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十五章 教授的课你也敢打瞌睡
    回到寝室的彷小南,这一身‘精’致帅气的西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彷小南这时也顾不得应付众人的好奇,将这西装在壁柜里挂好之后,赶紧倒到‘床’上睡了一个小时,恢复了些‘精’神之后,才又紧赶慢赶地跑回小吃街上班去了。。

    第二日大早,彷小南继续在篮球场缓缓地打着那套锻体拳,现在他正浑身大汗地在练习第二个姿势。

    这第二个姿势比第一个姿势更加困难几分,他这已经练了几日,一直没有能够完整的打完第二个动作。

    彷小南额头之上满是细密的汗珠,深吸了口气,缓缓地伸手朝前打出一个古怪的动作;这个动作在旁人看来,极为的怪异,而在他本人打来,也是觉得极为难受;甚至要打出这个动作,都觉得浑身僵硬,根本没法顺利打出。

    虽然已经纷身酸痛,但彷小南依然咬紧了牙关,慢慢地坚持着将手臂前推。

    随着额头之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滑落,彷小南终于将手臂完全推出;随着手臂的推出,只觉得这浑身上下骤然一松,仿佛某种桎梏一下消散一般,轻松地轻吐了一口气:“完成了,终于完成了第二个姿势!”

    感觉着纷身的轻松,彷小南继续地将这第二个姿势完成了一遍,这有了第一遍之后,第二遍就简单多了;如此般地将这第二个姿势连续做了两遍,这也才耗费了四五分钟而已。

    做完第二个姿势之后,浑身舒畅的将第一和第二个姿势连起来打了一次,又打出了一身大汗之后,这才舒爽地擦了把汗,跑回寝室去洗澡。

    等他洗完澡出来,才发现不知何时手机上收到了一条讯息:“小南,谢谢,我母亲说你帮了我们大忙了!”

    看着这道讯息,彷小南微微一笑,打了几个字发了过去:“不客气!”

    接下来的两天,彷小南都过得甚是安静,每天早上早起练拳,然后洗澡吃早餐再上课;不过倒是没有再收到金妍秀的消息。

    不过彷小南也不在意,这个两天金妍秀母‘女’应该正处于处理某些事务的关键时候。

    此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韩国首尔,一栋豪华的别墅之内,一位浑身貂皮的贵‘妇’正一脸恼怒地与人通着电话:“林哲!怎么回事?为什么明明事情都已经办得差不多,怎么会又半途出了这样的岔子?”

    “姐,没办法,本来一切都已经谈妥,马上就要签合同了,但谁知道突然一个年轻的翻译出手,只不过一挥手便破掉了严神婆的法术,让金英姬一下便清醒过来!所以这合同就没签成!”

    朴副总此时也是一脸的‘阴’沉,焦声地道:“现在金英姬要把我赶回国内,姐......你要赶紧想想办法??!”

    “知道了,先这样吧!”那边的贵‘妇’猛地挂断了手中的电话,然后挤出一脸笑容,恭敬地对着旁边一个面容苍老的‘妇’人,道:“神婆,问清楚了,根据我弟弟说,那人只是一挥手,那金英姬便清醒过来了!”

    严神婆脸‘色’微微一变,沙声地道:“举手便能破去我的术法,看来对方是一位高人!”

    “神婆你看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是好!”贵‘妇’紧张地问道。

    严神婆冷哼了一声,道:“这事只能是暂时放弃,这金英姬已经有了防备,我昨日已经听说济州岛的崔巫婆已经去华夏了,估计是金英姬请她过去坐镇;有崔巫婆在,暂时我们是没有办法再下手!”

    听得这话,这贵‘妇’人满脸的不忿,但此时却是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狠声道:“这次算那金英姬运气好,差点这大华夏区就是我囊中之物了!”

    彷小南倒是不知道这事情的发展,他这吃完了几个馒头之后,强忍着对那些‘肉’包子吞口水的**,抱着课本便大步走出食堂,朝着教室而去。

    今儿上午是内科课,这时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的人了,彷小南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便看起书来,今儿教授要讲的应该是呼吸系统。

    彷小南这翻了数页,看了看之后,便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随手朝着后边翻去,这一路翻过去,最后彷小南终于乏然无味地将书本随手丢下;因为他发现上边所有的东西,他都会!

