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三十三章 逼债
    数天之后,随着最后一碗汤‘药’下肚,随着彷小南一个一个姿势地打出来,周身汗如雨下。

    随着他的动作,身上冒出来的那些汗水之中的腥臭之味愈发浓郁。

    一趟拳打下来之后,彷小南浑身大汗地躺在地上,感觉着小腹之处的那缕隐约中带着一丝的气息散发着一丝丝的清凉和温暖,慢慢地弥散到了全身,在全身游走了一遍。

    随着这一丝似有若无的气息在全身游走,全身竟然是一阵的酥麻,然后浑身上下又是一阵的汗意冒出。

    只是这一片的汗意,却是完全的腥臭难闻......

    但随着这一阵的汗意冒出之后,彷小南只觉全身上下一阵前所未有之轻松;而同时那一丝隐约隐现的气息再次回到丹田之后,骤然凝实了下来。

    整个人随着这一缕清新至极的气息的凝实,各种感官清晰无比,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甚至能够听到楼外小草在微风中轻舞,而搁在木地板上的手,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木地板纹理的细腻。

    而浑身上下的那股淡淡的腥臭,更是让他的鼻子无法忍受。

    跳起身来,带着这种轻松至极的感觉,彷小南猛然地冲入浴室,拧开水龙头,狠狠地洗了一个澡之后,才觉得浑身终于清爽了起来。

    带着这一身的清爽,躺在‘床’上,默默地感觉着丹田之内的那一缕与往日完全不同的凝实气息,彷小南轻轻地吐了口气。

    终于锻体完成,凝聚出了这一缕先天之气,完成了筑基,正式进入了凝气期。

    伸手轻轻地拿起‘胸’口的灵犀,凑到眼前看了看,只见这灵犀入目晶莹,原本看起来不过是一枚上佳‘玉’质的‘玉’角;但此时,只不过是仔细看得两眼,彷小南这双目便是一凝,那‘玉’角之内,似乎有无数星辰在其中闪烁。

    但这些星辰影像只不过是轻轻一闪,就在彷小南瞪圆了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时,突然脑袋便是一晕,脸‘色’随之一白,那些影像便消散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彷小南喘着粗气,白着脸定了定神,才看清楚眼前的灵犀;只见它平静如昔,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若不是脑袋里剧烈的头晕感和浑身上下空虚感的存在,以及丹田之内那缕先天之气消散到了只剩那么一丝丝,彷小南还真会以为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这‘阴’阳灵犀果然不简单的很…”

    长长的舒了口气之后,在那强烈头晕和虚弱感的作用之下,彷小南很快地便沉睡了过去。

    早上醒过来的彷小南,站到窗前,看着外边在阳光灿烂的天空之下,感受着这温暖的气息中所带着的那些淡淡的冬意,长长的舒了口气。

    凝气期的天,已经不是筑基时的天了;蓝蓝的天格外的清晰,彷小南甚至能够闻到阳光里那随风飘远的淡淡枯叶味儿。

    站在阳台上,彷小南目光略微地有些悠远,筑基对于他来说真的很快,快到若是有其他人知晓的话,会惊呼天才的那一种。

    当然,彷小南也很清楚,当初黄先生以夺舍之术,将全身‘精’气都灌注到了自身体内,才造就了他这种天资,否则就算是有这筑基汤,一般人就算是从小修炼,没有数年甚至上十年的功夫,根本没可能完成筑基。

    像他这样两三月便筑基完成的,绝无仅有!

    随意地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彷小南开上车朝着同仁堂而去,虽然已经完成筑基,但筑基汤不能停;虽然有着那位黄先生的全身‘精’气,但没有足够的‘药’物,依然没有办法快速地进行修炼。

    从同仁堂出来的时候,彷小南的脸‘色’有些‘阴’暗,买完了这次的‘药’之后,卡里已经只剩下十万块不到,这十天过后,若是还想要再买‘药’,就得另想办法!

