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六十五章 吐血
    虽然已经用不着每周回去送钱,但彷小南还是习惯‘性’的周六回家。,: 。

    本来回去之前,彷小南还想着是不是给家里添几个电器,但突然记起好像老街要拆迁,如果真是要拆迁的话,倒是不如等新房子再来考虑。

    所以便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邻近中午的时候,车子缓缓地在家‘门’口停下,对面陶婶子家的大‘门’依然是紧闭着,看来罗满龙应该还在医院。

    “小南回来啦!”

    刚刚进屋,彷小南便听的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

    “哎,林姨您在我家呢!”彷小南笑了笑,道:“正好我买了只‘鸡’,等下在我家吃饭!”

    “啊,不了!”林姨连忙笑着挥手,道:“家里做了饭!”

    坐在旁边的彷父,这时却是笑道:“小南,你林姨找你有事!”

    “哦?”彷小南微微一愣,扫了一眼林姨那似乎隐隐有些愁苦的面容,旋即便笑着将手里的‘鸡’放到墙角,道:“那林姨您先坐,我洗个手就过来!”

    “不急不急!”林姨赶忙地笑着道。

    彷小南随意地在厨房洗了洗手,又给自己倒了杯水之后,才笑着走出来,在旁边坐下,道:“林姨,您找我什么事?”

    “那个...”林姨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彷父。

    彷父便笑道:“他姨,又不是别人,你就跟小南直说吧!”

    “哎,那我就直说了!”林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应了一声。

    “小南,是这么个事,我心里也没个准,有些冒昧!所以向来问问你!”

    彷小南笑了笑道:“没事,您说!”

    “你姨父前几日有些不舒服,我就让他去医院做了下检查,结果医生说...是肺癌!”说起这事,林姨渐渐地有些哽咽。

    “肺癌?”彷小南皱了皱眉头,道:“那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现在还是早中期,若是做手术的话,估计还能多活几年!”林姨擦了擦眼角,微微吸了口气道。

    彷小南缓缓点头,看向林姨,面容凝重地道:“那您这找我的意思是?”

    “你姨父向来身体不好,而且又有糖‘尿’病和心脏??;医生说做手术风险也不小,怕手术台上下不来!但不做的话,估计就是这一年半载的事情!”

    说到这里林姨又是哽咽了起来,道:“你姨父这若是...我可怎么办...”

    “林姨,您别哭,你先说说,您想我怎么帮你!”彷小南缓声劝道。

    “对对...他姨,你就直说吧,小南什么‘性’格,你也知道,若是他能帮你,自然会帮!”一旁的彷父也赶紧劝道。

    被这两父子一阵劝之后,林姨这才掏出手绢擦了擦眼睛,看向彷小南,眼中满是乞求之‘色’,道:“小南...林姨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所以...姨想问问你,你姨父这手术能不能做?”

    听这话的意思,彷小南倒是愣住了,没想到林姨竟然是来问自己这个。

    当下便是无奈地苦笑一声,微微地沉默了起来。

    看得彷小南沉默起来,一旁的林姨这也不敢做声,只能是紧张地等着彷小南的言语。

    一旁的彷父看着彷小南沉默的样子,迟疑了一下,然后道:“小南,林姨也不是外人,你看能不能帮,若是没办法,林姨也不会怪你!”

    “是的,是的...林姨本来找过陶瞎子,但他说是五五之数;林姨想着小南你亲近,也是有大本事的人,才来问问;若是不方便,你也莫要为难,跟林姨直说就是!”林姨也赶紧地连连点头。

    彷小南又微微皱眉沉默了一下,看了看林姨道:“林姨,姨父在家吗?”

    “在家在家!”林姨赶紧点头道。

    “那您去请姨父来我家坐坐!”彷小南笑着道。

    “好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看着彷小南笑了起来,林姨心头大定,赶紧地兴奋起身道。

    看着林姨走出‘门’去,彷父轻轻地叹了口气,看向彷小南,道:“为难?”

    “还好!”彷小南微微地笑了笑。

    “那就看情况吧!”彷父缓缓点了点头。

    稍稍地沉默之后,彷父深深地看了彷小南一眼,道:“你...这个是跟谁学的?还是...你自己就会?”

    彷小南抬眼看了看父亲,突然笑了:“不是遗传的!”

    彷父神‘色’微微地一变,脸却是有些苍白了起来。

    “放心吧,爸...再过几年,我就把妈找回来!”彷小南伸手轻轻地握住父亲有些冰凉的手,微笑着道。

    彷父浑身一僵,颤抖着看向彷小南,沙声道:“你记得,你...知道,你都知道?”

    “嗯...我知道!”彷小南轻轻地点头,道:“而且,我大概知道妈去了哪里,等过几年我再强大一些,我就去找妈妈回来!”

