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十章 抓药
    晚上,洗完澡坐在‘床’头的彷小南,伸手看了看手中的一枚钥匙,微微地皱了皱眉,脑海中一个有些模糊的影像浮现。

    虽然他继承了黄先生绝大部分的经验和知识,但关于一些生活记忆方面却是有些零碎,他在山‘洞’中找到了黄先生,但黄先生的身躯不知为何已经是化为了灰烬,只留下了身上的衣服和那个太极八卦图以及手杖!

    另外便是这枚从他身上找到的钥匙!

    而关于这钥匙,彷小南只是隐隐地记起了一栋豪华别墅的模样,而且这别墅似乎就在东原市内某个小区,但具体小区,彷小南却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既然想不起来,彷小南也只能是暂时放下;至于那枚太极八卦图以及手杖,彷小南小心翼翼地收到了保险箱放好;这两件都是极为强大的法器,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触碰的。

    第二日大早,彷小南又在继续地练习锻体拳,不过这好些日子过去,他也只练出了第二个姿势,第三个姿势练了两三日,依然没有办法打完整,这让他很是有些郁闷。

    打了一个小时,看着时间不早了,这才带着浑身大汗跑回寝室,洗完澡之后,伍彬等人这才开始陆续地起‘床’。

    彷小南倒是没等他们,自己跑到食堂吃了几个馒头解决了早餐,这才又朝教室而去。

    今儿上的是病理学课,但对彷小南来说,也都是‘鸡’肋,这些理论他都已经是滚瓜烂熟;但既然没什么事,而且作为一个好学生,逃课这样的事情,自然还是尽量不做的。

    走进教室,这便是有好事的同学围了过来。

    “哎,彷小南,你真和金妍秀搞到一块去了?”一个男生两眼直冒星星地道。

    虽然有这样一个?!ā丫允且桓龊苡忻孀拥氖?,但彷小南决定还是实事求是,摇头笑道:“没有的事,就是普通朋友,你们别瞎想!”

    “普通朋友?不太像吧?金妍秀是谁?咱们东大‘女’神啊,这开车接送你进进出出的,还刻意跑来等你吃饭!”另一个男生满脸羡慕地感叹道。

    “真是普通朋友!只不过我最近偶尔在她家公司兼职!所以走得近一些而已!”面对周围那些有若万道利箭一般瞄准自己的诸多目光,彷小南只得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真的?”

    “真的!”彷小南笃定道。

    随着彷小南这话一出,周围的诸多目光明显的缓和了不少。

    “呵呵......是吧,我说不可能,你们偏不信!”这时旁边一个得意的‘女’声再次嘲讽地响起:“人家乔木恩那么优秀,金妍秀都看不上,别说他了!一个土鳖穷**丝,怎么可能?”

    “哎,杨琼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彷小南招你惹你了???”听得这话,旁边男生看不过去了,沉声地道。

    杨琼一脸的嘲讽,两条画得相当好看的眉‘毛’得意地一扬,道:“呵呵......我说的实话啊,怎么?关你什么事?”

    “你......”旁边男生正要言语反驳,却是被彷小南伸手轻轻地止?。骸昂昧?,刘强,别跟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浪’费口舌!”

    “对,还是彷小南说的好,跟你这样的‘女’人见识,还真是拉低了层次!”看着彷小南一脸淡然,瞧都不瞧杨琼一眼,刘强也咧嘴笑了起来。

    听得这话,杨琼这便是羞怒了起来,对着彷小南寒声道:“什么这样的‘女’人?彷小南你什么意思???你一个土鳖穷......”

    “真嘈杂!滚!”彷小南终于有些不耐了,抬头看了杨琼一眼,沉声喝道。

    被彷小南这么一瞪,杨琼只觉得浑身一寒,不自觉的脖子一缩,连剩下的几个字都吓得直接吞了回去。

    这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看书的彷小南,想起方才彷小南的这一眼,杨琼浑身的一颤,终于是不敢再找彷小南的茬,只能是恨恨地冷哼了一声,不甘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只是回到座位上,这杨琼却是越想越不甘,这彷小南以前‘性’格好得很,可不敢这么对自己吼,现在怎么突然一下胆子就大了?

