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这事不算完
    看着笔直躺在地上,惊恐惨嚎的赵银武,还有那周围躺了一地的马仔们,以及外边伸头伸脑的围观人群,彷小南相当的满意。

    随意地拍了拍手,看着赵银武,微微地笑着道:“好了,差不多了...回去告诉你爸,我叫彷小南,今天的事情,让他给我一个交代;否则,这事不算完!”

    “乌拉乌拉!”

    救护车来了好几辆,才将地上的一众人等给拖走。

    童梓瑶站在门口,看着人都被送走了,又看了一眼外边议论纷纷的人群,这才缓步地走进里边的会客室去。

    “彷先生,人都送走了,那咱们接下来…”

    “嗯…接下来没什么事了,就喝茶吧…另外你给我讲一讲最近各门店的情况以及规划等等…”彷小南看了看对面挂着的壁钟,然后道:“还有两个小时午饭,预计到时候应该就差不多了!”

    听着老板的言语,童梓瑶满头雾水,但瞧着老板一脸轻松的模样,当下便也放了心,赶紧地把笔记本搬了出来,进行工作汇报。

    南省虽大,但省城发生的事自然也传得快。

    不过是短短一两个小时,赵银武被人打断两条腿的消息,瞬间便传了出去。

    “真的假的?林子,赵银武被人打断了腿?”黎华铭一脸愕然地看着眼前的发小,险些连茶杯中的水流出来都没发现,惊疑地道:“怎么可能?这南省还有人敢动赵银武?”

    “真的,他手下的人传出来的消息,现在那人也在医院,不过还算好,只是断了几个肋骨而已!”林子嘿嘿一笑,道:“我刚听到的时候也不敢相信,这可是武少…嘿嘿…南省第一少,竟然被人打断了腿,哈哈……”

    黎华铭这时倒是没有笑,只是凝重地道:“赵银武向来张狂,但敢动他,而且还动成这般模样的,只怕没几个人!打人的是什么人?难不成是询少或者明少?但赵银武不会蠢到跟他们对着来吧?”

    “估摸是不想活了!”提起这个,林子眼中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道:“说起来,你应该也听说过这个人!”

    “听说过?谁?”黎华铭皱眉道。

    “彷小南!”林子嘿嘿地笑着道:“这小子前阵子在娱乐圈有些名气,据说也有些人对他很有些佩服,但竟然敢对赵银武下手,只怕是猪油蒙了心!”

    林子嘿嘿地笑着,却是没有注意到黎华铭脸上露出的的惊愕,旋即便是恍然和古怪的笑容。

    “华铭,你说这回这个彷小南会怎么样?嘿嘿…只怕这回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黎华铭微微一笑,叹了口气,道:“林子,赵银武这回这腿只怕是白断了!”

    林子一愣,愕然地转头看向黎华铭道:“华铭,你说什么?”

    “我说赵银武这回碰到硬骨头了,他的腿白断了!”黎华铭端起茶壶给两人倒了杯茶,淡声地道:“这彷小南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额?不会吧?”林子一惊。

    “具体情况我也不好说,但你只要知道,这位可是真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黎华铭端起茶杯凑到鼻端轻轻地闻了闻那茶香,缓缓地一口一口将那茶水咽下,这才继续淡声道:“我只知道一件事,彷小南曾经在京城闯进地位不在赵银武老子之下的某位家中,当着那位的面狠揍了人孙子一顿,最后还是那位亲自道歉,另外还赔偿了一笔数额巨大的金额之后,才算平息了他的怒火!”

    “什么?真的假的?”林子对于自己这个发小可是相当熟悉的,打小聪明,不是那种喜欢乱开玩笑的人;此时听得这话,也不由地是一愣,满脸惊愕。

    黎华铭轻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会开玩笑?这事我是听袁明强说的!”

    “袁明强?东原的袁明强?”林子微微皱眉道。

    “对…就他,不过这事不会假,据说赔偿是通过京城赵家送过去的,赵家跟袁家的关系你应该知晓!”黎华铭笑着道。

    林子脸色微变,旋即便凝重了起来,震惊道:“这彷小南到底是何来头?在燕京闯到人家里,只怕询少和明少也不敢如此吧?”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但别惹他,既然赵银武都会被他打断两条腿,换成别人会如何,那就更不用说了!”

    黎华铭脸上也带着一些古怪,若说上回还只是听说,具体真假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但现在,发生在这眼皮底下的事情,就不可能是假了。

    林子缓缓点头,眼中满是忌惮之色,突然却是笑了起来,看着黎华铭,道:“那就等赵家的反应吧,若是那位连儿子被打断了两条腿都不敢出头;那他的威信必然受损,说起来还是你爸得了好处!”

    黎华铭微微一笑,眼中得色微露,这话倒是不错。

    省人民医院,一个衣着华丽、气度非凡的妇人正站在手术室外,哭着给人打电话。

    “老赵,银武被人打断了腿啊,两条腿…你这当爸的怎么当的?这还是自己的地方,要是银武有个三长两短,老娘就跟你拼了!”

    妇人连哭带骂地对着电话里的某人一阵喝骂,旁边的一位四、五十岁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赶紧劝道:“徐云,您别担心,动手术的是骨伤科的袁主任,银武一定会没事的!”

    电话那头的一位头发微白的老者,铁青着脸挂断了电话,冷冷地看向身旁的秘书,道:“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人敢这么猖狂?”

    “刚查到了,一个叫彷小南的,是东原大学大五的学生……”秘书赶紧答道:“我已经通知公安方面的同志去按正常程序控制人了!”

    “你说谁?”老者眉头微紧,沉声道。

    “彷小南!”秘书赶紧回道。

    “彷小南?东原大学!”老者脸色一变。

    “是的!”秘书满心疑惑。

    听得秘书确认,老者脸色瞬间铁青,失声道:“快让公安的同志马上回来…”

    “???”秘书一愣。

    看了一眼秘书,老者又迟疑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眼中闪过一抹阴郁和恼火,然后又沉声交代道:“算了,但要他们一定要客气,问清楚是怎么回事,立刻向我汇报;千万不能行强,明白吗?一定要客气!”

    “是!”虽然满心的惊疑,但秘书还是赶紧出去打电话了;他深知自家老板的性格,自家儿子被打断了腿,竟然还要这般小心谨慎应对对方,那就绝对不能让公安方面出问题。

    看着秘书急匆匆地出去了,老者深吸了口气,想了想之后,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老方吗?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