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八章 母亲失踪的原由
    坐上车之后,金妍秀明显的有些心事重重;彷小南看了看金妍秀的模样,稍稍地一沉默之后,缓声出声地道:“是不是你母亲那边碰到什么麻烦了?”

    “??!”金妍秀微微一愣,看了看旁边彷小南那关心的模样,迟疑了一下之后,便苦笑着道:“你也看出来了?”

    “呃,是的!”彷小南缓声点头道。

    听着彷小南的言语,金妍秀稍稍犹豫了一下,轻叹了口气道:“我们是家族企业,我母亲有三个兄弟姐妹,他们一直对我母亲出任大华夏区总裁十分不甘心,所以总是在国内那边找我母亲的麻烦和岔子?!?br />
    “这次估计是那边又闹出什么问题来了,而且估计还不小,因为我从来没看到我母亲这样焦躁失态过?!?br />
    “从来没看过?”彷小南点了点头,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胸’口之处,眉头微皱,眼前却是浮现了刚才金母的模样。

    金母方才的表现确实是太过焦躁,让人感觉完全与她的整体气质不符。

    而且他方才似乎隐隐地看到金母眉心印堂之处笼罩着一丝淡淡的黑气;而这一丝黑气好像明显地影响了金母整个气‘色’和状态;而金母的这种很不正常的状态,应该就是与这个黑气有关。

    方才自己‘胸’口之处的这枚‘玉’角也在对方靠近的时候突然隐隐发热,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一般。

    应该是中了某些低级的‘惑’‘乱’心神的邪‘门’术法!

    “可为什么自己会知道这些?而且为什么自己从来没学过韩语,但怎么突然一下会韩语了,而且还说的这么顺溜?”

    感觉着脑海中冒出的这些念头,彷小南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微微的有些‘混’‘乱’,皱眉沉‘吟’了一下,看着那边满脸‘阴’郁的金妍秀,终于还是没有言语什么。

    忙碌了大半天,两人总算是回到了学校;在宿舍‘门’口停下车,金妍秀看了看彷小南的脸‘色’,便笑道:“看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然!”彷小南笑了笑,道:“我说不会有事,只是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你昨天为了救晓蕾受伤了,我当然要确保你不出意外!”金妍秀笑着拿出手机道:“对了,我的号码你留一下,若是有什么问题,你再打给我!”

    “啊...没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彷小南笑了笑,将自己的号码报给金妍秀,笑道:“你打过来吧,另外,我回头还要还你钱!”

    “行啦,没关系的,你什么时候方便再还我!”看着彷小南的手机铃声响起,金妍秀便挂断电话笑道。

    下车之后,看着金妍秀朝着自己笑着挥了挥手,彷小南也点了点头,直到看着跑车轰鸣着离去之后,彷小南这才回过神来,想着今儿发生的事满心疑虑地转过身,朝着寝室楼内走去。

    不过他这一转身之后,才发现四周起码有数十道目光正炽热地盯着自己,其中猜疑、妒忌、羡慕各而不一。

    彷小南干笑了两声,便赶紧上楼回寝室去了;但回到寝室,刚刚推‘门’,便见得三对绿幽幽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他。

    “老实‘交’代,你跟金妍秀到底是什么关系?”

    “真没什么关系,我不是说我昨天救了一个人吗!”

    “救了金妍秀?”

    “不是,林晓蕾!”

    “林晓蕾?就是跟艺术学院的林晓蕾?”

    “对…”

    “我擦…救了艺术学院的院‘花’,还跟金妍秀扯上了关系…赚大了啊,这样的好事怎么轮不到我们?”

    “就是!”

    好不容易应付了室友们的审问,又麻利地将上午换下的衣服洗干净,彷小南这才和衣躺倒了自己的‘床’上,准备稍稍休息一会;今天的事儿实在是太‘混’杂了一些,他得好生的捋一捋。

    将这所有的事回忆了一遍之后,彷小南终于将注意力再次地放回了自己‘胸’口处的‘玉’角之上。

    伸手小心地从自己的脖子之处,将那枚‘玉’角拿出来,凑到眼前,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眼前的‘玉’角。

    ‘阴’阳灵犀,天地至宝,执掌乾坤、贯通‘阴’阳、清净辟邪,卜凶问吉,无所不通...

    随着脑海中冒出的这隐隐约约地一段话,彷小南眼睛微微一跳,那救了自己的清净之雷,不就是从这个上边发出来的么?

    看来,自己昨日梦到了那些景象,碰到的这些事,都应该是真的!

    而自己突然会韩语,会知道这‘玉’角的用途,以及看到金妍秀母亲脸上的黑气,以及脑海中冒出来的相应处理办法,似乎都与这个‘玉’角以及那位黄先生有关。

    这个‘玉’角记忆里从小便时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可到底是怎么来的?

    看着眼前的这个‘玉’角,彷小南微微地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突然的脑海之中一段似乎遥远至极的记忆从那深处缓缓浮现…...

