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章 锻体拳与筑基汤
    周末是小吃街生意最好的时候,见得彷小南过来,老板娘便心急叫道:“彷小南先赶紧帮忙洗碗,洗完碗再吃饭!”

    “好嘞!”虽然觉得腹中已经开始有些饥饿,但彷小南还是赶紧应了一声,手脚麻利地将一大脚盆的碗洗完之后,这才赶紧趁机扒下两大碗饭,又继续开始了洗碗大业。

    今日的感觉与往日完全不同,彷小南这洗碗洗到了晚上十点多,却是依然‘精’神抖擞,丝毫没有了往日的那种困意。

    晚上回到了寝室之后,彷小南入睡之后,便再没有梦见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了,而是出现了一个身着麻衣长袍面目俊美的年轻人,正在一拳一脚、全神贯注地打着一套古怪无比的拳法。

    虽然这年轻人打得甚慢,但仿佛沉重无比,这一拳一脚地挥出去,浑身上下汗气升腾!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这个年轻人才缓缓地将这一套拳打完,待得他缓缓收势之后,那汗意才稍稍敛去,缓声地道:“此为锻体拳,一共九个姿势,循环九次为一周天,借以锻体筑基,旺盛气血以催生第一缕‘精’气,破基炼气!”

    待得年轻人打完这套拳之后,画面轻转,却是出现在了一个‘药’铺之内。

    “人参八钱、白术五钱、虎爪草五钱、杜仲五钱、伸筋草三钱、茯苓五钱......以三碗水煎成一碗,为筑基汤;服‘药’之后行锻体拳一到数周天!”

    看着这麻衣年轻人一把一把地将‘药’抓入一个瓦罐之内,以三碗水煎成一碗水之后,趁热缓缓服下,待得一炷香之后,便开始一丝不苟地打着那套锻体拳。

    不知道什么时候,随着这位年轻人不知道第几次的拳法施展完之后,彷小南的眼睛骤然睁开,然后下意识地便爬起‘床’来,快速洗漱完毕,穿上衣服便朝着外边走出去。

    等得他走出寝室楼的时候,才看到外边天刚刚‘蒙’‘蒙’亮,而这时宿管刚刚睡眼朦胧地打开大‘门’。

    “还这么早?”彷小南微微一愣,这时才醒过神来,自己这么早起来做什么?

    这疑问刚刚冒出,心头便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个答案:打拳!

    同时脑海中,那麻衣年轻人的那一套动作迅速地从脑海中冒了出来。

    稍稍地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外边还刚‘蒙’‘蒙’亮、安静无比的天,脑海中一个念头告诉他打这套拳对自己无比重要的彷小南,微微拧了拧眉便大步走了出去。

    在空无一人的篮球场旁站定,彷小南深吸了口气之后,便按照脑海中那清晰无比的九个锻体拳的姿势打了起来。

    虽然这九个姿势他清晰明了无比,但这真正一打起来,便才发现艰难无比。

    单单这第一个姿势,便是怎么打都打不到位,而且打了一阵便感觉全身酸痛无比。

    彷小南向来也不是那会轻易放弃的人,而且他也很清楚这套拳对自己相当重要;如果自己真的想要寻回母亲,那么这就是一条必经之路;所以彷小南倒是没有迟疑,咬牙坚持了下去。

    这连连地打了近一个小时,虽然浑身酸痛无比,但到最后终于是勉强将这第一个姿势给打正确了。

    随着这一个正确的姿势打出,彷小南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酸痛,竟然似乎是稍稍地消散了几分。

    感觉到了这一点异常之后,彷小南‘精’神一振,然后又赶紧地练起这个动作来。

    虽然已经能够完整而正确地打出这个动作,但完成一个动作,却是需要十分钟,随着这个动作周而复始地练了二、三次之后,渐渐熟练,这才缩减到五分钟左右。

    随着彷小南翻来复起地将这个动作练习,纷身汗意也愈发浓郁,而他‘胸’口之处挂着的那枚‘玉’角,似乎也越发剔透了两分。

    看着天‘色’已经完全大亮,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而且浑身的酸痛也差不多完全消去,就连往日一直隐隐有些胀痛的腰椎似乎也跟着完全轻松了起来,彷小南这才轻吐了口气,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浓浓的汗意,带着一丝隐隐的兴奋转身回寝室而去。

    等他洗了个澡出来,这寝室的室友们还在抱头大睡中,彷小南苦笑了笑,然后便又出‘门’朝着食堂而去。

    这一趟拳打下来,虽然感觉人神清气爽,但腹中却是早已经饥饿不已。

    跑到食堂,照例要了两个老面馒头和一碗酸菜汤,不过这三两下将两个老面馒头就着一碗酸菜汤吃下去,彷小南脸‘色’却是古怪了起来。

    往日这两个老面馒头和一碗酸菜汤足够自己吃到**成饱,但这次似乎却是只勉强吃了个半饱的模样!