    原本还以为一百万钱多得不得了,但现在真正‘花’起来,不过是一个月的‘药’钱而已。

    轻轻地叹了口气,随手将‘药’丢进后备箱中,开着车彷小南便又出城而去。

    此时,青云镇老街。

    彷父坐在堂屋之内,原本有了些血‘色’的脸庞,不知为何又是一片枯黄。

    伸手端起桌上的破旧保温杯,略微有些颤抖地凑到嘴边,微微地抿了一口热水,那难看的脸‘色’似乎才稍稍地好看了两分。

    稍稍地沉默了一会之后,这才抬眼看向对面,喘了口气,沙声地道:“他陶婶子…咱们家借你家这八万块钱也有几年了,这利息…是每年按时‘交’付了;当时也曾说,以后有钱,慢慢还,但你这突然一下让我们还这么多钱,这实在是…很为难!”

    “哎呦,老彷…咱们这些年的邻居了,我自然是晓得,但这也实在是没办法,我家那个不争气的老弟,生意折了本,这回是求到我这做姐姐的头上了,说要是没有十万块钱,他家那厂子就保不住了!”

    陶婶子尖着嗓子一脸的为难,道:“你说我这当姐姐的,也总不能看着他一家子过不下去??!”

    看着陶婶子那话语之间,似乎丝毫没得通融,彷父那握着茶杯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枯瘦的手背之上,一缕缕的青筋浮现。

    “陶婶子,你看咱们也这么多年街坊邻居了,在这个时候,总还是要帮衬两分;我们家情况你也知道,这一下哪里能够拿得出这么多钱?”

    彷父心头算计了一阵,终于咬牙再次道:“这眼见得还有两月就要过年了,要不这么着,你若是一定要的话,我们想想办法先还你两万,其余的容些时候,过年前总的想法子也再还你两三万如何?”

    “老彷,咱们都是街坊邻居,这要不是这么多年的老街坊,当初也不会将这钱借你!”

    看着彷父那枯黄的面容,陶婶子心头略微地有些不忍,但听得坐在身边的儿子一声干咳,立马想想起了那转手便能赚到的几十万块钱,这还是又暗暗咬了咬牙,故作叹了口气,硬声地笑道:“但这回实在是没办法,而且你家小南现在有本事,这开的车都是**十万的;这几万块钱,那还不是小事!”

    “他婶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车是借别人的啊,若是咱们有这么多钱,那早把你的钱给还上了,哪里还会每年耗费这么多息钱!”听的这话,彷父赶紧急声解释道。

    一旁翘着二郎‘腿’,一直没出声的罗满龙,这时便是嘿嘿笑着出声道:“彷叔…你家小南既然这么贵的车都能借到,这几万块钱,那也是小事??;咱们家这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这个时候来催你??!”

    彷父抬眼看了罗满龙一眼,无奈道:“满龙,这…这咱们家实在是拿不出多钱啊,你这一下让我上哪里去想办法?‘弄’这多钱?”

    “彷叔,咱们这也是实在没办法才跟您要这钱;您这要是这两天拿不出钱,我们也就只好另想办法了!只怕到时候您可莫要见怪!”罗满龙淡声地道。

    听得这话,彷父微微一愣,旋即便是浑身一僵,道:“满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彷叔,当初协议上可是说好了,还有见证人,这若是没钱还,就用房子抵押;我们这也实在是没法,我舅舅那边等这钱救他一家子的命;您若是这两天拿不出钱,我们就只好把您这房子给卖了!”

    说到这里,罗满龙嘿嘿笑道:“反正您这房子现在也老旧了,以后小南终究还是会要接你去城里享福的;所以卖了,到时候咱们把卖房的钱,除去那八万,其余的都补给你们,你们随便租个房子,说不定还能落下一两万过个好年!”

    “你…”听得这陶满龙竟然丝毫不顾及邻里街坊的情分,要卖自己的房子,彷父愤怒地看了这罗满龙一眼;然后又看向旁边的陶婶子,但陶婶子这时也是一脸的漠然;彷父这哪里还不明白,这母子俩是硬了心一定要‘逼’自己还钱。

    “呼….”想着这对母子如此冷酷要卖自己的房子,彷父气得手背之上青筋直冒,浑身颤抖地喘着粗气。

    旁边的陶婶子和罗满龙两人,看着彷父那心急气促的模样,这赶忙的起身。

    “那个老彷…你也别急啊,小南今天不是会回来么,他终究是有办法的人;我们这也是没办法…那个我们先回去了,你休息一下啊,跟小南商量商量!”

    丢下这话,这两母子赶紧地起身走了,留下彷父坐在那地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