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十七章 彷家与方家
    听得彷小南说再做一个礼拜,便不会继续兼职,老板娘很是有些不舍。,: 。

    虽然彷小南这小子实在是能吃了一些,但做起事来,也是能干的很;这洗碗扫地上菜样样都能干,这以往招的人,都没这小子这般用心。

    而且出事忙不赢的时候还能帮忙炒菜,这样的伙计实在是好用的很。

    “彷小南,你要是觉得钱少,我再给你加,一天加十块怎么样?”老板娘迟疑地看着彷小南,咬牙了牙道。

    “老板娘...不用了,我接下来课会比较多,实在是没时间再来了!您趁着这一个礼拜再招一个人吧!”彷小南笑道。

    见得加钱彷小南都不做了,老板娘也只能是不舍地叹了口气:“那好吧,你把这个礼拜做完,我再招一个人!”

    急匆匆地吃过一大碗饭之后,店里陆续地开始来客了。

    “您好,两位想吃点什么?”彷小南笑着将一份菜单送到一对情侣面前。

    两人凑到一块,看了一阵菜单之后,便道:“嗯...一份香干炒‘肉’盖饭和一份红萝卜炒‘肉’盖饭!”

    “好嘞,稍等,马上就来!”

    不多时,彷小南刚将两位客人的盖码饭端送了上来,‘门’口便又慢悠悠地走进来一个身材有些瘦弱的年轻人。

    “哎......刘师兄,好些日子不见了,今儿怎么是你过来了?”看到这年轻人,彷小南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迎了上去道。

    刘师兄伸手挠了挠头,消瘦的脸庞之上‘露’出一抹熟悉的笑容,道:“今天店里还有两个吊针,黄晶在看着,所以就我过来了!”

    “哦,这样??!”彷小南点头笑了,道:“今儿想吃什么?”

    “嗯,给我来一个辣椒炒‘肉’,黄晶要一个炒蛋!”刘师兄想了想,笑道:“小南,你可得亲自下厨给我炒,黄晶可是‘交’代了,你炒的清淡,她最喜欢!”

    “好嘞,既然是黄晶开口,那我就下厨去!刘师兄你先坐,马上就好!”彷小南笑应了一声,便赶紧往后厨去了。

    这位刘师兄本名刘宝强,也是东大临‘床’医学院毕业的,在附近开了一家诊所;时常来这里吃个盖码饭什么的,这一来二去的闲聊便熟了。

    特别是有时候厨师忙不赢,彷小南也下厨帮忙,‘弄’得两回这刘师兄和他那护士却是喜欢上了彷小南炒的菜,所以这每回刘师兄来,都是要求彷小南下厨;彷小南也不介意,顺手帮忙炒几个。

    后来得知这刘师兄竟然也是东大医学院毕业,所以彷小南便称呼对方师兄;这偶尔空闲的时候也去刘师兄的诊所坐坐,感受一下气氛什么的。

    “刘师兄,饭好了!”十几分钟之后,彷小南笑着从厨房提着两个饭盒出来。

    这刚正与老板娘聊天的刘师兄,接过饭,一脸不舍地看向彷小南道:“哎,小南,听说你过几日就不干了?”

    “是啊,接下来会比较忙,没有时间再兼职了!”彷小南摇头笑道。

    “唉......那以后,我和黄晶可就吃不到你炒的菜了!”刘师兄无奈苦笑道。

    “哈哈,你还记着这个呢!”彷小南笑道:“没事,以后我要有时间就到你哪里玩,反正你们也经常自己做饭,到时候我再炒两个菜便是!”

    “那敢情好!”听得这话,刘师兄满意地笑了,挥了挥手,道:“行,我先走了,记得来我那里玩!”

    “哎,好嘞!”

    第二日便是礼拜六,彷小南练过一趟锻体拳,吃过早餐便骑着自行车朝着青云镇而去了。

    这两周没骑自行车,彷小南骑起来感觉甚是轻松,这一路快速前进,等到了青云镇的时候,却是只感觉身上微微有些发热,背上隐隐地有些一些汗意,却丝毫不像往回那般浑身大汗。

    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父亲应该已经开始在医院做血透了,彷小南便直奔卫生院而去。

    “小南来了??!”看着彷小南进来,‘门’口的护士笑着打了声招呼,道:“你爸刚开始做!”

