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十六章 阳气过盛
    回到家里,彷小北便将赵林远送过来的小皮箱搬了出来。.: 。

    看到这个小皮箱,彷父也相当的好奇,这人家大老远的从燕京跑来,就为了送这个小箱子,这里边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彷小南笑了笑,便也伸手将这箱子打了开来。

    这箱子不大,打开之后,里边却是整整齐齐地码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盒子。

    这些盒子都是红木打制,一个个看起来‘精’致华丽的很。

    彷小南伸手拿起最上边一个小盒子,轻轻打开,里边红鹅绒上固定着一张卡。

    “银行卡?哥,这里多少钱???”彷小北好奇地道。

    “应该不少!”彷小南笑了笑,伸手将卡片收了起来;这钱当是其次的,下边的这些盒子才是他期待的。

    赵家的酬谢,当然不会只是一点钱。

    伸手拿起另一个稍大的盒子,彷小南打开一看,便见得里边是一支老山参,一看便知有百年以上年份。

    一连打开三个,里边都是百年以上的老山参;打开第四个的时候,彷小南眼睛便是一亮。

    这支老山参须长而大,打开时参香明显较之其他浓郁极多;彷小南只是稍稍地一判断,这支老山参起码有六七百年的年份。

    赵家能够找出一支这等年份的老山参,看来还真是尽心尽力了。

    小心地将盒子盖好之后,彷小南又一一打开剩下的几个盒子。

    剩下的三个盒子中,其中有两三百年的老茯神一根,三百年份和五百年份的首乌各一支。

    这等‘药’材都是彷小南将来修炼所需的上好‘药’材,这老茯神有宁心聚气的功效,对于修炼效果极佳。

    而五百年的首乌,是养气壮骨培元的上好佳品,更是难得。

    有了这几样‘药’材,彷小南相当满意;原本他倒是还真没想到赵家这样一个世俗之家,能够找出这么多年份‘药’材来;看来这权势之力,果然非同寻常,这个合作伙伴倒是没找错。

    在家里住了一日之后,彷家一家三口便都去了东原,毕竟彷父这还没去过彷小南在麓山雅苑的别墅,听得小北将那房子夸赞的上天了,这也更是好奇。

    这到了东原之后,看到了这栋于山腰之处的大别墅,彷父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却也是被震惊了一番;不但房子空间大,而且各种设施齐备先进;就连家居都是智能系统控制。

    这青云镇的小房子,跟这里边比起来,那简直是差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彷小南也顺道去将赵家送的那张卡的钱给收了一下;一千万,跟他预料的差不多。

    有这么多‘药’材,再加上这一千万,估计自己这很长一段时间,都无需担忧修炼的资源了。

    晚上,彷小南吃下了一罐汤‘药’之后,练了一套拳,‘花’了四个多小时才勉强将这汤‘药’的‘药’力消耗一尽。

    洗完澡,躺倒‘床’上之后,彷小南的眉头不由地轻轻皱紧,心头的一丝烦闷,让他有些心绪不宁。

    长舒了两口气之后,才勉强将心头的那一丝躁动压制了下去,然后许久才慢慢睡去。

    第二日,彷小南带着彷父和彷小北在东原逛了逛,顺便也领着父亲和小北去买了一些衣服;然后又去了一趟同仁堂。

    见得彷小南过来,钟老医师有些无奈地笑道:“最近可没有百年老山参的货了,只怕要再等个把月!”

    “没关系,你就给我抓二十副普通的就是,不用百年老山参,我自己准备了一些!”彷小南笑着道。

    “哦?你自己准备了,那最好不过了,我还担心会误你的事!”钟老医师安心地笑了起来,只是看了彷小南两眼之后,突然眉头微微一挑,道:“咦,你这气‘色’似乎有些不对!”

    “嗯?”彷小南微微一愣,便缓声地道:“钟老觉得哪里不对?”

    “看你这面‘色’,两颧之处有些赤红,来,你坐下,我给你把把脉!”钟老医师沉声地道。

    “好!”彷小南点了点头,在一旁坐下之后,便伸出手去;虽说他本身继承了黄先生的经验,这医术远超常人;但这医道一行,向来有“医人难医己”的说法。

    很多时候,由于某些限制,医生自己倒是难以发现自己的异常,或者是没有办法给自己准确用‘药’;这个时候,就必须借助其他医生的帮助。

    钟老医师仔细地把了一回脉之后,便轻轻地舒了口气,看向彷小南摇头苦笑道:“你最近太‘操’之过急了!”

    “此话怎讲?”彷小南眉头微挑,心头逐渐地有些明了。

    “你脉象洪大、刚数,而且面‘色’赤红,此乃阳气过盛之象?!敝永弦绞聪蜥菪∧?,缓声笑道:“你最近定然是将那百年老山参加了不少份量吧!”

    彷小南无奈地苦笑了起来,点头道:“您老说的没错,我最近确实是‘操’之过急了一些!”

    “行啦,你明白就好,有些事要慢慢来的,特别是你们习武之人,万万不可冒进,否则一旦出了问题,得不偿失??!”

    “多谢您的提醒,我知晓了!”

    彷小南心头一阵的苦笑,最近确实是有些问题,比如像昨夜那般烦躁难以入睡;早上起来,甚至睡前,下腹坚硬如铁,极难软伏。

    想起来,应当都是这‘药’物‘药’效过强导致,毕竟最近将筑基汤不但加大了百年老山参的‘药’量,而且一天一副‘药’,变成了一副半,等于是‘药’效被加强了一倍。

    以他现在的能力,要每天吸收和消耗如此强大的‘药’力,确实是有些太过勉强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药’力过剩,导致阳气过盛的情况。

    这种情况,若是持续下去的话,对于尚未跨入先天、而且又是修炼的红尘之道的他,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否则若是心绪不宁,阳气勃发,动了某些念头,又不能发泄,这便是魔障了。

    看来,从明天起,只能将‘药’量减少一些,否则很容易出现练岔气的情况。

    带着抓好的‘药’回到车上,彷父看着那一大袋子‘药’,呲了呲牙,道:“这一袋子‘药’多少钱?”

    “不多,这个二十副‘药’,也才百多万...不过这些都是辅‘药’,主要的‘药’还是那天赵家送给我的那些!”彷小南,笑了笑,解释道。

    听得这话,彷父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原来如此;否则真要‘花’那么多钱去买‘药’的话,这就真是太...太那啥了!

    彷父和彷小北在东原只住了几天便回青云镇去了,按照彷父的话说,偶尔来住住‘挺’好,但长了就不习惯,还是家里好,有街坊邻居热闹。

    对于这个,彷小南自然是理解的,而且彷小北过几日也要开学了,也该回去收收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