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武侠修真 > 仙师无敌 > 第九十七章 滚滚红尘似烟云
    通过减少‘药’量,每晚的睡眠改善了许多,原本那一丝时刻环绕在心头的烦闷,也逐渐消散了些许,这让彷小南安心了不少。。

    最近两天他已经减少了半副‘药’的‘药’量,每天只煎服一副‘药’,虽然体内的先天之气的增长速度稍稍减缓,但总算还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虽然有灵犀在,彷小南并不想冒险,他有黄先生之元气积累,修炼速度本就较之他人强上数倍还不止,若是现在还强行冒险冲击境界,风险实在太大。

    修行之途险峻万分,一不小心便会坠落深渊,不由得他不小心。

    学校也已经准备开学了,彷小南也开始了大三第二学期的学习。

    回到学校的彷小南,很快地便发现了自己已经成了无数人关注的目光耳边不时地远远地传来细语声:“看,那就是彷小南!”

    “看到没,他就是新闻上说跟崔允儿闹绯闻的彷小南,打篮球也很厉害,连乔木恩都不是他的对手!”

    “真的很帅哦,真人看起来比视频上还好看,听说有几家大牌娱乐公司都准备签他!”

    “真的假的?是炒作吧?什么人能敢赤手空拳去打狮子?”

    “什么炒作啊,你看到新闻的照片没?有人已经确认过了不是的!而且崔允儿和林美英都亲口确认彷小南救了她们!这难道还有假?”

    听得这些言语声,还有诸多的指指点点,彷小南有些纳闷,也没想那么多,便直接朝着教室去了。

    不过,虽然他开始有些疑‘惑’,但旋即便知晓了原由。

    “小南你这家伙,泡妞都泡到南非去了,竟然连崔允儿都拿下了,厉害??!”

    看到彷小南出现的老伍等人,立马围了过来,拍着彷小南的肩膀,一脸羡慕地道:“赶紧请客请客!”

    “哪有的事,也就是正好在南非碰上,而且刚好住一个酒店而已!”彷小南老实地解释着。

    不过很明显这种辩解很是无力。

    任泽宇嘿嘿地笑着道:“人家崔允儿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嗯?”彷小南有些疑‘惑’。

    “你不知道?”任泽宇一脸的诡笑。

    彷小南愣愣地摇了摇头,说实话除了初一那天收到了一条崔允儿发来的新年快乐信息之外,他一直在埋头修炼,实在是没关注这么多。

    看着彷小南不似作伪的模样,任泽宇这才掏出手机,翻出一整页的新闻,递过来道:“喏,你看看!”

    “崔允儿和林美英昨日接受采访,对那位赤手空拳驱走狮子,救了她们的华夏男生再次表示由衷的感谢崔允儿更是明言那位帅气的华夏男生不单是英勇非凡,而且音乐实力更是让人震惊,那次的随‘性’合唱让她十分怀念,很期待有机会能够再次合作!”

    “崔允儿表示对华夏十分的倾慕,并认为华夏是有着优良传统的国家,勇敢坚毅仁慈等优秀的品格,更是在那位勇救她们的华夏男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让她对这个国家更加的感兴趣,期待有机会来华发展!”

    “时代组合表示,华夏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国家,有机会的话,她们很愿意来华夏开演唱会崔允儿林美英更是表态,到时定然要邀请那位救了她们的英雄作为演唱会的嘉宾!”

    “时代组合的经纪公司今日宣布,近期会大力拓展华夏市场,并将尽快筹备华夏燕京、上海、广州、东原等地的演唱会同时宣布崔允儿正式进军华夏市场,并接拍第一部连续剧!

    看到这些新闻,彷小南无奈地苦笑了起来,将手机递还给任泽宇,道:“很明显,这是她们经纪公司炒作的噱头??!这你们也信!”

    “嘿嘿,是不是嘘头我们不知道,不过看这个模样,若是她们真来东原开演唱会,到时候邀请你当嘉宾那是肯定的到时候,你可要把我们的票准备好!”

    老伍咧嘴嘿嘿地笑着,道:“听到没,要是没有票,那就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

    彷小南耸了耸肩,无所谓地笑道:“行,若是真去,我一定给你们准备票!”

    “这可是你说的啊”

    “嗯,我说的,放心吧!”彷小南笑着拍了拍老伍的肩膀:“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

    坐在教室,打了一上午的瞌睡之后,彷小南终于被下课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刚从教室出来,便看得金妍秀站在前边不远处的走廊上。

    “新年好??!”彷小南缓步地走了过去,看着金妍秀微微地笑着道。

    “新年好!”今天的金妍秀穿着一声橘黄‘色’的羽绒服,头发依旧是挽了这一个高高的马尾,显得清爽又明‘艳’清澈的大眼睛中充满着喜悦的笑容:“今年第一次见面,不请我吃个午饭?”

    “当然!”彷小南笑着耸了耸肩,道:“走吧,盖码饭什么的管饱!”

