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十章 准备开始
    彷小南和金妍秀随着售货小姐在里边的招待室坐下,在两杯热茶被送进来之后,不多时一位中年师傅便笑着走了进来,在两人面前坐下。.: 。

    “两位客人,不知道想要定制什么?”

    彷小南笑了笑,从口袋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到桌子上,道:“我想做一个宝石吊坠!”

    “哦?”这师傅拿起盒子打开看了看,眉头挑了挑,旋即便笑道:“不知两位想要做一个怎么样的吊坠?”

    “主要是牢靠时尚,另外需要在背面刻上一点特殊的‘花’纹!其他倒是没有什么特殊要求!”彷小南沉声道。

    “哦...这个不难!”师傅微笑了笑,道:“但不知道是要刻上怎样的‘花’纹?”

    彷小南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道:“就这个图样,但这个图案中间必须有一个小‘洞’,与镶嵌的宝石相连?!?br />
    师傅接过去看了看,看着这古怪的图案,稍稍地一沉‘吟’之后,便笑道:“行,看来是要‘阴’刻,没有问题,请稍候!”

    这师傅走出‘门’去,不多时之后,便拿进来一本册子,笑着递到两人面前,翻开道:“这前边三页、除了镂空的,其他都是可以制作的式样,请看一看!”

    彷小南笑了笑,便将这册子递给金妍秀,笑道:“妍秀,你帮忙挑一个吧!你挑的应该会比较合适!”

    金妍秀微微地皱了皱,看向彷小南,疑‘惑’道:“这个是...给赵琳的?”

    “聪明!”对于金妍秀这么快便能猜出,彷小南淡笑着称赞道。

    “哼,不想想我是谁!”金妍秀可爱的皱了皱鼻子。

    当下金妍秀翻了几页之后,很快的便挑出了一个,道:“就这个吧!”

    “行!”彷小南看也不看,然后突然却是又道:“对了,你再挑一个,就挑你觉得好看的!”

    “好看的?”金妍秀有些疑‘惑’地道。

    “对...好看的,镂空的也行!”彷小南笑着道。

    金妍秀有些疑‘惑’地看了彷小南一眼,然后又继续埋下头去挑选了,不多时,便指着某个图案道:“我觉得这个‘挺’‘精’致的!”

    彷小南凑过去看了一眼,然后便笑道:“行,就这个吧!”

    说罢,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对面那位师傅,笑道:“师傅,请帮我看看,哪一颗宝石,适合这个吊坠!”

    ”哦?”听得这话,这位师傅也忍不住地一愣,他见过带宝石来定制首饰的,但这先选式样,再挑宝石的可还真不多;而且这盒子难道还装了许多宝石不成?

    当下这打开一看,却是一愣,只见的这盒子里竟然零零散散的装了六、七颗宝石,里边有红宝石也有蓝宝石,而且还有两颗钻石。

    而且这些宝石基本上都有黄豆大小,价值不菲。

    这仔细地看了了几眼之后,这位师傅便挑出了一颗蓝宝石,笑了笑,道:“这颗蓝宝石纯度相当高,而且大小也合适,最重要的是十分适合这位‘女’孩子的气质!”

    “???”金妍秀一愣,赶紧看向这师傅到:“师傅,这不是给我的!”

    “额?”这位师傅微微一愣,看了彷小南一眼之后,旋即便笑了起来,道:“我想这应该是这位先生送给您的才是!”

    “???!”看着这位师傅脸上的笑意,金妍秀惊疑地看向一旁的彷小南。

    “当然是送给你的!”彷小南笑了笑,道:“这次到南非,顺便带了这几颗宝石回来,正好送给你一颗!”

    “这...这不太好吧!”听得真是送给自己的,金妍秀脸‘色’微微地一红。

    “我们是朋友啊,算是我出国给你带的礼物呗!”彷小南笑着看向对面的师傅道:“那师傅,这就要拜托你了!”

    师傅轻轻地点了点头,便笑道:“行,我给你开个单子,然后你们将宝石留下,过三天之后再来拿吧!”

