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十一章 大功告成
    坐在太阳底下的小‘花’园里,感觉还是相当舒服,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让赵琳脸上的紧张神‘色’略微地轻松了几分。

    看着桌上的东西,确认不缺少之后,彷小南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便在赵琳的对面坐下。

    伸手从口袋里掏出那个铂金材质的吊坠,放在桌上的一张白纸上。

    看着这个吊坠,旁边的赵林远等人,目光都是微微一凝,他们自然知道是什么;这次赵阳陪着彷小南远赴南非,便是为了这吊坠上的那颗黄豆大小的宝石赤阳‘玉’。

    不过这也是赵林远第一次看到这所谓的赤阳‘玉’,看着那颗镶嵌在一个铂金吊坠之上的宝石,心头微微地感叹;原来能救自己‘女’儿‘性’命的,竟然就是这么大一个东西。

    彷小南这正要准备开始,这时‘花’园之外,突然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哎呀,老袁你家怎么这么热闹??!”

    袁家的‘花’园很简单,就是一个米许高绕着一些‘花’藤的栏杆,所以若是有人从外边经过,倒是很容易便能将这‘花’园中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不过在常委院里,很少有人会四处闲逛,所以向来都比较安静,这时这声音传来,众人都略微地有些意外。

    听得这话,袁副市长眉头一皱,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脸上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道:“哎呦,老方,你今儿也在家??!”

    “是啊,今儿事情差不多都处理完了,就早些回来歇口气,顺便和我家方玫散散步!”方墨湖一边笑应着,一边却是领着‘女’儿朝着袁副市长的‘花’园内走了过来,丝毫没有打个招呼就走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袁副市长脸‘色’略微地有些难看。

    “哎呦,这是林远兄吧?这都好几年不见了,来了东原也不打个招呼,让我请你喝酒??!”方墨湖一脸自来熟的模样,走进袁家‘花’园,热情地笑着与赵林远打了一声招呼,伸手握了握。

    赵林远虽然心头不悦的紧,但面对这位东原实际上的一把手还是相当客气,一边握手,一边笑道:“这次过来是有些小事,方市长日理万机,实在是不好轻易打扰!”

    “哈哈,哪里哪里,林远兄你过来了,我这就算是再忙,也得‘抽’时间出来陪陪??!”

    两人在这边寒暄着,方玫看了看旁边坐着眉头微微有这些皱起的彷小南,无奈地笑了笑,道:”小南,你也在这里??!”

    看到方玫的表情,彷小南如何不知晓这方墨湖是为了自己来的,当下皱着眉头,淡声道:“对,有点事!”

    一旁的方墨湖,故作惊讶道:“方玫,这是小南吗?哎呦,这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

    “方市长,我们好像没见过!”彷小南微皱了皱眉,淡声道。

    “啊,是是我都忘记了,我只看过你的照片!”面对彷小南的淡漠,方墨湖似乎一点都不尴尬。

    而旁边的袁副市长等人,看着两人一脸的惊疑;彷小南难道跟这位方市长还有什么关系?

    ”唉一转眼都这么多年了,你父亲还好吗?”方墨湖一脸的感叹。

    “还好,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们这里有点事!”

    彷小南淡声地言语着直接赶人,仿佛说了一件最简单的事一般,但将旁边的袁副市长等人着实的吓了一跳。

    这位方市长可是东原的土皇帝,出了名的强横;整个东原上下,无人敢与他比肩,这等直接被打脸赶人的事更是从未有过。

    原本袁副市长等人原本还担心这位方市长发飙,但只见的这位除了脸‘色’稍稍地僵了一下之后,旋即便又笑了起来:“哎呀,这脾气真是跟你爸一模一样!”

    “行行没关系没关系,有事你忙,伯伯不吵你、不吵你;你忙对了,既然来了,回头到伯伯家里吃晚饭,让你伯母亲自下厨做几个菜;方玫,你在这里等你弟弟,爸先回去了??!”

    看着这位方市长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缓步离去,把‘女’儿直接丢在这里走得洒脱,袁副市长和袁明强两人都是一脸的古怪。

    这位方市长今天这风格可还真不太像平日!

    虽然这位方市长还留了个‘女’儿在这里,但众人却是也不好赶人;袁副市长忙不迭的让人给方玫上茶。

    “袁叔叔,没事不用招呼我,我就在这里等等小南!”方玫不愧是校学生会主席,虽然站在这地有些尴尬,但却也应对自如。

    “行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开始吧!”彷小南看了一眼,那边的已经开始西斜的太阳,沉声道。

    “啊,好好!”赵林远自然是巴不得尽快,当下赶紧应着,众人也都小心地站到了一旁,不再言语;方玫这时也是一脸好奇,跟着站到一旁,小心地看着。

    今天虽说是刻意被父亲带过来做幌子的,但她还真不知道彷小南到底在这里是要做什么。

    彷小南也不在意方玫在一旁看着,只是伸手伸手拿起那枚吊坠,反过来放在了白纸之上,伸手看向赵琳,道:“来,把右手拿出来!”

