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十一章 野山参
    “我吃!”看着钟老医师的表情,彷小南顿了顿,便笑着点头道。

    “嘶......”钟老医师微微一惊,上下打量了彷小南两眼,缓声的道:“这方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吃的!”

    “当然,不过我吃没事!”彷小南淡声笑道。

    看着彷小南那淡定的表情,钟老医师轻吸了口气,迟疑道:“你是练武之人?”

    “对!不然也不敢吃这方子!”彷小南笑着看向钟老医师,道:“老医师以前见过这方子吧!”

    听得彷小南的言语,钟老医师的眼睛再次微微一亮,然后轻轻点头道:“还真见过,不过那已经是几十年前,我在京城总店当学徒的时候!”

    说到这里,钟老医师眼中满是回忆和惆然之‘色’道:“当年我刚刚入行几年,跟着师傅坐堂,也是一位跟你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来抓‘药’,当时也是这方子,那年轻人当时也说是用来锻体的!”

    彷小南脸‘露’意外之‘色’,倒是没想到这位钟老医师竟然还真见过这方子,竟然还见过服用这方子的人。

    这方子倒不是什么特珍贵的方子,有些有些根基和传承的,差不多都有,但能吃这方子的人倒是真不多。

    “行,既然你是练武之人,那问题不很大!”钟老医师此时又看向彷小南,沉声地道:“不过当年那位年轻人用的都是十年以上的野生人参,其他也多是年份‘药’材!”

    “十年以上的野生人参......”听得这话,彷小南那是苦笑了一声,他如何不知道这自然是野生人参最好,但这野生人参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也不是自己能够买得起。

    “不用了,就有些普通野山参便可!”彷小南无奈笑道:“野生人参我可买不起!”

    “嗯......这甚好,这野生人参我这店里有是有,但数量不多;你若是刚开始服用,从普通野山参比较好,以免出什么问题!”

    钟老医师赞同地点头,然后笔走龙蛇很快地便将方子开好,然后看向彷小南道:“你打算抓几副?这野山参也不便宜??!”

    对于这野山参向来的这行市,彷小南倒是也隐约知晓一些,稍稍地一沉‘吟’,便道:“这样,那先抓十副吧!”

    等抓完‘药’,听着那边报出来的价格,彷小南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都是疼的,颇是心疼地刷卡付了钱;虽然这只是用的普通野山参,还不是最正宗的野生人参,加上其他的普通年份‘药’材,也‘花’了三万多块,比他料想的还要贵上几分!

    他还真是没想到这普通野山参也这么贵,这样下去只怕撑不了多久??;难不成要用那些人工培植的园参代替不成?

    想到这里,彷小南也只能是叹了口气,这万一不成,下次就用普通园参吧,那样一副‘药’最多几百块!

    原本同仁堂有代煎‘药’的服务,但彷小南还是拒绝了,这筑基汤这么贵,而且下‘药’还有顺序,还是自己临时煎临时服用比较稳妥,效果也好一些。

    又是一路走回放自行车的地方,然后一路推回学校去,等回到学校便是走了近一个小时。

    将车子丢在修车的地方补胎,彷小南又到附近的户外用品店逛了一下,‘花’了两百块买了一个户外煤气炉,正好还送了一个不锈钢的烧水壶,完美地解决了自己煎‘药’的问题。

    这不锈钢的材质不易起化学反应,正是代替瓦罐煎‘药’的好东西。

    第十九章

    第二日早上彷小南比往日早起了半个小时,但结果下边的大‘门’却是还没打开,彷小南不由地有些郁闷了。

    这若是等得宿管开‘门’,那时候天便已经是比较亮了,在外边点火有点打眼。

    但也无奈,又稍等了一阵子之后,宿管才打着哈欠出来将大‘门’打开,看着彷小南背着一个包出去,不由地疑‘惑’道:“彷小南今儿怎么这么早?干嘛去???”

    “啊...那个,打算练练负重跑!”彷小南背着包干笑着跑了出去。

    一旁的宿管,看着彷小南那个破旧的背包,满脸疑‘惑’,这包能背着负重跑么?这真跑起来,只怕没一会就得散架吧!

