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七十九章 金老六
    ‘门’口走进来的一群人,大约有六七人,其中领头一人五十来岁的模样,面容‘阴’冷,一双水泡眼微眯,虽然肤‘色’略微的有些黝黑,但明显的却是华人;身边跟了一个身材火爆的黑珍珠,后边跟着几个身材彪悍的黑人,一看便不是什么良善角‘色’。.: 。

    赵阳不动声‘色’地往彷小南前边走了一步,将身后的彷小南挡住,便淡定地朝着前边走去。

    而后边的彷小北和王琳两人倒是什么都没有发觉;唯有向龙和杨云两人的神‘色’微动,向前跟紧了两步。

    两群人从中间的通道处,擦身而过;感觉着那边的一群人似乎并没有特别关注自己几人,最前边的赵阳心底暗松了口气,虽然他不知道这群人是什么人,但连彷小南都要闪避的人,不由得他不紧张。

    就在两群人完全将要错身而过的时候,突然彷小南的脚步却是一顿。

    赵阳心头微微一紧,然后便听得后边的彷小南的声音突然传来:“金老六!”

    彷小南的这个声音与平日的温和随‘性’完全不同,充满了威严和冷酷。

    就在众人一愣的时候,那边领头的那个华人脚步也是一停,缓缓回过身来。

    原本微眯的眼神此时已经骤然睁大,看向众人这边。

    彷小南转过身去,看向那边的那个华人,左嘴角微微地一翘,‘露’出了一抹淡淡的邪魅笑容。

    那被彷小南称之为金老六华人,原本还有些迟疑的模样,看到彷小南那微微翘起的左嘴角以及那一抹笑容,脸上的‘阴’冷骤然消散;那昂着的头迅速地低了下来,一股似乎让人能暖和到心底的谄媚笑容骤然而迅速的浮现,让人忍不住地惊愕这人的表情怎么能够变幻的这么快。

    金老六大步向前,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伸手在左右手腕上轻轻地一抹,一双明明穿着短袖的手愣是做出了捋袖子的动作,然后又利落地拍了一把身上,双手再朝后一甩,便是单膝跪下,右手撑地,一脸谄媚地笑道:“金老六叩见主子,祝主子仙福永享,万寿无疆!”

    “行了行了,起来吧!”彷小南双手轻负在身后,微昂着头,淡声道。

    “谢主子!”金老六一溜烟地从地上爬起来,微鞠着身子,凑到彷小南身边,一脸谄媚的笑容:”哎呀,刚感觉着像主子,但又不敢肯定;若不是主子唤我一声,老六差点就错过了!”

    “呵!”彷小南斜眼瞄了一眼金老六,冷声地道:“行了行了,几年不见,六爷可是越来越逍遥自在了!”

    “哪里哪里,有主子在,老六永远都是奴才!”金老六上下看了彷小南一眼,谄媚笑道:“主子您这刚刚安康吧,难怪都没通知老六,但您怎么着就跑到非洲了?您以前不是最怕热么?”

    “来找点东西,正好看到你,也就省了我的事!”彷小南淡声地道:“李明,给老六一个联络方式!”

    旁边的李明原本正微低着头看着眼前一幕,听得彷小南这淡声的言语,赶紧恭敬地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了过去。

    金老六斜眼看了一眼李明,轻哼了一声,伸手接过,道:“还算机灵,有幸跟在主子身边,一定要伺候好主子,明白吗?”

    “是,六爷教训的是!”李明赶紧低头笑着道。

    “老六!”彷小南微微皱眉,冷声道。

    “哎呦,您看奴才这嘴巴!该死,该死!”金老六一脸谄媚地赶紧不轻不重地扇了自己两巴掌,道:“奴才也是怕着新人不懂事,照顾不好主子,主子莫怪,主子莫怪!”

    “行了行了!”彷小南轻轻地挥了挥手,道:“我这次是来找赤阳‘玉’的,既然你在这边,就好生给我找找!”

