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杂屋之内,脏兮兮的碗碟堆满了整整一个直径米许大小的木盆。.: 。

    而在旁边的另一个木盆之旁,一位少年系着一条脏兮兮的围裙,正俯身在那浑浊的温水之中,用一条抹布费力地清洗着里边泡着的十来个碗碟。

    快速地将这十来个碗碟清洗干净之后,看着旁边那依然满满的一木盆;少年轻吐了口气,将盆中已经完全浑浊的洗碗水倒掉,然后再次接满了一盆热水,拿起旁边的洗洁‘精’瓶子“啪啪”地挤入了两团洗洁‘精’。

    看着这逐渐腾起了一团团细小泡沫的水盆,少年那还有些青稚的脸庞之上,闪过了一抹浓浓地疲倦;但却没有任何的迟疑和犹豫,伸手用力地狠锤了两下那已经酸痛不堪的腰背,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之后,便继续地投入了这洗碗大业之中。

    只是那逐渐有些‘迷’离的眼神,掩饰不住脸上那深深的困意。

    “当啷”

    随着一声脆响传来,看着地上那个刚刚洗净,但却失手掉落在地裂成两半的瓷碗,少年的手微微一僵,原本脸上的困意也随着这一声脆响骤然消散了几分。

    一边看向旁边的‘门’帘,一边有些费力地俯下身去,伸手将破碎的瓷碗捡了起来。

    果不其然,他这刚俯下身不过两秒钟,旁边那条油乎乎的灰‘色’‘门’帘一掀,立刻冲进来一个腰围三尺,头发烫成微黄‘波’‘浪’状的雄壮中年‘妇’‘女’。

    看着少年手中那裂成两半的瓷碗,中年‘女’人脸上的原本松垮垮的‘肥’‘肉’立马地皱成了一块,一对死鱼泡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彷小南,仿佛要将他瞬间碎尸万段一般地怒声道:“怎么回事?又砸了一个?彷小南,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对不起,老板娘...这碗钱你从我工资里扣吧!”彷小南缓缓地直起腰来,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

    “哼...当然要扣钱,不扣钱难道我自己赔???”听得彷小南说扣钱之后,老板娘那紧皱的‘肥’脸这才稍稍地一松,冷哼了一声,昂起头转身走了出去:“记住了啊,这是第三只,拢共十五块!”

    看着老板娘扭着那‘肥’腰走了出去,彷小南微微皱眉‘露’出一丝无奈苦笑,俯身将这裂成两半的饭碗捡起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就这样粗瓷碗,批发市场批发一摞也就是二三十块,买得多还有优惠;而且这批碗都至少用了半年多了,还扣五块钱一个...

    不过人在屋檐下,却是不得不低头;这家老板虽然抠‘门’,但至少愿意一周发一次薪水,而且还给一顿晚饭!

    一边手脚麻利地将剩下的碗在那浑浊的水中洗干净,一边却是愈发地小心了起来,这两天已经打碎了三只碗了,若是再碎几个,估‘摸’自己下周的伙食费便又要不够了。

    想起这个,彷小南就无奈地叹了口气;自从上次的事之后,这每天晚上就不停地做梦,一做还便是一整宿,让人一整天都打不起‘精’神,特别是这样到了晚上九、十点之后,就更是瞌睡的紧,也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手里的碗刚刚洗完,老板娘又捧了一叠进来,放到一旁,看着彷小南,哼声道:“小心些啊,莫又碎了,不然你那点工资可不够赔的!”

