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口舌之争
    “是啊,只怕是另有所图??!”

    燕京镇守府,那杨坐在一处4D电子沙盘前,放下手中电话,看向对面翠谷山人,淡声摇头笑道:“刚刚青云那边来电,荀家和昆仑倾派赶到了天际山下!”

    “昆仑派和荀家?”翠谷山人一愣,愕然道:“他们如何知晓此事?难道也知晓了天际山之秘?”

    “定然是如此了,否则那赤城子与荀一泰这般聪明之人,怎会如此?”那杨淡然一笑,看着沙盘之上的图像,轻轻摇头,叹道:“只是这大阵又怎么会如此简单,赤城子和荀一泰这会都在等着咱们去开路呢!”

    “呵呵...”翠谷山人轻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嘲色道:“让他们等着吧,想要占好处,哪有那么简单!”

    说到这处,翠谷山人又看向那杨,正色地道:“不错此乃镇守府之责,应当轮不到昆仑和荀家插手吧?”

    “没办法,据说荀家和昆仑各有一名通灵境陷在了天际山;倒是也不好驱赶!”那杨摇头淡然笑,道。

    “还有这事?”翠谷山人轻哼了一声,道:“那也成,就让他们留着吧,反正到时候真要开始破阵,人手少不了!”

    那杨笑了笑,倒是没再言语,只是指着沙盘之上影像,道:“现在大雾已经弥漫到了山脚,将整座山都已经覆盖,方圆达到了几千米之广,甚至卫星拍摄到这一区域的影像和各种探测都是一片模糊,山人你有何想法?”

    “我去看过了,原本笼罩的范围仅在山腰,也就是说,从山巅为中心的话,原本这个大阵半径范围约在八百左右,现在大阵半径已经接近两千米!”

    翠谷山人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沉声地道:“根据那边传过来的数据,这个阵除了本身的那些颠倒五行、混乱阴阳的效用之外,还拥有极强的电磁干扰,基本上各种设备都很难起到作用!所以这个阵很难破,强攻的话也不容易!”

    那杨缓缓点头,看着电子沙盘上的影像,眉头轻皱,沉吟了一阵之后,才道:“看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

    “正是!”翠谷山人认同地点了点头,缓声道:“以我的天星盘,若是人少的话,进入问题不大,但一旦人数过多,到时候必然会出问题!”

    那杨微微凝目,突然道:“山人,你觉得此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翠谷山人皱紧了眉头,缓声地道:“既然已经差不多可以确定乃是当年天青五派消失之地,那么此处...或许真是如同我们所想!”

    “山人也是这般认为?”那杨缓声笑道。

    “不只是我们,只怕那昆仑和荀家也是这般认为的!”翠谷山人轻笑摇头,道:“我看着附近山势,虽然也算小有规模,算是不俗之地;但要支撑起这么一个大阵,而且还是上千年,并且还能如此爆发,基本上不太可能!”

    “其内定然是别有洞天!”说到此处,翠谷山人笃定地道。

    那杨缓声地道:“不会有其他可能?”

    “若是没有天青五派当年之事,那么倒是有其他可能;比如一件强效的法宝,或者某些天地奇珍...这可不是彷家小娃娃那种,而是真正成了气候的那种!”

    那杨满意点头,旋即便,道:“既然已经确定,那咱们就还是拿个方案吧,毕竟现在声势已经闹大了!”

    “是啊,总不能把整个青云镇列为禁区,这样太招人注意了!”翠谷山人点头认同道。

    秋天的太阳还有些毒,荀一泰坐在镇口的一颗大树树荫之下,看了看前边的那空荡荡的镇口,脸色有些阴郁。

    “那杨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还没有动静?”

    听着荀一泰的牢骚,后边的赤城子的表情也有些焦躁,叹了口气,道:“是啊,都三、四天了,这那杨到底怎么回事?到底还动不动手了?”

    站在了两人身后的几位长老,听着掌门家主的言语,都是一阵的无奈;众人这不远数千里而来,家中派中除了一位长老坐镇,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空虚;这在这边这样耗着实在是......

