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东原杂务
    回到东原,又已经不用上课,彷小南便开始稍稍地有些闲得蛋疼。

    金妍秀和赵小玉两人每天基本上都有课,剩下他一人,除了修炼,就基本上闲的很了;这让他不仅地有些怀念当初大家都还在学校上课的时光了。

    给老五他们几个一人去了一个电话,基本上都是讲了两句便赶紧挂了。

    在上班实习的时候,大家都忙得很,可不像他这般的轻松还无聊。

    这在家转了两圈,实在是闲得没事的时候,彷小南便又去了一趟瑞丝缇娜。

    一如既往的,瑞丝缇娜只有童梓瑶坐镇,马木秀在外省开拓市场去了。

    看着每次看到这位诱人的童总,彷小南都是惊叹不已;这位童总虽然依然是纯阴之身,但那一身诱人的魅力,那是丝毫不在赵小玉或者金妍秀之下。

    也难怪当初马木秀会把主意打到她头上,这若不是他身边有赵小玉和金妍秀,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只怕不动心都难。

    这段日子的瑞丝缇娜业务扩展的很快,东原店的业务较之上月又增长了百分之二十。

    而省城店的业务虽然刚刚开展不久,但提升也相当的快;已经达到了东原店销售量的五成;按照这样下去,两月之内达到东原店的业绩是完全没有问题。

    按照童梓瑶的信心十足的说法,半年之内,省城店的业绩铁定将要超过东原店。

    而新开的北湖省分店,虽然刚开始营业,但业绩也算是不错,预计只要再过两三个月,瑞丝缇娜的效果一推广出去,半年之内,达到东原店现在的业绩,也应当是完全没有问题。

    而西江省和川省的分店也在同时筹备中,总体来说形势一片大好,正在沿着彷小南当初设定的道路在快速前进着。

    “马总真的是很厉害,虽然很多事情都无需他亲自去办,但他都亲力亲为,若不是有他在咱们的业务不可能扩展得这么快!”

    说起马木秀,童梓瑶是一片的赞誉。

    彷小南自然也明白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马木秀不是蠢人;当知晓只要抱紧了自己的大腿,这以后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

    而且这外出开拓局面,一些小手段稍稍使使,自然是无往不利;就算是真招惹了什么人,只要报出自己的名头,这敢不给面子的,只怕是也不多了。

    “彷先生...现在店里的资金流已经是相当充足,如果您需要的时候,这边一两千万还是随时可以抽出来的!”汇报完情况之后,童梓瑶恭敬地道。

    “不用了,你们留着去扩展业务吧,我这边暂时不缺钱!”彷小南笑着道:“药还够不够?”

    “就目前的业务量来说,暂时还能维持两个月!”童梓瑶明显是心头有底,缓声地笑道:“但按照目前业务扩展的速度,只怕可能只能维持到一个半月!”

    彷小南点了点头,笑道:“行...过几日,我再送一批药过来便是!”

    接下来的两天,彷小南基本上都在与赵小玉或者金妍秀,一起埋头修炼。

    在培元丹以及玄灵丹的作用之下,以及双修之时彷小南竭尽全力地辅助之下,金妍秀倒是很快地便完成了筑基。

    筑基完成之后,便是凝气了。

    这凝气较之筑基,索要消耗的时间那就更多了,彷小南估计至少需要三、四个月,金妍秀才有可能完成凝气。

    第二日,金妍秀一天都没有课,而赵小玉去医院陪母亲了,想起自家已经有些时日没看到胖儿子的,彷小南便决定回家去一趟。

    这大早起来在家练了两趟拳,泡了一缸虎炼汤之后,彷小南便开车带着金妍秀,回青云镇去了。

    “哎呦...老彷,吃了?又带着孙子逛街呢!”

