手中拐杖猛然一顿,看着那少女,寒声喝道。

    旁边的两位长老,此时也一脸的凝重,朝着门外小心戒备。

    两人身为神通境的存在,自然也看出那少女竟然是通灵境的存在,虽然这通灵境不再她们眼中;但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竟然便已经是通灵境,足以让她们心惊不已;更是要戒备后边是否还有其他入侵之人。

    对于三人的戒备,少女视若无物,一边走一边看着三人,缓缓点头,眼中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道:“还不错,传法之人还有三人,倒是没有辜负门中托付!”

    听得这少女那奇怪的言语,林晓蕾三人一阵愕然,不知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云霄宫主和两位长老却是脸色一变,脸上露出了古怪至极的神色。

    云霄宫主浑身微颤,却是将手中拐杖横在胸前,涩声喝道:“来者何人,亮出身份来,否则莫怪我等无情!”

    旁边那静明和静怡长老,此时也似乎浑身有些颤抖,一脸希冀又有些紧张地看着来人,做出了戒备的模样。

    瞧着三人的模样,少女微微一笑,伸手拿出一块云纹木牌,用灵力一催,便见得那木牌之上,一个斗大“云”字浮现,上边灵力环绕,灵光四溢。

    看到这个令牌,静明和静怡两人浑身一颤,然后转头向着中间的云霄宫主看去。

    只见得云霄宫主颤抖着手,从怀中掏出一块同样的木牌,那木牌未见催动,便在对方那木牌灵力牵引之下,一个“云”字也悄然浮现,两两相应。

    看着这一幕,林晓蕾三人一阵迷惑,但云霄宫主三人却是浑身一颤,齐齐地跪倒在地,伏地颤声道:“凌云传法长老静萱、副长老静明、静怡,叩见宗门使者!”

    林晓蕾三人看着宫主和两位长老向着那陌生年轻女子叩拜,这也慌忙地随之跪地,不敢起身。

    “三位长老请起!”看着三人那激动的模样,少女脸上的表情也瞬间肃然,拱手鞠身,道:“凌云门第三十七代嫡传弟子徐曦绫,谨代凌云门上下向三位传法长老致敬!”

    三人缓缓起身,云霄宫主热泪盈眶、满脸激动地看向徐曦绫,拱手道:“有请使者上座,宣读宗门旨意!”

    徐曦绫微微鞠身还礼,然后便走到那中间的蒲团之处,转过身来,看了看四周,缓缓点头,便盘膝坐下。

    “三位长老请坐!”徐曦绫缓缓伸手,同时也看向那边还跪在地上的林晓蕾三人,淡声地道:“你们也起来吧!”

    “是,谢宗门使者!”林晓蕾三人强抑住心头的惊骇,小心翼翼地退到一旁。

    待得坐定,云霄宫主颤声拱手,道:“敢问使者,不知如今我凌云门...”

    “长老放心,我凌云门这数百年卧薪藏胆,虽未能全歼敌手,但却是已经逆转局势,完全占据上风;故而才有我今日之行!”徐曦绫缓声笑道。

    听得这话,三人对视了一眼,终于都长长地舒了口气。

    云霄宫主涩声朝向大殿后方,拱手笑道:“这数百年来,诸位先辈建立云霄宫,小心翼翼潜藏于此,不问世事;百年传承一次,只为了能将宗门功法血脉能够延续下去!”

    “我等三人自从接掌这云霄宫之后,更是日夜小心谨慎,不敢随意离宫。生怕被敌人发现,追踪而来,直到今日,使者到来,我等终能放下这担子,可以告慰各位先辈!”

    “诸位辛苦了...三位之功劳,凌云门将谨记!”徐曦绫缓缓颌首,肃然抱拳道:“此次曦绫奉命前来,一是在暗处查探此处是否有敌手潜藏,而是前来这云霄宫,传达现任掌门旨意!”