    “是是...知道了,老板娘!”彷小南打起‘精’神,呵呵地点头笑着;同时用力地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让那已经如同浆糊一般的脑子稍稍地清醒了两分。

    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之后,彷小南这才洗完了最后几个碗,用自来水冲了一遍手,又伸手锤了锤早已经酸痛僵硬的腰背,打着哈欠走出厨房来。

    “行嘞...给你,这周的工资三百五,三个碗就算你十块好了,三百四!拿着赶紧回去睡觉!看你这样子,每天晚上都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老板娘板着一个脸,递过来一叠散钱,瞪着彷小南哼声地道。

    “啊,谢谢老板娘!”听得只扣了自己十块钱,彷小南那疲惫的脸庞之上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喜‘色’,少扣五块的话,一天的饭钱又有了;看来今天生意不错,老板娘心情好连带自己也沾了些好处。

    小心地将钱装好,彷小南这才晃晃悠悠地朝着学校后‘门’走去。

    在这样深秋近冬的夜里,天气已经是相当的冷了,小吃街的客人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已经走得差不多,除了那么一两家的帆布帐篷里还坐着零落的两三桌客人之外,基本上都已经安静了下来。

    带着浓浓寒意的夜风,轻轻地拂过头顶,吹落了树枝上挂着的最后那么一两片的黄叶,悄然地飘落在他的肩头。

    感受着着这股扑身而来寒意,彷小南缩了缩脖子,伸手拉紧了一下身上那透着淡淡油烟味的外套拉链,轻吐了口气之后,脚步稍稍地加快了几分。

    走了几分钟之后,旁边的一些店面基本上都已经关‘门’了,除了路边那有些昏暗的路灯之外,只剩下了地上几片在寒风中轻轻飘舞的黄叶。

    “嘶!”感觉着寒意更加浓郁了几分的彷小南,轻吸了口气,原本还有些晕乎的脑袋瞬间清醒了几分,脚下加快了几步,朝着远处的学校后‘门’走了过去。

    “方小南?”

    这刚走了两步,突然后边便是传来了一个好听而又带着紧张和焦急的声音。

    “嗯?!”正晕晕乎乎往学校走的彷小南一愣,随意地应了一声,停下脚步回头去看,便只见得一个少‘女’身影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一把勾住了他的手臂。

    “小南...你怎么不等我,搞得我一个人!”

    彷小南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这少‘女’抱紧了手臂,拖着快步朝前走去。

    “快走快走,好冷啊...我都冷死了!”

    感受着手臂之处的传来的温软感,以及鼻端传来的阵阵幽香,少有经过这番阵仗的彷小南愣愣地随着对方朝前走了几步。

    正当他走了几步回过神来便要出声问的时候,一抹淡淡的鼻息带丝丝的温热扫在了他的耳边,一个低低的紧张声音传来:“方小南,帮帮忙,有人跟着我,我跟你一起回学校好不好!”

    “哦?!”感受着那声音中传来的紧张,彷小南眉头微微一紧,便轻轻地应了一声,沉声道:“那就走快点,我也冷,咱们快些回去!”

    “嗯嗯...”听着彷小南的回应,少‘女’紧张的声音,明显地放松了几分,抱紧了彷小南的胳膊,快步地朝前走去。

    不过两人这刚刚走了几步,后边的黑暗之中,便冲出了几个人来,将两人围在了中间!

    “小子,滚蛋...没你的事!”当头一个光头伸手便将彷小南一推,推动彷小南往后猛地一退;而那少‘女’紧抱着彷小南的胳膊,就如同抱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惊叫着也被连带着后退了两步。

    “你们要干什么?”看了看四周的几人,听着耳边少‘女’那惊恐的叫声,彷小南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稍稍地一沉默,便咬牙沉声地道:“这里...这里可是东大,不要‘乱’来??!”

    “呵呵...东大?”似乎感受到了彷小南话语之中的那一丝颤音一般,光头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双手握拳,发出“啪啪”的声音,然后指了指身后那数百米之外的东大后‘门’,冷笑着道:“我告诉你,东大在那里,看到没?这里不是...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小子,别找死,快滚!”后边一个带着顶‘毛’线帽子的‘混’‘混’,伸手狠狠地推了彷小南一把,伸手朝着旁边的少‘女’抓去,寒声道:“否则哥‘弄’死你!”

    “哎...你干嘛,干嘛呀!”彷小南身形一侧,伸手将那‘混’‘混’的手给拨开,堪堪地将那少‘女’护在身后。

    虽然此时那心脏跟打雷一般的跳得厉害,但作为一个男人,彷小南还是下意识地牢牢将那少‘女’护在身后,看着眼前围过来的三人,沉声喝道:“你们不要‘乱’来啊,再‘乱’来,我可要叫人了!”

