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十四章 不得了啊,了不得
    大年初一,清晨的青云镇虽然稍稍地安静了些许,但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淡淡的硝烟气息。,: 。

    ‘门’口的老街上,堆满了一片片的红‘色’鞭炮纸屑,显得喜气洋洋的。

    彷小南到厨房给自己熬了一罐筑基汤,喝完之后,便到后院菜园那边练起拳来。

    练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外边的鞭炮声逐渐地又起,熬了一夜的人们,这时终于再次起‘床’,迎来了新的一天和新的一年。

    彷父也提了一挂千响的大红鞭炮,到外边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地响了一阵。

    “这么早就起来了!”彷父提了那个彷小南熬‘药’的‘药’罐子出来,有些惊疑地对着彷小南道:“小南,你吃的什么‘药’?”

    彷小南一边打拳,一边,笑了笑道:“练拳的‘药’!”

    听得彷小南的解释,彷父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举了举手中的‘药’罐,道:“这个还要不,不要就倒了!”

    “爸,可别倒了,我这个中午还要再喝的!”彷小南忙不迭地停住,道。

    “中午还喝?好吧!初一留个‘药’罐子可不吉利!”彷父皱眉道。

    彷小南苦笑着摇头,道:“这罐子‘药’可不便宜,爸你可得给我留着!”

    听得不便宜,彷父这赶紧地双手端着罐子,生怕给砸了;既然连儿子都说不便宜,那只怕就是真不便宜了。

    “这一罐要多少钱?”彷父这提着罐子准备放回厨房,但还是忍不住地问道。

    彷小南迟疑了一下,还是苦笑道:“几十万吧!”

    “几十...”彷父这刚松了口气,突然脸‘色’一紧,反应过来,骇然道:“你说多少?”

    “几十万!”彷小南耸了耸肩。

    “嘶!”彷父浑身一颤,忙不迭地双手抱紧了手中的‘药’罐子,鼓着眼睛看着彷小南,再次道:“几十万?!”

    彷小南无奈苦笑点了点头,确认道:“几十万!”

    看着彷小南点头,彷父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抱着罐子回厨房去了,而且还在厨房东看西看地,又找了一个盘子盖在罐口上!

    等得彷小南练完拳,又洗了澡出来,彷父脸‘色’古怪地看着彷小南,‘欲’言又止。

    “爸...你干嘛?”彷小南无奈道:“您想说什么就说吧!”

    “小南,你这‘药’,只要吃一副?还是一月要吃几副???”彷父迟疑着道。

    彷小南低头叹了口气,还是无奈笑着道:“暂时是两天三副,算下来一个月是四十五副!”

    彷父的嘴巴一阵的颤抖,终于没再言语了,只是转身回厨房一阵子之后,突然又跑出来,看着彷小南,追问道:“这一副到底多少钱???”

    彷小南抓了抓脑袋,道:“算起来应该是四十万左右吧!”

    “四十万左右!”彷父喃喃地言语了一声,眼睛有些‘迷’离,喃喃自语了好一阵之后,才定定地看着彷小南,道:“那一个月就是...就是一千八...一千八百万!”

    “嗯...差不多这个数!”彷小南老实地点着头,然后死死地盯着自家老爸,生怕他这一下没扛住,心脏受不了,那就完蛋了。

    还好彷父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又喘了两口粗气之后,这才默默地走到一旁坐下,他那手指头一跳一跳的,估计还在算两千万是个什么概念。

    半天之后,缓过神来的彷父这才眼巴巴地看着彷小南,道:“我算过了,咱们这房子征收也就是六十万左右的样子,你这一天就吃掉了咱们一栋房子!”

    “嗯...”彷小南老实的点头。

    “这钱来得正当吧?”彷父问出了最关心的话。

    “正当!”彷小南点头笑了笑,道:“你知道的,我这次去南非帮朋友办事,朋友都是安排的‘私’人飞机全程陪同!”