    “三天?”彷小南微微地皱了皱眉,道:“两天行吗?”

    “两天?”师傅皱了皱眉头,道:“这个有些麻烦,特别是要篆刻这个‘花’纹,两天赶出来有些不太容易!”

    彷小南也不多言语,直接道:“只要两天内能够按质按量做出来,加工费加倍!”

    听得彷小南这话,这师傅眼睛一亮,沉声道:“好,没问题,后天这个时候准时‘交’货!”

    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道:“行,那就一切拜托您了,不过这枚蓝宝石可以留下,但红宝石我要带回去,后天我再带过来,你再给我镶嵌上去,没问题吧?”

    这颗赤阳‘玉’来之不易,而且只有一颗,若是丢了那可就不是钱的事了,所以彷小南宁愿带回去自己保管,到时候麻烦一点再镶嵌上去比较稳妥;这有些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师傅微微地一愣,看向彷小南,点头道:”这个问题也不大,店里也有设备,到时候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弄’好!”

    说到这处,这师傅迟疑了一下,看向彷小南,缓声提醒道:“只是...请恕我冒昧,你这颗红宝石的品质,相当一般,可...比不上其他几颗宝石,更是比不上这颗蓝宝石!”

    彷小南笑了笑道:“谢谢提醒,不过这个不是品质的问题,你不用管这么多,后来,我过来取货!”

    “好!”见得彷小南知晓此事,这师傅便也没有多言语,当下便沉声应诺。

    接下来两天彷小南都没有出‘门’;每天两次的汤‘药’,改成了三次。

    一天将近有八、九个小时都是在埋头练拳;每次都是练得气喘吁吁,将‘药’力耗尽之后,才会‘精’疲力尽地停下。

    他通过灵犀,所获知的关于林晓蕾的情况,并不详细,甚至是相当的模糊;但只有一点,他很确认,如果想要往后重逢;那么他必须让自己变得很强大。

    对于这一点,他一点都不怀疑;只有实力够强,那么才能决定一切。

    转眼两天便过去了,已经是到了腊月二十七,还有最后的几天,便要过大年了。

    这天是一个很好的天气,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太阳照在地面上,暖暖的。

    赵林远已经从燕京再次飞来了东原,今天是彷小南应诺的日子。

    一家人连同袁家父子也早早的等候在了家中。

    事关赵琳毕生和‘性’命之事,也不由得他们不紧张。

    彷小南过去取了两个吊坠,确认没有问题,并镶嵌好之后,便直接开车过去袁家了。

    到了袁家,看到一家人满满坐了一屋子,倒是也不意外。

    “小南,你来了!”赵母依然如同往日那般的亲近。

    “来了!”彷小南也不多说,只是笑道:“赵琳现在还好吧?我们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好,好!”

    见得彷小南如此言语,赵林远喜形于‘色’,连连地点头道。

    赵琳最近过得不是很好,脸‘色’有些苍白,缩在房间的墙角;听得有人进来,也不愿抬头。

    “小琳!你看谁来了!”看着‘女’儿这般的模样,赵母心疼地道。

    听着赵母的言语,赵琳这才轻轻地抬起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再看到彷小南之后,那惊恐的眼神中才‘露’出了一丝兴奋:“小南!”

    彷小南笑了笑,走过去,蹲下身拉起赵琳,笑道:“好了,起来吧,我等下给你做个项链带着,以后就没事了!”

    袁家的小院子里摆放着一张小方桌,上边摆了一点简单的用具,旁边是两把椅子。

    一家人陪着赵琳走出来,看着赵琳在椅子上坐下之后,袁副市长略微有些担忧地小声地对着彷小南询问道:“不会太大动静吧?”

    彷小南理解地笑了笑,道:“放心,很快就好了!”

    听得彷小南的这番言语,袁副市长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这里可是东原常委大院,若是他在这里‘弄’得动静太大,那影响就太不好了。

    --今天这一更晚了一些,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