    “叫人?嘿嘿...小子,有本事你叫??!”看着彷小南完全没有滚蛋的想法,那光头冷笑了一声,双拳一紧,骨关节发出一阵“啪啪”的声音,寒声道:“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看着那光头一拳挥来,彷小南脸‘色’一变,往后退了一步避开这一拳,猛地推了一把身后的少‘女’,惊声地道:“快跑...我拖住他们!”

    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少‘女’,愣了一下之后,惊叫了一声,便掉头开始猛跑。

    “嘿,想跑!”那光头看着掉头便跑的少‘女’,冷哼了一声,回头便追。

    但这刚追了两步,后边便是有人一把拉住了他的衣领,拉得他险些一头栽在地上。

    “小子,找死!”光头怒叫一声,便又挥拳朝着彷小南砸去,一边道:“我来收拾这小子,你们去把那妞给‘弄’回来!”

    旁边的那个‘毛’线帽‘混’‘混’和另一个黄‘毛’‘混’‘混’应了一声,便要追出去;谁知旁边两只手伸过来,愣是死死地抓住了两人的手臂,拖在一起,让两人无法脱身。

    “哎呀...这小子还真不怕死嘞!”看着死拉着两人的彷小南,光头狠狠地一拳照面砸了过去。

    紧紧拖着另外两人的彷小南这哪里还躲得过去,“咚”地一声,便只觉得自家两眼直冒金星。

    “撒手!”旁边两人死死的扳着彷小南的手,想要脱身,但彷小南两只手死死地勒着两人的胳膊,却是怎么都挣不脱。

    “该死的...这王八羔子!”光头怒骂了一声,又是一拳轰了过去。

    “咚!”这一拳下去,彷小南那刚稍清醒两分的脑袋,瞬间又是“嗡”地一声闷响,眼前再次金星飞舞,而且鼻子里也有着两股的热流冒了出来。

    可怜彷小南打小便是乖小孩,哪里来的打架经验;被连连地轰了两拳,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的‘混’‘乱’,心头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松手;眼前这三人一看便不是什么好路数,若是那妹子被这三人带走,百分百的是要出事。

    “松手!”两个被彷小南勒住胳膊的‘混’‘混’,看着那边的那妹子已经是越跑越远,这也恼火了,两人也开始挥拳朝着彷小南狠砸了起来。

    被三人这么一阵狠揍,彷小南也顾不得还手,只是将手里的两条胳膊死死的勒紧,同时奋力地将头缩起来,先护住要害再说。

    这要还手,也只能再等等,等那妹子再跑远一些,否则这一顿打白挨了。

    见得彷小南这般死扛着,愣是不松手,几人这时也真恼火了,看着已经消失在黑暗中的那妹子,光头怒声地道:“算了,王八蛋,‘弄’死这小子!”

    随着光头的言语声,另外的两个‘混’‘混’也都怒了,这下手便更狠了几分,拳头如同下雨一般地朝着彷小南砸了下去。

    “咳咳...”彷小南缩着头,咳嗽了两声,听得这话赶紧松了手,转身便要跑。

    可这会哪里还能跑得赢,刚跑了两步便被追上。

    “小子...想走?晚了!”三人团团地将彷小南围在中间,一个个脸‘色’‘阴’寒,光头更是寒声地道:“敢坏爷的好事,你还想跑?”

    看着将自己团团围在中间的三人,彷小南伸手抹了一把嘴巴上的血,深吸了口气,一咬牙便朝着正面的光头撞了过去。

    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拼了,能跑就跑,不能跑就豁出去了。

    三对一的结局是很明显的,彷小南这种算是半个宅男级别的,勉强胡‘乱’地还击了数下,便被三人干翻在地,只能抱着头蜷着身子,硬扛着三人的拳打脚踢。

    “咳咳...”感受着口中冒出来的血腥味,以及身上那一次重过一次的拳脚,彷小南的脸‘色’渐渐地有些苍白,脸上也挂上了一抹苦笑。

    好汉不好当,但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事儿既然碰见了就没办法退缩!只是希望这下家伙莫要真敢下死手才好,否则这回可就亏大了!