    就在众人郁闷的当头,不远之处却是传来了一阵孩童的呵呵笑声。

    这孩童的声音,在寂静的镇子里,在众人那有些烦躁的心中相当的刺耳。

    这样的声音,这几天众人已经听到许多次了,循声望去,果然便又见得那个小胖子正咯咯笑着从广场那边摇摇摆摆地往这边跑过来。

    后边某个让人心头恨得牙痒痒的人物,这时正扮作一只吃人的老虎“哇哇哇”地追在身后,两父子玩得相当开心。

    瞧着那胖乎乎的小娃儿,众人的目光都有些复杂,特别是荀一泰和赤城子两人,他们二人此时都已经是通灵上境,距离神通也就是一步之遥。

    但这一步,却是有若天涯海角一般地遥远。

    若是这小娃儿还是那纯粹的天地之灵,两人只怕这时早已经蔚然心动了;只是可惜,唉...

    这番想着,荀一泰和赤城子看向后边那只老虎的目光便是愈发阴冷了几分。

    今天这胖娃娃跑得明显比前两天稳,甚至速度也快一些,这跑着跑着,却是已经跑到了众人的跟前,才“咯咯”笑着被追在后边的老虎给抓住。

    “哎哟...两位掌门都在呢......”

    瞧着眼前这一群目光不善的家伙,彷小南倒是微微一笑,调侃道。

    “呵呵...彷巡察使倒是悠闲??!”荀一泰阴测测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彷小南嘴角翘了翘,嘿嘿笑道:“还成啊,最近赚了不少,特别是前些日子托荀家主的福,又收了柄极品法器,估摸最近这一两年都不用担心了,这不悠闲都难??!”

    “你!”彷小南这话一出,荀一泰只觉得一股邪火般直冲脑门,连眼睛都是红的;而他身后那诸多荀家之人,此时也是一个个剑拔弩张的,若不是那边有镇守府的人在,这时只怕是早已经冲上去了。

    强行将心头的那股烧得人心发疼的邪火压下,荀一泰咬牙切齿地道:“小子,不要得意,等这回这事了了,我再来跟你算总账!”

    “哎呦,荀家主...说得好像你能算得我赢一般?”彷小南轻轻地笑着:“上回你是送了我一柄腾龙剑,下回呢?打算送什么?可别说你们荀家还有第二柄!”

    听得这话,荀一泰气得眼红脖子粗,怒声喝道:“小子,休得张狂!”

    “啧啧,荀家主修养还不够啊,这么大声,别吓到小孩子!”

    “哎呦哎呦,不怕不怕啊...爸爸带你回去吃肉肉去!”

    彷小南嘿嘿地嘲讽了两声,耸了耸肩,拍着自家胖儿子的背好生安抚着,悠哉悠哉地又晃了回去,只剩下荀一泰和一众荀家人,两眼冒火地盯着彷小南悠哉悠哉地背影。

    若是目光能杀人,估摸彷小南这会已经被杀死十几次都有余了......

    “荀家主,稍安勿躁!”

    后边赤城子此时也冷冷地看着那边缓步而去的彷小南,眼中寒意四射,上次托那杨的福,他昆仑少损失了一位金刚境,但那仇早已经是不可化解了。

    此时,赤城子寒声低语道:“此次这厮,定然也会参与这破阵中去,到时候若是有机会,咱们定然叫他有去无回!”

    听得这话,荀一泰也是眼睛一亮,盯着彷小南的背影,寒声冷笑道:“正是,不过是小小一个金刚而已,咱们现在通灵都有六人,看他还能掏出我等的五指山去!”

    他身后的荀家诸人,以及昆仑众人,也都跟着连连点头;一个个恨不得现在众人就入阵去就好,好教那黄口小儿早早知道那后悔的滋味。

    如此般的,又是两日过去。

    就在荀家和昆仑诸人都已经不耐烦之时,远方天际之处,终于再次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看着那三架徐徐而来的直升机,荀一泰眼睛一亮,沉声道:“来了?”

    “应当是来了!”赤城子也缓缓起身,看着那逐渐清晰的直升机影子,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