    不论是普通的呼吸系统疾病,还是后边的心血管系统疾病,他只要翻个头,脑子里便不由自主地有所有资料冒了上来。

    而且还包括许多的病例病案,以及一些病例的实际情况等等。

    这时彷小南也终于是有些相信那位黄先生临死之前所说的那转生九世、什么医卜星象、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的言语了。

    一个人‘精’力有限,也只有这样有着几辈子的时间和经验,才能够通晓多种语言,而且还能‘精’通中西医,另外还能修炼各种术法,以及还有其他的各种尚未发现的技能。

    彷小南这正坐在这地发呆呢,室友伍彬从外边走进来,看到彷小南这便是笑着走过来,拍着彷小南的肩膀笑道:“嘿...彷小南,听说你跟金妍秀在那啥,真的假的???”

    “???”彷小南一愣,还没回过神来,旁边的任泽宇也一脸好奇地兴奋凑过来,道:“对啊,彷小南,这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要是真把金妍秀拿下了,那可是真给咱临‘床’医学院挣脸了??!”

    “就是就是...”首先那男生也兴奋地道。

    看着两人一脸兴奋八卦的模样,彷小南满心无奈,这苦笑着正要言语,旁边却是传来一个‘女’生,冷声嘲讽道:“呵呵...金妍秀能看得上他?你们是在做梦吧!”

    两人顺眼看去,便见得杨琼一脸嘲讽笑容地站在一旁,不屑地瞄了彷小南一眼:“金妍秀连乔木恩都看不上,还能看上他,呵呵...”

    说罢之后,这下巴一抬,便如那骄傲的公‘鸡’一般,朝前而去。

    “嘿...杨琼,你这话可难听??!”

    任泽宇倒是也隐约知晓一些早两年的事,当下便嘿嘿冷声笑道:“这事可还真说不准,我可是亲眼看见两次金妍秀开车跑楼下等彷小南,这要没什么,你信啊?”

    “这有什么啊,谁知道是不是金妍秀找某人有点小事,就被某人刻意装模作样宣扬...”

    听得这话,彷小南倒是笑了,摇头道:“我跟金妍秀就是普通朋友,真没你们想的什么!”

    “呵...你们看,就他...心虚了吧!”杨琼立马地冷笑了起来。

    旁边任泽宇和邹飞这正要言语,那上课铃便是响了,这只好赶紧收了声,坐回座位上去。

    前边那教授讲得是口沫横飞的,但彷小南坐在下边却是听得瞌睡连连,这李教授讲的这些东西,他都清清楚楚这自然是乏味的紧。

    这正瞌睡间,突然却是听得下边李教授的声音突然一高:“那位黄衣服的同学,你起来答一下这个问题!”

    彷小南这还正‘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旁边有人推了他一把:“彷小南,教授叫你!”

    “???呃?!”彷小南睁开眼睛,顺眼看去,果然见得下边教授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对,就你,彷小南!”

    “呃!”彷小南站起身来,苦笑着挠了挠头,道:“李教授,您刚说的是哪个问题?”

    彷小南这话一出,旁边的同学们忍不住地都是一阵哄笑;那坐在前边两排的杨琼更是跟身边的好友,低声嘲笑道:“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堕落了,前几天就跟‘混’‘混’打架,现在上课还睡觉!真亏得我没跟他在一块!”

    “就是,李阳可比他好多了,家境好,为人又大方...杨琼,可真是羡慕你!”

    “是吧!”提起这个,杨琼轻轻得意一笑,这回头看了彷小南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冷‘色’,这家伙竟然敢在李教授的课上打瞌睡,真是自找苦吃!

    那边的李教授,这时听得彷小南的话语,皱着眉头道:“肺心病,什么叫肺心??!我刚说过了这个的定义,你来复述一下!”

    “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