    在这样的拳脚之中,彷小南口中冒出来的血也渐渐地多了起来,意识也开始逐渐地模糊。

    “哎...住手!”就在这时,远远地传来了一声娇叱声。

    随着这一声娇叱声,身上的拳脚终于一停,然后彷小南耳边便传来了那光头意外的惊喜笑声:“哎呦喂...跑了竟然还敢回来?而且还又带来了俩,难不成知晓咱哥仨不好分不成?”

    “住手...我们已经报警了!”这个清脆而好听的声音之中此时充满了愤怒之‘色’。

    “报警?呵呵...你以为报警我们就怕么?”光头冷声笑道:“最近的派出所离这里也有十几分钟的路程,等他们来,也没他们什么事了!”

    “走,上...把这三个小妞都拿下,咱们也好给那位‘交’差!”光头冷喝一声,再次狠狠一脚踢在彷小南的额头之上,三人便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彷小南原本已经‘迷’糊的意识,随着这一脚正好踢中他的眉心印堂之处,只觉得脑袋中骤然“嗡”第一声响,似乎有什么爆裂开来一般,一股异样的气息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弥漫了开来。

    同时,原本已经耷拉下去的眼睛瞬间瞪圆,一股淡淡的血‘色’光芒在他的眼瞳之中逐渐浮现!

    见得这三个‘混’‘混’一脸毫不畏惧的模样,那边领头站着的那个身材修长,面容娇‘艳’但却隐带英气的少‘女’,脸‘色’也是微微一沉,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两个少‘女’,道:“准备,不要怕,我们只要拖延时间,警察很快就会来!”

    说罢之后,那两条修长的**微微地往后一退,双手轻轻地往前一抬,摆出一个姿势,沉声喝道:“哈!”

    被这个少‘女’这般沉声一喝,站在她旁边的另一个少‘女’虽然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紧张之‘色’,但却也毫不迟疑地双手一抬,右‘腿’往后边一退,双肘往下一沉,摆出一个姿势,娇声喝道:“哈!”

    首先那个少‘女’,看着两人脸上那坚定的模样,原本有些发白的脸‘色’也微微地一定,学着两人一般,抬手提‘腿’清叱一声:“哈!”

    “哎呦...还会跆拳道???够辣,我们喜欢!”

    看着三人摆出的架势,那边的光头三人便是大笑了起来。

    而这边领头的那美‘艳’少‘女’,看着越来越近的三人,一双明‘艳’的眼睛微微地眯了眯,便低声地道:“不要紧张,记住我教你们格斗术的要诀...”

    “是!”旁边的两‘女’深吸了口气,齐声应道。

    “哈哈,美‘女’...来吧,别动手动脚,等下伤到可就不好了!老老实实跟哥哥回去...啊...”

    光头这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一脚踢到下巴上,整个人一个趔趄,捂着嘴巴连连退了两三步才回过神来。

    看了看手心那颗带血的牙齿,光头眼中厉‘色’一闪,随手将那牙齿丢掉,又吐了一口带血的血沫,这便是厉声喝道:“兄弟们上,给我拿下这几个臭****!带回去好好收拾!”

    听得光头的喝声,原本愣住的两个‘混’‘混’立马毫不迟疑地冲了上去;虽说方才领头那个妞的动作,让两人吃了一惊,但这俩在道上‘混’的,自然不可能被对方轻易唬住。

    很快的,六人便打做了一团。

    领头的明‘艳’少‘女’确实是身手不凡,一身跆拳道明显也并不是市面上的那些竞技用的跆拳道,而是传统跆拳道术,一身格斗术相当不俗。

    与这光头打在一起,那是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偶尔还能‘逼’得那光头连连后退。

    旁边的两个‘女’孩子却是明显的弱了不少,左边那个‘女’孩子应付了其中一个‘混’‘混’虽然手脚有些慌‘乱’,但也算是勉强还顶得住。

    但最首先的那个少‘女’,虽然手脚还算利落,很明显的胆气却是不足,不多时便被那戴着‘毛’线帽的‘混’‘混’,捉着空子一脚便踹中了肚子,跌倒在地;刚咬牙要爬起来,被那‘混’‘混’狠狠地踹了两脚,便吓得抱着头开始哭了起来。

    ‘毛’线帽的‘混’‘混’得意地冷笑了一声,正要上前,便听得那光头叫道:“老六,别管她,来帮我先把这个妞搞定!”

