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唐老六开车远去,罗家夫妻看着彷小南也是一脸的复杂。

    罗父有些尴尬,毕竟彷小南答应半年之内便来想办法唤醒罗满龙,但两夫妻却是又找了别人;偏偏却还弄出岔子,甚至又让彷小南出手才收了尾。

    “好了,罗叔,这事就这么定下吧,后天上午我回来一趟,到时候去唐师傅家便是!”彷小南笑了笑,也没多言语,便准备回东源去。

    一旁的陶婶子为了儿子,明显就没那么多顾忌,紧张地抓着彷小南的手臂,道:“小南,后天这真能救回咱们满龙吧?”

    “咱们这不是舍不得五万块钱,只是这可不能再出岔子了!”

    彷小南淡声言语道:“不救也得救,总得试试这若是不救的话,罗满龙撑不过三个月!不然为何,我偏偏要你们拿五万钱出来拉住这唐师傅?”

    “???”罗父和陶婶子吓得一脸发白,罗父更是颤声地道:“小南,你当初不是说只要再过半年就能救满龙,这为何现在又说满龙撑不过三月!”

    “你们难道方才没听我跟唐师傅说的话么?”彷小南微微皱眉,道:“罗满龙本身气运太弱,这次被邪祟附体,耗伤了大量魂灵和阳气!”

    “原本他还能坚持几年,但这被耗伤了如此多的魂灵和阳气,就撑不过三个月;所以我才硬是拉住唐师傅,让他帮忙;否则他一走,我一个人可没办法再救!”

    说到此处,彷小南看着这脸色惨白的夫妻两人,淡声地道:“放心,唐师傅也是个实在人,只要他答应尽心出力;我再想些办法,六、七成的把握总还是有的!”

    说罢,彷小南便也不多留了,挥了挥手,便上车回东源而去,只留下这夫妻两人一脸阴郁和无奈。

    而旁边的一群吃瓜群众们却是在那处兴高采烈的议论纷纷,今日这场戏可真是精彩刺激;而且小南不单是一身能力吓死人,而且为人仁义,丝毫不计较陶婶子做的那般龌蹉事,仗义救人,果然是仁义了得。

    听得这陶婶子夫妻两人,那是头都抬不起来。

    礼拜一的这天,如同彷小南所料一般,记者少了很多,唯有两、三家不死心的,这天又来堵人了;终于算是将彷小南给堵住了。

    无奈之下,彷小南也只好勉为其难应付两声。

    “我与崔允儿只是单纯的好朋友,并不是如同你们所想的那种关系!而且,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你们不用乱猜!”

    “但据我们所知,你的女朋友林晓蕾已经退学了,而且似乎也联络不上了;彷小南同学,你这个理由可不恰当!”旁边的记者为了新闻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丝毫不担心刺激到彷小南。

    彷小南倒是不恼,淡声地道:“至少,我们并没有正式分手,所以她现在还是我女朋友!”

    “好吧,小南同学,请问这次崔允儿是单纯为了过来参加你们的元宵晚会,来观看你的表演吗?”

    “不是,算起来只是顺路,崔允儿有一位好友也在我们东大上学,这次她正好来华夏拍剧,所以就顺道来探望一下!这个情况你们应该也知晓的!”

    “那么小南同学,崔允儿表示时代组合将会在五六月之间在东源举办演唱会,到时候会邀请你作为嘉宾;请问你是否已经准备出道,正式进军娱乐圈呢?”

    “不,对我来说,学业依然是最重要的,所以不会进军娱乐圈!”彷小南断然地道。

    “据说,华艺、音皇、天语等几大顶级经纪公司都对你表示了极大的兴趣,甚至他们还表示,只要你签约,他们将会力捧,而且有信心让你在一两年之内,便成为国内娱乐圈顶级新生代明星!你难道都已经拒绝了他们吗?”

    “我还未正式接到他们的邀约,不过在这里,我表示感谢他们对我如此看重;但如同我方才所说,目前以学业为重,不会朝这方面发展!谢谢大家!”

