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七十三章 逐渐康复
    没有人会嫌钱多,彷小南也是,特别是在最近修炼急需资源的情况之下。.: 。

    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再说赵阳和赵琳也算朋友,所以为赵家去寻找那赤阳‘玉’,彷小南的要价并不高,也就是一个月左右的修炼资源而已。

    而赵林远出口便是将他所需直接翻倍,可以看出赵家确实是财力丰厚。

    五支百年老山参,赵家拿出来的自然不会差,这一下算起来差不多至少是一千二三百万。

    加上五百万的现金,就差不多有一千八百万左右。

    这样高的价格,说起来赵家确实是舍得下本钱。

    只不过再有钱的人,也不会把钱不当数;特别是赵林远这样久经商场之人,看出彷小南所需,便直接拿出翻倍的资源,所求必然不小。

    这些钱和资源,彷小南很想要,所以赵林远拿出的这份资源,让他有些无法拒绝。

    赵家很有实力,这点无可置疑;对于彷小南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

    所以,彷小南选择收下,同时也做出回报,并且提出了某些建议,为两方的各自需求埋下了一个引子。

    若是那位赵部长真不惜降尊前来东原与他一会,那么便是有缘,为双方合作打下一个扎实而良好的基础。

    只是与这样一个家族合作,彷小南深知自己需要付出什么,所以这也是他考虑良久的选择。

    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但为了以后能够获得更多修炼资源,付出一些,总体来讲还是值得的?!?br />
    作为赵林远的儿子,赵阳无疑是一个很聪明的人;送着彷小南两人回家路上,并没有问及这些事情,只是送完金妍秀,然后等彷小南到家下车的时候,言语了一声,要请彷小南多多费心。

    彷小南笑了笑,只是拍了拍赵阳的肩膀,笑道:“赵琳的事,我必然是会尽全力的!”

    彷小南并没有明言什么,但赵阳很明白彷小南的意思,心底也松了口气,有彷小南这句话,他也就放了心;至于家里的那些事,那都是父辈们考虑和做主的,暂时还不用他‘操’心。

    回到家之后,彷小南接到了林晓蕾的电话,确认她已经到家之后,也算是放了心。

    与林晓蕾言语了数句,嘱咐她好好休息之后,彷小南坐到书房,开始打开电脑查询起来。

    不多时之后,彷小南轻轻地吐了口气;他记忆里缅甸那边确实是有人发现过赤阳‘玉’,但其他地方却是也不得不‘弄’几个备选。

    赤阳‘玉’必须是由天外而来的太阳‘精’火与地‘精’‘玉’石融合所产,所以他查询了一下最近这数百年来,陨石雨等出现较多之地,只有这样的地方,出现赤阳‘玉’的几率才会比较高。

    “南非、云@南、南@疆...”彷小南微微地闭目,脑子里很快的便选定了这几个地方。

    这千年来,除了缅甸之外,便是这三处宝‘玉’石产地曾出现过比较多的陨石雨;那么这三处出产的可能‘性’就比较高了;如果要去,也只能是选这几个地方了!

    到时候若是缅甸没有找到,那么就得开赴这几个地方继续寻找了,不管找不找得到,总得尽力而为。

    从书房出来,彷小南便去厨房继续的熬煮了一罐汤‘药’之后,便又打起锻体拳来。

    这筑基汤和锻体拳虽然主要是辅助筑基用,但对没有构建先天循环正式跨入先天境界的人来说,都是最佳的辅助手段。

    只有真正跨入了先天之后,这筑基汤和锻体拳才会退居次要,转而以修炼先天之气为主。

    当然,也会有更好的汤‘药’来取代筑基汤的存在。

    一趟拳打下来,感觉筑基汤的‘药’力缓缓散去,彷小南才舒了口气,慢慢停下;感受着体内那一缕先天之气越来越凝实壮大,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但心头却也暗暗庆幸,这回拿到了五支老山参,否则以现在这种消耗,自己还真会有些供应不起修炼所需。

    而且这一支老山参,分作二十份,效果确实还是稍弱,只能维持两个多小时的效果,便会消耗一空;这次有五支的话,加重一些份量,应当至少能保证每天三小时以上的修炼。

    学校那边考完试之后基本上便没什么事了,而三天之后,便要出发缅甸,彷小南决定先回家一趟。

    彷父最近的情况相当不错,每天坚持吃彷小南开的中‘药’,不论是‘精’神还是气‘色’都相当的好。

    彷小南到家的时候,彷父刚好从医院回来,远远地看着站在车边的儿子,便兴奋地叫了起来。

    “小南,你看我的化验单,黄医生说现在肾功能已经恢复了大半,肌酐‘尿’素氮都已经只高一点;贫血也只是轻度了!”

    刚刚下车的彷小南,看着从街口那边欢快跑过来的父亲,心头一阵的暖意升腾;这便是自己这些年来最大的愿望。

    只要父亲的肾功能能恢复,那么一切都是那么简单和美好。

    一路上的街坊邻居们,看着一路跑得轻快的彷父,都不由地心头感叹。

    这几年他们可是亲眼见着这彷老师人一天一天虚弱,到最严重的时候已经是连走路都气喘吁吁;黄医生都曾断言,若是不换肾,就算是靠血透都坚持不了几年。

    但现在不过是短短两三个月,彷老师这便是天见天的好,一天好过一天;甚至现在已经能跑能跳,看起来跟正常人一般无二。

    这种情况,简直是跟奇迹一般。

    而彷家的情况,更是大变样;以前除了吃些自己地里种的菜,连‘鸡’蛋都舍不得买;现在愣是每隔两、三天便是杀‘鸡’买‘肉’的给正在长个的彷小北补充营养。

    彷小南更是开着七八十万的车,进进出出,让人羡慕不已。

    这生个好崽,真是比做什么都强!

    在家吃过饭,彷小南给父亲把了把脉,又给重新开了一个调养的方子之后;那边林姨和林姨父便是又过来了。

    两夫妻一脸的喜‘色’,林姨父更是‘精’神头相当的好了。

    “小南回来了啊!”林姨提着两只老母‘鸡’和一袋子土‘鸡’蛋走进来,笑着道:“上次小南帮了大忙,林姨没什么好感谢的,这两只母‘鸡’和‘鸡’蛋是我乡里舅妈养的,给你们父子尝尝!”

    “哎呦,他林姨,不用这么客气,这街坊邻居的!”彷父赶紧起身笑着道:“来来坐坐!”

    “彷老师,小南这可是救了老林的命,而且还‘弄’得自己受了伤;我这两只‘鸡’和一点‘鸡’蛋你们若是都不收的话,那以后我和老林就不敢上‘门’了!”林姨故作恼怒地道。

    “好好,咱们收着收着还不成么?”彷父无奈地点头应着,接过这两只老母‘鸡’和‘鸡’蛋提进去放着。

    彷小南端过来两杯茶,笑道:“姨父、林姨你们坐,喝茶喝茶!“

    待得两人坐下之后,彷小南看了看林姨父的模样,便笑道:“看来林姨父最近状态不错啊!“

    “是啊,小南,托了你的福,这每天一副中‘药’,咳也不咳了;每天睡也睡得好,吃饭一顿也能吃两碗,比以前可是不知道好了多少!”林姨父兴奋地言语道。

    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道:“有效就好,您就坚持吃‘药’,保管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

    两夫妻在这里坐了一阵,又请彷小南把了把脉,确认无碍之后,这才千恩万谢地离去。

    看着离去的这对夫妻,仿父心头满是感叹,他现在可是体会最深,这人只要不病,那么一切都好;这要是人一病啊,有再多东西,都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