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十八章 把脉
    “呼...”

    听着儿子的这番言语,彷父长舒了口气,欣慰地看着彷小南,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放心了!”

    “当然...爸爸,你就安心吧...儿子只要努力一下,每月赚个万把块钱还是没问题的!”彷小南笑着点头道:“那边很认可我的能力,而且我同学母亲知道我的情况,也愿意给我这些工作!”

    “嗯...既然她们这么认可你,那你可要多用心一些,莫要辜负了人家的期望!”彷父肃然地告诫道。

    “嗯!”彷小南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时间,道:“好了,爸...快中午了,我先回去煮饭,等下给你送饭来!”

    彷小南骑着自行车,顺便到市场买了一只‘鸡’,让师傅帮忙杀好;又去旁边‘药’店抓了点蒸‘鸡’‘药’,这才提着‘鸡’骑车回家。

    不多时到了家中,刚将车子停好,对面便传来了陶婶子貌似关切的笑声:“哎呀…小南回来了???上次你的那个韩国‘女’朋友怎么没一起来???”

    “陶婶子,那是我同学,不是‘女’朋友!”听着陶婶子刻意夸张的言语声,彷小南淡声笑了笑,没再言语,只是打开‘门’走进屋内去。

    利落地将这杀好的‘鸡’剁成小块,丢进高压锅中,然后将那蒸‘鸡’‘药’洗净也丢进里边,再加上水蒸了起来,另外再用一个小锅蒸了点饭。

    碗柜里还有两枚‘鸡’蛋,到后边菜园摘了几个辣椒和两个茄子回来,切好菜,然后等得小锅子里的饭熟,没办法液化气灶只有两个火眼,还得等腾出一个来才能炒菜。

    看着灶上的两个炉子,彷小南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高压锅还是当年老爸结婚时买的红双喜,虽然把子早已经换了两次,连上边的气顶也换了,但用了近二十年,依然相当好用。

    不过,彷小南觉得家里还是该添个电饭煲或者电压力锅之类的了,要是有个用电的,那么久可以同时炒菜了。

    好不容易等饭熟了,彷小南炒了个辣椒炒蛋和一个茄子,顺便还给自己盛了一碗‘鸡’汤。

    闻着这‘鸡’汤传来的‘诱’人香味,彷小南深吸了口气,便端着汤碗大口地喝了起来。

    感受着这‘鸡’汤的鲜美,彷小南眼中满是感概,已经记得不上一次喝‘鸡’汤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两年?或者三年前?只是还好这手艺没有生疏。

    一碗汤喝完,彷小南意犹未尽地看了看那边的高压锅,咽了咽口水之后,终于放弃了再去装一碗的想法;小北今天晚上应该也会回来,多留一些给他!

    随意扒了几碗饭,这便用保温盒装了些饭和一桶‘鸡’汤提着,锁上‘门’便又朝着卫生院而去。

    不远之处的几个街坊这时也大多刚吃过午饭,坐在那地闲聊。

    看着彷小南那逐渐远去的背影,一个五、六十岁头发斑白的老婆婆便是忍不住地感叹道:“彷老师也是多亏了这个儿子懂事,不然可就真不容易!”

    “是啊…自从那‘玉’音妹子失踪后,彷老师就孤身一人,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两个儿子养大,原本我还给他介绍过两个姑娘,不过彷老师愣是坚持不再娶...原本好不容易这两儿子都已经熬大了,眼见再坚持两年就盼头了,谁知道却是又得了这么一个??!”

    另一个四十来岁的阿姨,也是满脸感叹,道:“当初若是再娶一个,或许彷老师也就不会累得闹出这样的‘毛’??!”

    “哎呦...这肾病可不好说,这若是再娶一个,说不定这还更严重一些!”陶婶子这便是呵呵地笑道:“这肾病不就是肾虚引起的啵?当年那‘玉’音,长得跟个狐媚子似得,那是一般人能够消受的?没见那‘玉’音没过几年就不见了?”