    “好!好!”彷父眼眶瞬间通红,嘴‘唇’颤抖了半天,才连连点头,垂泪道:“你妈妈一定也很想我们...”

    不多时,那边的林姨便陪着似乎比平日苍老了好几岁的林姨父过来了。

    “小南,要麻烦你了!”林姨倒是没有注意到一旁彷父那有些微红的眼睛,扶着丈夫在一旁坐下之后,便看向彷小南,紧张地道。

    “没事!”彷小南微微地笑着,看了一眼对面‘精’神明显有些萎靡的林姨父,伸手道:“来,姨父,把你的手给我!”

    “好!”林姨父表情有些呆滞地缓缓摊开手伸过来。

    彷小南笑了笑,只是伸手握住林姨父的手,然后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看着彷小南只是握住了林姨父的手,而不是看掌纹,林姨和彷父都是微微地一愣。

    但看着彷小南那凝重的模样,两人都是屏住了呼吸不敢做声,生怕惊扰到彷小南。

    彷小南左手轻轻地握着‘胸’口的灵犀,右手轻握着林姨父的手,不知为何,渐渐地脸‘色’却是开始有些白了。

    一旁的彷父和林姨,看着彷小南脸‘色’变化,这都有些惊恐了起来,但又不敢做声。

    就在两人担忧的时候,突然彷小南浑身一颤,嘴巴瞬间闭紧,然后猛地睁开眼睛来。

    “小南!”彷父和林姨两人清晰地看到彷小南那紧闭的嘴巴骤然一鼓,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吐出来一般,然后便见得嘴角之处,有着一丝淡淡的血液涌出,两人瞬间惊呼了起来。

    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手,示意两人不要紧张,鼻子轻吸了口气之后,似乎一口便将口中的血液都咽了回去,这才长吐了口气。

    “小南,你没事吧?”彷父赶紧端着水杯递过来,紧张地道。

    彷小南有些无力地笑了笑,松开林姨父的手,缓缓镯子之后,接过水杯喝了两口,漱了漱口;又伸手从怀里‘摸’出一片野山参片丢进口中慢慢地嚼了嚼,慢慢的脸‘色’才红润了起来。

    “小南?”一旁的林姨担心地看着彷小南,脸上满是自责之‘色’。

    “林姨,没事!”彷小南笑了笑,看了看林姨父之后,便笑道:“这个手术暂时不做!”

    “不做?”林姨脸‘色’骤然一白。

    “对,不能做!”彷小南笑了笑,宽慰道:“不过问题不大,先调养一阵子,过两三个月再看情况,没什么大碍的!”

    “这样没事?不...不会耽误?”林姨紧张地看着彷小南道。

    “问题不大!”彷小南点了点头,道:“我再帮姨父开一个方子,您这每天给姨父煎一副,调养调养,两个月之后,情况稳定了,再去做手术!”

    “好好好!”看着彷小南那一脸淡然的模样,林姨赶紧连连地点头应着,她上次可是又‘私’下问过彷父,知晓彷父的‘尿’毒症真是彷小南开的方子,这时听得彷小南这番言语,这心头那自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彷小南找了纸笔出来,快速地在上边写了几个方子,递过去,道:“林姨收好,记得每天煎服,一天都不能停!”

    “好,好,林姨一定记得!”林姨赶紧双手接过小心地收好。

    一旁坐在那地,原本表情有些呆滞的林姨父,这时突然却是定定地看着彷小南,哼声出声道:“小南,姨父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可别骗姨父!”

    彷小南微微一笑,伸手止住了旁边正要言语的林姨,看着林姨父缓声笑道:“姨父,您看着我长大的,自然知道我从来不骗人;吃完两个月‘药’,你再去做手术,我保管你至少再活十年!”

    随着彷小南的言语,旁边的彷父和林姨,却是只觉得彷小南的眼睛似乎一下吸引人的很,两人眼神瞬间都有些‘迷’离了,只觉得彷小南的话,似乎很有道理!

    不过彷父和林姨只不过是‘迷’糊了一下,便回过神来,心头惊疑地看着彷小南,却见得彷小南的脸‘色’似乎又白了一分。

    就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边林姨父却是突然兴奋地站了起来,一扫方才的怀疑之‘色’:“好,小南,姨父当然信你,我这就回家吃‘药’去,等两个月再去做手术!”

    “小南他姨,你拿方子来,我自己抓‘药’去...”

    林姨父兴奋地一把抢过林姨手中的‘药’方,‘精’神振奋地便大步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看着丈夫一扫方才的颓废之‘色’,‘精’气神一下足了起来,林姨有些发愣,这担心地追了两步之后,看着自己丈夫似乎没什么问题,便停住了脚步。

    “小南...刚才!”回头看着彷小南那有些微白的脸‘色’,原本兴奋的林姨才反应过来,紧张地道:“你没事吧?。?br />
    “没事!”彷小南挥了挥手,缓声地告诫道:“林姨,姨父这情况不太好,所以这手术不能做;不过调养一阵子就无大碍了;明年开‘春’之后,等过了正月就差不多可以做了!”