    “好的,玲姨谢谢您了!”彷小南笑着应了一声,然后便走进血透室去。

    “爸,感觉怎么样?”看着脸‘色’依然蜡黄、正疲倦地在闭目养神的父亲,彷小南微笑着走过去,轻轻在‘床’旁蹲下伸手握住那有些冰凉的手,

    “小南,你来了!”彷父轻轻地睁开眼来,看着自己的儿子,微微地笑着道:“还不错!”

    “嗯嗯,那就好!”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道:“对了,小北最近成绩怎么样?我都快一月没见到这小子了!”

    “昨天接到了他老师的电话,说这家伙成绩‘挺’稳定的,这月小考还是全班第一!”说起这个,彷父那蜡黄的脸上难得地冒出了一丝红润和笑容。

    彷小南也满意地笑道:“这就好,明年就要上大学了,只要维持这个成绩,将来考个好学?;故敲晃侍獾?!”

    “是??!”彷父轻轻点头,只是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淡淡的‘阴’郁,突然沙声地道:“对了,今年过年,你们跟我去一起回方家拜年!”

    “回方家?”彷小南面容一僵,旋即地便摇起头来:“不,我们不去!爸爸...当年方家逐你出家‘门’,您为了母亲,连姓都改了;而且这些年,方家给咱们的羞辱难道还少么?”

    “这么些年,咱们就算再怎么苦,都没有向方家低头;您现在甘心回去向他们乞求垂怜么?”

    看着彷小南脸上闪过的决然,彷父苦笑了一声,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彷小南的手,缓声叹了口气,脸上满是落寞,道:“小南...都怪爸爸没用,我也不想去,可是现在不成...我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就算是拖,估计也拖不了太久;明年小北就要上大学了,你也还有两年毕业...”

    “爸爸不想看你一个人这么辛苦,而回方家的话,你就不用那么累,而且以后你毕业也能找到一个好单位上班,小北也不用像你一样那么辛苦;不管怎么样你们两兄弟终究是方家的血脉,他们再怎么苛刻,只要爸爸低了头,也不会为难你们两兄弟;你们两兄弟以后的学业工作各方面,方家总还是会照顾一些!”

    看着父亲那落寞的面容,彷小南握紧了父亲的手,眼睛微微地泛红,轻轻地摇头,道:“不...我们绝对不会回去,方家这些年给您的羞辱,我一直都记得...我们姓彷,不姓方!”

    “小南,我知道你们也不愿意...可是...”

    彷小南轻吸了口气,笑着阻止了父亲的言语,然后伸手从口袋中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万块钱。

    “这是?”看着彷小南手中的一万块钱,彷父脸‘色’微微地一变。

    “爸爸...我这两年都在补习英语和自学韩语,最近有朋友帮我接一些翻译的活;这是我这个月赚的钱!”彷小南笑着言语道。

    听得彷小南的言语,彷父的脸‘色’稍稍地一松,眼中闪过一抹淡淡喜‘色’;对于自己的儿子,他还是清楚的,吃得苦,也上进,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当下忍不住地兴奋道:“你竟然还会韩语?”

    “对...我的韩语很不错,有六级的水准...”彷小南点头道。

    彷父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道:“就是上次送你回家的朋友?”

    “??!对...她是我同学,家里是韩国人,在这边有家大公司,我就是给她家里公司当现场翻译以及翻译文件!”彷小南笑着半真半假的言语道。

    彷父终于是放下心来,虽然他身体不好,但平日还是经??吹缡雍托挛诺?,知晓现在翻译的收入不菲;虽然没有听儿子说过他学韩语的情况,但自己儿子的英语向来还是不错的,这自学了韩语,似乎也没什么奇怪。

    既然有这样的朋友关照,兼职当翻译,努力一些能赚到这些钱也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