    彷小南点了一个红烧‘肉’盖饭,金妍秀要了一个青椒炒蛋,两人端着盘子,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坐下。

    “看来你真是无‘肉’不欢!”看着彷小南盘子里的红烧‘肉’,金妍秀笑着摇头道。

    “你才知道吗?”彷小南笑了笑,看着金妍秀道:“说吧,你这特意跑来等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金妍秀娇嗔了一声,旋即地便似乎发现自己的语气似乎有些撒娇的模样,但见得彷小南似乎并没有注意,赶紧地道:“这次来找你,是受人之托!”

    “受人之托?”有‘肉’吃,这心情便大好的彷小南,刚舀了一勺子饭塞到嘴巴里,抬头看向金妍秀,含含糊糊地道:“谁???干嘛?”

    “文娱部的李雅欣,她想邀请你上元宵晚会!”金妍秀笑着道。

    “???我上元宵晚会作甚?不去!”彷小南一边埋头吃饭,一边摇头。

    金妍秀手中的勺子轻轻地在盘子里扒拉着,看着彷小南呵呵地笑道:“你最近可是出名的很,她要不请你就奇怪了!”

    “不过,她担心你不去,所以这才刻意找上了我,软磨硬泡让我来跟你说!”

    彷小南端起旁边的饮料,喝了一口,看着金妍秀皱眉道:“我实在是不感兴趣!”

    “我知道你不感兴趣,不过李雅欣可是磨了我一整天,我没办法答应了一定说动你!”金妍秀无奈地扒了口饭,看向彷小南,道:“你就去一趟,唱一首歌就完了!不然,那婆娘今天又会接着来烦我!”

    彷小南挑了挑眉,嘿嘿地笑道:“烦你又不烦我!”

    “哎呀,帮点忙啦,我上回欠了李雅欣一个人情,这次一定得还她,你就算是帮我的忙!”看着彷小南这无奈的模样,金妍秀只好郁闷地请求道。

    “我有好处吗?”彷小南舀了一大勺子‘肉’塞进嘴里,感觉着那红烧‘肉’在口中带出的那一份香浓和厚重,脸上‘露’出了一丝惬意。

    “好吧,你要帮我这一次,我请你吃饭!”看着彷小南那一副好吃的模样,金妍秀眼睛一转,哼声道。

    “吃饭?不要你请我吃饭只能算回礼!”彷小南指了指金妍秀的辣椒炒蛋,得意地笑道。

    “那你要什么好处!”面对这等无赖,金妍秀只得无奈道。

    “嗯还没想到!”彷小南耸了耸肩,道。

    “好吧好吧等你想到再说,但这次你的帮我!”金妍秀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但明‘艳’的脸庞上,却是依然只得装出一副心甘情愿的模样。

    “行,看着你这么可怜的样子,就帮你一回,成‘交’!”看着金妍秀吃瘪的模样,彷小南的心情相当不错。

    总算了了一事的金妍秀,这时才有心思吃饭,只是一边吃,一边看着对面已经三五下将一整盘子饭干完的彷小南,迟疑了一下,还是道:“晓蕾没有来报道!”

    “嗯!”彷小南轻轻地点了点头,看了看窗外,似乎并不意外。

    “你就不难过吗?”金妍秀放下勺子,定定地看着彷小南。

    “难过?”彷小南转回目光来,看了看金妍秀,淡笑了笑,道:“我半个多月前就知道她不回来了,已经难过过了,现在再难过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为什么还要难过?”

    金妍秀那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闪了闪,点了点头之后,便又埋头继续吃饭,只是吃了两口之后,突然又抬头道:“看不出你还‘挺’无情的!”

    “无情?”彷小南微微一愣,看着金妍秀那双环绕了些许忿怒神情的眼睛,旋即便笑了起来,道:“好吧,无情就无情吧,难道你没听过我国曹雪芹老先生的一句诗有情原比无情苦,既然已成这样,何苦要时刻为难自己?”

    “男人果然都是一样,你也是!哼无情的家伙!”看着彷小南那脸上的笑容,虽然觉得彷小南说的话有些道理,但金妍秀突然只觉一股愤然涌上心头,忍不住轻哼了一声,手中的勺子不自觉地将盘中的饭搅得稀烂,舀了一勺狠狠地塞到嘴里。

    看着金妍秀那难得一见的可爱恼怒神情,彷小南嘴角微微地一翘,身子往后边的椅背上靠了靠,看着窗外,轻叹了口气。

    不知为何,看着看着,眼睛渐渐有些走神了,口中不自主地喃喃道:“红尘滚滚似烟云”

    “你说什么?”正愤愤然对付盘子里饭的金妍秀,听得这话,疑‘惑’地抬头看向彷小南。

    回过神来的彷小南将脑海中掠过的那红尘道的总纲压回心底,微微一笑。

    “没说什么,在背书!”q