    看着杨琼老老实实地被吓回去了,旁边的男生一脸佩服地看着彷小南,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好不容易上完课,昏昏‘欲’睡的彷小南抱着书本出‘门’,到食堂吃了饭。

    现在手头不紧了,站在打菜的窗口前,看着里边那些香气扑鼻的菜肴,彷小南轻轻地咬了咬嘴‘唇’。

    在这个窗口,他已经差不多两年没有点过任何一份‘肉’菜了,这次他终于朝着那位打菜的大师傅笑了笑,道:“一份白菜,一份...红烧‘肉’!”

    “嗯?红烧‘肉’?”那位刚刚给打了一勺白菜的那位胖胖的大师傅愣了愣,看向眼前这位从来只要一份白菜的少年。

    “对,红烧‘肉’!”彷小南点了点头,笑道。

    “好嘞!”大师傅胖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伸手用力舀了一大勺子红烧‘肉’,正要习惯‘性’地颠上一颠,但突然却是停住了,直接给倒进饭盒;抬头看了看彷小南之后,伸手又舀了一大勺拍在彷小南的饭盒里,笑着递过来,道:“快去吃吧!”

    看着饭盒里那堆得如同小山一般的满满的油光四溢的‘肉’块,彷小南愣了一下,看着大师傅,真诚地道:“谢谢!”

    端着饭盒刚刚走了十来米,身后便传来一声抱怨:“哎,大师傅,不对啊,为什么刚那小子那么多红烧‘肉’,就给我这么一点?”

    “哎哎,你吃不吃啊,不吃别吃!”

    “啊...吃吃吃!”

    坐在那个习惯的角落,慢慢地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细细的嚼着;虽然这红烧‘肉’炖得不烂、甚至还不够入味,但却让彷小南依然觉得是无上美味。

    将整整一盒饭和所有的菜和‘肉’都吃完,有了‘肉’食,这肚子明显没有了前几日那般的空‘荡’,只是彷小南依然觉得意犹未尽。

    下午没课,彷小南决定还是出去将那副筑基汤给配出来;否则这样下去,天天这么大食量,还不一定有什么锻炼的效果,既然现在手头有钱了,那就不如吃筑基汤靠谱一些。

    既然要买‘药’,那么自然得找靠谱一点的地方,彷小南用手机搜索了一下,在距离自己六、七公里的地方有个百年老字号同仁堂,而在同仁堂两三公里之外,还有个九芝堂。

    但到这同仁堂得倒两趟公‘交’车,彷小南只好回去骑上自己的自行车,然后朝着同仁堂而去。

    但谁知这刚走到一半,只听得“啪”地一声闷响,下车一看,车胎瘪了。

    郁闷的彷小南只能是推着自行车四处找补胎的,结果找了大半个小时依然没找到补胎的地,当下只能是放弃将自行车锁在一旁,看着离同仁堂不远了,便走路过去。

    这一边走,心头便是暗叹,这自行车还是不靠谱,若是自己能像金妍秀一样,有辆车就没那么麻烦了。

    一路走去,不多时便到了同仁堂。

    听得彷小南要抓‘药’,同仁堂的‘药’师倒是不敢怠慢,但看着彷小南就是用一张白纸写的处方,又看了看上边的‘药’量,这便是为难了起来:“您这方子‘药’量很重,这一般人只怕吃不得!如果您一定要抓的话,要不到旁边的钟老医师那边,请他帮忙看看,开个正式的方子才好抓!”

    听得这话,彷小南倒是理解,自己这方子‘药’量确实是很足,一般人要吃下去只怕还真受不住,当下便拿着方子按照那位‘药’师的指点去找那位驻堂的老医师。

    这位钟老医师看起来年纪不小,头‘花’‘花’白,听过彷小南的来意之后接过方子看一眼,这一眼看去之后,眼中便是爆出了一缕‘精’光,然后抬头看向彷小南:“你抓这方子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