    看着那边抱着胖小子,悠哉悠哉地在街边晃悠的彷父,街坊们都已经熟悉了眼前的场景,纷纷笑呵呵地打招呼道。

    “对啊...带小家伙出来逛逛,顺便晒晒太阳,天天闷房间里,空气不好!”彷父笑眯眯地点头笑着。

    “老彷...我说你家儿媳妇到底是哪个?这孙子都这么大了,小南怎么从来不见带回来看看???”一旁的街坊笑着道。

    说起这个,彷父一脸的苦笑,摇头,道:“老张,别说了...我这个做爷爷的都不知道,这突然冒出一个孙子我首先还不信,但偏偏这小子越长越跟我家小南小时候一模一样!”

    “哎呦,老彷...这也是你家小南本事,这没让你这当爷爷的操一点心,就给你弄出一个孙子来了,这要是换我,欢喜都来不及!”旁边的老张笑呵呵的地道:“老彷,赚了!”

    “赚了?好吧,我就算他赚了,哈哈...”

    两人这一边走一边聊着,突然前边一辆车叫叫喇叭,停了下来。

    “爸!”

    看着那从窗户口伸出来的脑袋,彷父一乐,赶紧凑了过去,欢喜地道:“小南回来了!”

    “回来了!”彷小南笑嘻嘻地伸手捏了捏儿子的脸,道:“呀,这小子又长胖了!”

    “爸...爸爸...抱抱...”胖儿子看见彷小南,在彷父怀里,欢喜的是手舞足蹈的,伸着两条胖乎乎的手臂叫着道。

    “哎...”彷小南笑着伸手接过胖儿子,凑到那肥嘟嘟的脸庞,狠狠地亲了两口,递给旁边的金妍秀,笑道:“喏...我儿子!”

    “彷父伯伯您好!”金妍秀一边接过彷小南手中的小家伙,一边对着外边的彷父甜甜地笑着道。

    “啊...妍秀啊,你来了!”彷父开心地笑应着,道:“你们先回去,我慢慢走回来!”

    “好嘞...”彷小南应了一声,然后笑道:“那我们先回去了!”

    金妍秀抱着手中的小家伙,惊喜地凑到眼前,欢喜地道:“呀...真可爱,真是你那个儿子?”

    “当然!不然是哪个?”彷小南笑嘻嘻地道,一边开车一边笑着道。

    “长得真可爱呀...”看着手里一点都不认生的小家伙,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咧开小嘴巴看着自己开心地笑着,金妍秀也忍不住地凑上去,亲了一口。

    ”是吧...”彷小南得意地笑着,“吱”地一声在家门口停下。

    那边彷父笑眯眯地往回走,旁边的老张便是惊讶道:“方才车里的是上回来过的那个韩国丫头吧?”

    “对啊...老张你倒是记得清楚!”彷父嘿嘿地笑着道。

    老张羡慕地道:“果然还是小南有本事啊...”

    回到家里,敲了敲门,看着来开门母亲,彷小南眼睛微微一亮,只见的母亲气色红润,两目有神,头发黑亮,正是阴阳二气大为平衡之像。

    “妍秀,这是我母亲!”彷小南笑着介绍道。

    “伯母您好!我是金妍秀!”金妍秀恭敬地问候道。

    “啊...是妍秀啊,来来...进来坐,我听小南提过你好多次了!”看着眼前明艳惊人、却又十分客气恭敬的少女,林玉音相当的满意,这样的女孩子也算是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而且看这样子,刚刚筑基不久,想来儿子只怕也是有些想法了,才会领对方入修界之门,林玉音也就更是欢喜。

    “你们吃饭了没?”林玉音给两人沏了杯茶,笑着问道。

    “吃过了!”彷小南笑着看着母亲,道:“妈,那落魂沙还有么?看来效果不错??!”

    “还有一大半呢!”说起这个,林玉音满意地笑着,道:“有这落魂沙,我感觉最多半年,我就能达到半纯阴之身的地步;这样下去,三四年神通也不是不可能!”

    彷小南笑着点头,道:“如此就好,您就安心在家修炼,儿子等着抱您大腿的时候!”

    “就会贫嘴...”林玉音笑着白了儿子一眼。

    “对了,妈...我给小家伙找了个师父!”彷小南伸手逗了逗金妍秀手中的胖儿子,道。

    “师父?”林玉音扬了扬眉,疑惑道:“他才一岁多,就找什么师父?难道你还担心我教了不了他?”