    “到时候,我再给他开个方子,保十年还是没问题!”

    “好好,太好了?。⒃玖忠袒褂行┑S?,怕是彷小南为了安抚丈夫才这般言语,现在听得彷小南这么确认,林姨这立马地就兴奋了起来。

    “那个...小南,你辛苦了...费用多少钱?”兴奋过后的林姨,这才想起一事,迟疑了一下,便赶紧问道。

    “不用!林姨...说这话就见外了!”彷小南摇手笑道。

    “那怎么行?你刚才都...”林姨赶紧摇头,她刚可是看得清楚,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为了丈夫的事情,小南可是吐了一口血。

    而且这效果还立竿见影,小南不过是说了两句话,原本颓废了好几天的丈夫,这一下就振作了起来;这就算是神医都没这效果;这若是不感谢一下,她这心里都过意不去。

    只是眼前这事,若真如同小南所说的,能保丈夫十年无事,那可不是一点点钱就能感谢的事。

    “真的,林姨!”彷小南认真地摇头,道:“这是林姨父的事情,所以我会帮忙!要说钱的话,咱们就不好算了!”

    “对,他姨,你就别客气了,都是街坊邻居...这些年你对小南和小北也是够关照的!说钱,那就太见外了!”

    两父子一阵好劝之后,才将千恩万谢的林姨给送出家‘门’去。

    彷父看着儿子那似乎还有些白的脸‘色’,这心疼地道:“小南,早知道这样...咱们就...”

    “爸,没事!”彷小南笑着站起来,道:“林姨父的事情,咱们自然不好看着!”

    “嗯!”彷父沉默了一下,缓缓点头,突然又是好奇地道:“按你这说法,难道你林姨父这次若是做了手术就...”

    彷小南点了点头,苦笑道:“要不是这样严重,我也不至于吐那一口血!”

    虽然知晓儿子刚才强行咽下去的应该是血,但这时说出来,彷父这就愈发地心疼了,道:“这下回不管是谁,你都不要干了;我听说这样的事,可是要遭天妒的!难怪你会吐血!”

    “我这就杀‘鸡’去,对了你买了煲‘鸡’的‘药’没?没买我再去买一点,给你补补!”

    外边林姨正朝着镇上的‘药’铺赶紧地走了过去,虽然丈夫刚才一下‘精’神好了,但她可是还有些担心。

    这刚走到‘药’店边,便看着丈夫提着一个大‘药’袋子出来了。

    “来来,我提,我提!”看着丈夫那脸‘色’红润,容光焕发与方才完全两个人的模样,林姨这是有心疼又欢喜,赶紧上前道。

    “哎,不用,我是病了,但还不至于连个‘药’袋子都提不起!”林姨父伸手拨开妻子的手,责怪道。

    “好好,你自己提,你自己提!”感觉着自己丈夫那有力的手臂,林姨欢喜地点头道。

    两夫妻欢喜地大步朝着家走着,旁边这一些街坊邻居,看着林姨父那‘精’神焕发的模样,一个个是惊讶不已。

    “哎,老吴...今天‘精’神怎么这么好??!我早说你不是什么大问题吧!”旁边的街坊好奇地笑道。

    “哼,老李,你这瞎胡说吧!”林姨父哼声地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自己的???不过刚才小南帮我看过了,他给我开了‘药’,而说要我调养一阵子,明年再去做手术;做完手术,保我十年不出问题!”

    “嘿嘿,十年...我现在都五十七八了,等十年就六十七八,足足的够本了!还怕什么?”

    听着林姨父的话,旁边的邻居们都惊讶了起来。

    “小南真这么说?”那老李惊讶地道。

    “当然,还有假?你不信问我婆娘?”林姨父嘿嘿地笑着,道:“老李,等我明年做完手术,咱们再钓鱼去!”

    “哎哎,好嘞好嘞,就等你!”那老李忙不迭地应着,看着旁边的林姨一脸自然,好像不是假的,这也不由地欢喜地笑了起来,道:“既然是小南这么说,那就不会有问题,小南可是比那陶瞎子都靠谱得多!”

    “就是就是,小南都这么说了,他吴叔,你就安心养??!”

    看着两夫妻这轻快地回家去,几个街坊邻居们都忍不住地凑到了一起,议论了起来。

    “难道是真的?”

    “看样子不假,我可刚看着林姨那喜‘色’可不是假的!”

    “哎呦,小南可是有本事的人,若是他真这么讲,而且又给开了‘药’,那估‘摸’就是真没事!”

    “就是就是...哎呦,要是有机会,我也找小南看看去!”

    --两章一起更了!晚了点!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