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十二章 一个好年
    随着彷小南和方玫两人离去,赵林远一家是兴奋莫名,总算是将这事解决了,大家也可以安心过个年了。

    而袁家父子,看着和彷小南一块离去的方玫,两人眼中却隐隐地有些惊疑。

    从方才方墨湖对彷小南的态度和一些言语看来,彷小南和方家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不过唯一还算好的是,彷小南明显对方墨湖有些不善。

    两父子对视了一眼之后,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抹淡淡忧虑;只希望彷小南和方墨湖莫要有什么太大关联才好,否则这就是一个麻烦事了。

    袁副市长走到一旁打了一个电话,低低地言语了两句之后,才走了回来。

    “爸?”

    “我刚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也无需太过担忧,就算是他们真有什么关系,彷小南至少目前已经和我们站到了一条船上!”袁副市长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笑道:“走吧,别瞎担心了,今天晚上咱们可要为小琳好好庆祝一番!”

    “好!”听得这话,袁明强脸上的笑容也浓郁了起来。

    彷小南和方玫缓步地朝前走着,突然停住脚步,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向一旁的方玫,微微一笑道:“晚饭我就不吃了,先预祝你新年快乐!”

    “嗯...谢谢,你也新年快乐!”对于彷小南的拒绝,方玫并不意外,苦笑了一声之后,便道:“不过我爸和家里的那些老人,估计不会放弃的!”

    “再说吧!”彷小南轻轻地叹了口气,现在一些东西他反倒是看淡了,不再像以前在某些事情上,那般毫无转圜;人到了某种不同的层次之后,对于原先的一些东西,就不会那么在意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主要还是看自家父亲的意思。

    挥别了方玫,彷小南便大步地朝着这常委大院的‘门’外而去。

    看着彷小南那离去的‘挺’拔身影,方玫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淡淡的黯然,然后转回身去。

    彷小南开着车在海际餐厅的楼下停下,看了看时间,便缓步地走上楼去。

    “抱歉,我来晚了!”彷小南坐下之后,看着对面的金妍秀,抱歉地道。

    “不,是我来早了!”金妍秀轻笑着摇了摇头,道:“小琳那边没事了吧?”

    “已经没事了!”彷小南笑了笑,然后伸手掏出另外一个盒子,递了过去,道:“诺,你的吊坠也做好了,看喜不喜欢?”

    金妍秀眼睛微微地一亮,伸手接过盒子,打开来一看,眼中闪过了一丝喜悦之‘色’,小心地将这枚吊坠拿了出来。

    只见的在那银白‘色’的菱形镂‘花’的吊坠中间,一颗蓝‘色’宝石闪耀着淡淡的炫光,极为的‘诱’人和漂亮。

    “真漂亮!”金妍秀笑着将它直接戴到自己脖子上,又低头看了看,这才开心地看向彷小南,道:“谢谢!”

    “不客气!”彷小南欣赏地看了一眼金妍秀脖子山的吊坠,点头道:“你的眼光真不错,而且跟你特别配!”

    “哈...谢谢夸奖,不过为了感谢你,这顿饭今天由我请!”看着彷小南那不似作伪的模样,金妍秀开心地笑道。

    “好??!我不反对!”彷小南笑着耸肩。

    一顿饭的时间过去的很快,金妍秀端起酒杯,脸‘色’略微的有些泛红,看着彷小南笑道:“我明天早上就要回国了!”

    “嗯,也差不多该回去了;你们也要过‘春’节了!”彷小南笑着举起酒杯跟金妍秀碰了碰,道:“好了,祝你一路平安!新年快乐!”

    “谢谢,新年快乐!”金妍秀深深地看了彷小南一眼,轻轻地碰了碰杯。

    这次,两人都没有谈起林晓蕾,金妍秀是不想提起这个让彷小南伤心;但彷小南是如何想的,她却是有些看不清,只是隐隐地感觉,彷小南那清澈的微笑中,似乎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存在。

    说不清是忧伤?还是沉重?但却又似乎什么都不像!

    农历二十九,彷小南在家喝完了一罐汤‘药’,又打了一趟拳之后,终于也开车回青云镇而去了。

    最近这些天,由于每天三次的筑基汤和锻体拳,进步相当的快,体内的先天之气也已经越来越凝实,甚至已经开始朝着任督二脉充斥。

    当任督二脉完全被先天之气充盈,然后正式构成循环之后,便能正式跨入先天。

    不过,这最近老山参的消耗也是相当大的,彷小南已经将汤‘药’中的百年老山参份量增加了三成,而且往日平常都是一份筑基汤煎两次,为一天的‘药’量。

    但现在他改为明天三次之后,就等于两天便要消耗三副筑基汤。

    如此般的,一支百年老山参也就是能够维持一个礼拜左右的消耗;不过彷小南回国时从赵家新拿到了五支百年老山参,倒是暂时不担心百年老山参的缺少;反正到现在至少也还够他一个多月的修炼所需。

    而等过了年,赵家方面给予的报酬,他相信一定会让自己满意的。

    有了这些资源,彷小南估算了一下,至少应该也能勉强够自己修炼到先天才是。

    看着越来越近的青云镇,彷小南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浓郁,这是一个好年。

    是的,对于彷家或者彷小南来说,确实是一个好年;这一年不用担心年关追债的,也不用再担心彷父的病,手里还有足够多的钱;年货也办得整整齐齐,真正的是一个好年。

    不过,对于对面的陶婶子家来说,这个年,却是这些年来最差的一个年。

    镇上关于拆迁征收的事情,已经出了确切的消息,不过征收的价格并没有预想的高;但不管怎么样,这样的价格,总算是能够让他们勉强补贴上这次车祸的‘花’费。

    当然,除了那辆奔驰车的钱,以后还要继续地为那辆已经完全报废的奔驰车还月供。

    而随着这个确切消息的出现,也总算是让要求一直追着要赔偿的那边几兄弟,暂时安歇了下来,又拿走了一万块钱之后,终于没有继续上‘门’讨账。

    彷小南一脸轻松地回到家,下车提着刚从菜市场买的两只‘鸡’和一些‘肉’,准备走进屋内的时候,却发现屋里的气氛似乎有些沉重;陶婶子夫妻坐在屋内喝茶,旁边的彷父一脸无奈笑容地在陪着。

    看这彷小南进来,陶婶子站起身来,“扑通”地一声便跪到了彷小南面前,伸手便是给了自己响亮的两耳光,一脸悲切的泣声哀求道:“小南,是婶子对不起你们,婶子不该那么贪心;但求求你,求求你看在这么多年邻居的份上,救救满龙,救救满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