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十章 金妍秀的邀请
    看着彷小南跑进厨房去的身影,金妍秀笑着看向一旁眼睛闪亮、脸颊微红的林晓蕾,脸上闪过一抹笑意,低声调戏道:“晓蕾,你不会就因为他救了你,就真打算以身相许吧?”

    “啊...妍秀,你说什么呢!”真看着彷小南背影消失在厨房中的林晓蕾一愣之后,脸‘色’便瞬间绯红,娇嗔道:“才不是呢!”

    “嘿嘿...妍秀,你看她这模样,还说不是;这丫头片子这回是真发‘春’了,这若是彷小南今儿带她去小旅馆,只怕她都会心甘情愿跟着去!”一旁的陶云云便是嘿嘿地调笑了起来。。: 。

    林晓蕾脸‘色’更红了,伸手轻轻地拧了陶云云一把:“云云,你就能不‘乱’说么!”

    “‘乱’说?嘿嘿...你‘摸’着你的小良心看看?在咱们面前还装!”陶云云轻笑着看向一旁的金妍秀,道:“妍秀你说是不是!”

    金妍秀笑着盯着脸‘色’羞红的林晓蕾看了两眼,低声笑道:“晓蕾,老实‘交’代...那么多人追你,怎么就偏偏看上了他?你应当不会是真因为这回才喜欢彷小南吧?”

    被金妍秀那双明亮的眼瞳含笑盯着一看,林晓蕾连眉‘毛’都差点红了,捂着脸娇嗔道:“哎呀,你们干什么啊,我也就是来这里吃过两次饭而已!”

    “哈哈......就是来吃过两次饭而已,哎呦...啧啧!看这小‘春’心动的!”陶云云凑过去,低声嘿嘿笑道:“不过晓蕾你的眼光还不错,彷小南这家伙看起来人还不错,虽然似乎条件一般,不过可比那些人模狗样的家伙强多了;拿来当男朋友还是‘挺’靠谱的,反正以后结婚可以再找个条件好的!”

    “云云......”林晓蕾娇嗔着瞪了陶云云一眼,郁闷道:“你说什么呢,就知道歪想!”

    “哈哈...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看着林晓蕾那郁闷的模样,陶云云嘿嘿地笑了起来,道:“说真的,这家伙长得还不错,喜欢就上......反正你又不图他其它的!”

    就在林晓蕾俏脸越来越红的时候,三人的饭上来了。

    彷小南将饭放下,与三人言语了两句之后,便又赶紧去接待其他客人了。

    看着彷小南忙得团团转,金妍秀三人吃过饭之后,与他打了声招呼问了两句有没有什么身体异常的言语之后,便回学校了。

    这让被客人眼光盯了好一阵的彷小南,稍稍地安了不少的心。

    唯有方才林晓蕾偶尔看着他的目光,让他有些心头微颤;他隐约知晓这样的目光是什么样的意义,因为以前杨琼也曾用这样的目光看过他…

    彷小南暗暗苦笑,在忙到死但却连肚子都‘混’不饱的情况之下,恋爱这样的事可不是他现在能够承受的,更别说这还是艺术学院的院‘花’。

    很快的,又是两天过去;这两天彷小南已经彻底的对自己的食量服气了。

    早餐还好,四个老面馒头加上一大碗酸菜汤勉强能够将自己的肚子糊‘弄’过去。

    到了中午打饭的时候,却是最纠结的时候了;看着那些香喷喷的红烧‘肉’、回锅‘肉’,彷小南一阵阵的咽口水,但犹豫了一小会之后终究还是如同以往一般地选择了一份炒白菜,然后满满一大盒子的饭。

    一份红烧‘肉’的价格起码等于三、四份炒白菜,这不是他能够吃得起的。

    但就算是这样节省,算起来一个礼拜的‘花’销比以前等于还是要多‘花’将近二十块…

    算起来一礼拜的兼职能赚三百五十块,减去大约五十块的生活费,差不多只能存下近三百块,只能勉强够老爸的血透费用;而就老爸现在的情况,只怕以后的治疗费用会越来越高,但自己却是还欠了金妍秀五百块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

    拿着饭盒和水杯站在食堂面前,彷小南的脸‘色’有些苦涩和无奈。

    他现在也大致猜想出了自己这食量大增的缘故,但他却是不想停下每天早上的练拳;因为脑海中一个意识告诉他,这是他改变自己人生和寻找母亲的唯一希望!