    对上了两人的那明‘艳’少‘女’,这时终于有些应付不来了;而旁边剩下的那个少‘女’,一身格斗术虽然有些基础,但毕竟也还是没有什么经验;被那‘混’‘混’一阵‘乱’打之后,也明显地落入了下风。

    两人渐渐地被三人‘逼’做了一块,只有连连后退的份。

    “嘿嘿...小妞,不要再反抗了,否则若是划伤了脸蛋,那可就划不来了!”光头伸手‘摸’出一把跳刀,在手里舞动了两下,看着两人寒声威胁道:“乖乖跟我们走,否则就别怪哥们不客气了!”

    旁边的两人这时也一人‘摸’出一柄匕首,冷笑着跟着威胁着;

    刚不动刀是因为万一真要‘弄’伤了,不好玩;而现在占了上风拿家伙出来,一般来说可是很有效的。

    “你们不要过来,警察马上就要来了!”看着三人手中的匕首,领头的明‘艳’少‘女’,这时也有些慌张了起来。

    “呵呵...”光头冷笑了一声,正要言语,突然眉头一皱,然后转头看去。

    却只见得身后不远之处,原本那已经被打趴下的那小子,竟然此时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摇摇晃晃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老六...去把这小子收拾了!”看着对方的模样,光头眉头一皱,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再‘浪’费时间。

    “好嘞!”老六应了一声,便冷笑着朝着彷小南走了过去。

    走近对方之后,老六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他相信这一脚便能让这个小子再次趴倒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但这一脚出去之后,突然他的脸‘色’便是一僵,因为对方一只手,便稳稳地将他的脚踝抓在了手中。

    就在他还没反应得过来的时候,对方的手猛然一拧,随着“咔嚓”一声轻响,他便惨嚎了起来,抱着小‘腿’一屁股坐倒在地。

    “怎么回事?”

    听得这一声惨嚎,光头和另一个黄‘毛’两人愕然地转头看去,便只见得老六正抱着‘腿’坐在地上惨叫,而那个小子正晃晃悠悠地朝着这边走来。

    “该死的,怎么回事?”光头愣了愣神,与旁边的黄‘毛’对视了一眼,看着对方眼中的惊骇,两人立马毫不迟疑地提着手中的跳刀和匕首朝着彷小南冲了过去。

    少‘女’们此时也瞪圆了眼睛,看着前方昏暗中走来的那个少年。

    见得光头和黄‘毛’提着刀朝着他冲了过去,几人的一声惊呼声还没冒得出来,便只见得那边的光头和黄‘毛’,在惨呼中凌空飞了起来。

    那有些清瘦的少年,微微地低着头,略微有些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眉,双手轻轻地扬起;紧抓着两只握刀的手腕,半空中的两人手臂发出轻轻的“咔嚓”声,和那惨呼声融合在一起。

    直到两人狠狠地从半空中落下,狠狠地砸到地上,趴在地上只剩下惨哼声...

    三名少‘女’愣愣地看着站在那地,依然低着头的那个少年,脑海中一片‘混’沌,张了张嘴却是感觉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这个方小南还被他们打成那样,怎么突然一下...

    就在这时,远处的警笛声隐隐传来,而站在那地的那个少年,似乎也骤然放松下来一般,身形轻轻地摇晃了一下,然后在几人的惊呼之中,就这般缓缓地倒了下来。

    原本带着些淡淡血‘色’的眼睛再次缓缓闭上,而他那紧闭着的眼睑之下,眼珠却是又开始轻轻地颤动起来,又开始做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