    温暖的阳光轻轻地洒落在了金研秀那长长的秀发之上,显得光润而又耀眼。

    彷小南缓缓走来的时候,便看着坐在秋千上的金研秀,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诺,这是给你的药!”彷小南伸手将手中的瓷瓶递了过去,笑道。

    “谢谢!这下终于可以安心的吃自己喜欢的东西了!”接过彷小南递过来的瓷瓶,金研秀嘴角微翘露出一一口雪白如玉的贝齿,那明艳的脸庞之上笑容更是诱人。

    “其实以你的身材,完全不用担心,就算是再长一点肉,也不觉得胖!”彷小南倒是说的老实话。

    “嘿呀,倒是想不到,你这嘴巴最近是愈发的甜了!”金研秀笑着道,然后轻轻地颠了颠手上的瓷瓶,笑着道:“走吧,为了感谢你的药,我请你吃饭!”

    “好嘞,走吧!”

    晚上,华艺的老板坐在电视前,看着这段新闻,看着屏幕之上,那张清美明俊的脸孔,以及那种淡然自若的出尘气度,眉头微微扬起,然后又随手用手中的平板电脑打开了一个腾讯娱乐的网站,打开了一个视频看了起来。

    高清的视频之中,彷小南正坐在钢琴前一边弹琴,一边唱歌,那清脆的钢琴声伴随着清越的歌声,显得清灵而又悠远。

    旁边一位年轻人,恭敬地道:“这段完整的视频已经上了八个省级娱乐频道的节目和几乎所有娱乐网站的头版?!?br />
    华艺老板伸手推了推眼镜,沉声地道:“怎么样?难道你们还没有正式跟他接触吗?”

    “抱歉,老板,对方的手机一直拒绝陌生电话,而且我们也没有找到他!”

    “不管怎么样,明天再去找他谈,将条件开高一些,一定要把他拿下来!”

    “是!”

    其他音皇和天语等公司,此时也差不多大致是如此的准备,众人都卯足了劲,准备将这颗已经露出璀璨光芒的年轻人拿下了。

    一个拥有如此实力,而且还未出道便已经有着极高热度的偶像实力派的存在,绝对值得他们用最好的条件将对方签下来。

    只是可惜,这几大经纪公司的人这天又扑了一个空,彷小南今天又请假了。

    彷小南这是第一次来到距离青云镇几十公里之外这林阳镇桃花村。

    这处小村子宁静安详,在这早晨清新的空气中,带着淡淡暖意的阳光轻轻地驱散了昨夜所残留下来的些许寒意。

    一边随着前边的一辆面包车之后,彷小南一边随意地四处张望着,突然看到前边不远之处的那座半山腰以上便被浓雾笼罩的那山岭,彷小南的脸色便是微微地一变。

    “这里是天岭山的侧面!难道那上代炼魂道是因为”彷小南突然心头轻轻地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车子不多时便在一栋小楼的院子前停下。

    看着罗家夫妻领着人将罗满龙抬进了那院子去,彷小南便也慢慢地走了进去。

    “哎呀,小兄弟你过来了,快来坐,快来坐!”面对彷小南,唐老六相当的客气。

    “婆娘,快上茶,就是这位彷小兄弟前天救了我的命,否则你这婆娘就要守寡了!”

    这时,一个浓妆艳抹穿金戴银的妇人,这便是赶紧端了一盘茶过来,送到彷小南面前,干笑道:“哎呀,这么帅气的小兄弟啊,快喝茶,快请喝茶!”

    “多谢嫂子!”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便端了一杯茶;然后便是随意地朝着这堂屋内看了看。

    看了看那正墙上的神龛,以及下边的供桌,还有那被随意搁放在供桌上的镇魂尺,彷小南暗暗地摇头苦笑。

    看来这唐老六还真是没把这镇魂尺当回事,就算是这炼魂道估摸也就是被他当做混吃饭的一个行当!

    这喝了两口茶之后,在旁边罗父和陶婶子焦虑紧张的目光中,彷小南便笑着道:“唐师傅,咱们这便抓紧一下时间吧,毕竟还要稍稍地商谈一下相关的配合之类!”

    “那行,那咱们就先开始!”唐老六虽然人看起来有些猥琐,稍稍有些贪财,但做事倒是还挺实在。

    听得彷小南如此言语,这便起身,拿了一炷香点燃插进香炉里,又朝着那神像恭敬地拜了拜之后,这才肃然地看向众人,沉声地道:“小兄弟,你随我进来,其他人在这里等着!”

    ——嗯,又要上架了,感谢大家这么久的支持,如果大家觉得还行,就请帮忙订阅一下,顺便支持一个月票吧!谢谢大家!</br></br>公告:75小说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