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六十九章 官宦之家最无情
    这是一个暗涛汹涌的夜晚,也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

    有人开心一醉,有人胆战心惊;但不管怎样,总算是过去了。

    离放寒假已经只有两个礼拜了,除了彷小南之外,不论是金妍秀还是林晓蕾,或者是陶云云都跟着忙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这最后的时间段里,捧起了书本,准备应付已经开始,或者将要开始的期末考试。

    校园里往日那熙熙攘攘的人流似乎也减少了许多,就连平日总是热闹非凡的篮球场也跟着冷清了起来。

    就算是彷小南,面对学校里那有些压抑的气氛,也不知不觉地没有再闷头打瞌睡,而是抱着多看书不是坏事的想法,搬起书本跟着开始复习。

    整个校园弥漫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异样气息。

    作为学生会主席的方玫,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回到了复习之上;直到她接到父亲让她回家吃饭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方玫有些诧异,她已经许久没有跟自己这政务繁忙的父亲一起吃过饭了;就算是平日回家,也很少能够碰到。

    说实话,她不是很喜欢回家,每次回到那个小区,虽然人们看到她都会微笑着跟她打招呼,或者亲近无比的言语几句,但这些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太舒适。

    站在家‘门’口,看着眼前这栋墙壁上爬满了常青藤的别墅,方玫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过进去之后,方玫更是诧异,因为父亲竟然早已经坐在了客厅,一点都不像是平日,就算在家,不到吃饭的时候,也绝对不会从书房里出来。

    “小玫回来了!”方墨湖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地招了招手,道:“来,过来坐!”

    “爸,你今天找我有事?”从小便极少从这个被称之为父亲的男人身上感觉到太多温暖的方玫,缓步地走过去,在一旁坐下,淡声地道。

    “对,找你有事!”对于‘女’儿的直接,方墨湖丝毫不意外;这就是方家的特‘色’。

    在外边跟人各种打太极,拐弯抹角地说各种场面话,若是在家还弯来弯去就太辛苦了。

    方玫好奇地看了过去,能够让自己父亲亲自在家等自己吃饭,这事情估‘摸’是小不了。

    不过在看到父亲脸上那少见的亲近笑容的时候,方玫心头无由来地便是一紧,难不成?

    就在方玫慌‘乱’的时候,方墨湖微微地笑着道:“最近彷小南在学校怎么样?”

    “嗯?”听得这话的方玫微微一愣,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暗暗地松了口气,缓了缓神,想了想,道:“没什么特殊的,爸,我说的那个你去查了吗?”

    “查过了!我正为这个事找你!”

    看着父亲那悄然坐直的身躯,方玫眉头一扬,道:“怎么?彷小南那家伙真搭上什么线了?”

    “嗯...可以这么说吧!”方墨湖轻轻点头,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淡淡的异样神‘色’。

    方玫轻吸了口气,淡声地道:“怎么样?看来你是准备让我在学校跟他走近一些?”

    “不愧是我‘女’儿!”方墨湖笑着点头,这突然却是放低了些许的声音,道:“彷小南有些特殊的本事,不管他身后是否有其他的线;你都要想办法与他走近一些!”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约他吃吃饭什么的,毕竟你们是兄妹!”

    方墨湖微微地笑着,道:“这若是慢慢熟了,我也可以来参加,关心关心他,毕竟是我侄子!我这当伯伯的,可都一直还没见过他!”

    听着父亲这言语,方玫不由地脸‘色’古怪了起来。

    “爸,彷小南这回到底跟谁搭上线了?难道是燕京赵家?”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方玫皱眉道。

    “赵家?”方墨湖倒是一愣,旋即便摇头轻笑道:“关赵家什么事?就算是赵家,也不值得我这般!”

    “不是赵家?”方玫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我听说赵部长这次可是在争取那个主任位置!”

    见得方玫提起这个,方墨湖轻哼了一声,道:“就算是他上了那个位置,也跟我方家没关系?有好处的也只是袁立海!”

    “不过这东原我方家经营数十年了,谁来东原都得给我低头,他袁立海就算得了好处,最多也就是能跟我方墨湖平分秋‘色’而已;我自然无需仰那位鼻息!”

    “不是赵部长?”方玫愈发惊疑。

    “你别想这么多!”方墨湖淡声地道:“反正记住我的话便是!”

    “哎,你们爷俩说什么了,赶紧来吃饭,菜已经好了!”那边方妻笑着看着两人叫道。

    “好,走,吃饭!”方墨湖明显的心情不错,大笑着朝着餐厅走了过去。

    而方玫心底却是‘波’涛暗涌,她很清楚这些年自己父亲,对彷小南一家是如何的厌恶;当年若不是彷墨阳逃婚而去,有许家那边的资源,两兄弟互相扶持,自己父亲早已经便能跳出这东原,更上一层楼。

    但后来只剩父亲一人,独立支撑,而且还要承受其他堂兄弟的压力;历经艰险终于坐上了东原市长的位置。

    但却是一直被困在东原,丝毫不得寸进;虽然将东原经营得跟铁通一般,近乎一手遮天,就算是那位书记也无可奈何,但终究也只是困居一偶;如猛虎囚笼一般。

    所以,这些年来,父亲对彷家父子可谓是不闻不问,就算是当初彷小南考上了东大,家中那些老人认为主脉这一系血脉单薄,要求让彷家父子归宗;父亲也只是没反对而已。

    现在父亲竟然让自己去亲近彷小南,这种情况,其中定然是有什么大的问题自己不知晓。

    这种疑‘惑’,一直到方玫吃晚饭回学校的路上,都依然存在。

    “彷小南?”方玫微微地皱着眉头,眼前浮现了那张俊逸的脸孔,有些‘弄’不懂了;只是她也很好奇,这三年以来,她对彷小南还是比较关注的;彷小南这大半年的变化极大,她都看在眼中。

    一直对于彷小南的变化,相当好好奇,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过来的学生,为什么会在半年之内,不论是他自身的‘性’格,还是人的模样,以及其他相关的一切都变化那么大?

    时间过去的很快,一转眼便是十余天过去了;方玫这也要顾着考试看书,却是也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与彷小南见面。

    而彷小南最近倒是悠闲,这些日子,这得空的时候,便陪着林晓蕾在图书馆看书,或者是找个清净的咖啡馆坐着;两人卿卿我我的,虽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特殊关系,但这日子也让他有些乐不思蜀。

    这些日子以来,几‘门’考试也都轻轻松松地通过,最剩下最后一‘门’了,那更是一点压力都无。

    不过,这家里的汤‘药’却是也已经只剩最后一副了,他现在便前往同仁堂,准备看看那位钟老是否给他准备好了百年老山参。

    只是这一路上,彷小南却是暗暗地叹气,他现在卡里就剩三百万了,这次之后,估‘摸’就得回复以前的那种赤贫状态。

    想到这里,彷小南却是一阵阵的头痛,也不知道赵林远那边是否已经借到了那蟠龙‘玉’佩,若是借到了,自己才有可能赚上一笔来维系年后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