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二十五章 有效的药方
    百来米之外,乔木恩正坐在车内,一脸悠闲地正打着电话。。: 。

    “妍秀啊,礼拜五一起吃晚饭不?哦,没时间?那礼拜六呢?有约了?那好吧,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再约......”

    挂断电话的乔木恩脸‘色’一片的‘阴’沉,轻哼了一声之后,朝着某个方向看了过去;但却是刚好看到一人从前边不远之处走过。

    “嗯?彷小南?看样子是谈好了!呵呵......果然这样的土鳖,解决起来简单的很!”乔木恩得意地轻笑了一声,他曾经用这招搞定了两三个跟金妍秀走得近的男生,这个彷小南虽然有些古怪,但自然也不可能例外。

    想到这里,乔木恩一脸舒坦地靠回座椅上,轻轻地哼着小曲:“金妍秀,哼...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不过这好心情并没有能够维持多久,车窗便被人轻轻敲响了。

    打开车‘门’,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的两人,乔木恩猛然一愣,好一阵这才惊疑地道:“怎么回事?”

    “队长,那小子.......强硬的很,而且.......而且还很能打!哎呦!”板寸头年轻人一脸难堪的言语着,说完还痛苦地咧了咧嘴,明显的扯到了嘴角的伤口。

    乔木恩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人,想起方才彷小南走过去一身正常的模样,愕然道:“你们两个打一个,竟然还打不过?”

    “打不过,这小子以前绝对练过,而且还偷袭,我们两个打不过他!”回忆起这事,板寸头年轻人眼中再次闪过而来一丝恐惧之‘色’,言语之间却是也隐匿了一些其实他们毫无还手之力的事实。

    他们两个怎么说也是校篮球队的中坚人物之一,不论反应和爆发力都非同一般;干架这样的事虽不专业,但也顺手的紧。但在对方手下,两对一,半分钟不到被直接ko;这种打击实在是太严重了一些。

    “绝对练过?”再次想起方才彷小南那一声的轻松模样,乔木恩眉头紧皱,缓声地道:“这么说,他直接连奖学金和补助都拒绝了?”

    “拒绝了!”

    听到这里,乔木恩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寒意:“呵呵......这个小土鳖,有点意思!”

    礼拜六,彷小南喝完了昨天晚上那副‘药’煎出的第二剂汤‘药’,然后又打了一个小时的拳,将这‘药’力完全消耗,这才不舍地停了下来。

    现在他已经开始了第六个姿势的练习,方才虽然这第六个姿势依然没有完成,但却是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若不是‘药’力被消耗完了,这第六个姿势就应当能够顺利打出来的。

    不过彷小南并不急,‘欲’速则不达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明白得很透彻的!

    洗过澡又给自己蒸了两个馒头,随意填饱了肚子之后,彷小南便走向车库。

    这辆大切作为一辆七八十万的越野车,除了有些耗油之外,‘性’能和舒适度都还是相当不错的,一路平稳地朝着青云镇而去。

    将车子在镇医院的大院里停好,彷小南便大步地朝着医院内走去。

    “小南,来啦!”黄医生朝着彷小南点头,一脸的惊叹和兴奋,道:“小南,你爸今天复查肾功能相当不错??!”

    “哦?真的吗?”虽然上个礼拜给老爸再次复查把脉,发现已经有些好转,让他继续照方子吃一个礼拜,彷小南心头便有了些底,但此时听到这确切的消息,这依然是兴奋不已。

    “你看!”黄医生将一张报告单递了过来,笑道:“‘尿’素氮和肌酐的情况都得到了较好的改善,贫血也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了!”

    “若是能够这样维持下去的话,你爸的这血透,就可以暂??纯?!你那中‘药’方子的效果真的是很好!”

    看着报告单上边的那些数字,彷小南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看来自己给老爸开的那些中‘药’效果确实是不错,半个月便能够让肾功能恢复一些,看来老爸的病还真恢复有望了!

    走进血透室,彷父的气‘色’相当的好,原本蜡黄的脸庞之上,多了一丝的红润;脸上也挂上了淡淡的笑容。

    看到走进来的彷小南,彷父脸上的笑容愈发地浓郁了:“小南,你回来了!”

    “嗯!爸,感觉怎么样?”彷小南笑着走了过去。

    “感觉好多了,黄医生也说我今天复查了肾功能的结果很不错,贫血也好了很多!”彷父兴奋地道:“小南,你那个方子很不错??!”

    “有效就好,爸......我再给你把把脉!”

    彷小南在医院呆了一会,然后便又开着车回家去做饭了。

    大切在家‘门’口停下,迅速地又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看着彷小南从驾驶座出来,对面陶婶子的眼睛瞬间瞪圆,赶紧地又朝着旁边的副驾驶座看了过去,直到看到就是彷小南一人之后,这才故作惊疑地道:“哎呦,小南,你还会开车??!真不错!这车可真漂亮,还是吉普呢,怕要十几二十万的吧,可得小心些,莫要撞坏了!”

    “啊......呵呵,是??!”看着陶婶子那一脸刻意大惊小怪的模样,彷小南笑了笑,轻轻地按了按钥匙锁上车‘门’,便走进家‘门’去;留下这陶婶子一人两眼发绿地看着眼前这辆大切。

    “哎呦,陶婶子,你这是干嘛呢?”就在陶婶子两眼发绿地看着眼前这辆大切,旁边传来了一个笑声。

    “哎,他林姨啊......我这看这吉普车呢,小南刚开回来的,这也不知道是借了谁的,这么好的车,起码十几二十万呢,这要是撞坏了可就不好了!你看老彷家这个情况,小南怎么就不知道点轻重,这么好的车,这要是跟人撞坏了,怎么赔得起!”

    听着陶婶子这言语,林姨皱眉不悦道:“陶婶子,看你这话说的,小南开个车怎么了?什么跟人撞坏了,看你这嘴巴!”

    “他林姨,我这可是为小南好啊,这十几万的车,要是出了问题,他彷家陪得起?”陶婶子哼声地道:“他们家可是还借了我家好些钱,一直可都还没还......这若是出了问题,那可就不得了了!”

    两人的言语,这时倒是引起了旁边不少人的注意,这其中一三十来岁左右正盯着这车看的年青人这便是笑了起来:“呵呵......陶婶子,你不认得车就不要‘乱’说,这可是大切诺基,而且还是最高配的新车,十几万?呵呵,这只怕只够买几个轮子的!”

    年青人这话一出,这不单是陶婶子,就连一旁的林姨这也都是一惊。

    “李强,你说这是什么车?怎么这么贵?”林姨惊骇地道。

    “大切诺基,还是5.7的最高配,这车我记得这个最高配置至少都得七、八十万!”李强一脸羡慕地绕着车转了几圈道:“这样配置的车,只怕东原城里也找不出几辆来!”

    “七八十万?这怎么可能?”一旁的陶婶子愕然之下连连摇头,一脸不可能的模样,嘲声笑道:“前些日子我远房侄子新买的一辆看着差不多大小的越野车,还是韩国进口的也才二十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