    赵琳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到了彷小南手上,看着方洛涯给她的食指消了消毒;然后用采血针轻轻地扎了一下。

    赵琳咬了咬牙,没有叫出声来,看这彷小南从自己的指头上挤出一滴鲜血。

    “来,把它滴在这个上边!”彷小南指了指吊坠的反面。

    按照彷小南所说,赵琳小心翼翼地将指头上的那滴鲜血滴在那吊坠之上。

    彷小南看了看那吊坠,点了点头,道:“不够,再挤一滴!”

    赵琳咬了咬牙,小心地又挤了一颗鲜血滴了上去。

    “好了,差不多了!”看着那鲜血已经将整个图案都已经填满,而且中心之处的那个小‘洞’之内也积满了鲜血,彷小南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待得上边的血液稍稍地凝固之后,彷小南便伸手拿起那旁边早已经准备好的放大镜,然后将那吊坠翻过来,‘露’出了上边的那颗赤阳‘玉’。

    将放大镜在阳光之下,汇集的那个光点轻轻地照在那赤阳‘玉’之上,彷小南就固定不动,静静地等候了起来。

    旁边的袁副市长等人看着彷小南的动作,脸上满是古怪之‘色’;众人还以为会看到什么特殊的术法动静什么之类的,但竟然只是一些这样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手法。

    这让众人都是诧异不已,难不成就这么简单?

    但就在众人满心疑‘惑’的时候,突然只见的那在那个炽热光点照耀下的那红宝石,突然爆发出了一股炽热之力。

    ”呼”地一声,那铺在吊坠之下的那张白纸无火自燃,不过是一瞬间,便化为了灰烬。

    彷小南轻吐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放大镜,看了看那灰烬中的那枚吊坠,伸手拿起来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赤阳‘玉’内所含的太阳‘精’火已经‘激’活了那个阵法,同时而且已经将赵琳血液融入了其中,算是基本成功,只差最后一步。

    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灵犀,以那小尖角轻轻地点在那红宝石之上,左手并指如剑,轻轻地挥出数个法诀,众人只见得彷小南手中一道亮光闪过,然后凭空一声似有若无的惊雷之声响起。

    “嗯?打雷了吗?”众人一阵面面相觑,朝着天空张望,却见得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却是哪里来的雷声?

    当下众人互相惊疑地看了一眼之后,才确认这惊雷之声,只怕是从彷小南手中那处传出;而那一道细微地亮光,回想起来,似乎还真是如同那雷雨之时的闪电一般无二,只是似乎缩小了万千倍。

    “呼”彷小南长舒了一口气,脸带疲惫之‘色’地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小红绳,将那吊坠穿上,递给赵琳,缓声笑道:“好了,大功告成,戴上吧!”

    赵琳小心地接过这根吊链,然后挂在自己脖子上。

    这刚挂上,便只觉得这吊坠之上一股淡淡的暖意透入自己的身体之内,将这些日子以来的那股‘阴’寒之意一扫而空;同时整个人的脑袋也跟着清明了起来,不再像平日那样‘混’‘混’沌沌,‘精’神瞬间焕发。

    看着那戴上吊坠之后,那苍白脸‘色’瞬间红润起来的赵琳,旁边众人都是‘精’神一振,这耗费如此之多换来的这根吊坠,果然是立竿见影。

    “好了,大功告成!”彷小南缓缓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笑着看向一脸‘激’动的赵琳,道:“记得以后要将这个吊坠时刻佩戴,不要取下,就平安无事了!”

    “真的吗?彷大师,小琳真的不会再发?”一旁的赵林远‘激’动地道。

    “不会!”彷小南笃定地点了点头,道:“赵伯父,这事基本上解决了,只要赵琳以后不取下这吊坠,过个七、八年,最多十年之后,便再无后患!”

    “而且,这个吊坠,就算是十年之后,也带着吧,有它在,虽不敢说百邪莫侵,但用来辟邪防身,却是也足够了!”

    听着彷小南那傲然自信的言语,赵林远大喜,握着彷小南的手,道:“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一旁的赵母,更是跑上前去,看着自己这面‘色’神采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女’儿,一把抱住,喜极而泣:“好了好了,我的乖‘女’儿,这回可就没事了,没事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就早些回去休息了!”彷小南笑了笑,这一套术法下来,他确实是也有些疲惫。

    “这”赵林远原本还打算留彷小南吃晚饭,但看着一旁等候的方玫,迟疑了一下之后,便也就没挽留了;只是紧紧地握着彷小南的手,沉声致谢,道:“如此,我也就不留了,过年之后,我会亲自上府上来给大师拜年!”

    彷小南笑了笑,自然明白赵林远的意思,朝着赵阳和赵琳挥了挥手,道:“好了,安心过年吧,明年有时间咱们再聚!”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