    旁边那四十来岁的阿姨,这便是皱眉道:“陶婶子,你这话可就不好了,那‘玉’音妹子一看就知道出身不简单,那身上一股贵气是人都能看出!这虽然出身不凡,但对咱们这些街坊可还真一点不摆架子,每回包了饺子,咱们这附近几家,谁家没份?这‘玉’音妹子虽说失踪了,但也不能这样说人家!”

    “就是,这彷老师明显出身也不差,这两口子二十年前跑到咱们这青云镇来落户,说不得就是有什么特殊缘故...”那老婆婆轻叹了口气,道:“当年彷老师和‘玉’音妹子,那真是郎才‘女’貌,咱们青云镇可还真找不出这样的人物来!”

    “那是…当年‘玉’音妹子失踪之后,陶婶子你那年可不是也偷偷给彷老师送给几回饺子,莫非你当我们不晓得?”那阿姨突然压低声音嘿嘿地笑道:“只不过后来突然不送了,那是怎么回事,我可就不清楚了!”

    听得这话,陶婶子脸‘色’微微一变,立马地便干笑道:“哎呀,他林姨这话可不敢‘乱’说?!?br />
    “哈哈…”看着陶婶子那变‘色’的模样,林姨嘿嘿笑了两声,便不再言语。

    而陶婶子见得林姨不再言语,这暗暗松了口气,便赶紧转移话题道:“哎呀,对了,上礼拜可是看着小南带了个韩国‘女’朋友回来,还是开保时捷跑车的,这回不知怎么的那‘女’朋友就不来了!”

    “话说这要是小南能找个这层次的‘女’朋友,那以后可就发达了,老彷也就有希望了!只是那样的‘女’孩子只怕眼界高的很,不是小南能高攀的呀!上回来了一回,看了这彷家的情况,这回就没见来了?!?br />
    林姨瞄了陶婶子一眼,轻笑着道:“咱们小南可不是那样的人,这家伙心气可高着呢!”

    “哎呦,他林姨,看你这话说的!”陶婶子冷笑道:“就你知道啊?!?br />
    “我当然知道!”林姨淡声笑道:“前两年的时候,我记得小南那时候好像刚上大学,这彷家‘门’口便是来了两辆奔驰;我当时刚好路过,听了两句,据说是彷老师的长辈和兄弟,说什么让小南两兄弟认祖归宗什么的,以后学费生活费、工作都给包了;结果老彷还没说话,便被小南给赶出去了?!?br />
    “还有这事?”陶婶子一脸的怀疑。

    “哎...说起这事,我倒是有些印象,那回我记得大概是下午的时候,我见过那两辆车,当时还疑‘惑’是哪里来的!”一旁的老婆婆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地道。

    “对,没错,就那回!”林姨笑着点头道。

    “竟然真有这事!”听得这里,陶婶子一脸的讪讪然。

    彷小南倒是不知道几位街坊在谈论这些,这会刚将‘鸡’汤和饭送到医院,小心地照顾着老爸吃饭。

    “哎呀,还煮了‘鸡’汤??!”打开保温桶,闻着里边飘出来的‘诱’人香味,彷父眼睛微微一亮,道。

    彷小南笑着点头道:“刚到市场买了一只老母‘鸡’,用些‘药’蒸了,爸你快喝吧!”

    “哎!你吃了没有?”彷父看了看彷小南应道。

    “我吃了一大碗汤...高压锅里还有半锅,晚上你和小北再喝一些!”彷小南笑着道。

    “那就好!”听得彷小南已经喝过了,彷父这才开始就着‘鸡’汤吃起饭来。

    看着老爸吃完饭之后,彷小南稍稍地迟疑了一下便,道:“爸...来,我给你把把脉吧!”

    “把脉?你还会把脉?”彷父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笑着伸出手来,道:“你学的不是西医么?难道你们还教中医?”

    “啊...对,我们也开了中医课!”彷小南笑着道。

    “那好,中医可也是一‘门’好学科,这好多西医治不好的病,现在都靠中医调养,你用心学也是好事!”彷父欣慰笑道:“行,那我就给你当一回试验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