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十二章 千年参须
    练了整整三个小时的锻体拳之后,彷小南这才回房洗澡睡去。。: 。

    第二日清晨,又练完了一趟拳,彷小南才去厨房熬了些粥,昨儿几人都醉得不轻,喝些稀饭胃应当会舒服一些。

    “早!好香啊!”金妍秀明‘艳’的脸庞之上略带娇倦之‘色’,似乎昨儿晚上睡得不是很好。

    “就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彷小南一边轻轻地搅动着锅里的粥,一边笑道。

    “习惯了每天这个时候醒!”金妍秀面容略微有些古怪的上下打量了彷小南一眼。

    “怎么?”彷小南敏锐地感觉到了金妍秀的目光,疑‘惑’地道。

    “啊......没什么!”金妍秀脸‘色’微红,赶紧道:“粥好香啊,能喝了么?”

    “差不多了,再等三分钟就好!”彷小南笑着耸了耸肩,又用手中的勺子再次搅起了粥来。

    金妍秀走过来,看着彷小南的动作,疑‘惑’道:“小南,你这是作甚?为什么要不停的搅?”

    “粥要好喝,秘诀就在这里,一定要多搅,才会好喝!”彷小南笑着又搅了一阵,然后伸手拿起一个碗,装了半碗递过去,笑道:“来,试试,别烫着!”

    “哇!味道真好,真香!”不出所料的,金妍秀小心地吃了两口之后,立刻地便惊叹了起来:“小南,你的手艺还真不是盖的!”

    “你们在吃什么呢,这么香!”两人这正言语,外边便传来了林晓蕾的声音。

    看着缓步走进来的林晓蕾,彷小南笑着拿碗给她盛了一碗递过去,道:“来,昨天喝得有点多,先暖暖胃!”

    “好!”听着彷小南那关心的言语,林晓蕾脸‘色’微红了红,似乎隐隐地又想起了一些什么事情一般,娇羞地低着头接过碗,喝了起来。

    待得陶云云也起来之后,便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女’孩子们昨天都没有换衣服,而且还有些宿醉感觉,所以便暂时放弃了兜风的计划,由彷小南开车将众人送回了学校。

    “木恩......金妍秀她们确实是一夜没回,而且有人刚看到她们三个从彷小南的车上下来!”

    听着电话那头的言语声,乔木恩俊朗的面容瞬间扭曲:“彷小南!”

    送了三个妹纸们回到学校,彷小南便又朝着同仁堂而去;这十副汤‘药’已经喝完了,又得买‘药’了。

    有充足的时间锻炼,还有上好的筑基汤辅助,彷小南的进展相当的快。

    所谓的一分钱一分货,这一天几万块钱的汤‘药’喝下去,虽然一边喝,一边心疼,但彷小南还是得承认,这钱确实是‘花’得有价值。

    在这短短的一个多礼拜之内,借助这‘药’力的帮助,他便完成了第六和第七,以及第八个姿势的练习。

    锻体拳的第一至九个姿势,难度是一个比一个难,彷小南这时也不得不惊叹,这‘药’力的作用真是非同寻常。

    而且这锻体拳的效果也相当的明显,这练习锻体拳的一月以来,方洛涯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周身的变化。

    这一个月不单是力量大增,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各方面更是强了不知道多少;上课或者是考虑问题,头脑清晰,思维敏捷的很。

    所以,虽然心疼钱,但彷小南还是‘花’得相当痛快;但随着这第二次‘药’物的抓完,看着手机中收到的扣费短信,彷小南轻轻地叹了口气,账户里的一百来万,现在就剩四十来万了。

    这四十来万,加上自己手里的这十副‘药’,估计最多也就是够自己再坚持二十来天;自己必须在这二十来天里,完成整个筑基才行;否则钱‘花’完了,这筑基却还未完成,那就完蛋了。

    接下来的时日,彷小南除了上课之后,将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到了练拳之上;只不过数日过去,这第九个姿势却是怎么也完不成。

    彷小南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看着天‘花’板,眼中满郁闷之‘色’。

    这几****已经是相当的努力了,但偏偏却总是卡在最后的关头之上,没有办法将最后一拳打出。

    “怎么回事?”

    想着前几日在这‘药’物‘药’力之下,那前几个姿势,都是顺利冲关;但偏偏这第九个姿势,怎么都无法完成,彷小南眉头不由地皱紧。

    自己的钱和汤‘药’只有那么多,这多卡一天,这筑基便又困难一分。

    “难不成是‘药’力不够的原因?”

    彷小南皱了皱眉头,自己的人参现在已经用的是野生人参了,若是要在加强‘药’力,估‘摸’得上百年老山参。

    可这百年老山参一支动辄便是一两百万以上,就算是有买,也根本用不起。

    就在彷小南眉头拧紧之时,突然眼睛便是一亮,自己没有百年老山参,但可是还有一支真正宝贝级的千年老山参。

    晚上,彷小南小心翼翼地从保险柜里将那装人参的盒子拿出,然后从上边扯了一根寸许长的白须,宝贝一般地丢进‘药’罐里去。

    站在一旁小心熬‘药’的彷小南,闻着‘药’罐之内所散发出的一丝明显不同于往日的香味,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和期待。

    千年老山参的‘药’效非同小可,这仅仅只加了一根小小的参须,这‘药’香味就完全不同了几分。

    小心翼翼将‘药’倒了出来,一小碗黑漆漆的汤‘药’,彷小南深吸了口气,将这一碗汤‘药’一口干了下去。

    “咕咚咕咚!”

    一滴‘药’汁不剩地将整碗汤‘药’干下,这‘药’刚下肚,彷小南便只觉一股滚烫之意便直接升腾了起来。

    “好强的‘药’力!”

    彷小南不敢怠慢,手中的碗一丢,便朝着健身房跑了过去。

    “呼哧、呼哧!”四个小时之后,彷小南终于喘着粗气软瘫在了地上,满脸少有的疲惫和浑身上下浓浓微带腥臭的汗意,眼中却充满了兴奋。

    那一直没有完成的第九个姿势,在方才的‘药’力冲击之下,很是自然地便打了出来。

    这加了一根参须的汤‘药’,‘药’力实在是庞大,让他将这九个姿势一刻不停地打了四个小时,才算是将这‘药’力完全吸收和消耗完。

    往日打三个小时,中间还可以一个小时休息一会;但那庞大的‘药’力充斥在了周身经脉之内,这只要稍稍停止打拳,周身经脉便感觉膨胀‘欲’裂。

    这效果自然也是杠杠的,打完整了九个姿势之后,周身舒畅至极,而且甚至连丹田之处,也似乎开始有着一丝丝似清凉又似温暖、仿佛清新至极的气息出现。

    这便是那人脱离母体之后,便逐渐消散之先天之气。

    看来筑基终于快要完成了,只待那一丝先天气息真正出现之后,那么便算是正式筑基完成,跨入凝气期。

    一旦真正完成筑基,跨入凝气,这才算是真正地跨入了这修炼的‘门’槛;而有了这一丝先天气息,那么便也正儿八经的能够使用一些手中的宝物,如同这随身十数年的那枚灵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