    彷小南一溜烟地来到篮球场旁,赶紧架势,将炉子和不锈钢水壶都拿出来。

    这户外煤气炉还是‘挺’好的用的,一点便着,彷小南将水壶架上,拿出一大瓶纯净水往里边倒上,再将‘药’倒入了进去之后,便开始慢慢地熬了起来。

    熬了十多分钟之后,那‘药’香味渐浓,彷小南打开了看了看,便又将剩下的野山参片丢入了进去,守在一旁又等了十分钟。

    估‘摸’着差不多了,这才拿出一个不锈钢的小碗将水壶里的‘药’到了出来,刚好满满的一碗。

    稍稍吹凉之后,彷小南便一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下去。

    喝下‘药’之后,看了看这还在热气蒸腾的水壶,想了想之后,彷小南又给里边加上水,开小火,慢慢地继续煮了起来。

    这么贵的‘药’可不能‘浪’费了,再煮一次,这残余的‘药’力估‘摸’也就差不多耗尽了。

    喝了这碗‘药’,打起锻体拳来,彷小南只觉得一股热气逐渐从小腹升腾,然后慢慢融入全身,让全身都是一阵微微地发烫。

    虽然烫,但加上这浑身沉闷的劲道,打出去之后却是舒服的紧。

    “呼......哈!”

    彷小南这一套拳打下来,很快的便是喜笑颜开,因为这练了几日都没有顺畅的第三个姿势,这次竟然在这滚烫的‘药’力之下,竟然是一次便打了出来。

    待得他这循环地将这三个动作打了两遍,那滚烫的‘药’力才逐渐散去,一身大汗淋漓,好不畅快!

    而那‘胸’前挂着的‘玉’角似乎也随着彷小南浑身的汗意,愈发纯净了两分。

    此时旁边的水壶之内,那淡淡的‘药’香又逐渐溢出,彷小南上前将那颜‘色’明显浅淡了不少的‘药’汤倒了出来,一口喝下之后,便又打了一趟。

    只不过这次仅仅只有淡淡的热气出现,甚至身上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滚烫感,待得彷小南打完一趟之后,那热气便完全消散,让彷小南颇有些郁闷。

    彷小南这趟刚刚打完,天‘色’便是已经大亮,不少的同学便已经走这边走过;闻着那壶中传出的中‘药’味,一个个都脸‘色’古怪地看着彷小南;这更有熟悉的便走上前来,好奇地关心道:“哎......彷小南,你病了吗?怎么还自己熬中‘药’喝?”

    感觉着那些同学古怪的表情,还有眼前同学关切的模样,彷小南一脸的讪讪然,赶紧随意地解释了几句便收拾东西离去。

    这‘药’的效果还是极好的,自从每天早上服用了这么一副中‘药’之后,彷小南的饭量便开始迅速倒是迅速地减了下来;只要多点些‘肉’菜,少吃素菜,虽然比以前还是吃得稍稍多一些,但在别人看来便已经不觉得有什么怪异的了。

    如此般地数日过去,彷小南在小吃店两年的兼职终于停止,拿了最后几百块薪水走的时候,老板娘甚是不舍;甚至还言道,若是彷小南什么时候想回来,一定给加薪水。

    而接下来,在这几副中‘药’的帮助之下,彷小南的锻体拳也练到了第四个姿势,同时身体明显地感觉到了比以前更加的强健,力气方面也是大增;但那中‘药’却是也只剩那么两副了。

    但这个时候,彷小南却是有些无奈了,每天早上他要熬‘药’,还要练拳,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

    这平日在篮球场练练拳还不太引人瞩目,但这要熬‘药’,那就太招人注意了一些;这几日男生寝室楼这边已经开始隐隐地流传,他彷小南同学得了什么稀奇古怪病的事情了。

    “难不成自己还得去外边租房子?”

    想起这个彷小南便头疼地伸手挠了挠后脑勺,自己剩下的这几万块钱本就不太够‘花’,还要租房子......

    这郁闷了一阵之后,彷小南突然想起了那栋别墅,眉头微微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