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七十章 饭局
    钟老医师果然还是很靠谱的。.: 。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又给彷小南调了一支百年老参过来。

    价格也不是很高,当然仅仅只是相对来讲;上了百年的老山参,只要品相完整,价格再怎么低两三百万还是少不了。

    二十副‘药’加上一支老山参,总共‘花’了三百零五万,一如彷小南所料,让他瞬间陷入了赤贫状态。

    看着手机收到的短信,显示余额还剩不到五万,提着‘药’上车的时候,彷小南脸‘色’都忍不住有点青灰青灰的,小心脏一阵紧缩一般疼的同时,也在暗暗庆幸,至少给留了五万过年。

    接下来只要不‘乱’‘花’钱,稍稍节省一点,五万块还是够过这个年的。

    只是看着手里的这一袋子‘药’,彷小南暗暗地叹了口气,二十天三百万,平均算下来,一天十五万,而且以后估计每天都少不了,这样的消费,估计搁谁头上,都会有些受不了。

    但不管怎么样,有了这二十副‘药’,至少能够安心过个年了。

    随着最后两天的过去,彷小南也迎来了最后一场的考试;考完这一场之后,寒假便要到来了。

    坐在教室里的彷小南挥笔如风,不过是短短的半个多小时便将卷子做完,又‘花’了五分钟,将卷子捋了一遍之后,便在老伍他们羡慕的眼神中,上去‘交’卷了。

    ‘交’完卷出来,彷小南舒畅地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外边那灿烂的冬阳,轻轻地松了口气,这个学期终于结束了。

    “看样子,学得还不错??!”

    听得这声音,彷小南回头看了看,嘴角微微一翘:“哎呦,方主席,好巧??!”

    “对,好巧!”方玫的眼神略微地飘了飘,点头道。

    “找我有事?”看着方玫那隐隐地有些飘忽的眼神,彷小南眉头一挑,便道。

    方玫的脸‘色’微僵,定定地看了彷小南一眼,轻吐了口气,道:“对!”

    “什么事?”彷小南转过身来,看着这位向来以处事成熟干练著称学生会主席,淡声笑道。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方玫微微地低了低头,突然抬头看向彷小南,道。

    “吃饭?”彷小南挑了挑眉。

    “对,吃饭,我想跟你谈谈!”方玫伸手取下眼镜,轻轻地吐了口气,突然轻松地笑道:“就我和你!”

    一食堂的雅间里,方玫递了菜单过来,道:“想吃什么?”

    “这里估计你比较熟,你点吧...不过记得点两个‘肉’菜!我无‘肉’不欢的!”彷小南打量了一下这雅间的环境,淡笑着道:“说起来这食堂小灶闻名已久,但我还是第一次来!”

    方玫抬眼看了看彷小南,点头道:“那好吧,这里袁师傅的回锅‘肉’不错,另外他有一手红烧鱼也是绝活!”

    彷小南耸了耸肩。

    “那个,再加一个手撕包菜和‘玉’米排骨汤!”方玫倒是菜单也不用看,直接点了几个菜。

    “好的,方主席您坐,菜马上就好!”一旁的服务员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便拿着菜单出去了。

    看着服务员出去,方玫伸手将眼镜取了下来,有些疲惫‘揉’了‘揉’眉心,这才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水。

    “既然你眼睛‘挺’好的,戴眼镜干吗?”看着方玫的举动,彷小南原本带着一丝淡淡冷‘色’的脸庞之上,微微移动,终于稍稍地缓和了些许,淡声道:“不戴眼镜好看多了!”

    “没办法,戴眼镜可以省不少麻烦事!”方玫淡笑了笑,看着彷小南,道:“其实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彷小南皱了皱眉。

    “对...羡慕你自由自在!”方玫吹了吹杯里的茶叶,一双明眸透过那杯中淡淡升腾的热气看着对面的彷小南。

    彷小南一愣,看着对面那张清秀的脸庞,以及眼中的淡淡疲惫,轻笑了一声:“很多人都羡慕你方主席叱咤东大,威风凛凛!”

