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七十四章 赵部长
    彷小南这在家并没有得到什么安逸,林姨夫妻这离去不久,很快又有街坊登‘门’了。

    这位乃是住在距离彷家两三百米远新街上的一位老太太,在儿媳的陪同之下找上‘门’来。

    听得对方是来求医的,彷小南不由地有些讪讪然,说起来他现在还在上学,可没行医资格。

    不过这老太太却是不管那么多,愣是请求着彷小南给她看病开‘药’。

    无奈之下,彷小南也只好帮忙看了看,一个老肺心病,这样的病可不容易治疗;不过重在调养。

    开了一张方子,‘交’代老太太回去按时吃,吃个一两个月再说。

    拿了‘药’单子的老太太,在儿媳的陪同下,千恩万谢地回去了。

    看着离去的老太太,彷小南叹了口气,本以为总算是安静了;不过谁知没过得半个小时,又有人找上‘门’来了。

    也是附近的一个老病号,一个慢‘性’支气管炎的。

    这既然接了第一个,这第二个就不好推却了。

    彷小南照样给看了病,开了方子,也是直接‘交’待服‘药’一个月。同时‘交’待尽量少‘抽’烟。

    当然,这人家到底继续‘抽’不‘抽’,他也管不了;反正这样的老病号,开了调养化痰止咳的‘药’,只要坚持服‘药’,一个月下来,总要好上那么三五分的。

    彷小南看完这个病号之后,却是也不敢再久留了,否则若是又有人找上‘门’来,他这推托也不是,看病也不是。

    当下便告别了彷父,‘交’代他继续按新方子吃‘药’之后,赶紧地开车回东原去。

    临出发前,彷小南看了一眼对面的罗家,只见得此时依然大‘门’紧闭,看来那罗满龙只怕现在还在医院里。

    轻轻地摇了摇头之后,彷小南便驾着车迅速远去。

    果然不其然的,他这走后刚十来分钟,家里便是又来了人,听得说彷小南已经回东原去了,那是满脸的遗憾。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燕京,一位头发略微有些‘花’白,面目威严的老者正坐在办公室内,批阅文件。

    “部长...孔司长刚刚来询问,不知道关于西省的那份批文申请您看过了没有!”外边这时快步地走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秘书模样的年轻人,恭敬地凑过去道。

    老者手中的笔微微一顿,淡声地道:“告诉小孔,那份申请暂时压一压,最近上头正在严控安全风险,咱们部里自然也要防范于未然!”

    “好的!”年轻人恭敬地应了一声之后,便又赶紧退了出去。

    老者随手将手中的文件放到一旁,有些疲惫地伸手捏住鼻梁‘揉’了‘揉’;端起茶杯正要喝上一口,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老者微微皱了皱眉头,伸手拿起电话。

    “喂,爸!”

    “嗯?什么事,怎么打这个电话?”老者沉声地道。

    “爸,有个事我想跟您谈一下!”赵林远小声地道。

    老者眼睛微微地一眯,看了看身边,道:“说吧!”

    赵林远沉声地道:“爸,如果您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明天或者后天‘抽’时间来一趟东原吧!”

    “嗯?”老者眉头一耸,沉声道:“怎么?赵琳有问题?”

    “不是!”赵林远轻吸了口气,道:“我想您来见见那位彷大师!”

    老者目光一凝,缓声地道:“为什么?”

    “那位大师听说了您想要再往上走一走,所以无法去借取‘玉’佩的事;便也答应了亲自去为赵琳寻找赤阳‘玉’,并且接受了我加倍给他的报酬;但他临走前,建议您到东原见他一见!”

    “他想让我去见一见他?”老者的言语声再次一沉;若是亲近的人听到这话,都知晓赵部长此时已经有了怒意。

    赵林远是他儿子,自然知晓,但此时似乎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和退缩,继续沉声道:“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您应该见一见他!”

    听着儿子那笃定的言语,老者轻吸了口气,稍稍地沉默了一下,便明白了自己儿子的意思。

    既然对方在这个时候,提起让自己去见他,那么必然是有些特殊的。

    当下稍稍一沉‘吟’,便沉声叫道:“钱军!”

    “部长!”听着老者的叫唤声,方才那个三十来岁的秘书快步地走了进来。

    “我这两天有什么安排?”

    听得老者的言语,钱军稍稍地一沉‘吟’,便道:“明天上午,您得去参加一下部委安全会议,下午有两个预约;后天上午您约了秦副总,下午...”

    “好了!”老者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安全会议,你通知一下曾部长,请他去参加;下午的预约,你将一个提前到今天下午四点半,另一个推到后天!”

    “???”钱军一愣,然后迟疑着道:“那明天您?”

    “明天你帮我安排一下,我去一趟东原,记得保密,晚上赶回!”

    “是,部长!”

    ‘交’代下去之后,老者这才对着电话里道:“好了,你作一下准备,我明天就来见一见这位彷大师!”

    “是,父亲!”

    夜里躺在‘床’上的彷小南有些疑‘惑’,今天一天都没有收到林晓蕾的消息,这似乎有些奇怪。

    当下稍稍考虑了一下之后,便掏出手机给发了一条过去;但等了半晌却是没有等到回信。

    “难道睡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彷小南也没有在意,慢慢地便沉睡了过去。

    第二日早上,按照惯例地去煎‘药’;不过彷小南这次却是没有那么节省了,平日都是放两片百年老山参,这次却是多加了一片。

    过几****便有五支百年老山参的收入,自然就无需那么节省了。

    三片百年老山参加入其中的效果还是相当明显的,今日早上修炼的时间,明显地长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而所凝练的先天之气也多了那么一丝半缕,这让彷小南相当的满意。

    洗完澡出来之后,便已经是十点多了,彷小南看了看手机,发现上边依然没有林晓蕾的讯息,这便不由地有些疑‘惑’了。

    想了想之后,彷小南便拨通了林晓蕾的电话,不过那边很快地便传来了一个‘女’声:“您好,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如需......”

    “关机了?”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头,心头愈发地疑‘惑’。

    不过很快的,这时又一个电话响起,让疑‘惑’中的彷小南醒过神来,看着上边显示的陌生号码,彷小南轻轻地接通。

    “喂,哪位?”

    “彷大师,您好,我是赵林远!”

    “哦?赵伯父你好!”虽然这时心情并不是太好,但彷小南依然笑着应道。

    “我父亲今天已经赶到了东原,不会知道您是否有空一起用个下午茶?”

    “过来了?”彷小南缓缓点了点头,旋即便笑着应诺道:“嗯...好,那下午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