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七十五章 反噬
    赵林远为下午茶挑了个好地方。,: 。

    暖暖的阳光,满眼的绿植,加上醇香的茶水,另外还有几份带着淡淡香甜气息的小点,让人觉得隐秘又安逸。

    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感觉着那温暖的茶汤缓缓流入口中,带着一丝浓而不腻的清香,然后又滑入胃里,让整个人都涌出了一股淡淡的暖意。

    彷小南这才放下茶杯,看向对面那位面目威严的老者,只见其头圆额高,双目有神,虽然坐在对面脸带淡淡的微笑,但却依然有着一股不怒而威的神采。

    微微地一笑之后,彷小南又看向一旁的赵琳,只见赵琳已经没有了往日那般的神采,脸‘色’苍白,‘精’神萎靡,甚至似乎还隐隐地有些惧怕阳光。

    “彷小友为何而笑!”

    坐在对面的赵部长,淡笑着看向彷小南,似乎有些好奇。

    “这茶不错!”彷小南笑了笑,道。

    赵部长微微一愣,看着那双如清水般纯净的眼眸之中的某种淡淡笑意,这一愣之后,旋即便爽朗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旁边的赵林远此时也微微的笑着,看着彷小南,眼中的希冀之‘色’却是愈发浓郁。

    “小友既然将我从燕京招来,当不是单纯想喝杯茶吧!”赵部长爽朗而直接,让彷小南轻松的笑了起来。

    他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轻松而不费劲。

    缓缓地伸出左手,平摊放在桌面上,看向一旁的赵琳,笑着示意了一下:“来,把你的手给我!”

    赵琳抬眼看了看彷小南,苍白的脸庞之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伸手小心地放在彷小南的手掌上。

    彷小南轻轻地握住赵琳的手,然后又伸出自己的右手,看向赵部长,笑了笑。

    赵部长略微的有些好奇,也伸出自己的手,学着赵琳一般放在彷小南的手掌之上。

    彷小南轻轻的握住两人的手,淡声地道:“赵部长乃是赵家气运最为强大之人,所以想要解决赵琳的问题,还是要借助赵部长之力!”

    “这样就可以解决?”赵部长眉头一挑。

    “不!”彷小南轻轻的摇了摇头:“只是借助张部长的气运,这样能够提高寻到赤阳‘玉’的几率而已!”

    随着彷小南的言语,便只见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带着心头的一丝疑‘惑’,几人都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彷小南。

    只见那肃穆而俊秀的脸庞之上,突然涌起了一丝红晕,而这一丝的红晕越来越浓郁明显。

    看着彷小南那越来越红的面容,赵部长父子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但随着这红晕遍布了整张脸,让人惊疑至极的时候,突然这红晕又骤然褪去,旋即脸‘色’渐渐的越来越苍白。

    感觉到了自己的手被对方渐渐抓紧,而且对方的手也渐渐越来越凉,赵部长的表情也逐渐严肃。

    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这些变化,让他十分惊愕。

    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脸‘色’能够这般快速变幻,从正常脸‘色’,一下骤然胀红,但旋即又在下一秒变得苍白起来;甚至这手也越来越凉。

    这已经完全超乎常理。

    而且,逐渐的他开始发现那只手甚至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就在赵部长心头惊疑之‘色’愈发浓郁的时候,突然便感觉对方的手猛然一紧,力量大到无法想象。

    就在他眉头将要皱紧的时候,旁边的赵琳便已经是惊呼出声,很明显她也被抓痛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两人便感觉手一轻。

    两人惊愕地抬眼看去,便见得对面彷小南的脸‘色’原本一片苍白,但又是一股红晕迅速涌上面庞,紧接着彷小南猛然转头朝向一旁,“噗”地一声,竟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彷大师!”赵林远惊呼地站起身来,便要伸手去扶彷小南。

    彷小南轻轻的抬手止住了赵林远的动作,闭着眼睛缓缓地呼吸了一次,调匀了气息之后,才睁开眼来。

    接过那边赵部长递过来的两张纸巾,轻轻的擦了擦嘴上残留的血迹,端起茶杯,漱了漱口;又‘摸’出一片参片丢入口中慢慢嚼烂吞下之后,才闭着眼睛缓缓调匀起呼吸来。

    赵林远叫着服务员将地上的血迹打扫干净之后,彷小南苍白的脸‘色’才回复了一丝的血‘色’。

    “彷大师,您没事吧?”

    看和彷小南睁开眼来,赵林远紧张地道。

    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胸’口处的灵犀,淡声笑道:“无碍,刚才看得深了一些,所以被天道所反噬了!”

    赵部长面容肃然的道:“那彷小友刚看到了些什么?这赤阳‘玉’是否能够找到?”

    “还不好说,不过此行我们的目标地要稍稍改动一下!”彷小南缓声地道:“咱们首要目标地是南非,那边几率更高一些;若是南非没有找到的话,那就再转南@疆!”

    “南非?”赵林远一愣,疑‘惑’地道:“不去缅甸了?”

    “对,虽然缅甸在十余年前确实是出现过赤阳‘玉’,但赵琳的机会不在缅甸;唯有南非和南@疆的几率较高,其中在南非我感觉到了某些特殊机会的存在!”彷小南凝重地道:“如果可以的话,咱们明天出发尽量少耽误时间!”

    “好,那我等下就去安排,主要是航线申请问题,国际航线会麻烦一点!”赵林远沉声地道:“可能预计要到后天早上!

    彷小南点了点头,起身道:“那行,就如此定下吧!”

    “彷大师您这就走?”见得彷小南这便要走了,赵林远也赶紧起身,道。

    “嗯!”脸‘色’依然苍白的彷小南点了点头。

    不过,这刚走了两步之后,彷小南却是看着前方的一片绿植停住脚步,突然淡声出声道:“赵部长此次所图,机会不大!”

    “嗯?”听得彷小南突然的这话,走在彷小南旁边的赵林远脚步一僵,而那边正微皱着眉头考虑什么事的赵部长,听得这话,脸‘色’也是骤然一变,惊疑地看向背对着自己的彷小南。

    他们自然都能听懂彷小南这话的所指,两人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赵部长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若是不能再进一步,这最多再过两年,便要退下来了!按照彷小南这话所说,难道赵家就仅止于此?

    就在赵林远脸‘色’难看地正要询问的时候,彷小南轻轻地挥手止住,继续道:“但在这次之前,有一个更好的机会!”

    话刚说完,彷小南却是突然受到什么刺‘激’一般,浑身一僵,捂着嘴巴又是猛咳了两声,将那口中剩下的话语咽了回去,匆匆忙忙地挥了挥手,便赶紧继续快步朝前走去。

    回过神来的赵林远,看着快步走远的彷小南,想要追了上去,却见得彷小南一边走,一边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之后,丢进一旁的垃圾桶中,赵林远清晰地看到了那纸巾上的一抹鲜红。

    看到了这一幕之后,赵林远脸‘色’凝重地停住了脚步,没有再上前追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