    “嗯嗯...那就好那就好!”彷父也是关心时事的人,晓得这能出动‘私’人飞机陪同一个多礼拜,所‘花’钱的估计就不下几百万了,儿子赚个‘药’钱,虽然有些吓人,但估计也不是什么不可能。

    说完这句话之后,彷父脸上的神采瞬间就起来了;儿子吃点练拳的‘药’钱就是一两千万的,随便漏一点出来都够一家子人几十年的‘花’销了;这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大年初一,按照乡下的习惯,除了去庙里给菩萨拜年之外,就是给家里的长辈拜拜年什么的。

    所以,这一天算是青云镇的人们最为悠闲的一天,从初二开始,就要拖家带口去丈母娘家了。

    老街的街坊邻居们,也大多扯上一条凳之凑到一块,打打牌,扯扯谈聊聊天,都是喜气洋洋的。

    “哎呀,咱们这些老街坊几十年了,这回头一拆迁,明年只怕要再这样坐在一块,只怕就不易得了哦!”

    “哎,反正我家是要一套房子,住习惯了,也不打算拿这点钱去城里买房了!”

    “是是,我们家也差不多这么打算了,打我祖爷爷起就住青云镇,咱们家也要一套房子;反正还能再拿二、三十万的补贴!”

    “就是就是,我们家也不走,以后大家老街坊还是住一起,想打牌就打牌,想跳舞就跳舞!”

    众人纷纷地笑着,便有人看向彷父,笑道:“彷老师,听小北说,小南可是在东原有大别墅;您这回可就是打算去东原享福了吧!”

    “说的什么话,我家也要房子,在青云都住了二十年了,还走什么走,跟大家伙一块!”彷父乐呵呵地道:“这要是去了东原,我可是不习惯!”

    “哈哈,那是那是,彷老师...话说住东原是享福,但要论环境自然还是咱们青云镇好;这回政fu征收咱们的房子,还不就是为了开发,以后东原城里的人可都是要来咱们这里买房子的!”

    “就是,彷老师这就是想的透彻,反正东原大别墅也隔天去住住,等小南结了婚,以后带带孙子什么的,这回可是真要享大福喽!”

    “哪里哪里,这回征收,那是大家都有福气,都有福气啊,哈哈...”彷父笑得是神采飞扬。

    众街坊这正聊着天,突然那边街口却是传来了汽车喇叭声,众人这好奇地顺眼看去,却见得两辆小车正缓缓朝着这边而来。

    看着这两辆陌生的小车,众人都是一阵的疑‘惑’,这初一哪家就有客人上‘门’来了?

    而且随着这小车的接近,众人的眼睛瞪得就更圆了,这两辆车一辆奔驰一辆奥迪,都是豪车。

    “哎呀,奥迪a8,奔驰s600啊...都是百多万的豪车啊,这是那家的客人?”一旁对豪车向来最是关注的李强,看了两眼那从身旁擦身而过的车子尾标,立马地便惊叹了起来。

    “这么贵的车??!那不是比小南的越野车还贵?”听得李强这话,众人都惊叹了起来。

    众人这正惊叹着,便见得车子在前边二十来米之处停住了。

    上边下来几人,有老有少,一身上下都气派的很,手里还提着不少的礼品,然后直接朝着旁边的一间屋子里走了进去。

    “啊,彷老师,彷老师...你家的,进你家去了!”李强这鼓着眼睛,便是叫了起来。

    旁边的彷父,这时脸‘色’却是有些难看,缓缓地站起身来,朝着家中走了回去。

    众多街坊邻居,这时对视了一眼之后,这有好事的,也都跟在后边过去看热闹了。

    不多时,那过去的人看了几眼之后,便又飞奔了回来,低声兴奋地叫嚷道:“哎呀呀,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了不得??!了不得??!”

    众人惊疑地道:“怎么了?彷老师家来的是什么客人?”

    “你们猜我看到了谁?”

    “谁?你难道认得?”

    “当然认得,方市长啊,电视上天天‘露’面的那个方市长!”

    “???方市长?跑到我们这来了?怎么可能?”

    “什么不可能?你自己去看啊,方市长坐在那里,客气的很??!我还能认错?”

    听得这话,众人都好奇地一窝蜂朝着彷家偷偷地跑了过去。

    只是这还刚刚走到‘门’口,便听得里边彷老师那恼怒的声音传来:“我们彷家不欢迎你们方家人,都带着东西出去!”

    听得这话,外边的街坊们,一阵的骇然;彷老师竟然这样吼东原市长,这样真的好么?

    --终于上午赶出来了,没放鸽子,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