    “是是,请主子放心,只要这地方,不...只要南非有,奴才就算是把地里都翻一遍,也一定给主子找出来!”金老六拍着‘胸’脯,保证道。

    “行了行了...”彷小南摆了摆手,道:“我会在这边呆十来天,找到了就给我送过来!”

    “是,主子!”

    彷小南也不多言语,便领头缓步地朝着外边走去,后边的赵阳几人,虽然心头疑‘惑’,但却都默不作声地跟在后边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而彷小北和王琳两人,虽然满心的惊疑,但却也是不敢多言语。

    彷小南这刚刚走了两步,突然脚下却是又一停,淡声地道:“老六,既然你喜欢非洲,以后就不用回去了!”

    “是,谢主子爷恩典!”听得这话,后边一脸恭敬的金老六,这浑身微微一颤之后,赶紧恭声地回道。

    后边的金老六一脸恭敬地看着彷小南等人离去,直到彷小南等人消失在大‘门’之外之后,这才又‘挺’直了身躯,那堆满了谄媚笑容的脸庞之上瞬间‘阴’冷了下来,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惊疑,但似乎却也松了口气。

    几人坐回到车上,彷小南也松了口气,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金老六;这金老六是黄先生身边相当亲近的属下,就连黄先生十世转生之事,金老六也相当清楚。

    先到这里,方晓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胸’口的灵犀,这若不是有灵犀在,自己还真感觉不到金老六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这若是自己没有叫他,估计金老六应该已经怀疑了;这厮向来心狠手辣,贪婪至极,若是被他看出某些端倪来,估‘摸’自己这些人就走不出这南非了。

    “哥,刚才那人是谁???”彷小北好奇惊疑的声音打破了车内的沉寂。

    “以前的一个...熟人!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不过是五十来岁,但其实真实年纪已经是有六、七十了,祖上是当年满清抬了旗的汉人,肃亲王府的包衣奴才,所以还有些八旗子弟的做派!”

    彷小南淡笑了笑道:“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不过这样也好,有他在,就不用我们自己这么辛苦去找了!”

    “哦!”彷小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旁边的赵阳这心头却是‘波’澜叠起。虽然满清已经过去百年,但打小便出身京城的他,却也多少知晓一些清朝那些八旗子弟的事情。

    方才那金老六的那番做派,却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特别是八旗子弟,阶级严格清晰,不是正儿八经的主子,是不可能这般的。

    难不成彷小南还是当年满清肃亲王府的后人?但偏偏彷小南对这人却是一种忌讳莫深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阳脑子里一阵的翻腾,好一阵之后,认真地看了看彷小南,确认彷小南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彷小南之后,终于缓声出声,道:“这个人很危险?”

    彷小南沉默了一下,轻轻点头:“相当危险!”

    “但有他在,找赤阳‘玉’却是方便得多了,比我们这样找效率,起码效率要高上十倍!看来赵琳的这一丝生机,怕就是应在金老六的身上了!”

    说起这个,彷小南也是有些感叹;

    看了看赵阳的一脸惊疑,彷小南也没多解释,只是看向一旁的李明,笑道:“刚才反应不错!”

    李明轻轻地点头,道:“彷先生过奖了!”

    “以后叫我南哥!”彷小南轻叹了口气,道:“在回国之前,你都要谨慎一些!”

    “是,南哥!”李明肃然地恭声道。

    彷小南点了点头,看向前边开车的向龙,道:“向龙,你知道金老六吗?”

    “不知道!”向龙沉声地道:“但这几年,南非出现了一个很有名又很神秘的华人六爷,三年前刚刚在南非‘露’面,据说道上的几个大帮派都听他的!但很少有人见过他!”

    “嗯!”彷小南轻轻地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又凝重了两分;看来这厮早有异心,否则也不会在黄先生开始准备转生之后,便跑到南非来。

    不过还好,刚才自己恩威并重,罚这厮不得再回华夏,应当暂时瞒过了这个狡猾的家伙。

    而且虽然自己实力尚未恢复,但以这家伙那谨慎的心‘性’,虽然心狠手辣,但只要自己不‘露’出其他端倪来,便不敢冒险对自己下手?;葡壬蹦炅粝碌耐?,当可以足够震慑这家伙。

    开普敦的晚上,较之白天要凉快了不少,城郊的一座庄园之内,金老六坐在一个绿藤架下,手里端着一杯冰镇的起泡酒,面目‘阴’冷地看着眼前的一个黑人属下。

    “六爷,他们一行五人,另外还有两个向导和保镖,就是今天见到了的那七个人没错,住在肯辛顿酒店;”

    黑人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小心地道:“六爷,要不要再去查查他们的底细?”