    或许,如果自己能够有钱买‘药’配成那副筑基汤的话,就不用吃这么多东西;但很明显的,那副‘药’的钱,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支付的起,也绝对是远超自己这点吃饭钱的。

    所以彷小南咬了咬牙,将杯子里倒满了一杯白开水,再到旁边的小超市挑了一瓶最便宜的剁辣椒,然后端着饭盒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伸手打开瓶子,用勺子挑了一勺子剁辣椒放在米饭上,小心地盖上瓶子之后,就着那一份白菜和那一勺剁辣椒,以及那壶白开水,开始大口地吃起饭来。

    在距离彷小南二、三十米之处,金妍秀这时也正在食堂之中,她端着一份盖码饭正要找个地方坐下;而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

    伸手拿出手机一看,金妍秀微微地皱了皱眉,看了看四周,然后便朝着食堂那边较为安静的角落走了过去。

    “妈...你回来了吗?”金妍秀一边走,一边接通电话道。

    那边传来了金母似乎愈发焦躁的声音:“妍秀,明天下午你带着文件来公司一趟,参加一个会议,你来充当一下翻译和记录!”

    “翻译?”金妍秀一愣,道:“公司不是有几位翻译吗?”

    “不...那些翻译跟公司其他人走得太近,实在是没办法让人信任;而且这个会议相当重要,你来给妈当翻译,妈才安心!”

    金母不容抗拒地说到这里,顿了顿之后,便又沉声地道:“不过下午事情会比较多,你一个人会辛苦一些,但这也是锻炼你的一个好机会!以后公司总还是会要你接掌的!”

    “那好吧!”听得这话,金妍秀的秀眉忍不住地皱了皱,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金妍秀看了看那边正在朝她招手的几个‘女’孩子,笑了笑之后,便要走过去,不过却突然看到了旁边角落里坐着的一个背影。

    看着那件有些熟悉的土黄‘色’夹克,金妍秀微微一愣之后,便是笑了起来,朝着几个‘女’孩子挥了挥手,便朝着那个背影走去。

    彷小南这时刚吃了半盒饭,正端着水壶在喝水,看到眼前落座的身影和那熟悉的明‘艳’面容,猛然一愣,突然便是慌‘乱’地丢下水壶,捂着嘴巴狠狠地呛咳了起来。

    看着彷小南呛着连脸都咳红的辛苦模样,金妍秀的秀眉也忍不住地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彷小南,忍俊不住地失笑道:“干嘛呀,难道我有这么可怕么?”

    “咳咳...不是...不...不是!”彷小南一边捂着嘴巴咳嗽,一边连连地摇头,道:“就是呛到了,呛到了!”

    见得彷小南这狼狈的模样,金妍秀又是忍不住地“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彷小南平缓下来之后,金妍秀这才笑着道:“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啊...这...这边安静!”彷小南干笑了笑道。

    “那看来是我打扰你了喽!”金妍秀道。

    “呃...没有,没有!”彷小南赶紧摇头道。

    “那就好!”金妍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吃起饭来,一边吃还一边看向彷小南的饭盒的,道:“你吃的什么菜???”

    这话刚出口,金妍秀看着彷小南的饭盒,这面容便微微地僵住了。

    彷小南那有些陈旧的饭盒子里,只有半盒米饭和几片散‘乱’的白菜叶,另外还有便是饭上的一小撮鲜红的剁辣椒。

    看着金妍秀那愣住的模样,彷小南脸上原本刚刚消退的红‘色’,便又微微地冒出来了一片;但这眼眸微微地垂了垂之后,突然整个人又放松了下来,缓声笑道:“炒白菜和剁辣椒!”

    “哇...这剁辣椒看起来很好吃啊,能给我一点么?”看着彷小南那并不是作伪的笑容,金妍秀眨了眨眼睛,然后便笑了起来,指着彷小南手边的剁椒瓶子道。

    “当然...”彷小南笑着打开瓶盖递了过去。

    金妍秀伸手用勺子从瓶子里舀了一勺子拌倒饭里,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还是辣酱好吃,少了辣椒就少了味!”

    彷小南也微微地笑着,一起吃了起来。

    “对了...彷小南,你明天下午有课吗?要是没课的话,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吃了几口饭,金妍秀突然抬头看向彷小南笑着道。

    “明天下午我倒是有时间,什么事?”彷小南放下勺子疑‘惑’地道。

    “我母亲公司明天有个会议,但她不想用公司的翻译,所以叫了我去临时充当一下;但我一个人会忙不过来,而你的韩语似乎也很不错,跟我们公司也没关系,所以我想请你一起去,这样我能轻松一些!”

    金妍秀笑着看向彷小南,道:“当然,帮忙当翻译也是有报酬的,虽然不太多,但算是帮我这个忙,怎么样?”

    看着金妍秀那明媚眼眸之中的笑容,彷小南稍稍地沉默了一下,然后便笑了起来,点头道:“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