    三人对视一眼,齐齐拱手,恭声道:“不知掌门有何旨意!”

    “掌门的意思是,现今世俗界歌舞升平,云霄宫也发展的不错,可以继续这样下去,只是无需像以前那般可以隐藏!三位长老将继续担任传法之职,将云霄宫发扬光大,正式作为我凌云门的支脉!”

    徐曦绫看着三人,缓声笑道:“不过三位长老可以随时回归宗门看看,若有优秀弟子也可以推荐入宗门...不知三位长老意下如何?”

    听着徐曦绫这言语,云霄宫宫主与两位长老互相看了看,三人相处近百年,这互相看得两眼,便知对方的意思。

    她们三人现在已经八、九十岁,在这云霄宫呆了一辈子,现在回去宗门受人管制也无甚意思,而且也舍不得这般多的门人弟子;这既然能回宗门去看看,而且还能继续担任这宫主和长老之职,自然更好。

    见得两位长老都轻轻点头,便颌首笑道:“既然是掌门安排,那我等自然遵从!”

    “如此甚好!”徐曦绫笑了笑,看着这云霄宫主,缓声地道:“看最近长老之安排,应当是寿元将???已经准备以天蝉大法进行传承?”

    “正是!”云霄宫主缓缓点头,感叹道:“老身遵循先辈之命,以纯阴之身持身修行,于数年之前似有所感,占卜所得,预计不会超过明年五月;故而已然定下,明年二月初二,便正式行天蝉大法,将毕生修为进行转注!”

    徐曦绫缓缓点头,旋即便缓声笑道:“那方才便是在确认下任宫主人???”

    “正是!”云霄宫主含笑点头,看向林晓蕾三人,道:“她们三人便是我们所挑选之继承者,此次便是打算确认一人为老身传人,待得明年二月初二之后,便继承宫主之职!”

    “原来如此!”徐曦绫点了点头,便笑道:“不知长老是否已经选定?”

    “还未曾选定...”听得这话,云霄宫主缓声笑道:“这三个孩子资质都相当不错,老身还在考虑中!”

    说到这处,云霄宫主看着徐曦绫那含笑的模样,迟疑了一下,便笑道:“使者身为宗门嫡传,又代表掌门而来,对这下任传法长老亦有选择考量之权;不知使者有何意见?”

    徐曦绫微微一笑,便看向林晓蕾,道:“我方才听你们提及一个叫彷小南的,是东原的那个彷小南?”

    林晓蕾微微一惊,便恭敬地回道:“回禀使者,正是!”

    “哦...那家伙挺不错的...就卖他一个人情,结个善缘!”徐曦绫淡声一笑,看向云霄宫主,道:“长老觉得如何?”

    云霄宫主微微一愣,倒是没有想到宗门这位使者竟然认得那彷小南,而且甚至还打算这般卖个人情;当下便是稍稍皱眉沉吟了起来。

    那边的许明雅听得这话,心头却是大惊,难不成自己为了这圣女之位费尽心力,就要这般白费了不成?若是任由这般,只怕自己再无机会了。

    当下这脑袋一热,便咬了咬牙,不管不顾沉声地道:“禀告使者,我云霄宫圣女之位,非同小可,怎可私相授受?”

    听得这话,徐曦绫挑眉一笑,而那边的云霄宫主却是脸色一变,沉声喝斥道:“明雅住嘴!”

    “小孩子不懂事,让使者见笑了!”云霞宫主喝斥完许明雅,赶紧致歉,道。

    “没关系...一般门中优秀弟子都会有些傲气!”

    徐曦绫微微地笑着,看向许明雅,道:“我看她资质挺不错的,这样吧;明年二月初二,门内会有长老前来观礼,我提前打声招呼过去,顺道把她带回宗门来磨炼磨炼,过两年就懂事了!”

    徐曦绫微笑着将这话一说,许明雅看着那双美目中的淡淡嘲意,脸色瞬间惨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