    金老六微微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惧‘色’之后,冷哼了一声,道:“不用了,下去吧!”

    看着这个黑人属下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金老六的眼睛再次地开始微微眯了起来,缓声地道:“果然还是老样子,不过似乎比以前仁慈了那么些许?想不到竟然还成功了!”

    “难道是因为刚刚融合的缘故?‘性’格受到影响?还是实力还不够?”

    金老六将杯中的起泡酒倒进口中,皱着眉头定定地看着手中的杯子,沉默了半晌之后,才轻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松:“不让我回华夏?呵呵...谁想回去?只要不‘逼’我,主子您还是老六的主子!但若是...嘿,就别怪老六不念旧情!”

    “来人!”

    随着金老六的叫声,很快的便有人快步走了过来:“六爷!”

    “让那些宝石商都将宝石送过来我看看,看中了的重重有赏!”

    “是,六爷!”

    有了金老六帮忙找赤阳‘玉’,彷小南就彻底的闲下来了,为了稳妥起见,众人第二天便是一起开赴了桌山。

    有彷小南陪着一起去玩,彷小北两人也开心多了。

    桌山又被称之为“上帝的餐桌”,只一块巨大光秃的山岩,连绵十余公里,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平面光滑的大桌子。

    众人坐了一个360度的缆车上山,这种缆车不停地自转,让里边的游客可以看到四周所有的景‘色’,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到了山顶,众人又走了一段,便站到了这餐桌的边缘附近,远眺大海,心旷神怡;而且这地还可以俯瞰整个开普敦城,视野相当开阔。

    而且这桌山之上,时而可见一些麝香猫和鼬鼠之类的东西不时跑过,让彷小北和王琳两人时而地发出一些惊喜的声音。

    在桌山之上,停留了两个多小时之后,众人才又坐着缆车下山。

    这下山之后不多久,众人正准备离去,却突然听得走在后边的杨云,笑着提醒道:“大家运气不错哦,回头看看!”

    听着杨云的声音,众人都回头看去,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中都闪过了一抹震撼之‘色’;只见得那桌山之上,开始出现了一片流云,刚好地覆盖自在了桌上山顶,然后从那山顶之处缓缓流淌下来;就如同一块纯白的桌布一般,从那山顶之上缓缓垂落。

    “好漂亮??!”王琳仰头看着那景‘色’,清秀的脸庞之上满是惊叹之。

    “这就是著名的桌山流云,一般出现的时候不多,大家运气真是不错...”向龙这时也在一旁感叹着道:“我在这边几年了,也就看过十来次而已!”

    众人玩完了桌山,然后便又继续往豪特湾。

    豪特湾是一个相当漂亮的海湾,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小商品市场,里边有许多的小型工艺品,包括木雕、鸵鸟蛋等等;甚至还有不少海豹会爬上岸来。

    附近还有海豹岛以及企鹅岛,加上好望角,一行人足足地玩了两天;然后便坐上飞机直飞约翰内斯堡。

    约翰内斯堡是南非最大的城市,素有“黄金之城”的称谓;附近有庞大的矿区,以及最大的国家公园克鲁格;经济相当的发达。

    原本赵阳还想建议彷小南再在这附近找一找赤阳‘玉’,但却被彷小南笑着推却了。

    “放心吧,金老六做事还是靠谱的,如果他找不到赤阳‘玉’,那咱们也找不到;‘交’给他咱们就安心玩便是!”

    彷小南笑着道:“就算是咱们自己去找,效率还低,一天还抵不过金老六一个小时?!?br />
    听着彷小南的这话,赵阳这才安下心来,全心全意地陪着众人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