    一个美丽的身影蹲在一个破旧的木箱子前,仔细地翻找出了一堆东西,堆在旁边的地上,而其中这片白‘色’‘玉’角便身在其中。

    旁边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孩似乎一眼便看中了眼前的这枚‘玉’角,费力地弯腰下去,拿在手中开心的欢笑着。

    那美丽的身影合上箱子,看着地上的几块‘玉’质模样东西,似乎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捡起来放在手中,又看了看小孩手中的‘玉’角,伸手过来,笑着哄道:“来,小南,把这个给妈妈,妈妈给你买冰棍吃!”

    “不…妈妈,我不要冰棍,我要这个,我要这个?!笨醋拍盖滓飧觥瘛悄米?,小孩死死地将‘玉’角抓在手中,连连地摇头哭泣道。

    “好了,‘玉’音,算了吧,小南喜欢就给他吧,咱们也留一个做纪念;只是真苦了你了,为了咱们这个家,连你身边这些作纪念的东西都要卖掉!”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苦涩地响起。

    听得这个声音,母亲那有美丽但又带着一些忧虑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宠溺的笑容,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小孩的脸庞,道:“好,乖…小南,这个给你玩?!?br />
    听得母亲的言语,小孩开心的笑了;而母亲站起身来,将手中其余的几块东西‘交’给父亲,道:“好了,墨阳…把这些拿去找个地方卖了吧,多少也能用来应应急!”

    “唉…‘玉’音,我对不起你,是我太没用?!?br />
    “说什么呢?咱们是夫妻,有难关自然要一起度过;再说你为我牺牲的难道少么?这些东西也就是我小时候的玩物,一些残‘玉’,留着也没什么用?!?br />
    而就在母亲正要送着父亲出‘门’之时,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砰”地一声直接倒地,似乎被人就这般直接一下暴力推倒了一般。

    小孩这时似乎被吓呆了,只是愣愣地看着‘门’外缓步走进来一个中年人。

    只见得中年人冷冷地看着母亲,寒声地道:“‘玉’音...你好大的胆子,‘私’逃五年,还与世俗之人通婚,还不跟老实我回去受罚!”

    “三叔...”母亲脸‘色’骤然惨白地惊叫了一声,然后便见得这中年人只是微微地挥了挥袖,平地一股风起,旁边正要挡在母亲身前的父亲便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后边的墙上。

    “该死的俗人!”中年人将父亲打飞之后,似乎并不甘心,轻轻地一伸手,便要朝着父亲点去。

    而母亲迅速地挡在了面前,只听得母亲悲戚的声音响起:“三叔...不要杀他,我跟你回去!否则,我就自断心脉!”

    随着母亲的言语之后,那中年人这才目光稍缓,只是看了一眼那洒落在地上的那些‘玉’器,冷哼了一声,轻轻地隔空一点便将这些‘玉’器全部化作粉末之后,便冷冷地道:“好,走吧,跟我回去!”

    “墨阳,带着小南和小北好好生活,记得以后绝对不要来找我...”

    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留下这凄然的话语、依依不舍地消失在‘门’口,耳边隐隐传来了父亲痛苦不甘的喊叫声,彷小南的的嘴角缓缓地流下了两颗晶莹的泪珠,喃喃地道:“妈妈...”

    ‘迷’‘迷’糊糊间,彷小南又晕晕乎乎地睡了过去,做起梦来…

    在梦里,无数个古怪的画面在脑海中流转,有古代有现代,有上天也有入地,有‘混’‘乱’枪战也有神奇的术法争斗,更有各种术法修炼,这些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一一轮番浮现。

    这些画面大多转瞬即逝,极为繁杂,但却又仿佛清晰无比。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彷小南的耳边一个铃声骤然而起,将他从梦境中惊醒。

    “唔?五点了!”听着这熟悉的闹铃声,彷小南下意识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稍稍地洗漱之后,便朝着小吃街而去。

    一边走,一边回忆着睡前记起的那个画面,只觉得眼睛又是一阵的泛酸。

    从他懂事起,家中便没有母亲,只是在心里一直有着那么一个美丽的身影存在;偶尔问起父亲的时候,父亲只是含糊其辞说失踪了,但却没有想到,今天会从自己那深远的记忆中,找出母亲失踪的真正原因。

    而那个带走母亲的中年人,那打破大‘门’,打飞父亲,以及虚空一点便碾碎了所有‘玉’器的画面,让彷小南重重的吐了口气,眼前却是浮现了那在天际山山‘洞’中的那些同样奇异的经历,以及方才梦中所见的那一切。

    “母亲姓林,难道是天南林家?那人层次应当为先天,或许应该错不了吧!”

    感觉着此时的脑海之中似乎多了无数异样信息的存在,而且瞬间地便大致确认了母亲的来历和身份。

    彷小南抿紧了嘴‘唇’,抬头看了看那遥远的天际,缓缓而沉重地喃喃:“妈妈,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