    “至少你不羡慕!”方玫‘露’出两排整齐雪白的牙齿,轻声笑道。

    “羡慕,哪里能不羡慕?”

    “只不过,自由是有代价的!”彷小南轻声笑道:“当你与校领导杯盘‘交’错,在同学们面前叱咤风云的时候,我在埋头刷碗!”

    “当你穿着名牌,出入有车接送的时候;我在骑着自行车几十公里回家;当然你在恼火菜不好吃、而决定不吃了的时候,我却在为了吃两个馒头还是三个馒头而烦恼!”

    彷小南淡笑着看着方玫道:“这就是我为自由而付出的代价!”

    看着那双有若晨星一般的眼睛,方玫轻咬着嘴‘唇’,缓缓地点了点头。

    一阵沉默之后,方玫轻轻地抬起头,道:“你应该知道我今天约你吃饭是为什么吧?”

    “知道??!”彷小南端起茶杯,随意地喝了一口。

    听着彷小南的言语,方玫一愣之后,便是笑道:“说真的,你们真没考虑回方家?”

    “你说呢!”彷小南嘴角微微一翘。

    “我也知道!只是我也不得不来问一声!”

    说到这里,方玫清秀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悲哀之‘色’:“呵呵...你知不知道,我爸前几天特意叫我回去吃饭的时候,跟我提这事的时候,我以为他要跟我说什么?”

    彷小南眨了眨眼睛,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以为...我以为他帮我选了一个未婚夫!”方玫苦笑着低下头去,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涩声地道:“所以,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羡慕你吧!”

    “我没有选择...我不像你,有一个可以抛下一切的父亲;所以,我只能坚持下去!”

    方玫低着头,轻声地笑着,道:“就像今天,虽然我不想来,但我还是没办法,来约你吃饭!”

    “虽然我知道我一开口,便等于是完全在你面前丢掉了一切尊严,但我还是只能开口!”

    说到这里,方玫轻轻地抬了抬头,看着彷小南,涩声笑道:“幸好你来了,不然我实在是提不起勇气再来约你!”

    “尊严?”彷小南轻笑了一声,道:“尊严是什么?我觉得你现在都还没‘弄’懂!“

    “不过每个人对这个词的认知不同,也没什么奇怪的!”彷小南笑着道:“这两年来,我给人扫地洗碗,被老板娘和客人呼来喝去,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没有尊严!”

    “这个东西,看自己怎么想!”

    这时,‘门’被轻轻敲响了,服务员将几个菜送了进来。

    “方主席,您的菜都齐了!”

    “嗯,谢谢,辛苦了!”方玫的表情瞬间恢复的平日的雍容和自信,微笑着朝着两个服务员点了点头。

    看着‘门’再次被轻轻关上,彷小南眼睛忽闪了一下,道:“还真不容易!”

    “是啊,都不容易!”方玫这时的表情却是又轻松了许多,拿起筷子,道:“来,试试菜!”

    方玫优雅地夹着一块鱼‘肉’放到口中,细细地嚼了嚼,看着对面,虽然动作同样优雅,但却吃饭极快的彷小南,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不要奇怪,我对吃没什么抵抗力!”彷小南夹起一块鱼‘肉’丢进嘴里,三两下便又扒下半碗饭,笑道:“味道还真不错,今天倒是托了你的福!”

    随着彷小南一脸吃下三碗饭,扫光了半盘子回锅‘肉’和大半条鱼之后,方玫这才惊叹地道:“真看不出你这么能吃!”

    “现在还算好!”彷小南似乎想起了什么,摇头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吃不饱的感觉是什么,真的太难受了!”

    “所以现在,虽然我不用再吃那么多东西,但坐到桌上的时候,我还是会忍不住吃很多!”

    “因为饿这种感觉,真的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