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十九章 彷小北
    见得父亲同意自己把脉,彷小南笑着稍稍调匀气息,便伸出三个手指轻轻地搭在彷父手腕间。,: 。

    这微皱着眉头把了两三分钟脉之后,那眉头便缓缓疏解了开来,点头笑了笑,道:“跟我想的差不多!”

    看着自家儿子那点头的模样,彷父大是欣慰,笑道:“看来你这中医学得还不错啊,好好努力!”

    彷小南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这便将那一万块钱‘交’给老爸,准备回学校去。

    “小南,等一下!”看着儿子递过来的那一叠钱,彷父伸手从那一万块钱中数出两千块钱,然后将剩下的八千递回了过来,道:“我这里留两千就行,小北现在高三了,要买一些补习资料,另外也要多补充一些营养加些伙食费;其他的你自己留着!”

    “嗯?”彷小南微微一愣,然后便笑了起来,挥手道:“爸,您别担心...我自己手里还有钱,而且我以后每月都能挣钱,这些钱您拿着,小北那边生活费多给一些;您这边也要多补充一些营养,该吃的吃,不要??!”

    说罢,彷小南挥了挥手走出血透室之外,便朝着医生办公室走了过去。

    “哎...小南来了!”黄医生这时正坐在办公桌前看书,看着彷小南过来,便放下手中的书,笑道。

    “黄医生,我爸最近的情况如何?”彷小南笑着坐下道。

    说起这个,黄医生便缓缓皱起了眉头,道:“暂时情况还好,今天复查了血常规,贫血纠正了一些,但还是相当严重,这样下去,只怕下个礼拜还得输血才好!”

    “行,要输就输吧!”彷小南点了点头,然后笑道:“对了,黄医生...我前几日从一位教授那里得了一个治‘尿’毒症的方子,我想你帮我看看,若是没问题,我就打算给我爸吃一段时间!”

    “治‘尿’毒症的方子?”黄医生稍稍一愣,便笑道:“行,你让我看看,若是没什么妨碍就让你爸吃便是!”

    当下彷小南便借了黄医生的笔和处方在上边开了一个方子。

    这方子是彷小南方才确认过老爸的病情之后开的,以他所继承的那位黄先生九世转生的经验,自信在这中医方面,应该现世之上没有哪位老中医能够超过他才是。

    “白参、白术、黄芪......”这乡下镇医院的医生,大多数都是中医西医都懂一些,黄医生这看了几眼这方子,便知晓是温补之类,有益气血,倒是对症,吃了只有好处没什么坏处,当下便直接在这方子上签了名,递给彷小南笑道:“行,那你拿起抓‘药’吧,不过这方子只怕也要几十块钱一副,不便宜??!”

    “没关系,谢谢您了!”彷小南感‘激’地致谢道,然后到外边找护士拿了今天的费用单便去下边缴费抓‘药’了。

    将抓好的一个礼拜的‘药’‘交’给黄医生,请他回头直接给老爸,彷小南这才骑着车回学校去;不过这刚刚骑出镇口,看了看旁边那被云雾笼罩的天际山,彷小南不自觉的脚下便是一停。

    看着那天际山稍稍地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时间,彷小南将自行车在路边的栏杆上锁好,便转身大步地朝着天际山而去。

    大步如飞地爬上山去,体力各方面较之以前明显大增的彷小南,只用了半个小时便站到了山巅。

    又用了十来分钟,回忆和搜寻,很快地便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山‘洞’所在的位置,不过这时却是模模糊糊的似乎有些看不清那山‘洞’的模样。

    彷小南并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在旁边看了看,然后伸手将旁边一块磨盘大的石头给搬起丢到一旁。

    随着这块石头被搬开,眼前的一切瞬间清晰了起来,那个隐藏在藤蔓之后的山‘洞’也赫然就在眼前。

    站在这山‘洞’之前沉默许久,彷小南走上前去,伸手捋开那些藤蔓,缓步地走入了进去。。

    不多时之后,便又从那山‘洞’之中走了出来,看了看那藤蔓覆盖之下的‘洞’口,轻轻地叹了口气之后,鞠身将那块石头搬了回来,看了一眼那再次恢复了模模糊糊的场景,大步走下山去。

    傍晚时分,彷父伸手小心翼翼地从高压锅里舀了一大碗‘鸡’汤和‘鸡’‘肉’,又看了看剩下的半锅‘鸡’汤,迟疑了一下之后,便又舀了两勺放进了碗中,这才满意地将高压锅的盖子重新再盖好。

    剩下的这大半锅正好明天还可以留着吃两餐。

    “爸,我回来了!”

    一个身着校服背着一个陈旧帆布背包的少年大步地走进家‘门’。

    彷父满脸笑容地从厨房里伸出头来,看着自家的小儿子,神秘的笑道:“小北回来了......去洗洗手,准备吃饭!”

    “爸,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彷小北随手将自己的背包丢到椅子上,走进厨房去洗手,身边帮忙端饭。

    “咦......好香??!”彷小北伸手洗了两把,突然‘抽’了‘抽’鼻子,看向灶台上的大碗,突然兴奋地道:“爸,你煮了‘鸡’汤??!”

    “你哥煮的!”听着小儿子那兴奋的声音,彷父心头微酸,但旋即便又笑了起来道:“快,把菜端出去,咱们等下就开饭!”

    “好!”

    “真香!”

    看着儿子端着碗大口大口地喝着汤,彷父又是怜惜又是酸楚:“不要急慢慢吃,还有很多!”

    “爸,我吃这一碗就够了;你也吃啊,你身体不好,也要多吃一些!”彷小北喝完碗中的汤,将碗里的一点‘肉’渣都扒拉出来吃掉之后,便抹了抹嘴,有些不舍地放下碗道。

    “来...再吃一碗,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锅里还多!”听得儿子那懂事的言语,彷父满足地叹了口气,伸手拿过儿子的碗,又给舀了一碗,递过去,道:“把这碗喝掉,剩下的爸爸吃!”

    看着父亲递过来的那一碗汤,又看了看桌上的汤碗里还有不少,彷小北这才开心地继续吃了起来。

    见得儿子吃的欢畅,彷父满意地笑了,然后自己也喝了起来;感受着这‘鸡’汤的鲜美,眼前却是浮现出了自家那大儿子有些消瘦的身影。

    “爸,你喝,你身体不好,你多喝点!”少年的校服袖子明显地有些短了,伸手将最后一碗‘鸡’汤推过来的时候,‘露’出了小半截的手臂。

    看着自家愈发懂事的小儿子,又看了看儿子推过来的一小碗‘鸡’汤,彷父心头微微酸楚,笑着摇头道:“小北,你喝掉,爸爸刚才已经喝了很多了,你现在正在长身体,要多喝一些!”

    “爸,我已经饱了,吃不下了!”彷小北用力地‘摸’了‘摸’其实一点都还不鼓的肚子,夸张地道。

    “爸爸也很饱了,这样吧,一人一半,不要‘浪’费了!”彷父无奈的笑了笑,伸手将那一小碗‘鸡’汤给自己碗里倒了一些,然后将剩下的端给彷小北。

    “好!”看着剩下的半碗,彷小北没有再犹豫,欢喜地喝了起来。

    看着三两口便将大半碗‘鸡’汤喝掉的儿子,彷父无奈地笑着,十七、八岁正在长个的孩子,肚子是永远都填不饱的,更别说这一年都难得喝上一次的‘鸡’汤。

    想到这里,彷父又伸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那一叠钱,心头又开始稍稍地踏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