    “怎么回事?”彷小南愣了愣神,终于还是又去买了一个馒头,但发现这一个馒头下去之后,依然觉得饿。

    本来彷小南打算放弃,但看了看自己时间,现在不过是九点不到,而这若是等到吃午饭的时候还有三个小时,而等下还要去小吃街兼职,这没吃饱的话,只怕会难受的紧。

    叹了口气之后,彷小南咽了口口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咬牙又去买了一个馒头和一碗酸菜汤。

    随着这第四个馒头和第二碗酸菜汤下肚,彷小南这才觉得自己的肚子勉强饱了几分;不过,却依然闻着周围传来的食物香味直吞口水。

    感觉自己再在这里的呆下去,一定会忍不住的彷小南,捂紧了自己的钱袋,赶紧跑出了食堂;今天早餐钱已经是大大超量了,若是还吃,彷小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开始疼了起来。

    “呼…平日早餐一块五,今儿‘花’了三块!若是以后都这样下去,那一月便要多‘花’不少钱…”跑出食堂之后,那种想继续吃东西的**终于缓解了一些,彷小南只是稍稍地想了想之后,便大致找到了一些原因,这‘摸’了‘摸’肚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若是午饭也吃得多了,那就麻烦了!”

    不出所料的,午饭彷小南今儿也多吃了一大碗,平时在小吃店两碗饭就够,但中午愣是吃了满满三大碗才勉强吃饱;不过还好两碗和三碗的差别看起来太大,倒是不让老板娘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彷小南却是暗暗苦笑不已,他这三碗饭可是特意压得很严实,至少相当平日的四碗饭。

    而且特别的馋‘肉’和油水,店里的工餐,老板娘可不舍得炒‘肉’,但一碗勉强算是有油水的油渣炒香干便让彷小南一个人便吃了一小半。

    这早餐和午餐都食量翻倍了,只怕晚饭也跑不了;礼拜六、礼拜天在小吃店包午餐和晚餐倒是还不打紧,但平日自己午餐可是在学校食堂吃,这一顿下来只怕‘花’费也得多上不少。

    虽然心头满是苦涩,但彷小南也没办法,只得埋头干活,这勤快一些,就算是一顿多吃一些,估‘摸’老板娘就算是发现也不会多说什么。

    晚饭的时候,彷小南从厨房端着菜帮忙上菜,这刚刚放下菜,便见得外边的夕阳中走进来几个漂亮‘女’生,引起了不少店里吃饭人的注意和低呼声。

    彷小南定睛一看,领头正是金妍秀,旁边的便是林晓蕾和陶云云两人。

    “啊…你们怎么来了?”看着三人,彷小南一愣,便笑道。

    “来吃饭啊?!苯疱阈ξ乜醋裴菪∧?,然后又看了看旁边的林晓蕾,笑道:“晓蕾说你们这里的菜味道不错,你给我们推荐几个!”

    “啊…好??!坐吧,我给你们安排几个,吃辣什么的都没特殊忌讳吧?”看了看旁边微带羞意看着自己的林晓蕾,彷小南心头微微地一愣,然后又看了看金妍秀和陶云云,点头笑道。

    “没有,你随意安排!”金妍秀领着林晓蕾和陶云云找了张桌子坐下,看了看店里几桌客人,便笑着:“你去忙你的,帮我们安排几个菜就行了,不用管我们!”

    “行嘞…你们坐,马上就来??!”彷小南笑着应了一声,稍稍地松了口气,然后便又钻进厨房去。

    只是这刚转身,便又明显地感觉店里无数道炽热羡慕目光投注在自家身上,让他苦笑不已;这在这里吃饭的,基本上都是东原大学学生,只怕没有不认识金妍秀她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