    “不是...实在是人家主动要求收,我又不好意思拒绝!”彷小南嘿嘿地笑着道。

    瞧着儿子那一副得意的模样,林玉音心头倒是好奇,她深知自家儿子的性子,傲气的紧,这师父若不是足够厉害,只怕不得是这样子,这稍稍一沉吟,便笑道:“看你这样子,难不成这师父是那杨不成?”

    “妈,你真厉害,一猜就中!”彷小南一拍手,笑道。

    “真是那杨?”林玉音眼睛一亮。

    “当然...这要是别人我怎么能答应?”彷小南笑嘻嘻地道:“我答应了他,过一年,就把小家伙送过去!妈...您可别舍不得!”

    “过一年就送过去?”林玉音微微一惊。

    “对...”彷小南点了点头,看向金妍秀手中的小家伙,道:“虽然这家伙天生的通透之体,但若要筑基,那自然从三岁开始比较好!”

    “那也是...”林玉音轻轻点头,旋即便叹了口气,道:“行,送去就送去吧...反正以后偶尔去探望一次便是!”

    说到这处,林玉音突然惊道:“对了,你如何与那府主这般熟悉?竟然求得他老人家收徒!”

    “...”彷小南一阵无奈地道:“妈,我说了,是那杨愣要收我儿子做徒弟,我当时还考虑了一阵呢!”

    “......”

    林玉音沉默了一阵之后,便忍不住地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道:“那也是,我家孙儿乃天地之灵,那府主想要收做徒弟也是正常的紧!”

    面对老妈突然转变的这么快的想法,彷小南也只能是一阵无语。

    这在家坐了一顿之后,彷父突然便笑道:“对了,小南,家里的别墅那边已经弄得差不多了,要不要去看看?”

    “哦?已经差不多了吗?”彷小南倒是没有想到这般快,当下便笑着点头道:“好,走...去看看吧!”

    “妍秀,走吧...一起去看看去,以后回来了,住就方便了!”林玉音笑着看着金妍秀笑道。

    听得这话,金妍秀脸色羞红,赶紧点头应着。

    不得不说乡下比之城里,好处确实是多上不少的。

    远远地看去,河对岸的那个山脚之下,一片清俊的竹林摇曳,在竹林之旁,一栋大气却又相当雅致的别墅正悄然而立。

    行过了一座小桥,朝前走了不多远,那别墅便逐渐清晰,红墙蓝瓦,周围绿树、青竹,大门外不远便是缓缓流淌的小河...

    “妍秀...别墅旁边一大块都是咱们的,这边可以做花园你们以后若是想要种什么花都可以,那边是刚挖好的一个鱼塘,鱼塘边那一块可以做花园或者菜地都可以...”

    彷父欢喜地给自己未来的儿媳妇介绍着家里的房子;让金妍秀在一旁是又羞又喜的。

    别墅确实是很大,上下除了偌大的客厅餐厅之类的,另外有房八、九间,大小阳台三四个之多。

    站在这阳台之上,看着前边不远之处河中传来的潺潺流水声,旁边微风轻动,竹林沙沙摇曳,轻吸了一口那清新的空气,彷小南满足一笑;爸妈有这样的地方养老,种种菜、养养鸡、钓钓鱼,挺好的...

    “这都是林家来弄的,原本你大伯那边也来人了,不过咱们地什么都安排好了,一切都有林家包圆了,便也没说什么,只是第二天镇上的几位领导都打了电话来问候了!”

    彷父站在彷小南身后,轻叹了口气,道:“总觉得这有些不太好!”

    彷小南笑了笑,宽慰道:“没什么不好的,他林家便宜占大了,这几天林家借着我的名头不知道出了多大的风头捞了多少好处!爸,你就别想太多了!”

    “至于...方家,也由他去吧,您觉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以后他们要来求咱们的地方多了...”

    看着身前儿子那挺拔的身影,听着他那淡淡的自信言语,彷父长长地舒了口气,这辈子也就指着这儿子扬眉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